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719章 蝇头小利不值得(欠一更状态好再补)

第719章 蝇头小利不值得(欠一更状态好再补)

        小院中。

        厅堂打扫的干干净净。

        方平在主位坐下,也没人来服侍,这让方平极为不满,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微微摇头道:“看来我等还是不受重视,连个婢子都无,从外域来王庭,也不知是福是祸。”

        槿玉淮急忙笑道:“葵兄不必急于一时……”

        他话都没说完,方平淡笑道:“槿兄,说说吧。”

        “嗯?”

        槿玉淮一脸奇怪,笑道:“葵兄想让我说什么?”

        “不用和我装。”

        方平一脸玩味道:“我很怀疑,你从哪弄到的那么多复生之地丹药!十一丹你动辄就是十枚,我看你还携带了不少……

        槿兄,葵某可不是傻子。

        我父曾和复生武者交战多次,知道的东西也不少。

        禁区之人和复生之地接触不多,主要还是我们外域之人作战。

        你瞒得过别人,却很难瞒住我们。

        这次外域来人,大部分都死了,还有一部分都是废物,恐怕都未曾见过复生武者。

        我不同,我父之前差点死在复生武者手中,我可是对复生武者研究了一番……

        如果一位高品强者,拿出这些丹药……”

        槿玉淮急忙笑道:“葵兄误会了,这些丹药是我父赠予我的……”

        “槿兄,你真以为我很好欺骗?”

        方平脸色一板,冷冷道:“之前你忘了,我在南六域那边交易过,别看人现在都死了,可我之前问过一些你的事!

        你在南六域,根本不受你父亲重视,你父怎么会赠予你大量复生之地丹药?

        贪婪,可是会让人送命的!”

        槿玉淮脸色不变,笑道:“葵兄真的误会了……”

        “那我就去告知殿下,殿下未曾和复生之地武者有过什么接触,不太了解这些。

        可只要我去告知殿下疑点,槿兄,你猜会发生什么?”

        槿玉淮脸色终于变了,这次大意了!

        他以为没人会在意的,和复生之地交战的城池多了,收获一点丹药怎么了?

        可现在,居然被人怀疑了!

        贪婪!

        槿玉淮有些后悔,自己是贪婪了。

        他想着在禁区捞一笔,防止来了禁区,断了和复生之地的联系,以后没了进项。

        哪想到,这才刚开始,就被葵明盯上了。

        尽管心中惊恐,槿玉淮还是笑道:“葵兄真的误会了,这些丹药……好吧,我承认,一部分是我击杀了复生之地的战将得到的,一部分也是我临来之时,在城内收购的。

        我之前就判断,禁区这边的武者,未必见过复生之地的东西,想着可以赚一笔……”

        “击杀战将?”

        方平冷笑道:“这事我听说过,听闻你在槿木城击杀过数十战将,这一点,人尽皆知!”

        “可槿兄恐怕忘了,有些事我未必比你知道的少!”

        “大人们不在乎战将多少,只在乎那些高品强者,可我一直想为我父出口气,一直在研究复生之地的情况,几十位战将……几十位战将在复生之地,比几十位统领都难得!

        撒谎,那也要看人!”

        方平见槿玉淮身体微动,笑道:“别想杀我灭口,你也不敢!在这杀了我,你难道还想跑出去?槿玉淮,你太大意了!

        为了一点小利,你居然敢在禁区贩卖复生武者的丹药,没人在意也就罢了,一旦有人在意,你必死无疑!”

        槿玉淮此刻也恢复了冷静,压下悸动,笑道:“葵兄说的槿某不太明白,我杀敌缴获,难道有问题?

        南七域没遇到这种事,不代表南六域没有。

        葵兄只是妖葵城一位不太出城的武者,又如何知晓真正的复生之地情况如何?

        葵兄让我来此,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些吧?

        如果只是如此,槿某便要离开了……”

        方平笑道:“何必着急,槿兄,那就敞开了说。你我如今进入王庭,日后还不知道如何,如今你我同入枫殿下门下,也是一体的。

        可武道修炼,还是要看自己。

        我看槿兄随便兜售一些丹药,便赚了数千枚生命石……槿兄,葵某并非要找麻烦,而是有些眼红。

        资源,我也想要。

        家父乃是尊者境强者,百年积蓄,还不如槿兄一日所赚。

        如果有可能的话,槿兄带葵某一起发财如何?”

        见槿玉淮不说话,方平笑道:“一人之力毕竟有限,而且如今你不受殿下看重,就算有门路,也未必可以行得通!

        而我不同,我受殿下看重,等我到了统领境,甚至可以让殿下准许我出入外域!

