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年之痒:背叛与救赎在线阅读 - 第102章来自同学闺蜜的嘲讽

第102章来自同学闺蜜的嘲讽

        从学校离开后,顾曼婷没有回父母家,也没有去市区的房子。而是去了位于胜利公园附近的那栋小房子。

        顾曼婷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她也从没有带苟冬七来过这里。或许她觉得此刻只有这里才是唯一干净的地方,能让她不用时时刻刻处于懊悔当中。

        推开门,屋子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站在镜子前,望着自己,瘦了不少,也憔悴了很多,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跑进卧室趴在床上再也抑制不住的放声痛哭起来。

        第二天一早,顾曼婷去见了齐雪,这次顾曼婷回到京都没有告诉苟冬七,事实上在去瑞士前,她已经有了跟苟冬七离婚的念头,这次回来她其实已经下定了决心。

        虽然知道自己跟何青锋已经再无可能,但认清楚自己的内心后,她觉得即便是从此孤独终老,也不能再跟苟冬七这样生活下去。

        “怎么样?昨天见到他和萱萱了吗?”忙完手里工作的齐雪走进办公室问道。

        “嗯,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顾曼婷点点头,勉强一笑。

        “慢慢来吧,这么久不见面了,有些生疏也在所难免。”看到顾曼婷黯然的神色,齐雪安慰道。

        “我知道。”顾曼婷接过齐雪递过来的热咖啡抿了一口说道:“协议你帮我起草好了吧!”

        “嗯,昨晚就已经做出来了。”齐雪绕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夹,走到沙发前坐下,“呐,你先看一看。”

        “不用了,我相信你的专业水平。”顾曼婷接过文件夹,没有打开。

        “确实,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齐雪笑着说道,不过随即又变得严肃起来:“曼婷,你要知道,只有苟冬七自愿在上面签了字,这份协议才能生效。否则这就是几张废纸。但我觉得他是不会那么轻易签字的。”

        “没关系,我可以跟他谈,实在不行我也可以给他一些补偿。”

        “如果她对你的补偿不满意呢,或者说给了补偿他也不同意签字呢?”齐雪直截了当的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那……”顾曼婷想了半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雪,你说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倒也好办,找个私家侦探查一查他,只要查出他有一点问题,就可以借此起诉离婚,到时候交给我就可以。”齐雪自信地说道。

        “还是算了,等我先跟他谈完再说吧!”顾曼婷犹豫了片刻后说道。

        “好吧!”齐雪点点头,“总之有什么问题记得随时找我!”

        “嗯,我知道。”听着齐雪充满关切的话,顾曼婷心中无比感动,忍不住给了齐雪一个拥抱,说道:“小雪,谢谢你。从小到大的朋友里,现在恐怕只有你还愿意这样义无反顾的帮我了。”

        “我们是好姐妹吗,用不着说这些。”齐雪拍拍顾曼婷的后背说道。

        “嗯!”顾曼婷重重的答应一声,重复道:“我们是好姐妹。”

        “对了,楚琳的事情有结果了吗?”顾曼婷松开齐雪后,突然想起了曾经的另一个好姐妹。

        “唉……”提到楚琳,齐雪忍不住叹了口气。“有结果了,因为非法集资罪判了八年。虽然她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但毕竟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心里不免有些伤感。”

        齐雪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顾曼婷,见她只是一脸平静的听着,并没有流露出其他的情绪,才继续说道:“我知道楚琳之前对你做的那件事有些过分,不过她现在已经这样了,你再记恨她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顾曼婷刚开口说了一个字,事务所的行政秘书敲门走了进来:“齐律师!主任有个案子找你谈一谈。”

        “哦,好的!”齐雪说着起身走了出去,临出门时又扭头对顾曼婷交代道:“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在这等等我,如果我们谈的时间实在太久,你就自己先回去。”

        “哎呀,你快去吧!这些不用你特意交代了……”顾曼婷哭笑不得地说道。

        齐雪离开后,只剩下顾曼婷一人的办公室再度恢复了寂静。

        望着齐雪离开的背影,顾曼婷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不过很快脸上的笑容就化作了悲伤,因为她又想起了楚琳。

        这个自己曾经的好姐妹,因为频繁的离婚,结婚。终于被新一任丈夫给坑进了监狱。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儿,听到楚琳如今的下场,多愁善感的顾曼婷一定会忍不住伤心的哭出来。但是现在她却只能回忆起两人那次撕破脸皮的恩怨。

