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1311章 砧板上的肉(就两更了)

第1311章 砧板上的肉(就两更了)

        “老师……”

        方平有些恍惚,耳边传来人声,有些熟悉的声音,不过语言和如今不是太一致。

        上古语言!

        当然,精神力强大如方平,而今哪怕没有精神力波动,也能听懂。

        “老师?”

        方平好像想到了什么,陡然睁眼。

        下一刻,方平发现自己身处何地了。

        一处山崖之上。

        有些眼熟。

        此刻,山崖之巅,摆放着一张案几,有人在喝茶。

        方平定睛扫去,很快脸色微变!

        他认识这两人!

        其中一人,他才见过不久,东皇!

        另一人……面部依旧虚幻,可方平认识这造型,认识这背影。

        昔日,他在神教见过一次。

        在悟道涯上!

        对,悟道涯。

        方平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悟道涯吗?

        不过,他看到的悟道涯,只是一个大石块,而不是一座山。

        显然,这不是现在的悟道涯,而是上古时代的悟道涯。

        天帝!

        天帝和东皇!

        方平深吸一口气,没想到刚看第一幅图,居然就看到了这两人。

        这两位在他心中,可都是超过了寻常皇者的顶级强者。

        天帝在这到底留下了什么?

        他想让人看到什么?

        两人给方平的感觉,都很年轻,虽然看不到天帝的相貌,依旧可以感受到此人必然是年轻的模样。

        东皇也是如此。

        东皇不是太帅气,却是国字脸,一看就成熟稳重的很,在九皇四帝当中,一直担当的也是老好人的角色。

        方平定下心来,观察了一下自己,自己也只是一道虚影。

        就在两人身边。

        刚刚的“老师”,正是出自东皇之口。

        天帝,的确是这些人的老师,本源道的老师。

        方平没出声,默默看着,这应该是天帝记忆中的一幕。

        这两人会说什么?

        ……

        天帝默默喝着茶,很久都没说话。

        方平也默默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帝放下茶杯,轻声道:“仙源打造成功了吗?”

        “打造成功了,造不愧是三界第一铸器师,有他出手帮忙,仙源已经完成。”

        东皇恭敬地回着。

        方平微微蹙眉,仙源。

        仙源锻造于万年前,可天帝据说三万年前就消失了,没想到却是一直在。

        这可是个大新闻!

        之前进来的时候,就在万界殿中看到了天帝,也在和那些人说仙源的事。

        三界的一系列变故,都来自仙源。

        天帝再次沉默了下来。

        东皇等待了一会,还是再次出声道:“老师,非要这么做吗?”

        “不得不做。”

        “老师……”

        天帝轻轻抬手,轻叹道:“昔年,我开辟本源,最终却是想超脱本源,终究还是留下了大隐患。隐患不除,三界大患。”

        “可是……”

        东皇情绪有些低落,“可是老师如此做,他们未必会答应!”

        “我知道。”

        天帝声音平静,“可此事,已经不得不去做!我也知道,待仙源铸造成功那一日,也许……便是你我师徒缘尽之时。”

        “老师!”

        东皇声音低沉,“还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老师之智慧,超越三界,凌驾众生,昔年开辟本源,而今必有办法,未必非要走此路。”

        “无路可走了。”

        天帝有些懊恼道:“昔年本未想那么多,最终……却是害了三界!也许阳他们才是对的,我真的错了。也连累的你们走上了此道……

        当年,我是有私心,原以为我可以成功的。

        哪曾想……哎!”

        “源地的缺口真的无法补上了吗?”

        东皇这话一出,方平微微一震。

        源地!

        他知道源地是什么,就是门后世界,什么意思?

        “补不上了!”

        天帝声音带着些许苦涩,“本源道越强,窟窿越大!之前你们还能镇压填补,而今,三界强者越来越多,如此下去……恐怕本源一道彻底覆灭。

        不止如此,踏上本源一道之人,恐怕也要全部陨落。”

        天帝叹道:“都是我昔年一时贪念,可本源道也无法终止,终止了,你们几人也无法镇压下去,会力量衰落。”

        天帝愈加苦涩,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走下去,强者越多,源地的问题越严重。

        不走,也是一样的结果。

        “可是……”

        “没有可是!”

        天帝声音沧桑,缓缓道:“既然是我闯出的祸事,就让我来解决吧!就是苦了你了……”

        “徒儿应该做的!”

