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277章 三品第一 (万更求订阅)

第277章 三品第一 (万更求订阅)

        北疆军部。

        军部的人,就是简单直接。

        方平一到,军部这边几乎没什么客套话,很快,在军部驻地的演武场,方平看到了两位身着军装的青年。

        两人身材都很高大,面部表情也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冷峻。

        “北疆军部,陈秋峯!”

        “北疆军部,郭轩!”

        两位青年都站的笔直,佩戴的军衔显示,两人都是都统级军官。

        三品武者成为都统一级的军官,难度还是极高的。

        方平现在也行,可他是因为东葵城的事,要不然,他现在差的远,都尉都到不了。

        两人自我介绍了一句,就没了声音。

        除了这两人,现场还有位年纪稍微大一些,三十多岁左右的军官,也是都统一级。

        见方平还没反应过来,轻笑道:“两人都在这,你自己选一个,打谁都一样,他俩平时交手,胜负也是五五开。”

        方平失笑,这么干脆?

        看了对面两人一眼,都一脸的……面无表情。

        见方平看过来,之前自我介绍是陈秋峯的青年沉声道:“我们更愿意在地窟出战,不过既然你想切磋,那我们也奉陪,不过拳脚无眼,我们不会留手!”

        方平笑道:“那是肯定的,至于地窟作战,说实话,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太难了,所以挑战,也是不得已为之。”

        在地窟,可没人会给你列个榜单,让你去挑战谁,也没这个机会。

        想遇到同品的顶级强者,那就要看运气了,太难遇到了。

        对面两人都没说什么,的确如此,在地窟想单对单的遇到同品强者,还没遇到高品的概率大。

        方平见状也不再含糊,看向陈秋峯道:“我挑战你!”

        要战,自然战第一。

        郭轩既然排在第二,说明还是比陈秋峯弱一些的。

        陈秋峯也不犹豫,很快,脱下了军装外套,只留下里面的军用背心。

        身上,到处都是疤痕。

        光是裸露的胳膊上,方平就看到了一道道狰狞的伤痕。

        陈秋峯也是用枪的武者,在军部或者军校,用枪的武者比用刀剑的要多,因为更容易形成战阵,绞杀比他们更强的武者。

        用枪的武者,也分两种。

        一种用木质枪杆的枪,这种枪,变化多一些,战法可以多样性。

        一种则是用通体合金枪,战法变化少一些,不过更直接干脆,也更刚猛。

        陈秋峯,用的就是一柄通体合金枪。

        枪头,呈现微弱暗红色。

        那是长期沾血,血液渗透进入了内部,无法洗刷的痕迹。

        ……

        走上演武场,陈秋峯看向方平。

        方平见状也不再犹豫,手持长刀走了上去。

        “魔武方平,请指教!”

        “请!”

        陈秋峯一声“请”字刚出口,长枪几乎是同时出击,瞬间刺向方平的咽喉。

        方平脚步轻移,刚避开,长枪砸落,带着浓郁的气血和煞气!

        方平面色凝重,这上来就是杀招啊,气血爆发的极强!

        “你还能有我气血强?”

        方平双腿拉开,突然降腰,弹射而起,长刀泰山压顶般斩落。

        他刚跃起,陈秋峯低吼一声,长枪转向,直刺他的刀刃,迅速连刺多次,让方平长刀偏离了中心。

        紧接着,陈秋峯身形一动,迅速贴近方平,踏空一跃,曲起膝盖,双膝凌厉而又凶猛地撞击方平的胸口。

        方平并未后退,挥掌拍击他的膝盖。

        刚拍下,方平就觉得手掌一震,有些吃痛。

        陈秋峯打法简单,却是得势不饶人,双膝撞击方平的胸口还不够,持枪的双手也弯曲起来,胳肘凶猛地撞击方平的头部。

        方平低喝一声,后退几步,长刀迅速斩下。

        陈秋峯持枪再刺,气血爆发力极大,速度也极快,一连刺出十多枪,火星四射。

        等方平长刀再次偏向,陈秋峯低吼一声,枪尖出现微弱的赤色血芒,一枪点向方平的咽喉。

        方平凝眉,低喝一声,刀速再加三分,也爆发出了赤色血芒,一刀斩向他的锁骨。

        然而陈秋峯好像没看到一般,长枪依旧迅猛无比的刺向方平咽喉。

        方平眼中愠怒一闪,陈秋峯这是料定了自己不会斩杀他?

        还是说,军部的打法就是如此?

