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1284章 都是狠心人(万更求订阅)

第1284章 都是狠心人(万更求订阅)

        而今的方平,早已不是当初初接触武道,什么都不懂的小萌新了。

        他接触的东西很多,接触的强者很多。

        去过的地方,比如门后世界,皇者们都未必全部去过。

        连接这些线索,他知道的不比任何人少。

        加上方平喜欢加一些自己的猜测进去,一般情况下,综合那些线索,哪怕判断有误,也会有一部分是真的。

        真的,那对知情人而言,就是一种气势上的碾压!

        方平压过了灵皇!

        这一点,石破和乱其实都感觉到了一点。

        灵皇没那么失态,也没表现出什么,可一声看似不屑的冷哼,却是让石破觉得有些欲盖弥彰。

        当一条条线索综合起来,他们不得不去想,灵皇和天帝……到底有没有关系?

        天辰,很可能是她保下来的。

        她在灵皇宫遗留下来的信息表示,苍猫有难,可以去找天帝。

        她在天辰死后,收养了苍猫,而苍猫和天狗,据说是天帝留下的。

        这一切,都在表明一些东西。

        石破眼神闪烁,没再吭声。

        半晌,石破忽然没好气道:“胖灵他们都是那家伙的徒弟,怎么了,你小子在想什么?”

        方平懒洋洋道:“没想什么啊,我说有点关系,师徒关系嘛。老石,这么紧张干吗!”

        方平打趣了一句,笑道:“不要在意这些旁枝末节,这年头,为了超脱,爹能坑儿子,儿子也能坑爹,别说道侣互坑了,师徒反目,道德沦丧,什么事没有过?

        看的多了,早就习惯了。

        也就人族,年轻,朝气,热血,新武人还能守住本心。

        活了几万年的老古董,说实话,人性都磨灭了,还算人吗?”

        这话,带着三分嘲讽。

        石破没吭声,乱也打着哈欠没接话。

        方平污蔑他们了吗?

        还真没有!

        活的太久了,久的……真的淡漠了一些感情了。

        新武人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一些人觉得幼稚,然而,这群幼稚的人,却是守着那让人可笑的坚持,守护,愈发强大了起来!

        有时候,想想还是羡慕的。

        曾几何时,他们也曾年轻过的。

        然而,岁月不留情,数万年的时光,衰老,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真的磨灭了太多东西。

        灵皇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淡淡道:“东西事后给你们,现在本宫也没有这些……”

        “嗯?空手套白狼?”

        方平失笑,“不至于吧!前辈,这就有些闹笑话了……”

        “本宫不会食言!”

        灵皇冷冷道:“本宫一言出,绝不会有意外!”

        “是吗?”

        方平笑道:“得,那算了,撤!”

        方平收起茶几,夺走了石破手中茶壶,直接收起了沙发,笑道:“算了,前辈送我们破关,走人!空手套白狼的事,我哪敢当真!

        前辈别开玩笑了,没有?”

        方平撇嘴,“外界万年,此地十万年!一年你偷个一条生命鱼,十万年也有十万条了,你别说偷不到,偷不到你能修炼到这地步?

        此地规则我又不是不懂,规则之力虽强,可你在有限范围内,可以利用规则,谋取一些自己的利益的。

        就说战天帝那一关,关卡内,苍猫的投影二猫,那家伙都收集了几百条生命鱼。

        它还送了苍猫几十条,前辈不至于连一只猫的投影都不如吧?

        若是如此……别合作了,这么愚蠢的人,我不屑于和她合作,免得被坑!”

        这时候,苍猫刚好拿出一条生命鱼在吃,好像在佐证什么。

        灵皇眼神冰寒,陡然看向苍猫,有些憋屈。

        这蠢猫!

        你想说明什么?

        苍猫一脸委屈,干嘛呀,本猫嘴馋了,你干嘛呀!

        “大胖子,你不喜欢猫了,呜呜呜!”