        东皇也是一声长叹,“老师,若是……我说……若是九皇寂灭,是否会减轻本源负担?老师再镇压本源,也许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本源缺陷。

        那时候,老师也可复苏吾等……”

        “九皇寂灭……”

        天帝轻笑道:“甘心吗?穹会甘心吗?你……会甘心吗?”

        “老师,我……”

        天帝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轻声道:“按照我说的去做!这些人当中,你我既是道友,也是师徒,你也最像我……

        待到仙源高立九重天,他们大概也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那时候……我恐怕难得苟活……”

        “老师!”

        “无妨!”

        天帝笑道:“本就是我的祸事,始于我,终于我!”

        天帝沉默一会,又道:“不过……哪怕我能镇压一时,也难镇压一世!本源之患,还需解除!就是苦了三界众生……

        不过事已至此,也无他路可走。

        待到大战爆发,击溃三界众生肉身,让其寂灭,暂缓本源之患。”

        “老师……”东皇眼神陡然冷厉起来,“不如直接斩杀之!覆灭三界本源武者……”

        “不可!”

        天帝摇头:“而今,三界众生,亿万苍生都在修本源之道!两万年前,我以为本源走的越多,越能镇压此患,结果……证明我是错的。

        而今再屠戮众生,也是枉然。

        你我不死,本源之患,永远无法解决。

        可你我这些人……谁愿甘心赴死?”

        天帝语气带着些许苦涩,“当年,我引你们踏上此道,本就是错!害了你们一生,而今,还要你们消亡,谁愿意?

        三界众生消亡,那岂不是回归远古,这方宇宙,岂不是要覆灭?”

        “初武还能活……”

        “初武……”

        天帝沉吟片刻,缓缓道:“两万年前,大道之争,初武败落,怀恨在心!若是本源一道都寂灭,三界恐怕也要寂灭了。”

        天帝摇头,“所以此次,还需镇压初武一脉几位至强,以防他们在本源强者寂灭之后,对三界本源一道出手。

        拳神几位,早已怀恨在心,认为本源都是异端。

        这些人不镇压,三界本源亿万众生必亡!”

        “那干脆杀了他们!”

        “杀……”

        天帝再次叹息,愈加苦涩,“罢了,杀了多少年了!昔年的老友,已经没有几位熟人了,镇压吧!”

        “老师,未来真的可以解决此患吗?”

        “我不知道。”

        “老师……这……”

        东皇显得很震惊,“您不知道!”

        “我也无法未卜先知。不过种子还在,种子赋予了三界力量,哪怕本源,其实也和种子有关,我唯一能做的便是给种子一些时间……

        种子也许休眠了,我拖延一些时日,让种子从休眠中醒来。

        醒来后,种子也许会修补一切。”

        东皇已经无言,脸上带着苦涩之意,许久才道:“老师……您在赌一次机会?”

        天帝畅笑道:“算是吧!否则如此下去,最终……你,我,穹,纪……所有人都会寂灭!本源真的寂灭了,初武……真的可以独活吗?”

        天帝摇头,“恐怕没希望!何况,本源宇宙坍塌,三界混沌一片,初武恐也无法再次生存。”

        “一切,源于我,终于我,未来……交给未来之人吧!”

        “老师!”

        东皇情绪激动,“非要如此吗?穹这些人,狼子野心,必然会出手的!老师昔年布道之时,这些人并非不知缺陷,却依旧选择了踏上此道!

        而今,三界有难,岂能让老师一力担之!”

        “修道之路,一步踏步,步步皆错。”

        天帝轻笑道:“而错,便错在我之野心太大,妄图超脱三界之限!最终,为三界留下大患!不说这些,仙源既然已经锻造成功,那便继续吧。”

        “老师……”

        东皇脸色有些挣扎,许久,低沉道:“若是有人,能帮老师填补这窟窿,又如何?”

        天帝沉默。

        “你是说……”

        “一人难,多人不难!”

        东皇沉声道:“皇者已被困其中,大道越强,越是受困,所以老师觉得只能你自己来填补,以免本源中人,再次扩大那破洞。

        可非皇者……还有几人!”

        “不可!”

        天帝声音低沉,“他们几人,虽非你同批听道之人,也是我传道之徒,你等被困,还有脱困之机,他们若是被困……恐此生便是永别。”

        “老师,三界之难,并非老师一人之过!”

        东皇语带悲哀,“他们既是老师门徒,当在此时,挺身而出,为老师解忧!”