        来不及多想,方平长刀迅速偏向,一刀斩向枪杆,爆发力极大,劈砍的长枪瞬间倾斜,刺中了方平身边的虚空。

        陈秋峯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没有丝毫迟疑,几乎是方平斩偏他长枪的瞬间,这家伙再次欺身而上,肘击膝击方平,招招都是要害,不是下阴就是咽喉。

        三品巅峰的武者,咽喉自然是要害之一。

        而下阴,虽说体质很强,可也绝对是要害处,被打中了,是男人都承受不住。

        方平再次拉开了距离,结果一拉开距离,枪尖就出现在他咽喉或者面部前方,陈秋峯从头到尾就仿佛机器人一样,速度极快,爆发极强,也不给人留喘息的时间。

        这边方平还在憋火中,陈秋峯再次变了打法。

        当方平再次一刀斩开长枪,陈秋峯忽然双眼发红,怒吼一声,抽枪而回,接着蓄势停顿片刻,紧接着长枪爆发出呜鸣声,如同闪电一般扎向方平的头颅。

        “军部武者!”

        方平这时候脑海中浮现了这个名词,下一刻,几乎不再有任何犹豫,长刀仿佛要切开虚空,爆发出强大的气血之力,一刀斩落,只响起一连串几乎分不出声音的连响声。

        轰隆一声!

        地面裂开,碎石四溅。

        方平刚喘息了一下,陈秋峯倒飞一截,却是丝毫没有停顿,长枪抛手而出,传出呼啸声,直奔方平面部而去。

        而陈秋峯本人,也跟在抛出的长枪后方,方平刚想避开,见状忽然低吼一声,左手呈现掌刀之状,快速劈砍飞来的长枪。

        将长枪劈开,方平低喝道:“尝尝我的七斩合一!”

        “嗡!”

        空气呜鸣,方平右手单手持刀,长刀在半空中微不可见地震颤七次,眨眼间斩落下来。

        陈秋峯眼神冷厉,速度再快三分,没有在意长刀斩落,而是双手合拳,欲要一拳砸断方平的脖颈。

        此刻,方平长刀斩落,陈秋峯双拳直奔他的咽喉。

        谁快,谁生,谁慢,谁死!

        ……

        围观的人不多,除了几位军人,就剩下带方平来的孙明宇两人。

        孙明宇两人都脸色凝重,几位围观的军人也面色沉着。

        陈秋峯的实力……好像比方平弱一些。

        可陈秋峯打法干脆,招招搏命。

        与之相比,方平倒是比他少了一些干脆凌厉。

        不过此刻,打到现在,也是一招分胜负,谁胜谁负……没人插手的话,可能会出现死伤!

        就在实力最强的那位军官准备插手的时候,方平刚刚拍开长枪,仿佛被众人遗忘了的左手,忽然闪现,左手呈掌刀状,爆发出强烈的气血,一掌劈向陈秋峯的双拳!

        “咔擦!”

        一声脆响,方平左手一掌将陈秋峯合一的双拳劈砍的血液四溅,偏离了咽喉方向。

        而长刀,却是已经斩落,抵达陈秋峯的头顶,带起无数被劲气切碎的毛发,陈秋峯头顶上方也在这一瞬间血流如注,面部全是血液流落的痕迹。

        “你输了!”

        方平喘着气,长刀没有挪开。

        陈秋峯抹了抹脸上的血液,倒也没太大的失落,冷静道:“你气血很强,右手持刀爆发,左手居然还有余力再次爆发,能告诉我,你气血到底有多高吗?”

        不仅仅是气血高的原因,方平还能一心二用,双手单独发大招。

        当然,这个和精神力强大有关,方平有足够的余力去掌控,这点陈秋峯猜到了,也不是太意外。

        “1400卡以上……”

        陈秋峯忽然没了声音,直接擦身而过,弯腰拾起长枪,闷声道:“你还不够狠,够狠的话,不用和我打到现在,速度追上我,一刀可以杀我。”

        “我是想切磋,没想杀人。”

        “所以我才说和人类武者切磋没意义,我更喜欢和地窟武者交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方平耸耸肩也不再说,陈秋峯实力是很强,不过未必比凌依依强多少。

        只能说,他打法很凶,出手都是在搏命。

        比他弱的,或者稍微强一些的,真正交手,有些束手束脚,所以很难是他对手。

        凌依依其实也杀人众多,不过凌依依不是单纯的搏命厮杀,自保的想法还是有的,遇到生命危机,凌依依也会防守,也会格挡。

        陈秋峯,从出手到现在,几乎没有一次格挡过。

        他和凌依依遇上了,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凌依依可能会被击杀,而陈秋峯大概是重伤的下场。