        苍猫委屈!

        真委屈啊!

        来了,你没给吃的就算了,抱着三猫就算了,本猫吃点自己的东西,你还瞪猫,你不喜欢猫了。

        好难过!

        好伤心!

        灵皇:“……”

        灵皇有些心累,低喝道:“哭什么!”

        这猫居然还要哭!

        她都无语了。

        我没怎么你吧?

        苍猫抽噎,肥胖的身体一颤一颤的,方平摸了摸猫脑袋,笑道:“委屈什么,毕竟不是真身,和你有个屁的感情!真身这么对你,你再委屈。

        分身而已,当个外人好了,你自己不是都明白的吗?

        二猫三猫,那也不是你苍猫,不是吗?”

        “也是哦!”

        苍猫点了点头,有道理,骗子说的也对,这是假的大胖子,又不是真的,那就不委屈了。

        这下子,连带着对这位假灵皇的感情都少了许多。

        灵皇这一次没再隔着纱帘,纱帘消失,灵皇起身,看向方平,冷冷道:“你以为你不合作,就能改变什么?之前,也是你在主动谋求这一切!”

        这是方平主动来求合作的,而不是她提出来的。

        “那我现在不想了。”

        方平耸耸肩,一把抓住乱手中的茶杯,没好气道:“干嘛,真神境妖植打造的而已,你穷到这地步了?”

        这家伙居然还想贪了!

        穷鬼!

        乱脸面挂不住,心中暗骂,不是看着挺好看的吗?

        以后出门在外,坐着软乎的椅子,喝着茶和人谈事,这不显得自己逼格高吗?

        这混蛋,一个杯子都舍不得送!

        抠门的混蛋!

        乱心中骂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根本没听懂。

        而这时候,灵皇气机溢散,冷冷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既然知道了这一切……”

        “杀人灭口?”

        方平陡然兴奋了起来,暴吼道:“二位,抄家伙干她!她先要杀人灭口的,十万年,十万条鱼,够咱们锻玉骨五次了!”

        他也在遗憾,不好下手,石破这混蛋好像还有些不坚定。

        就这么走了,他愿意吗?

        不愿意啊!

        肯定不愿意啊!

        谈了这么久,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方平哪会甘心就这么空手走了。

        杀人灭口?

        好啊!

        我喜欢!

        破二门是吧,破了三门吗?

        应该没有吧!

        那就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只要有机会,那就可以干!

        方平兴奋了,这种表现,出乎灵皇预料。

        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正常情况,不是对方大惊失色,然后急切地要逃窜吗?

        她还有些意外,方平已经操起了棍子,暴吼道:“天极,槐王,袁刚,都给老子出来,灵皇暴走,要杀人了,一起干她!”

        轰隆!

        一棍子扫破了苍穹!

        早就不耐烦跟你扯犊子了。

        十万年!

        还是一个会偷东西的分身,这可不是完全受限于规则的傀儡,这是分身,有很强的自我意识的。

        绝对有宝物藏着!

        别的不说,生命力绝对不会少,那只猫肥的跟猪似的,一看就知道生命力没少吃。

        ……

        方平这一棍,出人预料,快的无以复加。

        好像早就准备干一票了!

        连李寒松,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被他融合了,压根没解除过,帝铠直接浮现,原力爆发的速度超乎寻常的快。

        方平好像就在等着了!

        当然,方平也不傻,他直接揭破了灵皇的一切,现在要走,灵皇能那么轻易答应?

        不过显然还是有谈判余地的!

        可方平不干,老子要一锅端。

        他一动,乱也早就憋不住了,他真的眼红方平的收获。

        这家伙也是个胆大包天之辈,一听方平的分析,灵皇存了十万年的生命之力……他一想到刚刚那样的鱼有十万条,他也疯狂了。

        利益动人心!

        灵皇又不是真身,怕个卵子!

        “干掉她,老石,杀了假的,抢真的!”

