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被迫和亲蛮荒后,可汗他日日娇宠在线阅读 - 066 你是我的,永远(二更)

066 你是我的,永远(二更)

        完颜烈和赵雪影并肩躺在软榻上。

        他一只手臂搂住赵雪影,让她枕在自己的臂弯,另一只手则拿起她的纤细柔白的小手慢慢地玩弄着。

        “明日举行封后大典。”

        赵雪影惊讶地翻过身来,趴着看他。

        “这么快?”

        完颜烈眼神一滞。

        “怎么?你不想跟着我,还有别的想法?”

        赵雪影双手捧住小脸儿,小脚很自在地一上一下晃悠着。

        可爱得紧。

        “不是,我是说这也太仓促了。”

        完颜烈刮了她的鼻尖。

        “仓促?我从登上汗位之后便让他们准备,日夜赶工,每一样事务,我都亲自过目,你说仓促?”

        “不仓促,不仓促。”

        完颜烈整理她额前的碎发。

        历朝历代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要成为皇后。

        而她呢,根本不管不顾。

        也许是对他真的不爱吧,所以才不期待。

        想到这里他的眼眸暗了暗。

        完颜烈抬手摩挲着她的小脸儿。

        “明日我便昭告天下,告诉天下人,你是我完颜烈的女人。”

        这话说得相当霸气。

        赵雪影笑道:“只是一个仪式而已,我本来不就是你的女人吗?”

        完颜烈忽的翻身而起,将她压在身下。

        “那不一样,过了明天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到时候你想离开我都不行了。”

        “你……”

        突然感觉这份爱真的好沉重。

        她这么让他没有安全感吗?

        完颜烈捏着她的下巴,轻轻地左右晃了一下。

        “想什么呢?”

        “没有。”

        完颜烈把头埋下来,火热的嘴唇贴在她的耳边,灼热的气息吹着她。

        让她浑身发麻。

        “你是我的,永远,知道吗?”

        他经常在她耳边说这样的话,好似说得多了,便能将这一想法刻在赵雪影的脑海里似的。

        完颜烈说完,抬眼看她。

        四目相对,含情脉脉。

        一个娇羞,一个热辣。

        “嗯……唔……”

        完颜烈轻轻地吻住她的双唇。

        赵雪影跟着了魔似的不由自主地缓缓抬起双臂,搂住他的脖颈。

        ……

        翌日,天朗气清,皇宫里面四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勤政殿前甚是隆重。

        富有金国特色的宽大地毯,从勤政殿的高台之上,一路铺过台阶和石板路,延伸到宫门外。

        文武大臣里三层外三层地分列两边,整齐排列。

        侍卫宫女的队伍更是排成长龙。

        锦旗飘扬,鼓声阵阵。

        比完颜烈继位还要隆重许多。

        完颜烈对赵雪影的荣宠,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史无前例。

        十数个犄角高举,沉闷悠扬的声音响起。

        典礼正式开始。

        赵雪影穿着华丽的衣服走在华贵富丽的地毯之上,身后是十多米长的裙摆。

        这套礼服是完颜烈让司衣局的宫人日夜不停缝制而成,上面镶着珍珠玛瑙、珠帘碧玉,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华衣玉服,配上赵雪影世间少有的绝美容颜,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世间所有风光都失去了魅力,世间所有的风景都失去了颜色。

        赵雪影身后跟着上百名宫女、内官,整齐划一,配着金国独有的喜乐,徐徐前行。

        她远远地看到完颜烈站在勤政殿前的高台之上,正隔着人海看她。

        缓步走上台阶,完颜烈正穿着贵衣华服,含笑看着她,向她伸出手。

        就在赵雪影的手放在完颜烈手上的时候,突然一大群黑色的乌鸦,自空中快速地飞来,直直地冲向赵雪影。

        人群大骇。

        乌鸦不祥,出现在这里,必定是凶兆。

        完颜烈将赵雪影搂在怀里,接过楼林扔过来的宝刀。

        宝刀挥舞,乌鸦应声掉落在地上。

        就在这时,赵雪影穿的礼服竟然冒起烟,着起火来。

        完颜烈慌忙帮赵雪影把礼服脱下来,扔得远远的。

        侍卫们很快用脚将火熄灭。

        乌鸦也被侍卫们尽数斩杀。

        地上黑压压的皆是乌鸦的尸体,血淋淋的皆是乌鸦的鲜血。

        场面十分可怖。

        尘埃落定之后,完颜烈低头看向赵雪影。

        “没事吧?”

        赵雪影脸色苍白,摇了摇头。

        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住了,陷入一片死寂。

        完颜烈面色阴沉,好像要杀人。

        他冷冷地看着司礼官,冷若冰霜的声音响起。

        “继续。”

        司礼官瑟瑟发抖,“噗通”跪倒在地上,哀求道:“可汗,这是不祥之兆,大典不能继续。”

        完颜烈怒道:“本汗说继续,听不懂吗?!”

        “还请可汗三思,违背天意必遭天谴!”

        完颜烈将刀架在司礼官的脖颈上。

        “再妖言惑众,小心你的狗头!!”

        司礼官耿直不屈。

        “启禀可汗,您就算杀了微臣,微臣也要说,王妃身有不祥,不配为后!!”

        完颜烈怒极,挥刀便砍,刀上面还沾染着乌鸦鲜红的血迹。

        眼看着刀起头落,一双小手紧紧地握住刀柄。

        完颜烈充血的眼睛,看着那个娇小的人儿。

        “放开。”

        “你不能这样,这是一个圈套,他们就是要激怒你,让你发怒发狂,乱了阵脚。你要是杀了司礼官,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眼看着完颜烈停了下来,塔木跪在地上,曲臂行礼。

        “可汗,王妃不祥,不配为后,还请终止封后大典!!”

        此话说完,立刻有几个大臣附和,还有一部分大臣左右为难,另有一部分大臣则唯完颜烈命令是从。

        完颜烈怒不可遏。

        “放肆!妖言惑众者无论贵贱,皆格杀勿论!!”

        有些大臣畏惧,站起来,但是以塔木为首的几个大臣仍旧跪着。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太后带着安琪尔,穿着素服走了过来。

        连衣服都换上了,准备得够充分。

        完颜烈冷眼看着太后,伤心到极点。

        一直以来她偏心,很偏心,但是作为母亲,怎么能够置子女的幸福于不顾?!

        她真的是没有心!

        太后冷着面,大声说道:“阿烈,哀家知道你喜欢王妃,可是天意如此,不能封她为后。顺应天意则昌,违背天意则亡,你不能让我大金的千秋伟业毁于一旦!”

        塔木等人立刻附和叩首。

        完颜烈冷声道:“本汗心意已决,任何人休想改变!!”

        太后冷冷地说道:“难道你想让哀家跪下吗?!好,哀家给你跪下!”

        说着就要下跪。

        这要将完颜烈置于不仁不义的境地。

        做母如此,世间罕见。

        就在这时,赵雪影忽的晕倒在完颜烈的怀里。

        完颜烈大骇。

        “雪儿!雪儿!!”

        他慌忙将赵雪影打横抱起,快步向勤政殿走去。

        “快叫大夫!!”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