        顾曼婷跟苟冬七结了婚之后不久,参加过几次朋友和同学间的聚会,只是在一次的聚会上,却让顾曼婷彻底的看清了,现在的自己,在这些曾经的同学,朋友,眼中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成年人的世界里,除了极个别怀揣赤子之心的人,绝大多数人永远看不得朋友或者同学比自己过的好。

        曾经的顾曼婷恰好就是这个圈子里,位于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一位。小时候学习成绩优异,乖巧文静,是被其他家长称作别人家孩子的典范,长大之后,顾曼婷更是出落的,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是极品顶尖。

        走出校园以后,顾曼婷的婚姻依然令众人羡慕嫉妒。嫁的老公不仅长得帅而且有能力,对她也是一心一意恩爱有加,两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羡慕的对象。所以顾曼婷从小到大都是她的圈子里人人嫉妒追赶的对象。

        女人善妒是本性,你把这个圈子的顶点占据了,那那么下边的人谁又甘心呢,都眼巴巴的等着你这个天之骄女赶快犯错误,然后被大家踩到脚下,那才是最让人心情舒坦的事情了吧。

        而作为顾曼婷为数不多几位好友之一的楚琳,也是同齐雪一样的发小,只是关系不如齐雪那般亲密。她就是最希望顾曼婷出错的那一个人。

        楚琳作为顾曼婷的发小,有着同样好的家世,和不俗的相貌身材,却从小到大都被顾曼婷压过一头,可以说‘千年老二’这个名头,从楚琳懂事开始一直跟她到现在。

        只要楚琳跟顾曼婷同时出现,男生们的目光总是汇聚在顾曼婷一个人的身上,她永远只能是一个陪衬。这样的事情频繁的发生,让楚琳这个同样漂亮的女人妒火中烧。

        对于这样的事情,人与人的选择各有不同,有些人会选择离这个优秀的人远远的,不去关注她的一切,活出自己的精彩。有些人,则会选择跟她成为好友,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等着她犯下错误,然后再狠狠的扔下一块石头。很显然,楚琳便属于后面那种人。

        当见到几次聚会都是顾曼婷一人参加,不见了何青锋的影子,而顾曼婷多数情况或是在发呆,或是偶尔流露出悲戚的神情,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顾曼婷肯定在经历一些不好的事情。

        所以楚琳便旁敲侧击的想要在顾曼婷和齐雪这里找到些蛛丝马迹,但两人把这件事事情捂得很严,一直没什么内幕。

        直到有一次,楚琳带几位朋友到顾曼婷的餐饮公司吃饭,中间出去上洗手间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两个年轻的女服务员正在走廊上的拐角上小声议论着顾总怎么怎么样,何总好可怜之类之类的话……

        两个服务员的对话让楚琳不由得精神一震,楚琳知道她们口中的顾总就是顾曼婷,感觉这次应该可以有所收获,于是便偷偷的溜进隔壁的空包房,偷听起了两人的议论。

        两名女服务员东扯西扯的胡乱聊着,关于顾曼婷的话题只聊了那几句便没了下文。楚琳听着无趣,正有些扫兴的准备离开。

        这时,一名女服务员又说苟冬七靠着顾曼婷的关系,整天在酒楼白吃白喝,耀武扬威的样子实在令人厌恶。

        两人似乎对于苟冬七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于是另一名女服务员接话同样抱怨着苟冬七的不是,两人越说越起劲,很快又将话题引到了顾曼婷跟何青锋身上。

        只听其中一个扎着马尾,相貌还不错的女服务员说道:“哎,同而为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我们想要被何总多看一眼都难,再看看何总想着顾总时那宠溺的眼神,真是羡慕死我了,可是顾总……算了不说了,真替何总不值!”

        另一名短发圆脸鼻梁上长着雀斑的女服务员打趣道:“还在做白日梦呢?就算何总看你十眼,你也没戏,你还在这里替何总抱不平呢,还是先为自己考虑考虑吧!”

        扎着马尾辫的女服务员愤愤的掐了身旁的女服务员一下,“要你管,不过,我的担心也确实多余,以何总的条件,既然顾总不懂得珍惜,恐怕也有大把的女人抢着要吧!”

        圆脸女服务员笑道:“恐怕你就是第一个吧……哈哈……”

        “去你的,我倒是想呢……”说着,马尾辫女服务员脸上露出一抹红晕。

        “真是搞不懂咱们这位顾总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会看上苟冬七那样的人,原来看他还挺老实憨厚的一个人,这不,才刚挤走何总,就露出了本来面目,简直就是个无赖,还非得让咱们见他苟总,啧啧,恶心……”圆脸女服务员毫不客气的大声说道。

        “嘘,你小点声,你不怕被他听到没有好果子吃!?”

