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你现在打不过我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你现在打不过我

        她神魂捏紧了拳头,肯定道:“不是魔帝一个人转世成了两个人,现在看来,你是魔帝转世,而我不是!”

        “那你是谁转世?”叶纯疑惑道。

        叶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也许我根本不是任何人的转世,天魔元胎、道心种魔、天蕴道胎、魔身道心,神州时代的存在好可怕,我也许是天地间的一种制衡,截然相反的存在,是为了彻底洗净你的魔心。”

        “你是说有人连这一步都算计到了!”

        叶诗点头道:“其实我觉得更可怕的一点在于,一个人的根基,竟然可以成为九天之本,那个女人一眼,连未来的我们都能伤到,帝境究竟有多强?”

        “那不是帝境!”叶纯摇头道:“你应该能够感受到巅峰的魔帝有多强,可就算是强大如她,也做不到这种事情,所以她才会诧异。”

        “可问题也来了,林峰以自身根基化作九天之本,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叶诗疑惑道。

        叶纯摇了摇头。

        也许最关键的一部分,就在无情天天主身上,可惜她已经死了,这个问题可能会变成永远的谜题。

        不过叶诗紧接着说道:“现在你也明白了吧,魔帝根本不恨他,你看看魔帝最后,忍着痛苦,用自己神魂去延续他的存在,我们根本没有恨他的理由。”

        “我不知道!”叶纯神魂摇了摇头。

        她的确有些不清楚了,经历魔帝这么一遭,她觉得自己好像被魔帝影响到了,根本恨不起来了。

        叶诗明白她是口是心非。

        只是没想到自己和叶纯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孽缘。

        随着最后一幕水落石出,魔帝的力量也走到了极限,小天地之中的黑气收敛,重新纳入身体之内。

        三人的身体顿时摔落。

        林峰沉沉落在地上,还没有清醒过来。

        叶纯和叶诗两人吃力的爬起来,这才明白那个女人一眼有多恐怖,两人强大的身体,差点被她在过去一眼,瞪到破碎。

        “她会不会就是幕后那人?”叶诗疑惑道。

        叶纯摇头道:“我只希望她真的死了,不然强到这个境界,天主都挡不住她一击,九天迟早也得完蛋。”

        盘腿坐在地上,叶纯吞纳吐元,稍微平复了一下身体伤势。

        可紧接着,她的脸蛋红润了起来。

        内心中有一股奇怪的躁动攀升上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挠痒痒一般,到了她这种境界,都能感觉到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叶诗摇了摇头。

        叶纯皱眉道:“麻烦了,我可能被魔帝的力量影响了,这会感觉到很不对劲。”

        她的身体很燥热,这奇怪的感觉,很像……很像是那个小山洞内体验的感觉,总得来说,她不算讨厌,但是绝对不会去承认。

        她随即看了一眼魔帝方向。

        那尸身竟然动了起来,面部的罩子已经脱落,这沉寂了无数年的尸身,因为温养在造化池中,不但积蓄了一部分力量,更像是还活着一般。

        突然,魔帝尸身动了动。

        饶有兴趣的蹲在了地上,远远的望着叶纯,又看了一眼叶诗。

        这一幕吓坏了两人,连忙靠在一起,紧紧的盯着对方。

        “她到底还有没有活着啊!”叶诗声音都有些颤抖。

        叶纯使劲的摇头道:“她转世成了我,那这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鬼了,见鬼了,如果是一般的鬼,顶多是个魂体,她一拳头砸过去就行了,但眼前这个,真的不一般。

        魔帝尸身擅自动起来,哪怕只有大圣境界的力量,都能够杀了两人。

        她就这么看着两人,也没有任何动作。

        可仅仅是如此,叶纯和叶诗两人都不敢随意动作。

        唯独叶纯捏紧了拳头,浑身冒出香汗,体内越来越躁动,身体也开始发热,热得她脑袋都有点不清醒了。

        “小诗,我状态有点不对劲!”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开始温柔起来,吐气如兰,纵然是叶诗身为女子,都差点被现在的她给诱惑到了。

        “不好了,果实的力量开始发作了!”

        叶诗心头一惊,这才想起这事情来。

        毕竟被魔帝力量影响,两人沉入那片世界之中,就像是持续了数亿年一般,可实际上对于外面而言,不过是短短一瞬间罢了。

        原本以叶纯的力量,可以压制躁动,不至于那么快发作。

        所以叶诗才会选择唯一果,这种妖植一辈子只能凝聚一颗的果实,效果大到没边。

        可因为三人同时受创,不单单是身体,神魂也有一定的影响,所以药效提前发作了。

        叶纯脑子越来越乱,甚至连眼前的魔帝都不在意了。

        她媚眼如丝,四周扫了扫,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林峰。

        “把他扔出去,我不想看到他!”