        “哎,算了……”

        “老师若是不允,便由徒儿代劳!”

        “不可乱来!”

        天帝呵斥道:“别人不说,战还是你之门徒,岂能如此!”

        “老师,已无他路!”

        “不要胡闹,回去吧!三界寂灭一段时日,你们等待机会,种子……会再次出现的,一定会的!那时候,便是彻底解决本源之患的时候。”

        “那时候,老师还可归来吗?”

        “也许吧!”

        “……”

        ……

        方平头疼欲裂,听到这,后面的话已经听不见了。

        方平精神力受到了极大的排挤,很快,方平眼神恍惚,再次看向四周,自己已经出来了。

        然而,此刻的方平,脸色阴沉。

        东皇和天帝的对话!

        天帝、东皇、仙源、极道帝尊……

        涉及到的东西很多!

        联想到一些以前的猜测,以及一些线索,他隐约间知道了什么。

        “东皇!”

        方平眼神发寒!

        仙源计划,是天帝提出的,恐怕是为了修补源地的一些问题。

        而天帝的计划……是自己去填补这缺陷?

        这一刻,方平想到了当日在门口世界看到的那尊巨大无比的身影!

        天帝吗?

        天帝并非被镇压了,而是他自己去镇压了这一切。

        按照天帝的说法,他自己要去补上这个窟窿。

        可东皇好像不想让天帝去补,而是提出了让极道帝尊去补。

        “仙源计划成功后,战天帝忽然箭指诸皇……是为了自救,还是为了别的?”

        “战天帝是被东皇欺骗了,还是其他?”

        “东皇难道挑唆了战天帝,所以战天帝才会爆发,最终导致九皇四帝大战,战天帝几人被杀,成为了填补窟窿的牺牲品?”

        “那天帝,为何会还在那边?”

        “还是说,其中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方平脸色愈加阴沉,东皇,倒是个大敌,狠人!

        方平虽然和三帝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可三帝转世,那是他朋友,是他兄弟。

        如今三帝被人算计,他也有些不爽。

        尤其是战天帝,那可是东皇的徒弟。

        东皇居然想让三帝去补窟窿,按照天帝的说法,皇者去补,还好点,三帝恐怕必死。

        “东皇!”

        方平深吸一口气,三界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仙源计划,开启了一系列的阴谋!

        彼此算计,彼此暗算。

        三帝若是补上了窟窿,天帝为何还会在门后世界?

        那代表三帝没有补上,或者没有补全。

        天帝最终还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补了这窟窿。

        又或者……最终是九皇强行镇压了天帝,让他去补上了窟窿?

        ……

        方平心中还在想着这些,一些人也陆续从壁画中走出。

        大家看到的,未必相同。

        有人皱眉,有人凝重,也有人茫然。

        大家看到的不一样!

        铸神使看向方平,传音道:“看到了什么?”

        “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方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让铸神使自己去看吧。

        铸神使也不多说,很快精神力探入。

        方平为他护法。

        这地方,你进去看,肉身会有危险的,精神力全部其中,容易被人暗算。

        方平一边等待着,一边看向其他人。

        此刻,各方强者都是如此,有人护法,有人去看。

        至于独行者……干脆不看了。

        封就没看!

        他怕自己陷入其中,被人干掉了,那就冤枉死了。

        这时候,刚从壁画中走出的坤王,开始为乾王他们护法,见方平在四处张望,侧头看来,传音道:“你看到了什么?”

        “你呢?”

        方平反问。

        坤王也没在意,缓缓道:“和我父有关。”

        “说说看。”

        “交换。”

        “随便,反正待会都能看到。”

        方平也不是太在意,待会大家肯定都会去看的。

        坤王微微点头,传音道:“我父和天帝见面的场景,天帝交代我父,铸造仙源,吸纳三界能量,打造三门,压制本源扩散!

        本源存在隐患,唯有压制,才能让本源隐患减少。”

        方平皱眉,问道:“就这?”

        “就这。”

        “这么简单?”

        坤王不满:“你也可以看,不信就自己来看!”

        就这么简单!

        方平再次皱眉,半晌才道:“你老子真不讨人喜欢,我这是天帝见东皇的场景,说了仙源有陷阱,存在很大的问题,可能会死人,不过好像没说死皇者……结果你老子死了。

        死了就算了,天帝见你老子,就没提醒几句?”

        “……”

        坤王脸色微变,有些阴沉,传音道:“当真?”

        “废话!”