        乱一声怒吼,手中出现一把大剑,纪云的剑,半神器。

        之前他都没拿出来,显然之前没动真格的。

        此刻的乱,气血爆发,楼顶都快被冲破了。

        这小楼,灵皇经营多年,还是规则所化,坚固无比。

        可今日,乱和方平都癫狂了,规则都有些破碎了。

        石破脸色变幻不定,方平一棍扫出,怒吼道:“当断不断,活该你被当备胎,艹!”

        石破尽管不太懂备胎的意思,也知道不是好话,脸色漆黑,接着手中出现一杆长枪,银色长枪。

        方平本源世界中,本源境忽然颤动了一下。

        方平瞬间释放了本源境,本源境飞出,这一刻,本源境忽然化为一套银色战甲,覆盖在了石破身上。

        石破喃喃道:“你们这些新嫩,也开始鄙视本座了!本座扬名三界的时候,你们算个毛!”

        话落,银色战甲和银色长枪光辉爆发,石破畅笑一声,朗声道:“本座还没到色令智昏的地步,今日,破天王归来!”

        轰隆!

        苍穹破碎,无数本源气涌入他体内,一杆长枪,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一枪杀向灵皇!

        守泉人?

        谁他么守泉人!

        一位敢和皇者叫板的顶级强者,岂会是守泉人!

        “杀!”

        三大强者,瞬间出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灵皇面色清冷,手中宝剑出鞘,一剑荡出,瞬间刺向方平!

        剑尖轻轻一点,方平手中长棍剧烈颤抖,手有些握不住长棍,砰地一声,手上血肉炸开,长剑再次袭向给方平的眼睛!

        石破和乱都没有管,一招挡不住,方平就是个废物,死了也白死,那么猖狂,没实力,谁给你猖狂?

        “你以为老子好欺?”

        方平冷喝一声,轰隆一声,身上所有力量化为原力,这一刻的方平,战力也是攀至巅峰!

        “斩神!”

        新的斩神刀法,到现在还没彻底尝试过,在战天帝那一关,他方平收获可不小。

        长棍如刀,手上没有丝毫血肉,然而方平仿佛没感觉到一般,稳稳地抓住长棍,一棍扫向长剑。

        不退!

        强者交战,弱者最忌讳的就是避退,退,弱点必然暴露,越来越被动!

        唯有杀!

        死战不退,这里不止他一人,还有两位顶级强者,他怕什么!

        轰隆!

        大战瞬间爆发,这不再是之前的试探,而是拼死作战。

        方平眼红那十万年的储备,这要是夺来了,带回去,那绝对是一次巨大无比的收获。

        老张可以锻玉骨,自己可以锻玉骨,老王也许也可以,包括吞金兽李老头!

        他们缺的就是这种强悍无比的生命之力。

        在外界,根本没有。

        一条鱼堪比一位圣人生命力,打死天木,它也难以凝聚出一条鱼的生命力出来。

        唯有在这,唯有这种子投影所在,才有这么多的生命力。

        之前苍猫换取的那些,差不多被一人一猫给用完了。

        后面的关卡,谁知道还有没有了。

        就算有,面对道树这些顶级强者,方平觉得,还是灵皇更好对付一些。

        斩杀她!

        爆好东西!

        砰!

        屋顶炸开,四大强者交手,最弱的方平此刻都是破七巅峰,甚至都要超过之前在地皇那边的一战,余波可怕到了极致。

        ……

        轰!

        大地颤动,地下,天极气血爆发,咬牙切齿,低骂道:“撑住了,老子猜到了!”

        就知道没好事!

        果然,疯了吧!

        三位破八级强者,一位巅峰破七,此刻在全力厮杀。

        身旁,盛楠简直把自家的皇子誉为神灵了!

        皇子真厉害!

