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尊上在线阅读 - 第2500章 超脱自我

第2500章 超脱自我

        时至今日,古清风早已不是当年的古清风,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内心很明白,老和尚不会偶然居住在这里面,自己也不会偶然与寂灭空间融合,这一切或许也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因果之局。

        然。

        古清风并不会因此而厌恶老和尚。

        正如他不会厌恶同样在自己身上布因果之局的云霓裳、风逐月、唐姮姀一样。

        对于古清风来说,他们充其量只能算自己生命中的过客,仅此而已。

        更何况,这一路走来,古清风每每陷入迷惑之时,都会找老和尚解惑,尽管老和尚每次说的话都是云里雾绕,高深莫测,也未能为古清风指点迷津,但至少,让古清风得到不少启发。

        尽管这些所谓的启发,或许就是老和尚故意种下的因,目的只为在古清风身上得到某种果。

        至于什么果。

        古清风不知,也没什么兴趣。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老和尚在自己身上种什么因,又想得什么果。

        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古清风一般都懒得理会。

        过了片刻,老和尚的那沉闷冗长仿若历经无数岁月的声音再次传来。

        “古居士,好久不见。”

        “久吗?”古清风笑道:“我可不觉得。”

        自打进入荒古黑洞之后,古清风就完全忘记了时间这个概念,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甚至这荒古黑洞究竟有没有时间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或许大荒那边已经过去十年,百年,千年数万年都有可能,也或许大荒只是过去了一瞬间,甚至或许回到大荒之后,时光倒流,太古时代刚刚开启也不是没有可能。

        望着仿若混沌一般的寂灭空间,古清风好奇的问道:“老和尚,有件事我比较疑惑,为何先前进如这里的时候,我还能看清这里的轮廓,也能感觉到寂灭山,乃至山上那座庙宇,为何这次什么也感觉不到,寂灭空间也如一片混沌。”

        “阿弥陀佛。”老和尚打着佛语,道:“恭喜古居士,贺喜古居士。”

        嗯?

        古清风心下疑惑,问道:“恭喜我什么?又贺喜我什么?喜从何来?我怎么不知?”

        “恭喜古居士心境超脱自我,贺喜古居士寻得本我。”

        闻言。

        古清风更加迷茫,说道:“这玩意儿也跟心境有关?还有什么叫超脱自我?什么又叫寻得本我?我怎么知道自己超脱了自我,又寻得了本我?”

        “阿弥陀佛,心境三重关。”

        “一重关,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二重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三重关,看山还山山,看水还是水。”

        “这寂灭空间本就是一片混沌,古居士年少之时,心境纯粹,初入看见的便是一片混沌,随着古居士经历磨难,心境不再纯粹,而变复杂,看见也就不再是一片混沌,心所想,便想看。”

        “如今古居士心境超脱了自我,回归本初,寻得本我,自然而然也就看见了这寂灭空间原本的状态。”

        “你的意思……这次我心境的变化是一种超脱?而且还是一种超脱自我,寻得本我?”

        “正是。”

        古清风讶然,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此次心境变化,是为偶然,完全意料之外,他一直觉得是诸般猜测激发了他内心最深处的底线,所以丧失的斗志、信念包括心气儿才会归来,从未想过会是一种心境的超脱,而且超脱的还是自我,寻得了本我。

        何为本我?

        如果让古清风理解的话,便是原本的自己,本来的自己,也是本初的自己,更是一个纯净的自己。

        这种纯净并不是纯洁,也不是心灵纯净,而是一种心性或者天性的纯净。

        这种纯净也与年少时与生俱来的纯净不同。

        与生俱来的纯净,是未经世事一尘不染的纯净,与其说是纯净,不如说是纯洁。

        而现在的纯净,更像是一种历经磨难洗礼之后的纯净。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本我。”

        古清风呢喃自语,一刹那像是明白了很多很多事情,心中诸多疑惑如同诸般花朵般层层绽放开来。

        对所谓的大道,对所谓的原罪,也领悟的更深。

        又不知多了多久。

        古清风从顿悟中醒来,诚然道:“多谢老和尚指点迷津。”

        “老衲从未指点过古居士,从未没有。”

        “哈!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古清风很高兴,禁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确实。

        斗志归来,肉身复苏,原罪觉醒,已是让他惊喜不已,不曾想竟然也超脱了自我,寻得了本我,这更让古清风喜出望外。

        如果说先前斗志归来,让他有信心压制阿鼻无间恶修罗等三位原罪之子的神识的话,那么此刻超脱自我,寻得本我之后的他,信心更加坚定。

        不!

        已经不是压制那么简单。

        他甚至有信心主宰阿鼻无间恶修罗三位原罪之子的神识。

        先前。

        对上劳什子大道之外的摩诃,他不虚也不惧,现在他已然有信心压制大道之外的摩诃。

        莫说大道之外的摩诃,即使现在亘古无名过来吞噬他的意识,他也不虚不惧。

        这不是自大,也不是自傲,更不是自负。

        而是一种自信。

        一种属于本我的自信。

        一种坚定如磐石一般的信念。

        “老子这一辈子活的一步一个坑,一脚一个局,所到之处皆是因果之局,人生处处皆虚妄,可能要为人家背一辈子黑锅不说,也可能活了一辈子也为别人而活,不曾想,临了竟然他娘的超脱了自我,寻得了本我。”

        “哈哈哈!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梅开二度?老了老了又迎来第二春?哈哈哈哈!”

        古清风实在太高兴了。

        以前。

        他虽然有说有笑,但精神无比空虚,也觉得活着没意思,那种感觉很累很累,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切。

        而现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累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空虚的精神也变的无比充实,活着仿若也充满了挑战。

        一个字。

        爽!

        两个字。

        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