        方平同情地看着他,接着心中一震。

        我去!

        天帝……未必就是好东西啊。

        和东皇说的话,好像比地皇多许多,地皇好像不太知情,这是要坑死地皇的节奏?

        难道说,天帝其实也不想死,还是想着坑死皇者顶替他?

        按照东皇的说法,九皇寂灭,也许可以延缓本源漏洞的。

        方平皱眉,这三界,真的无法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

        天帝也有自己的布局!

        有些事,他没有说的很清楚。

        方平正想着,这时候,铸神使眼神微动,很快清醒。

        里面发生的事情再多,外面也只是片刻。

        铸神使一出来,有些唏嘘,传音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些混蛋,居然篡改了我打造的仙源!我说仙源怎么和之前不同了,合着这些混蛋改动了许多!”

        “嗯?”

        方平微微一愣,铸神使没在意,继续道:“太他么心黑了!莫问剑不是因为这个所以才绝望了吧?这小子……还差了点道心啊。”

        “嗯?”

        方平再次愣了,你说啥啊!

        你不是该感慨东皇和天帝的黑心吗?

        怎么光说你的仙源了!

        “前辈,你……看到了什么?”

        铸神使诧异地看着他,想了想道:“改造仙源啊!玛德,一群混蛋,把我的仙源改造的四不像,几个家伙居然发了狠,把仙源补上了一些东西……

        断裂的那条道……在仙源当中,我说呢!”

        铸神使恼火道:“小子,我们麻烦大了!他么的,仙源好像可以控制万道,麻烦真的大了!怪不得这些皇者一个个的,丝毫不慌呢!

        那些家伙,居然把仙源改造的连接了万道,我们哪怕成皇了,也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该死的,这么下去,成皇都无法摆脱一切。

        而且……好像还有别的作用,我严重怀疑,现在的大道,被吞噬了一部分力量,就在仙源当中,或者传送到了哪去……”

        方平愣住了!

        真的愣住了!

        铸神使和自己看到的不一样,这个不说,不一样就不一样吧。

        铸神使的意思是,所有人的大道,其实都在皇者的掌控中。

        剥离了一部分大道力量……力量在传送……

        传送……天帝!

        方平有些恍惚了,到底什么情况?

        天帝在吸收三界的力量,补充他自己?

        还是说,力量用于镇压本源的漏洞了?

        他不清楚!

        若是传送给天帝,也许天帝也是借力去镇压漏洞,那天帝是死了,还是活着?

        方平脸色愈加阴沉,传音道:“您老看的是这个?”

        “是。”

        “三界的道,其实都有人掌控?”

        “不错,仙源应该有这个作用,这些家伙,其实一直逗我们玩呢!”

        铸神使咬着牙,冷笑一声,“超脱,证道,成皇……小子,都是逗你呢!我怀疑,成皇的时候,就是死期!

        也许成皇了,我们就被干掉了,或者用在了别的地方……”

        “填补漏洞!”

        方平淡淡说了一句,他有些懂了。

        之前,他以为九皇是想找人成皇取代他们。

        现在……也许更狠!

        他们压根没指望别人取代他们,他们算计的更多,更心黑,让人成皇去,然后说不定直接塞进门后世界,填补窟窿!

        方平想的更多,忽然低沉地笑道:“有意思……大道不经过真门了,而是经过仙源,你们修的还算本源道吗?”

        “什么?”

        “假的吧!”

        方平冷冷道:“三界这么多年,修的不会都是假的本源大道吧?修真的,容易导致仙源漏洞扩大,修假的,恐怕不会吧?

        也许半真半假,一部分力量不是消失了,而是去维持他们那真的本源道。

        一部分反馈你们自己,让你们证道成皇,然后……假皇者也是皇者,还不会扩大本源的漏洞,把你们填进去刚好!”

        “什么?”

        铸神使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剧变!

        什么意思?

        三界……修了这么多年的道,都是假道?

        方平笑了,摇头,“有意思!真有意思!别告诉我,我说的是真的!要是真的……合着我们其实就是一堆泥沙而已。”

        “什么意思?”铸神使其实想到了什么,此刻却是不想去相信。

        方平摸着下巴,笑道:“房子破了,外面寒风呼啸,寒冬腊月的,太冷了,会冻死人的!

        房子有很多道裂缝,还有个最大的窟窿,直接能冻死人的那种。

        房子中有很多人,这些人,有人站了出来,去用身体挡住了那些小的墙壁裂缝。

        可那个大洞……补不上啊!”

