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1181章 袭杀

第1181章 袭杀

        地窟。

        槐王依旧恭敬地引领着刀狂朝前走。

        刀狂御空了一阵,忽然微微蹙眉,停下了脚步。

        槐王连忙道:“大人……”

        “等等!”

        刀狂蹙眉,此刻,手中一柄长刀呈现,如同白玉,长刀微微颤抖。

        刀狂凝眉,回身看了一眼槐王,槐王面露疑惑之色,盯着他的刀看了一会,有些羡慕。

        刀狂轻轻抚摸了一下长刀,回身朝地窟核心地带看去,那是天庭所在,很远很远。

        不过那边还是气机升腾,九道圣人威压都在。

        刀狂长刀依旧颤动,槐王心中微微有些紧张,就在这时候,刀狂心中一动,胸口一块令牌颤动了一下。

        拿出令牌,刀狂轻轻抚摸了一阵,吐了口气,淡淡道:“没事了,继续走!”

        “是!”

        槐王不敢多言,却是盯着令牌看了一眼,好像是宝物。

        刀狂见状倒是多说了一句,淡淡道:“传讯令,三界太大,上古时代,强者们一走就是一个大陆,距离极远。可不像现在,天界毁了,地界毁了……

        而今的地界,不过是昔年的一块边荒之地罢了!”

        刀狂对现在的地窟,还是有些看不起的。

        如今的地界,比当年的地界大陆小了太多太多。

        虽然看起来不小,可对强者而言,这么点大的地方,赶起路来,也就片刻间的事,便可以这边穿到那边。“传讯令,就是当年距离太远,强者打造出来的互相传信之物……”

        槐王了然,钦佩道:“这些宝物,以前我们在一些古迹中也曾获得过一些,不过想仿造,却是难以成功,而且使用起来也不匹配,没想到大人还有这样的宝物。”

        说归说,槐王心中微动。

        这东西还是有距离限制的。

        刀狂在这居然接收到了讯息,这代表什么?

        代表距离此地不远的地方,有初武的人!

        “看来是初武一脉的援军到了。”

        具体多远槐王不清楚,不过心中还是有些紧张起来,计划要放弃吗?

        对方来的果然很快!

        可现在放弃……槐王心中无奈,他放弃,李长生都未必会放弃了。

        初武的人一到,一旦汇合,必然马上会去人间界。

        这一点他知道,李长生也必然清楚。

        既然如此,杀刀狂,恐怕是必然。

        一旁,刀狂没管他,此刻的刀狂,倒是松了口气。

        来人了!

        这么多年来,初武大陆不是没人要来地窟这边,也不是没人要来人间。

        可前些年,一些门人弟子走出初武大陆,几乎没人回去过。

        苦海太危险了,距离遥远,寻常的真神都未必能轻松渡过苦海。

        也不是没有强者出动,千年前,还是有圣人级战力的初武者出山的,结果也是一去不回。

        当初,那些天王战力的神灵,闭关的闭关,修炼的修炼。

        加上苦海之上,还有多个小世界,坤王这些人都在,哪怕一些清醒的神灵,也没有选择走出初武大陆。

        直到近期,那些人都离开了,初武大陆才尝试着让人继续出海。

        而他刀狂,就是先锋。

        现在他没事,而且刀狂也收到了消息,几位神灵出手了,暗中的本源强者被钓了出来,现在被几位初武神灵围杀,圣武大陆的援军也快到了。

        刀狂心中喜悦,也有些暗自庆幸,还真有本源强者在伏杀初武强者!

        之前他也是忐忑,只能安慰自己是意外,顺利抵达地窟,他都真以为是意外了,没想到还是钓出了一位强者。

        “居然是天王境强者,难怪当年那些人,没一个活着回去!”

        刀狂心中想着这些,距离李长生埋伏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槐王的本源世界也是迅速变幻,此刻,槐王也就欺负对方没有本源,感受不到本源动荡,否则也不敢就在圣级强者附近变动本源。

        这是槐王第一次尝试连接本源道!

        和张涛融道不同,和命王续道也不一样,和方平借道,更是不同。

        这些年来,槐王从奴隶到真王,经历了太多,见识的也多。

        他这些年,接触到了很多天骄人杰的大道。

        续接大道,这是命王用的办法。

        他也续道,可方式却是截然不同。

        此刻,若是有人在他的本源世界中,就可以发现惊人的一幕。

        槐王在挪移一些大道!