        之前一直没爆发什么大动静,他都觉得皇子有些杞人忧天了,小题大做。

        现在……真有先见之明啊。

        地下,旁边也有人挤来,槐王传音道:“皇子,一起防御如何?多一人多一分力量?”

        “滚!”

        天极暴怒,“灾星滚开,你再来,本王宰了你!还有袁刚,都给本王滚远点,你们自己防!”

        他么的,这俩也想凑来,滚蛋吧!

        自己不知道自己什么货色吗?

        槐王和袁刚,那叫一个憋屈。

        你比我们好到哪去?

        可此刻,顾不得那么多了,地方就这么大,外面爆发了大战,气血纵横,规则之力轰击四方,越来越强大,哪怕圣人也撑不住了。

        “其他人来汇合!”

        槐王迅速传音,眼看着一些真神和帝尊犹豫,怒道:“蠢货,你们不来也是死,来了还有机会!”

        一些人眼神微动,接着一咬牙,发狠朝他们这边汇聚而去。

        是的,不去也是死。

        去了……也许有机会活下来呢。

        这俩扫把星虽然很瘟,可这俩活到了现在,那就是还有运气傍身的,虽然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死亡概率也不低。

        水力正想过去,天极一把扯住了它,你去个毛线!

        没让你滚!

        你是方平一伙的,这一战不用说是方平挑起来的,既然如此,带个方平的人,安全性会高一点,这些天极门清。

        水力虽然意外,不过有一位天王护持,总比槐王他们那边强。

        也不废话,很快,双方一起合力撑起了护罩。

        外面大战余波越来越强大了!

        这些家伙,就不能安分一会吗?

        众人心里都是憋屈,悲愤,我们老老实实喂猫过关不好吗?

        都他么是疯子!

        ……

        “破!”

        一杆长枪,破碎了天地,一枪破空而出,扎向灵皇的咽喉。

        灵皇面色清冷,长剑瞬间爆开,化为无数细剑,眨眼间形成了一道剑阵,一下子包裹住了长枪,无数长剑射向石破。

        石破倒退一步,灵皇却是志不在他,石破面前的万剑忽然消失,那边,方平危机感大盛,万剑忽然在他头顶上方浮现,落下!

        “你也配用剑?”

        方平一声怒吼,暴喝一声,“魔武剑!”

        长棍如剑,这一刻,方平血肉涌动,浑身血肉瞬间融化,融入长棍!

        这一刻,虚空中,一道道人影浮现!

        瞬间融入长剑!

        魔武剑!

        李长生这些人曾经使用过的战法,是魔武老校长当年传承下来的,算不得顶级战法,只有一点,融一身实力,不惜一切,斩出一剑!

        如今的方平,何其强大,这一剑出,本源世界中,张涛直接带着老校长这些人的虚影融入其中。

        “斩!”

        嗡!

        一剑破苍穹!

        灵皇虽强,可你是剑道高手吗?

        就算是,那也不算什么,因为你的剑,没我的剑狠!

        剑,就是为了杀人的!

        新武之战法,只攻不防,主杀戮,倾尽一切,只为爆发更大的杀伤力。

        方平昔日也曾学过李振的破空剑,学过李老头的长生剑,学过他的众生剑,学过他的灭生剑。

        他不太用剑,觉得剑的杀气不够重。

        今日,却是用剑了!

        轰隆!

        苍穹被剑芒爆射而过,虚空大手凝聚,方平冷哼一声,“看这规则,杀谁!你这偷渡者,比我们更罪大恶极!”

        轰隆隆!

        万剑破碎,方平的魔武剑出,直接斩破了万剑,然而,方平也是被万剑剑芒直接洞穿了帝铠,剑气在体内爆发,血肉早已消失,此刻,骨骼被杀出一道道白痕,喀嚓……有骨骼被直接击断!

        比鸿宇之前更强大!

        隔着帝铠,万剑斩断了方平数十根骨骼,而方平的骨骼,比之前可要强大的多。

        85%的玉骨淬炼度!