        叶诗诧异道:“扔出去?”

        这要是把他扔出去了,你该怎么办,这可不是春药,而是唯一果,小圣一辈子一颗的果实,效果有多逆天,不言而喻。

        可听叶纯这么说的时候,她还是动了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叶纯就一把拉住了她,疑惑道:“要不然等等,等他醒来?”

        叶诗双眼一眯,点头道:“那就等等!”

        眨眼,叶纯又推了推了叶诗。

        叶诗疑惑道:“又要扔出去了?”

        “不是,你去把他给我按住!”叶纯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莫名其妙的就说了出来。

        叶诗惊叫道:“按住干什么!”

        “我去脱他衣服!”

        换做平时,叶纯绝对不会这么干,可现在她自己已经糊涂了,果实的效果太强劲了,她这种巅峰小圣都抵挡不住。

        魔帝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天地昏暗起来,时间加速流转,在叶诗的影响下,来到了黑夜。

        月亮悬挂在空中,散发着温暖的光芒,无数星辰中,有一些星辰,好似故意闭起了眼睛一般,陷入了黑暗。

        唯独几颗比较大的,依旧闪烁着。

        仔细看去,又像是内中看到了筠思大圣的身影一般。

        叶诗吞了吞口水,喃喃自语道:“麻烦了,早知道会发生这件事情,我还搞这枚果子干什么!”

        “还有,我本来只想让你吞一半的,加上大家状态完善,应该不会这么过分才对,可偏偏你一个人吃光了,还受了伤!”

        “要阻止她吗?”叶诗看了看叶纯。

        察觉到叶诗的目光,叶纯冷笑道:“别忘记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那枚唯一果的确有其他效果,但是灵气也是真实存在的,更是帮她消化了一部分魔帝力量,现在真打起来,叶诗妥妥完蛋。

        可就是因为如此,叶诗才觉得难受啊。

        “虽然是我惹出来的事情,但是小纯啊!你那过分的性格……才搞成现在这样,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自己想阻止都没用,因为打不过这家伙了啊!

        她只能动起来,看了看林峰的情况,比起两人要好上许多,但是还没有醒过来,于是自然的将林峰双手按住。

        叶纯走起路来都有点吃力,浑身软绵绵的,刚走近的时候,就小小的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又努力的爬了过来。

        脱裤子这事情,她还真有点经验。

        毕竟经常假装别人,偶尔也会换上衣服,而不是纯粹的依靠幻术。

        林峰的裤子被麻溜溜的脱了下来,她本能的靠了过去。

        “起不来!”

        “可以舔舔!”叶诗提醒道。

        叶纯的脑子乱成一团,但依旧有点好奇,她怎么会懂这个。

        叶诗脸蛋一红道:“书上写的!”

        具体哪本书,她就不好说出口了,毕竟是写林小峰跟叶小纯私底下的事情,只在少数的几个人中流传。

        好在叶纯现在也不在意,红彤彤的脸蛋,一副求知欲非常旺盛的样子,可爱死了!

        叶诗就在一旁看着,感觉太造孽了。

        当年小纯就倒霉了,被自己占据身体,坑了她一次,现在又被坑了,偏偏上一次自己是参与者,而这一次是旁观者。

        有些东西,是无师自通的。

        叶纯忙合一阵子,身体情况缓解了一下子,便又爬了下来,冲叶诗道:“你来!”

        “我来?”叶诗目瞪口呆。

        叶纯点头道:“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叶诗脸蛋红透了,这东西你也要分享,其实自己也试过,但被小纯在一旁看着,好像还是第一次呢,说到底自己也就一次经验罢了。

        不过小纯每次的感受,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这种感应很奇妙。

        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松开双手,转身就想跑,结果双脚好似被绊住了一般,摔了一跤。

        扭头一看,魔帝的注意力又到了自己身上。

        “你都死了那么久了,神魂已经转世了,身体还搁置了这么久,这算是哪门子的执念啊!”叶诗心里悲催的要死。

        叶纯已经伸手拖着她的脚,将她拉了回去。

        “快点,我还在等着呢!”

        “要不你继续?”叶诗吞了吞口水。

        叶纯现在脑子出问题了,什么都不管,可自己还清醒着呢,自己主动,多难堪啊,虽然上一次也是自己主动,但林峰后来被动化主动了呀!

        脑子有点乱,有点言不由衷,可身体还是比较诚实的。

        “又来一个第一次,可还是有点疼啊!”叶诗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