        到了那时候,又截然不同了。

        修炼,修的就是资源!

        战将境到统领境,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提升我们的不灭神。

        统领境到尊者境,同样如此,消耗巨大。

        想到神将境,那更是要淬炼不灭身,生命之泉是目前淬炼不灭身最好的宝物,或是类似于金身果这些天材地宝,可价值都是惊人!

        靠我们自己,需要多久?

        靠殿下赏赐,又要出生入死多少次?

        百年?

        还是千年?

        槿兄,葵某一片诚意,既然放弃了外域的一切,来到禁区,来到王庭,那就不惜一切代价去变强!

        弱者如敝履!

        昨日那一切,槿兄还没看透吗?

        我等来到此地,生死皆在强者一念之间,不变强,恐怕迟早也是死!”

        槿玉淮心中微动,却是笑道:“葵兄,小弟真的没骗你。这些丹药,都是小弟多年积累……”

        “看来槿兄信不过葵某了。”

        方平也不意外,笑道:“我曾听人说过,复生之地有一邪教,隐藏极深,为了利益,无所不为……”

        方平似笑非笑道:“槿兄拿出这么多丹药,也许……和邪教搭上了关系?”

        槿玉淮连忙摇头道:“葵兄多心了,小弟也听说过,可邪教在复生之地都隐藏极深,哪敢露面,何况小弟实力低微,真要遇到了,也不会有时间去分辨是邪教还是非邪教复生武者……”

        “不是吗?那太可惜了。”

        方平有些遗憾道:“既然如此,那就罢了!短期内,我也不缺资源,等到了统领境,到时候再说吧。

        至于槿兄,好自为之吧!

        我神陆武者,可容不得有人和复生之地武者有关联。

        等我到了统领境……也许可以去南六域看一看,槿兄可有一些话,让我带给槿尊者的?”

        槿玉淮干笑道:“那就不劳烦葵兄了。”

        “不麻烦。”

        方平笑道:“统领境应该快了,等殿下赏赐的生命之泉送来,我会闭关突破至战将巅峰。

        我父临走之前,赠予我一些葵果,想必也能让我进入准统领境了。

        统领境,真要和殿下去一趟王战之地,大概也就成了……应该会比槿兄更快!”

        方平一脸玩味,笑道:“到时候,南六域我是一定会去的!我也想看看,那里的复生武者有何不同,居然如此富裕,随身携带如此多的丹药,妖葵城征战多次,连最低品的气血丹都未遇到几颗……”

        方平话里话外的意思,那是多的很。

        槿玉淮心中狂骂!

        怎么遇到这么个混蛋!

        和复生之地交战的城池多了,也没见其他人盯上自己,这家伙老是盯着自己干嘛?

        这家伙真要去了南六域,到时候击杀一些复生武者,自然知道丹药没那么好得。

        这次来禁区,他以为没人会在意他,加上短期内也回不去,才会大量兜售丹药的。

        南六域其他人和他也不是太熟悉,可自己身边人难道还不清楚?

        到时候这家伙去槿木城,和自己父亲他们一聊,还不得穿帮!

        槿玉淮心中无奈,脸上堆笑道:“葵兄即将成为统领境武者,又岂会看上这点小利……”

        方平淡淡道:“我是看不上,可我看得上你的门路!如果真的有门路,听闻邪教武者和那些复生武者不是一路人,引诱一些高品武者被我击杀……嘿嘿,击杀复生武者,可是大功!

        包括一些丹药的秘方,一旦到手,我们可以自己制造。

        虽然多了,未必有现在值钱,可王庭如此之大,总会有人需要。”

        槿玉淮看了他半晌,最后才道:“那等葵兄到了统领境再说吧……”

        方平淡淡道:“真到了那地步,槿兄可不要后悔!”

        槿玉淮眼中杀机闪烁,也许……可以趁他还没突破,干掉他!

        至于葵明说的禀报枫灭生,槿玉淮嗤之以鼻,这家伙也很贪婪,既然贪婪,他就不会告知枫灭生。

        一旦告知了枫灭生,他什么都得不到。

        “看来,得找个机会宰了他了!”

        槿玉淮心中算计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这家伙居然打起了自己的主意,谁知道他为了独享秘密,会不会杀了自己?

        告诉葵明,自己和复生武者有交易?

        槿玉淮未必担心秘密被告知枫灭生这些人,主要还是担心葵明杀他灭口。

        换成他自己,他也不愿意被第二人知道,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够了。

        他在想,方平也在想事。

        看来,槿玉淮还真和人类有勾结!

        到底是谁?