        方平叹道:“体型最大的那个,此刻还是勉强可以堵住的,于是,他去堵了!可这个洞,也许一直在扩大,这个体型最大的,一个人也堵不住啊。

        其他人又不想去堵洞,太大了,会死人的。”

        方平笑眯眯道:“于是,这些人,你出点钱,我出点钱,买点好吃的,去喂地上的一群蚂蚁!这蚂蚁,那是能长大的,越长越大,相当于给你吃了膨化剂。

        很快,一个大蚂蚁,长成了,好大好大!

        于是,这些人伸手一抓,把蚂蚁贴在了大洞上,给他们挡风。

        一个蚂蚁长大了不够啊,他们继续喂,继续长……

        不过光吃,未必会长大,得让蚂蚁迅速长大才行。

        怎么办?

        多养一点,养多了,再让蚂蚁吞蚂蚁,也许效果更好,长的更快更大……”

        铸神使凝眉,声音低沉道:“你是说……我们……就是那群蚂蚁!堵洞的那个壮汉……天帝?喂我们的,是堵墙壁裂缝的那几个皇者?”

        “差不多吧!”

        方平笑道:“按照我现在得到的线索,就是这样的!有意思啊!当然,其中还有一些东西没能自圆其说,不急,我觉得我很快都会知道的。

        另外,有几个家伙,原本可能不在屋子里,风风火火的就进了屋,还没去堵裂缝,结果被其他堵裂缝的人联手坑死了,血肉给糊在了墙上,看看能不能先补一下。”

        “极道?”

        “差不多吧。”

        铸神使脸色愈加阴沉,“所以,下一个血肉糊在大洞上的,可能是我们?”

        “您真聪明,可能答对了!”

        铸神使深吸一口气,“这治标不治本,他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想过啊!”

        方平笑道:“可能还有别的计划吧,比如……我?”

        方平笑道:“也许,我或者苍猫,或者天狗……就是那个治本的办法呢?又或者,种子出现了呢?他们或者想着别的,或者想着自己超脱出来……其他人死活,关我屁事!”

        铸神使不再说话了。

        沉默。

        棋子。

        这已经不是棋子了,而是砧板上的肉,想剁肉就剁肉,你没法去反抗。

        棋子,也可以掀翻棋盘的。

        砧板上的肉,就未必有那个机会了。

        “莫问剑……便是因此而绝望吗?”

        铸神使喃喃,因为无法解脱,无法摆脱一切,所以,他绝望了?

        修炼的越强,越容易成为被抓住去填洞的。

        所以,他放弃了那一身接近破八的实力,选择了重修。

        他想摆脱控制?

        人皇道,可以摆脱控制吗?

        铸神使不知道,也许莫问剑觉得可以,所以他放弃了自己的道,重新去走一条不确定的道。

        他可以破八,若是不转世,现在也许是破二门的强者了。

        可他放弃了!

        因为他觉得,哪怕破九,他还是无法摆脱一切。

        这一刻,方平,铸神使,都陷入了沉寂中。

        这消息,对方平而言,还好,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被仙源控制。

        可对铸神使而言,无数年的努力,却是依旧难逃棋子的命运,恐怕没那么好受。

        破八、破九……甚至真的成皇了,也许都是死路一条。

        三界众生,还有希望吗?

        皇者们布局数万年,就是希望他们这些人,可以填补这个破洞吗?

        铸神使自嘲一笑,喃喃道:“仙源……我打造的!”

        “没你,他们也能打造!”

        “不……没我,他们未必可以打造的!”

        铸神使轻笑,摇头,“仙源,需要掌握的东西很多,皇者战力也许比我强大许多,可打造仙源这东西,他们没那个能耐的……”

        铸神使再次失笑,“我记起来了……也许……是我自找的!我曾记得,打造仙源的时候,一直不怎么搭理老夫的灵皇,好像说过一句话……”

        “什么?”

        “好好走你的初武道,本源道未必有多大好处!”

        铸神使失笑,“就是这句!这是……在暗示我,别走本源道吗?可惜啊,那时候老夫已经昏了头,想着本源这么强,还是要换一换的……”

        “这,也许才是佣金吧!打造仙源的佣金,可惜,老夫当年不懂。”

        铸神使愈加自嘲,我这算是罪有应得?

        ps:今天就两更了,这种揭秘最难写,好麻烦,还不如嘴炮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