        他大道几十条,之前是一条主道,其他大道分布在四周,互不干扰。

        可这时候的槐王,却是在强行挪移自己的大道。

        主道在中央,成为圆心。

        其他的大道,如同一个个点,呈圆形分布在圆心四周。

        一开始,是三十多条平行的直线,可这时候,槐王却是强行弯曲那些四周的大道,让大道的尽头,贴近自己的主道。

        如此一来,最终会形成一个支架式的新道。

        这就是槐王在做的。

        将三十多条大道,和主道连接,原本走第二条道,增幅会降低一倍,千米之前,第二条道甚至没有增幅。

        可槐王想的是,将这些其他的道,贴上主道,那就有可能和主道关联,也能出现增幅。

        本源世界中,一些大道被他强行扭曲,倾斜,靠近主道。

        这是风险极大的一件事!

        稍有不慎,大道崩断,本源崩溃,身死道消。

        可槐王不管这些,他这些年,窥探的都是一些绝世天骄的大道,太长了未必能被他掌控,可他都是浅尝截止,走的很短。

        他们的大道,在槐王看来,应该很稳固,不会轻易崩溃的。

        长了不好说,短短百多米,若是如此都崩溃了,那说明这样的道路,也不怎么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自己的道路,有人敢去尝试,那就可以走出不一样的风采。

        当然,想走出不一样的风采,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九成九的人,都死在了第一步。

        槐王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可越是怕死,越不想死,越不想死,越想去尝试冒险一次,也许可以博一个未来出来。

        轰隆!

        一声脆响,在本源中动荡,一条短短的大道,开始倾斜,瞬间靠上了他的主道。

        这一刻,槐王气机微微有些动荡。

        一旁,刀狂回头看了他一眼,槐王心中一惊,却是强装镇定,讪讪道:“大人,您的刀,气机太强,小的……感觉有些危险,忍不住运力抵挡威压……”

        刀狂手持长刀,闻言有些轻蔑,淡淡道:“此刀老夫蕴养了三万年,初武一道,和你们本源不同!我们一生中,只会蕴养一件兵器。

        从弱小之时,便用气血、能量、灵识去蕴养。

        中间,不断加入天材地宝,进行熔炼,打造最适合自己的伴生神兵,这才是真正的兵器,神兵!

        而非你们本源那般,让外人去打造兵器,依托的是外物,而非本身。

        我们的兵器,如同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刀狂对初武,那是极为有优越感的。

        因为初武强者,同阶几乎都是无敌的存在。

        本源道武者,和他们哪怕同阶,战力相当,可本源增幅是有限制的,自身对力量的掌控度也会下滑,初武强者,力量掌控度一般都不会低。

        一生中,只打磨自己的肉身或者精神力,不用再去想太多别的。

        而本源武者,需要做的事情太多。

        开拓本源大道,淬炼肉身,淬炼灵识,掌控力量……

        槐王闻言钦佩道:“大人所言甚是,大人这伴生神刀,小的看来,恐怕不比神器差了……”

        “神器?”

        刀狂冷笑道:“神器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斩本源!可神器对我们而言,却不过是一件锋利一些的兵器罢了,靠的只是材质,其他方面,在老夫眼中,一无是处!”

        槐王闻言连忙点头道:“不错,大人所言极是!初武一脉,都不修本源……”

        刀狂脸色微变,没接话茬。

        有些事,槐王不懂。

        初武一脉,现在纯粹的初武者其实不多了,很多人也在走本源大道,二代初武者还好,三代四代,走本源的也有一大把。

        初武内部也有一些纷争,有些初武者,已经完全放弃了初武的荣耀。

        而四帝,才是这些初武者崇拜的对象,想要追赶的目标。

        因为四帝,在初武道上走的极深,之后结合本源,才有了极道四帝,成了堪和皇者比肩的强者。

        槐王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完成大道的构建。

        不过此刻,他小心了许多,没敢一条条大道贴上主道,而是在一起挪动其他大道,一点点的去挪动,想要瞬间完成这样的变化。

        至于最后会不会撑爆了肉身,或者本源增幅能不能达到预期,这时候的槐王也顾不上了。

        槐王怕刀狂会注意到自己,此刻再次开口道:“大人,小的有些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刀狂闲着也是闲着,淡淡道:“说说看。”

        “初武一脉,肉身修炼者,无本源增幅,战力却是可以比肩一些天王强者,这岂不是意味着他们单纯的肉身力量,就可以破碎六重天……

        可据小的所知,我们本源一脉,哪怕天王,肉身也未必比一些初武帝尊强大。

        天王强者如此强大,为何肉身力量却是无法继续提升了……”

        刀狂淡淡道:“这些事,上古时代,早有人探索过!既然你问了,老夫也不介意说一说,还是因为本源的缘故!

