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崩溃

第八十六章 崩溃

        “尊上!你终于醒了!”

        褚青霄刚刚睁开眼,迎面便见三娘一脸喜色的看着他。

        “三娘?”看着眼前之人,褚青霄的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困惑,但下一刻便回过神来。

        “这是何处?”他如此问道,目光看向四周,刚刚转头,便见一颗黑漆漆的头颅凑到了自己的跟前。

        褚青霄吓得一个激灵,赶忙退后一步,这才看清,站在眼前的是一只黑豹。

        它的体型比起一般的山豹要大出不少,浑身的毛发油亮,甚是漂亮。

        此刻它正眨着眼睛,歪着头盯着褚青霄,那双同样漆黑眼珠中竟流露出几分好奇似的光芒。

        三娘在这时伸手摸了摸黑豹背上的毛发言道:“这是……嗯……”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犹豫了一会,又才道:“方才我带尊上逃离那处,尊上的状况危机,我便寻了一处山洞躲入其中,而这里便是它的家……”

        三娘说着便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一向着褚青霄道来。

        褚青霄听完这些,又看了看三娘递来的青果,仔细端量,确实隐隐感觉到这青果之中似乎包裹着一股奇异的力量。

        “这就在鬼鸦寨的脚底下,竟然有这般神奇之物,鬼鸦寨的人怎么从未发现过?”

        端详着此物的褚青霄不免有些疑惑的嘀咕道。

        三娘闻言,也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也奇怪,按理来说,鬼鸦寨的行事风格,这西原峰上上下下应该都被他们清理了个遍,如此大的一只黑豹就在距离他们山寨不过数里地处,他们在此盘踞这么多呢喃,难道就没有发现过?”

        褚青霄闻言侧头又看了一眼身旁的黑豹,言道:“怕是这豹兄,有什么我们不曾知道的手段,万物皆有灵,它有些不凡之处,倒也并不奇怪。”

        三娘闻言点了点头,旋即又想起了什么,看向褚青霄言道:“方才它带我去到洞内,见洞中有一深坑,深坑的四壁上就生长满了这样的青果。”

        “刚刚我一心想要救出尊上,故而没有细究,此刻回想起来,那深坑之中似乎隐隐有极为纯净的灵气溢出,保不齐有什么重宝藏于其中,尊上要不要去看看……”

        说道这里的三娘脸上露出些许兴奋之色。

        褚青霄闻言脸上也在那时闪过一丝喜色,毕竟他虽然从未经过这样的事情,可以往在武陵城中,闲暇时也看过一些志怪演义,里面那些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主角们,起点大抵便是来自某一场因祸得福的奇遇。

        但这样的喜色只在褚青霄的脸上持续了一瞬,他旋即便看向一旁的黑豹,黑豹依然歪着头打量着他们。目光中并无恶意,只是有那么几分好奇。

        “不了。”褚青霄旋即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嗯?”三娘大抵未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她皱起眉头有些不解的看向褚青霄。

        “这山洞本就是豹兄所有,我们突然闯入,他愿意分享灵果与我们,已是有恩,这机缘本就是他的,我们岂能恩将仇报,夺他机缘?”褚青霄正色言道。

        听闻这话的三娘先是一愣,但旋即脸上便绽开了笑颜,说道:“尊上心善。”

        褚青霄挠了挠了头,正不知如何回应这夸奖,却见三娘忽的又皱起了眉头言道“但就是花心了些……”

        褚青霄一个趔趄险些栽倒,他可不愿意在这奇怪问题上纠缠,又说道:“我此刻已经痊愈,三娘姐姐,你带我离开此地。”

        “那鬼鸦寨的罗宽一心想要夺取我体内的烛阴神血,他知晓月见与我关系匪浅,我们逃了,他一定会想办法追捕月见他们,我们得快些前去,免得让月见昭昭孤立无援。”

        三娘当然明白这才是当下最要紧的事,听闻这话,也并无迟疑,朝着褚青霄点了点头。

        然后在褚青霄诧异的目光下,她迈步走到了褚青霄的跟前,双手伸出,便将褚青霄拦腰抱起。

        “……”褚青霄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三娘。

        “三娘姐姐,难道就没有别的姿势?”

        “别的姿势?”三娘也眨了眨眼睛,指了指自己的后背:“尊上的意思是,你到我上面来?”

        “……”褚青霄沉默了一会,如实道:“这样也挺好。”

        三娘狡黠的一笑,背后一对黑翼猛然张开,她回头又看了一眼洞中瞪大眼睛盯着他们的黑豹,道了句:“有机会再见咯,小豹子。”