        至于方平,气血比他强的多,精神力也强大的多,所以胜的也快。

        输赢,其实就在眨眼间。

        ……

        两人交手结束,年长一些的军官轻笑道:“方平,考虑来北疆军部磨砺一段时间吗?你实力不弱,不过看的出来,见血还是少了些……”

        方平失笑,其实他杀人不少。

        不过比起军部这些人,那是真的少的多。

        “谢谢,不过我还要回校,暂时算了吧。”

        方平摇摇头,真要见血,机会多的是。

        魔都地窟就在学校边上,他要是想厮杀,直接进地窟,现在这阶段,多少人都有的杀。

        “可惜了。”

        年长的军官略有遗憾,军部招收天才,比武大要难一些。

        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武大要更吃香,进了武大,毕业了可以多样化选择,去军部,去政界,去侦缉局,去经商……这都是可以的。

        军部呢?

        那则是限制大的多!

        武者的后代,除非军人,要不然,选择进军部的也少,军部死亡率比武大要大很多,一品武者都要上战场。

        武大这边,好歹把你培养到了三品再去。

        军部培养强者……更类同于吴奎山的想法,丢个几千上万的一品武者进地窟,活着就会更强。

        对于军部的做法,也没人去质疑,和武大不同,军部主要任务就是镇守厮杀。

        至于武大要这么做,异议倒是不小。

        ……

        交手结束,孙明宇上前笑道:“没想到你胜的这么轻松。”

        “不算轻松。”

        方平摇头道:“和别人打的长,打的遍体鳞伤,那是因为大家的目的就在于切磋,他们的目的在于杀人,这时候,杀不了我,我就能杀了他。

        他也没伤我的心思,受伤再重,也有翻盘的机会,还不如一击必杀。”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赢了,你气血强到可怕。”

        方平笑道:“还没出现质变,1000卡气血和1400卡气血,之间的气血之力威力还是等同的,稍微强一些,一旦出现质变,那才是真正的变化。”

        几人聊了几句,方平也不继续打扰,就想离开。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郭轩走了过来,开口道:“方平,麻烦照顾一下我弟弟,他很崇拜你。”

        “啊?”

        “郭盛。”

        方平愣住了!

        这家伙,是那个小胖子的哥哥?

        郭轩也不多说,简短道:“其实我不太想他成为武者,可他自己选择,我也不去阻拦,魔武比军部更适合他,我常年在外,也无法照顾他,希望你能帮我照看一些。

        我们这些人,唯一的希望就是家人平安。”

        方平看着身材匀称,也算冷酷帅的青年,再回想一下小胖子郭盛,半晌才迷茫道:“亲弟弟?”

        郭轩看了他一会,微微点头,也不再说,迈步离去。

        一旁的陈秋峯也擦干净了身上的血液,穿好了外套,淡笑道:“帮我照顾一下陈云曦。”

        方平崩溃道:“你妹妹?”

        “嗯。”

        “亲妹妹?”

        “堂妹。”

        方平彻底无言,我该说什么?

        认亲大会吗?

        “之前怎么没人告诉我?”

        陈秋峯怪异地看着他,为什么要提前告诉你?

        现在顺口这么一说,照顾不照顾的,看心情,也没人强迫你,何况,也许你不照顾更好,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带人出去浪,被人砍死了。

        方平苦笑,最后看向那位迈步要走的年长军官,小声道:“大哥,你有亲人要我照顾的吗?”

        年长军官哑然失笑,摇头道:“不用,照顾好自己吧,成为宗师,比什么都重要。”

        一位宗师,就是一支军队,武者军队!

        下三品武者组成的军队,万人以下,遇到宗师,真要想屠杀,也是可以屠空的。

        多一位宗师,意味着多一分胜利的希望。

        方平先是松了口气,接着点头道:“我相信很快的。”

        场中众人都笑了,也没人说什么,更不想去打击方平的自信心。

        宗师真要那么好成,华国就不会这么点宗师了。

        别看几百人不少,可这是几十上百年的积累,三百多位宗师中,一半以上都超过了80岁,真正年轻的极少,也就近些年多了一些。

        不到20岁的方平,哪怕有希望成宗师,又要多少年?

        年长军官也不说什么,和其他人纷纷离去,胜也好,败也罢,输给了人类,比输在了地窟强,在地窟,他们输了,等待的只有死亡。

        ……

        8月8日,三品战力榜再次更新。

        魔武方平,排名第一!

        榜单一出,外界都知道,方平肯定去挑战军部武者了,就是有些可惜,没看到视频。

        实际上真看到了,恐怕都会大失所望。

        战斗结束的很快,没有花哨的打法,只有搏命的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