        本源之所以被万道强者排斥,就在于此!

        一味的借力外道,忽略了自身!

        武道开创,目的是什么?

        是强化自身!”

        刀狂轻哼道:“可自从本源出现,你们本源一脉的武者,习惯了走捷径!开辟大道,就可以轻易让自己实力翻倍,甚至数倍,到最后,自身却是成了弱者,寿命没有初武者长,对自身的开发,也没有达到极致。

        非但如此,本源道未必是什么好道,这条道,它其实是在排斥自身的力量开发的!”

        刀狂活了接近三万年,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此刻冷笑道:“当年开辟本源道的那位,未必有什么好心思,本源道和自身潜力开发,冲突很大!

        本源,其实在压制你们!

        本源道已经反客为主,你们偏偏舍本逐末,只求一时的强大,却是不曾考虑长远的武道开发。

        初武却是不同,初武一直坚持的都是开发自身力量,这才是真正的纯粹武道……”

        “那初武没有限制吗?”

        槐王苦涩道:“当年我在金身境界的时候,五锻金身之后,就难以再提升金身强度,走上本源道,对如今的武者而言,也许很多都是迫于无奈,因为肉身已经极难开发下去……”

        槐王这时候倒是真的有些感慨,五锻金身之后,很多人已经走不下去了,迫不得已之下,这才晋级九品,走上了本源道。

        若是金身可以一直强大下去,他们也未必就非要走本源道才行。

        刀狂淡淡道:“那是因为你们本源一脉的强者,自私自利,破灭了属于初武的一切!否则,初武传承,九锻也许很难,可七锻八锻还是可以做到的。

        之后,那是水磨工夫,强者,都是靠时间打磨出来的。

        本源一脉,急功近利,不愿意在这上面消磨时间,忍受不了强大的诱惑,如此一来,当然觉得很难。

        等踏入了本源,那时候,想打磨都来不及了,因为本源压制,再想打磨自身,难度高了十倍都不止!”

        槐王点头,恭声道:“大人,那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让自己自身强化,又不受到本源干扰,还能借力本源,这样一来,岂不是武道更完善?”

        刀狂淡淡道:“当年带此想法的强者很多,也都在尝试!可结果证明,几乎不可能做到,这两者本就是排斥的。

        到了老夫这等境界,哪怕想开辟本源道,也是无法开辟的,强行开辟本源道,只会让自身受到反噬。”

        槐王继续奉承地点头,心中却是微微有些紧张起来。

        要到了!

        再靠近一些,刀狂也许就要感应到李长生了。

        而他的本源世界,这时候,那些大道,和主道都只有一线之隔。

        贴近之后,恐怕会有不小的动静。

        就在这时候,槐王忽然道:“大人,初武一道的淬体之法,不知大人可否传授小的……”

        刀狂愣了一下,接着嗤笑一声,一脸嘲讽道:“你……是否觉得本座太好说话了?”

        传授你?

        你以为你是谁?

        “大人,小的可以换……”

        槐王急忙道:“小的这些年东奔西走,知道了不少绝密,因为王庭是妖皇神朝传承,甚至知道一些关于地皇的秘密,其中就有一点,涉及到地皇遗骸所在的机密……”

        刀狂脸色一变,“地皇遗骸?”

        “是!”

        槐王四处观望一会,小声道:“此事是从枫王那边得知的,枫王,大人也许不知,此人是天植、天命二王的嫡系,而这两位王者,昔年都是妖皇神朝的大人物……”

        “当初,小的投靠了枫王,也得知了一些机密……”

        槐王越说声音越小,刀狂有些忍不住,低喝道:“继续!”

        “大人,那功法的事……”

        “聒噪!若是有功,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此刻的刀狂,完全被地皇的事吸引了注意力。

        皇者的遗骸所在?

        这样的机密,槐王这样的小人物居然知道?