        圆脸女服务员赶忙向四周环视了一圈,“切,我才不怕呢。”但声音却小了许多。

        “不过何总这也算是,放弃了一颗着了虫子大树,去拥抱整片森林了吧!咱们应该为何总感到高兴对吧!!”马尾辫女服务员又为何青锋的不平找着安慰。

        “这片森林里也包括你这棵消瘦的小树苗吧……嘻嘻~~”

        “我乐意……”

        两人的聊天到此为止!

        ………

        两个小服务员的对话内容都被楚琳听了个正着。楚琳顿时眼前一亮,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是大概的事情轮廓还是有的,她也由此了解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抹笑意,哼着小调朝着包房里走去。

        接下来,在随后几天的一场聚会中,正在洗手间方便的顾曼婷,便听到了外边进来洗手的几个同学,对她的议论。

        “你们说,一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得多不要脸。”

        顾曼婷在洗手间的隔断里,听出了这她的高中女同学程艳的声音。只是好奇她在说谁,这女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就是,还是跟自己老公的司机,这得是有多饥渴啊,简直就是饥不择食……”这句话是名叫方娜的女人说的,同样是顾曼婷高中同学。

        隔断里面的顾曼婷,正要推门而出的手停了下来,这谈话的内容似乎有些熟悉。

        “现在想想,平日里咱们见面,她那总是一副高贵优雅的模样,还真是让我觉得做作的有些想吐,人前摆出那般高冷纯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人后净干些男盗女娼的勾当。亏的何青锋对她那样专情了……我呸,真替何青锋感到不值。”

        最后发话的女人便是楚琳,她今天穿的花枝招展,淡紫色吊带配上黑色超短皮裙,抱着双臂倚斜靠在洗手台的位置,穿着亮银色高跟鞋的一只脚半曲起抵在洗手台下方,浓重的妆容和豪放的姿势,显得妖艳妩媚,但更多了几分风尘之气。

        三人之中,其他两女虽也在说这事,但更多的是当作八卦闲聊,其中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而楚琳的话则更多的是怨恨的意味!

        听到何青锋的名字,此时的顾曼婷哪里还能够不明白她们说的正是自己,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混乱的思绪让她不及多想,猛的推开门,向楚琳冲了过去。

        门外的三人显然被突然出现的顾曼婷惊到了,都呆立在了原地,顾曼婷冲上去便给了楚琳一个耳光。

        楚琳被顾曼婷打了个措手不及,但片刻后反应过来,也冲上去揪住了顾曼婷的头发,刹那间两人便扭打在了一起。

        一时间洗手间内,叫骂声和尖惊呼声响成一团……

        洗手间的混乱,很快便引来了大群的围观群众,其中大部分都是此次聚会的同学朋友。

        方才由于事发突然,楚琳才被顾曼婷打了一个巴掌,此时缓过神来,感到被顾曼婷打的那半边脸还有些火辣辣的疼,心中更是愤怒异常,手上的动作便更越发凶狠起来,而从小生活在温室里的顾曼婷此时也只有招架的份了。

        楚琳显然是对于打架撒泼司空见惯了,一边与顾曼婷撕打,一边还分出精力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边对顾曼婷撕挠推打,边大声嚷嚷道:“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成,难道你跟你家司机偷情搞破鞋,还不许别人说了!你个**荡妇,还先动手打起老娘了!!看老娘今天不撕烂了你这破鞋……”

        一番撕扯下来,本就堪堪招架的顾曼婷,最终被琳一把推倒在地,这时的顾曼婷,才看到洗手间门口围着的一群人,众人看她的眼神,有惊疑的,有嘲讽的,还有嬉笑的……

        本就心神崩溃的顾曼婷,终于是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正在外面打电话的齐雪,听说顾曼婷跟人打了起来,赶忙推开人群冲了进去,扶起了跌坐在地上的顾曼婷。

        此时的顾曼婷,裙子被撕破了一个大口子,头发蓬松凌乱,简直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被齐雪扶起来以后,便一把推开众人,哭着朝外边跑去。

        齐雪呵斥了围观众人几句,担心顾曼婷出事,也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最后,这一次的聚会便以这样的闹剧匆匆结束,自此之后,顾曼婷出轨离婚的事情算是彻底人尽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