        此言一落,她背后的双翼一振,身形便在这时冲天而起,飞出了洞口。

        洞中的黑豹,似有不舍,它快步蹦跳到洞口,睁大眼睛,看着那去往天际的背影,许久……

        ……

        楚昭昭等人看着周围天际振动着黑翼的鸦神将,心头一凛。

        “怕什么来什么。”紫玉的眉头一挑,环抱着手中剑,嘴角上扬,目光却甚是凝重。

        黄曲象也在这时走上前来,他的身形有些摇晃,显然伤势远未有痊愈。

        他侧眸看了楚昭昭一眼,目光平静,但楚昭昭的身子却在这时一颤。

        “你们想办法带月见走吧,我来拦着他们。”黄曲象这样说道。

        “大伯,就你这身子骨,怕是禁不起几下就得被打趴下吧,还是让我来吧,我可是受了小师叔之命要护她周全,你带着他们走吧。”紫玉在这时走到了黄曲象的身侧,如此言道。

        “此事因我而起,理应我来断后。”楚昭昭却也走上前来说道。

        三人这般说着,显然都不愿意让旁人留在这凶煞之地。

        “哼,别争了,谁都跑不了!”而这时,那天际的鸦神将却冷笑一声如此说道。

        旋即十余位鸦神将背后的双翼一振,速度陡然提升到极致,直攻向众人而来。

        三人顿时也顾不得再争执下去,紫玉手中的剑在那时猛地冲天而起,一声高亢的剑鸣升起,她手结剑印,嘴里低喝道:“银光落雪!”

        悬于半空的剑身一颤,无数银光从剑身之上涌出,化作一道道寒芒,攻杀向那些杀来的鸦神将。

        四境修为的紫玉,配上天悬山的地煞王剑,所激发出来的寒芒之上涌动的剑意与灵压皆不可小觑,同境的寻常武者大抵都不敢硬抗。

        但鸦神将这种得到外神赐福之人,显然不能用常理度之。

        只见众多鸦神将的眉心都亮起一道幽光,他们体内纷纷分化出一道与他们本尊生得一模一样的武魂,那些武魂杀出,纷纷振动双翼,一道道黑色的羽毛如利剑一般轰向袭来的银光。

        叮当当!

        一阵急促刺耳声响爆开。

        虽然王剑激发出来的银光裹挟着强大的力量,可在黑色羽毛一刻不停的倾泻之下,却还是渐渐减缓了速度,被逼退回了王剑之中。

        鸦神将们也在这时杀到了众人的跟前。

        紫玉的修为最为高深,她有心为楚昭昭以及黄曲象二人分担压力,瞥见此景,手中剑印变换,银光召回,旋即再次飞出,拦在了数位鸦神将的跟前。

        这些鸦神将似乎也意识到,不解决紫玉,就难以对其他人出手,于是乎十余位鸦神将中的大多数都在这时,调转马头,攻向紫玉。

        而楚昭昭与黄曲象,却依然免不了要分别面对一两位鸦神将的进攻。

        黄曲象虽然有四境修为在身,也经历过诸多厮杀,对敌经验丰富,可奈何有伤在身,实力十不存一,而鸦神将们攻击的手段诡异,一击不中便可退往天际,黄曲象几次凭着经验发起的反击,都扑了个空,反倒自己的伤势被牵动,脸色有些发白。

        而楚昭昭的修为本就不如二人,加上锈剑的限制,哪怕只用面对一位鸦神将,亦是被打得节节败退。

        但她也明白,自己若是露出败象,其余二人一定免不了分神来救,如此一来眼前这勉强维持的平衡很有可能打破,故而她咬着,拼着以伤换伤的觉悟,也要死死的拖住自己身前的鸦神将。

        场面一时间有些焦灼。

        “啊!”

        可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一身惊恐的高呼,楚昭昭心头一惊,咬着牙逼退了前方的鸦神将,回头看去,却见那些从西原峰上涌下来的鬼鸦寨匪盗们已经杀到了跟前,但他们的目标却并不是楚昭昭三人,而是直直奔向,被曹顺扶着躲在一旁的月见。

        “快走!”楚昭昭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为何他们要将目标放在月见的身上,她朝着曹顺大声吼道。

        曹顺的脸色煞白,当然也试图逃跑,可他一来并无修为,二来身上还扶着月见,在众多鬼鸦寨凶煞的匪盗的包围下,很快便被逼入了绝境。

        楚昭昭见状心头一急,提剑想要上前为曹顺解围,可她身旁的鸦神将似乎早已洞悉了她的心思,在这时发起攻势,将她前行的步伐生生拖住。

        楚昭昭有些气恼,正欲还击,对方却又退去。

        而就是这耽搁的一两息时间,便足以让山贼们将曹顺与月见团团围住。

        眼看着那些山贼面露凶光,将刀剑挥向月见。

        楚昭昭的脸色发白……

        她终于明白黄曲象所说之话。

        善良是需要代价的……

        她一时恻隐之心作祟,让带着鸦奴印的鸦奴们随他们同行。

        而鬼鸦寨的人追踪鸦奴印一路跟了上来,在这眼看着要逃出生天的档口,将他们拦下。

        如果不带着这些鸦奴,他们的速度会快上不少,此刻说不定早就离开了西原峰。

        如果没有那些鸦奴印给鬼鸦寨的人提供帮助,鬼鸦寨的人也不会这么快的追上来……

        似乎真的因为自己的些许无谓的善良,才把所有人置于险地。

        这样的念头一起,楚昭昭的身子开始颤抖,她甚至不太能握住自己手里的剑,目光空洞看着前方,看着匪盗们的刀刃距离月见与曹顺的脸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