        槐王见状,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那小的就说了,这和一件宝物有关,宝物枫王离开的时候,交给了小的保管,我这就取出来给大人……”

        说话间,他本源动荡的厉害,槐王面露不舍,一副极为舍不得的表情。

        嘴上还在继续道:“不过小的也知道,皇者距离我太远,有好处我也不敢去拿,只希望大人能成全小的,赐予一些适合小的宝物修炼……”

        本源震荡的更厉害了。

        刀狂微微凝眉,什么东西?

        气机好像越来越强了!

        就在这时候,槐王脸色一变,下一刻,肉身忽然膨胀了起来,面露狰狞之色,好像极为痛苦。

        “大人,此物太强大了……”

        到了这地步,他还在欺骗刀狂。

        刀狂眉头越皱越深,这家伙怎么了?

        这是要自爆?

        刀狂隐约间觉得有些不妥了,下一刻,就要避开,这时候,槐王手中出现一物,急忙道:“大人,此物就交给大人了……”

        “这是……”

        刀狂朝他手上的东西看去,是什么东西?

        “地皇至宝……”

        槐王接了一句,手中东西朝他丢去,刀狂下意识就要探手去接,刚要接,忽然醒悟,不对劲!

        刀狂马上避退!

        可迟了!

        就在这时候,槐王低吼一声,身躯胀大,砰地一声,身躯炸的血肉模糊,本源气却是强大到了极致。

        而之前扔出去的东西,也陡然炸开,爆发出一股刺目的光芒!

        不是什么杀伤性兵器,只是个小玩意,对强者而言,睁眼和闭眼差距不是太大。

        可这瞬间,刀狂还是有些难以忍受刺目的光芒,眼睛微微闭合了一下。

        槐王一直有所准备,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哪会耽误战机。

        就在刀狂闭眼的瞬间,槐王手持一根细剑,速度极快,眨眼间落在他头顶上方,手持细剑,一剑朝他百会穴刺去!

        轰隆!

        此刻,刀狂气血爆发,轰隆一声,头顶上方,一道气血光柱爆发而出,冲击的槐王差点稳不住脚步。

        “破!”

        一声低吼传来,槐王此刻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强行将气血光柱冲散,噗嗤一声!

        长剑刺入头顶,可很快,槐王脸色微变。

        嘎吱!

        刺耳的响声传出,刀狂暴吼一声,头顶爆发出耀目的色彩,颅骨居然挡住了这一剑刺入大脑内部。

        “找死!”

        刀狂怒吼一声,这个小人物居然敢算计他!

        这时候,他被槐王一剑刺入头顶,哪怕挡住了长剑深入,可也是大脑震荡,有些晕乎。

        轰隆!

        一柄长刀迅速朝头顶斩去,刀芒近身,杀的槐王血肉再次炸开。

        槐王脸色再次变了,好强大的肉身!

        被他突袭,居然挡住了他的长剑,这骨骼强大的有些可怕了。

        下一刻,槐王一咬牙,精神力爆发,化为一柄细剑,融入了自己的长剑中,长剑爆发出强大的气机,槐王再次低吼一声,双手持剑,手臂炸裂,用尽了全力,朝下刺去!

        嘎吱……

        刺耳声再起,火光四射,刀狂脑袋上血肉崩裂,露出了金灿灿的头颅。

        就在这时候,槐王心中发狠,手中长剑轰隆一声爆开!

        咔嚓……

        颅骨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很细很细,而且还在迅速愈合。

        槐王也是借机倒飞而出,玉色长刀随之斩来!

        刀狂暴怒,怒喝道:“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可以袭杀老夫,做梦!”

        他居然被这无能之辈袭击了,而且还受伤了!

        当然,不算太重。

        可颅骨裂开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这不是小事,要知道,初武者没有本源,走肉身道的就是走肉身。

        他们强大,但是也有一些缺陷。

        一旦颅骨被斩爆,哪怕不死,战力也会大打折扣,心脏破碎,颅骨爆裂,金身活性被泯灭,他们就是彻底死亡了。

        不像本源武者,本源不灭,还能消耗一些其他东西,来恢复金身。

        他们金身爆了,活性泯灭,那就无法复活了。

        刀狂大怒,此人差点击碎了自己的颅骨,这也是难以置信的事,真神境?

        不,刚刚爆发的力量,远不是真神可比的!

        该死,居然隐藏了实力,对方如何做到的?

        他一刀斩出,槐王迅速遁逃,速度极快,撕裂了虚空,眨眼间到了几十里外。

        这时候,刀狂暴怒之下,也是肉身撕裂空间,迅速赶了过去。

        刚撕裂空间出来,刀狂脸色一变!