        两人都沉默中,院门外,一位铠甲武者,沉声道:“葵明战将可在?”

        “进来!”

        很快,来人进门,看到槿玉淮也在,也不多说,呈上一本兽皮书籍道:“葵明战将,这是枫玉大人让属下送来的一些王庭基本信息……”

        方平笑了笑,点头示意,对方放下书籍,很快离去。

        方平拿起书籍翻看了一下,略显不耐,随手丢给槿玉淮道:“习惯了让婢子替我朗读,槿兄不介意的话,替我读读……”

        槿玉淮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道:“葵兄在南七域果然比我等好过的多,既然如此,那我替葵兄朗读……”

        他也想要了解一些讯息,可看样子,枫玉好像就送了葵明一人。

        要知道,信息可是极为重要的。

        要不然,在皇城得罪了谁,也许死的不明不白。

        现在葵明既然让他朗读,他也不介意当一回下人。

        “王庭篇……”

        方平靠在椅子上,眯着眼好像在休息,却是认真倾听槿玉淮读书。

        天植王庭,比他想象的要机构完善一些。

        真王殿不用说,这是王庭最核心的力量,也是最强大的机构。

        不过真王殿超脱于外,不太参与寻常的事务。

        真正执掌整个王庭的还是王主这些人。

        王庭的那些王城、都城,看似独立,其实还是要受王庭辖制的。

        偌大的王庭,统领十多亿平方公里的江山,部门机构不少。

        华国有三部四府,天植王庭则是有九殿。

        真王殿就是其中之一!

        其他络还是好用啊,看看,信息多畅通,监控多简单……”

        一旁,王部长满脸无奈,叹息道:“部长,不累吗?”

        “累?还好吧,以前精神力监控,那才是真累,现在技术发展,大家电话、网络交流,监控起来听听看看就行,有什么累的。”

        王部长无言以对,我说的是你累吗?

        我说的是你天天干这事,不嫌烦的吗?

        张涛好像明白他的意思,淡笑道:“懂什么!我又不是乱传隐私的人,我知道这些,也是为了安全起见,你看看这几个小子,去王战之地,也不说告诉我一声,回头还得我去擦屁股!

        我这要是不知道,他们冒冒失失的就去了,战王那老家伙可不会管他们死活。

        在里面闹出点动静,出了问题,谁去接人?”

        王部长迟疑道:“不会吧,方平不去,他们几个还好,也没惹的真王不满……”

        “你知道什么!”

        张涛一副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傻叉,你以为这几个家伙是要在外面和方平汇合?

        那是要在王战之地汇合!

        这要是在王战之地真的汇合了……张涛觉得,自己一个人去未必够,又得喊帮手了。

        “上次是六品域,这次要汇合,那就是七品域……这几个家伙,不会屠光了七品域的人吧?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要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杀光了,再出来,那就没问题了。

        就怕和上次一样,被人提前出来了,闹的动静特别大!”

        张涛盘算了一阵,又摸起了下巴,方平能混到王战之地吗?

        难说啊!

        那家伙现在在禁区,指不定东躲西藏的,跟老鼠似的,哪敢冒头。

        “在禁区得小心谨慎,这家伙这次就算出来了,恐怕也没多少好处可拿。”

        张涛心中想着,这小子手头上的东西不多了。

        “好歹还有一截矿,收他个1000斤能源石,不贵吧?”

        张涛再次想着这些,1000斤,可不少了!

        那小子霸占着矿脉,四处乱送,这不是浪费吗?

        还不如给自己,精打细算,也许可以多培养一些高品武者。

        “1000斤……会不会少了点?上次我都给他500斤了,要不收他1500斤?”

        ……

        老张在寻思收多少的时候。

        地窟也进入了黑夜。

        方平也看完了书,觉得自己小学毕业了,不算文盲了。

        心里则是盘算着,这次要不要去生命湖看看,捞他个几千斤生命精华试试?

        不过太危险了,有真王坐镇呢!

        “不过据说圣果结出来的时候,这位守护妖植会从那边走出来……不过这样一来,也容易打草惊蛇。

        要不进入地下,把矿脉给挖了?

          88条,一条挖个千把斤,未必有人注意,那都是八九万斤了……”

        “不管了,反正肯定要捞点好处走,不是生命湖就是能源矿,不过要值得才行,低于5万斤能源石,不值得打主意!”

        方平心中也有了打算,低于5万斤能源石就暴露了行踪,那肯定是不值得的。

        来一趟禁区不容易,不能为了蝇头小利浪费了机会,把自己陷入危险当中。

          5万斤才25吨,一条矿脉都不到……这里可是上百条,自己能为了这点钱心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