        然而,依旧挡不住这一剑。

        “老娘们还挺霸道!”

        “哈哈哈!”

        乱举着大剑,在灵皇对方平出手的瞬间,抓住了战机,一剑迅猛无敌,雷霆斩下!

        砰!

        灵皇剑鞘飞起,挡住了这一剑,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抹银光闪烁,噗嗤一声,扎穿了她的玉手!

        滴答,一滴猩红血液滴落!

        轰隆!

        规则之力爆发,瞬间将这滴血液泯灭。

        灵皇侧头,看向持枪的石破,忽然叹道:“你要杀我?”

        “你不是她!”

        石破冷厉,“你不是她!她纵死,绝不妥协!你毕竟只是假的,区区分身,也配称之灵皇,你在侮辱她,斩了你!”

        轰隆!

        此刻的石破,那是真的强大无比,霸道无边,一杆长枪如银龙,一枪扎穿了灵皇手掌还不够,抽枪再杀,点杀各处要害。

        咽喉,眼睛,心脏……

        这些要害,对强者而言,也许早已不是要害,可破防要比其他地方容易。

        石破的长枪太快了!

        快的方平都看不清,他这瞬间出枪多少,灵皇挥舞玉手,砰砰砰的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

        灵皇眼神微微变幻了一阵,声音冰寒道:“三位,莫要逼本宫!”

        就在这一刻,三人忽然纷纷抽身倒退!

        虚空中,轰隆一声,规则大手降临!

        灵皇一剑杀出,直接将大手斩碎!

        此刻,如同冰山女神,浑身溢散着寒气,看向三人,气机比之前更强大了!

        石破一眼看出了什么,冷冷道:“隐藏了实力……不,是不敢动用!毕竟是偷渡者,一旦动用,规则必然发现一切,很强,也许破二门巅峰,也许破九!”

        石破没有了之前的憨傻,冷厉道:“你敢爆发吗?一招杀不了我们,你必被规则灭杀!”

        乱也是咧嘴笑道:“吓唬鸿宇那些软蛋还行,吓唬我们?老娘们,你不够,让真身来!”

        “嘿嘿,灵皇大概以为我们是上古那些天王了,乱,咱们是吗?”

        方平也是嘿嘿直笑,三人都是眼神如鹰隼,犀利无比。

        破九吗?

        这也许就是灵皇分身的底气!

        可都是顶级强者,眨眼间发现了漏洞,灵皇不敢全部爆发,否则规则之力必然会覆灭她这个偷渡者。

        而这一幕,其实之前才发生过。

        方平!

        是的,地皇一关中,方平其实也处于灵皇这位置,他也在引动规则之力,哪怕同归于尽,也要干掉黎渚几人,黎渚他们不愿意继续厮杀,所以放弃了。

        鸿坤直接跑了!

        换成鸿坤几人在这,也许会选择方平。

        可方平几人,那是真的要钱不要命,谁会怕灵皇的威胁。

        ……

        不远处,苍猫护着肥硕的三猫,骑在三猫头上,嘀咕道:“假胖子吓不到他们的,这些无赖,比本猫还无赖的,大狗都不如他们。”

        三猫一脸担忧,喵呜一声。

        苍猫拍了拍它的肥脑袋,咕哝道:“别怕啦,没事的!就是要当老大而已,就像本猫一样,本猫就是你们的老大,骗子和假胖子,其实也在争着当老大啦!”

        双方一言不合就开战,也带着几分别的心思。

        能杀就杀了,不能杀……那也得逼着一方让步!

        都是顶级强者,靠嘴巴说没用,杀的谁让步,谁就输了半截。

        方平要先拿好处,灵皇让他们先办事,这总得一方妥协才行。

        现在,就看谁撑不住了。

        灵皇若是不爆发真正实力,今日就要被杀,三人绝不会手软!

        ps:推本书,万订作者袖里箭的新书《一出场就无敌了》,大家支持一下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