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帝归来在线阅读 - 02618章 绝对的死局!

02618章 绝对的死局!

        就在试炼者们,还在震惊赢的实力的时候,不死妖孽突然走了出来。

        他说他知道赢,并且还知道一个人,与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少人都猜到,不死妖孽可能要将矛头直指云青岩。

        果不其然,不死妖孽当众看向了云青岩,“此人名为云青岩,虽然出身低贱,自身也碌碌无为,但却在赢的相助下,在东方宇宙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阴鸦族的老祖,阴天仇顿时用冷厉的目光看向了云青岩,“你与赢是什么关系?”

        还不待云青岩接话,不死妖孽已经抢过了话头,“有传闻说,他是赢的弟子,也有传闻说他是赢的私生子。

        但不管是什么关系,可以肯定的是,他与赢的关系极为密切!”

        “他所言,可有虚假?”

        阴天仇的神识,笼罩了云青岩。

        只要云青岩有一个字的虚假,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前辈,这样问他,他当然不会如实承认,我建议前辈擒下他,直接对他进行搜魂。”

        不死妖孽建议道。

        “我与赢兄确实是挚友。”

        云青岩终于开口了。

        挚友?

        不死妖孽眼中闪过不屑。

        他可不认为,云青岩有资格跟赢当朋友。

        不过眼下,他可不会去反驳,因为‘挚友’这个回答,已经足以让阴天仇至云青岩于死地。

        不死妖孽颇为殷勤的看向阴鸦族的老祖,开口说道:“前辈,他已经承认了,前辈现在可以对他出手了。”

        “不死妖孽,你还要不要脸了,就这么喜欢献殷勤,别忘了你也是试炼者,不是阴鸦族养的狗!”

        虚元仙帝忍不住鄙夷道。

        阴天仇眉宇一沉,如果现在在东方宇宙,就凭虚元仙帝这番话,他就会镇压虚元仙帝,及其九族!虚元仙帝这时候,又看向了水神,“不周兄,你之前就不该给器灵面子,放过这个吃里扒外的献媚小人。”

        器灵不惜欠水神人情,都要救下不死妖孽是为了什么?

        是想让不死妖孽与其他试炼者同仇敌忾,一起对付神界的生灵。

        “昔年赢杀孤兄长,今日孤就拿你项尚人头,祭奠我那死去的兄长!”

        阴鸦族的老祖话音刚落,便幻化一只大手,从苍穹之下抓了下来。

        云青岩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他身影倒退的时候,还祭出挡天神盾。

        轰隆隆……苍穹大手,轰在了挡天神盾上面。

        哪怕有挡天神盾护体,云青岩的身影都被震飞出去。

        不过云青岩也借助这个震力,急速遁向神墓的入口处。

        “前辈,别让他靠近神墓!”

        不死妖孽出言提醒,“此前云青岩就借助自爆,引起神墓的反噬,既而击杀了第九奕家的一个神将!”

        四周试炼者都出现义愤填膺之色,不死妖孽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不要脸!云青岩眉宇也无比冷冽,杀气沸腾到了极点!今日之前,他与不死妖孽从未谋面,可以说是无冤无仇。

        但不死妖孽却一再二再而三的针对他!先是以势压人,试图逼迫云青岩交出第九奕青。

        第九奕青被放走后,又逼云青岩交出九命罗天丹。

        阴鸦族老祖才刚到,不死妖孽又迫不及待的,道出云青岩与赢的关系。

        试图借阴鸦族老祖之手除掉云青岩。

        “他心脏里面,确实有九命罗天丹的波动。”

        阴鸦族的老祖开口说道。

        言罢,又一只大手横飞出去,直接横在了云青岩跟神墓入口的中间。

        有了这只大手的阻隔,云青岩就是自爆,也波及不到神墓入口的分毫。

        孔雀族、司博家,以及异人族的三个神将,听到这个消息则是面色一变。

        第九奕家派来的神将……竟然死了!云洲至少有十万年以上,没出现过神将陨落的情况了。

        阴鸦族的老祖,又在半空之上,做了一个握剑的动作。

        顿时,虚无之中,忽然凝聚出了一把利剑。

        阴鸦族的老祖手持长剑,对着云青岩方向轻轻一挥,一股势如破竹的剑气,就席卷向了云青岩。

        云青岩自知不是这道剑气的对手,因此只能动用挡天神盾。

        轰隆隆……恐怖的爆炸出现,挡天神盾里面的云青岩,猛地喷出了一口大血。

        挡天神盾竟没有万全抵御住这道剑气,使得一部分剑气震荡到了云青岩。

        云青岩面色苍白,从他得到挡天神盾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出现……有外部攻击突破挡天神盾的情况!阴鸦族的老祖,已经强大到……突破了挡天神盾能够抵挡的极限。

        “你若跪地求饶,孤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

        阴鸦族的老者又开口了。

        云青岩在他眼中,只是一只卑微到不能再卑微的蝼蚁。

        他没兴趣折辱云青岩。

        但因为云青岩跟赢有关系,云青岩跪地求饶,仿佛能给他一种赢跪地求饶的感觉。

        云青岩当然不会求饶,以他宁死不屈的性格,就是死也不会跪地求饶。

        不过眼下,他真的没有生路,除了等死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结果。

        阴鸦族的老祖太强了,强大到云青岩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我若强行突破至禁忌存在,面对阴天仇,可有逃走的机率?”

        云青岩开口问道。

        询问的对象,自然是诸天碑的器灵。

        值得一提,云青岩问的是逃走的机率,而非能否敌得过阴天仇。

        “没有。”

        诸天碑的器灵如实说道。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云青岩别说是突破到禁忌存在了,他就是一口气突破为神人,都不可能从阴天仇手中逃走。

        阴天仇哪怕自斩神将修为,如今也是一个地神!而地神跟云青岩之间,隔了多少个境界?

        初代上面是禁忌存在,禁忌存在再往上是神人,神人上面还有玄神,然后才是地神!云青岩拿什么去跟阴天仇匹敌?

        云青岩拿什么,从阴天仇手中逃走?

        对云青岩来说,这是死局,万死无生的死局。

        “云青岩,乖乖跪地求饶吧,看在同为试炼者的份上,你若跪地求饶,我会为你求情,让阴前辈留你一个全尸。”

        不死妖孽阴阳怪气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