        下方,丝毫声音没有,却是有一道剑气冲天而起!

        他刚撕裂空间,根本没时间去感应什么,发现的时候,剑气已经降临!

        “混账……”

        刀狂再次大怒,还有人隐藏!

        不过剑气爆发强度,好像不是太强大,他刚想着,挥刀斩出的时候,剑气陡然爆发了!

        这一刻,剑气爆发速度快了三倍都不止!

        噗嗤!

        剑气直接从下而上,从他下体贯穿了上去!

        “啊!”

        一声惨叫传来,刀狂痛彻心扉,剑气从下而上,他踏空而行,此刻可想而知,击中的到底是什么部位。

        金身淬炼的再强大,被神器诛天剑的剑气,加上长生剑客全力一剑击中,那也是直接洞穿了金身!

        噗!

        剑气冲霄,直接贯穿了他的五脏六腑,从脑袋上冲击而出,噗嗤一声,刺破了之前槐王留下的那道颅骨裂缝,剑气冲出了头顶。

        下方,李老头脸色有些发白,却是二话不说,再次冲天而起,手持诛天剑,朝刀狂杀去。

        刚遁逃的槐王,也是如同阴影,再次浮现,一上一下,一人从下方杀出,一人从上方杀来,要夹击刀狂!

        “你们去死!”

        刀狂暴吼一声,嗡地一声,一刀斩出,奇快无比,这一刀对李老头而去。

        李老头脸色一变,长剑横挡身前,砰地一声,诛天剑颤抖,李老头衣衫瞬间被刀气崩裂,肉身血肉眨眼间消失,成了一具骷髅,倒飞而出。

        这时候,槐王一掌拍中刀狂的脑袋,刀狂却是不管不顾,再次一刀斩出!

        砰!

        手掌拍在脑袋上,颅骨的裂痕更大了,可长刀划过,如同切瓜砍菜,噗嗤一声,槐王的两只手臂直接切断。

        刀狂速度极快,刀出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一拳轰来!

        轰隆!

        一声爆鸣,槐王胸口被打穿,身躯炸开,炸的四面八方都是他的肉身碎片。

        三人几乎是眨眼间,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

        哪怕刀狂先受伤,此刻也是战力强大的骇人,斩飞了李长生,打爆了槐王金身。

        刀狂刚要斩灭凝形的槐王精神体,背后一寒,不知何时,李老头再次出现了,长剑刺破虚空,朝他脊椎刺去!

        “找死!”

        刀狂暴喝一声,这一刻,脊柱如同长龙,在李老头有些震撼的眼神中,刀狂后背崩裂,脊柱翻滚波动,眨眼间,脊柱抽离身体,化为一条长鞭,一鞭抽出!

        有些玉质化的脊柱,鞭碎了虚空,一把抽中了李老头的手臂,噗嗤,手臂被直接抽的断裂开!

        李老头持剑的右手断裂,先是变色,接着瞬间恢复冷静,身躯一颤,避开了第二鞭。

        下一刻,左手接过要掉落的诛天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细微的裂缝,噗嗤一声,斩的刀狂腰身血肉狂飞。

        前有槐王,后有长生剑,刀狂却是恢复了冷静,哪怕受伤不轻,这时候也有了决策,不管后方的长生剑,一刀朝前面的槐王精神体劈去。

        槐王迅速避退,刀狂却是直冲而去,头也不回,飞速朝前方飞去!

        他未必会输,可他不敢停留了。

        这是地窟!

        还有九圣,槐王袭杀他,也许是九圣主导的,他哪敢在这继续停留。

        “追!”

        李老头低喝一声,迅速追去,槐王也是精神力爆发,四周血肉瞬间聚拢,化为人形,朝前追去,心中却是无奈叹息。

        太强了!

        本源道的圣人,被他突袭,金身也许直接就爆了,哪料到刀狂金身强大到了这地步,他第一剑居然没能刺穿对方的头颅。

        不过刀狂是肉身证道的武者,肉身受创,战力会大打折扣,这倒是好事。

        这点,本源武者倒是也不少优势,强者肉身炸裂,战力纵然有损,也还能继续战斗下去。

        刀狂遁逃,两人迅速追杀而去。

        地窟中央,很快,三道圣人威压朝这边移动而来,那边感应到了大战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