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优势在我

第七十七章 优势在我

        夜色已深,西原峰的山道上,却甚是热闹。

        不时便有十来人的队伍,带着装满了奴隶的囚车在山道上爬行。

        对于鬼鸦寨的匪盗们而言,这些囚车中的人,是他们的战利品,是他们向山寨邀功的凭借。

        而对于被关押在囚车中的奴隶而言,这是一趟通往死亡的幽径。

        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经历了最初的恐惧,也曾朝着押解他们的匪盗发出过声嘶力竭的求饶与哭喊,但回应他们的往往是挂着倒刺的鞭子,亦或者在咒骂声中的拳打脚踢。

        他们中的大多数也是山贼,也做过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当然不是好人,但哪怕是他们中最穷凶极恶之辈,也难以做到如鬼鸦寨这些山贼一般——

        在这些鬼鸦寨的匪盗眼中,似乎他们与这些奴隶似乎根本就不是同类。

        他们的眼中,这些奴隶似乎只是猎物,可以用任何方法来折磨,来殴打,只为取乐自己。

        很不幸的是,曹顺就是这群奴隶中的一员。

        他是黑猫峰上一座小山寨中的寨民,整个寨子不过白来号人,面对鬼鸦寨每日上交二十人作为鸦奴的要求,山寨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而同样也没有与鬼鸦寨抗衡的决心,所以山寨中的众人便商议着躲入深山,看看能不能避过风头,但曹顺却在逃跑的过程中不慎受伤,被鬼鸦寨的匪盗们抓住。

        他也曾哭喊,也曾求饶,但在换来了几次拳打脚踢后,便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

        他以为,这大抵是一个人所能遭受到的最悲惨的事情,落入这群人鬼鸦寨的人的手中,那无异于落入了地狱。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当他睁开眼,这一切就会烟消云散,他就可以逃离这一切。

        但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般旁人避之不及的炼狱,竟有人主动跳了进来。

        这样的事情,给曹顺带来的震撼,久久难以消弭,哪怕囚车已经行至山道中途,他依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蹲坐在自己身前的那一男二女,眉宇间写满了困惑。

        他记得真切,在来到西原峰下时,那群鬼鸦寨的匪盗停下休整,一边喝酒吃肉,一边高谈阔论。

        那时的曹顺已经一天滴水未进,加上被鬼鸦寨的匪盗们殴打了几次,身子虚弱到了极点,他倚着囚车的木栏,目光呆滞,神志昏沉。

        周围一同被抓来的鸦奴状态比其他只差不好,皆是在此之前,受到了诸多非人的折磨。

        而就在这时,三道黑影却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囚车前,其中一人朝着他们坐了个噤声的手势,旋即就掏出不知哪里寻来的发簪,一阵小心的操作后,将那囚车的门锁打开。

        被关在囚车中的众人虽然并不认得这三人,但见他们打开牢门,暗以为自己得救,纷纷脸色一喜,也就很是配合的未有出声。

        而就在房门打开的刹那,准备上前逃离的曹顺却看见了一幅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场景。

        那偷偷摸摸前来此处并且费尽心思打开牢门的三人,在这时鱼贯而入,钻入了囚车中,又合上囚车的铁锁,就这样待了进来。

        对于刚刚看到希望的鸦奴们来说,这三位不速之客的举动,无疑是击碎他们仅有的逃生的希望。

        哪怕他们都知道,这所谓的希望其实本就是这三人给予的。

        人素来如此。

        他们只在乎自己得到,却从不思考是谁给予的。

        而一旦给予之人,不再给予。

        那这份曾经的恩赐就会变成仿佛被抢夺了一般的仇怨。

        本来已经放弃了希望的囚徒们开始躁动,有人只是咒骂埋怨,而有人却已经双目喷火,准备动手。

        只是这一切才刚刚有些许苗头,三人之中便有一人亮起了一柄雪白的长剑,抵住了那试图动手之人的咽喉。

        “我们是来救人的,让我们混入鬼鸦寨,你们有一线生机,若是想在这时闹出祸端,我保证,你们一定死在我们前面。”那人如此说道。

        声线柔嫩,听上去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可话音中却裹挟着渗人的寒意。

        并且随着她此言一落,她那把雪白的剑锋之上,数道银光涌出,遁入他们的衣衫之下,贴着他们的皮肤,一股寒意瞬息传遍他们的全身,众人顿觉头皮发麻。

        “此物阴毒,诸位但凡不轨之举,此物便会穿过诸位心脉,让诸位经脉尽碎而亡,诸位若是想求得一线生机,就请识清时务!”

        总之在这般威逼利诱之下,就这样,这三人莫名其妙的钻入了囚车,成为了囚徒,与曹顺这些人一道被送往了鬼鸦寨。

        ……

        “这鬼鸦寨看上去确实有几分门道。”紫玉睁大了眼睛,目光四处打量着。

        “这么进去了,别说救人,咱们自己怕都是有去无回。”

        此刻他们已经行至山道的后半程,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好些巡逻的鬼鸦寨匪盗,守备森严。

        与紫玉想象中那般散兵游勇聚在一起的乌合之众,着实大相径庭。

        “鬼鸦寨在这太玄山拥有着近乎碾压的统治力,寻常山寨根本不敢挑衅,可此刻这模样颇有几分如临大敌的架势,看样子那召唤外神之事,却是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地步。”褚青霄也在这时接过了话茬,同时低着头用余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遭的布局。

        “也不知道他们寨中具体战力如何,咱们这么进去,就是寻到了月见与黄统领,想要带着他们逃出来恐怕也是难如登天。”楚昭昭有些忧心忡忡的言道。

        褚青霄闻言也皱起了眉头。

        他们整个营救计划,说到底就是没有计划,这倒并非褚青霄鲁莽,而是外神的降临仪式随时可能发生,月见的性命危在旦夕,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细细谋划,只能走一步看上一步。

        “所以啊,要不咱们撤吧。”一旁的紫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眨了眨眼睛如此言道。

        “反正咱们也走过一趟了,不是咱们不努力,实在是对手太强大,你看咱们现在这卖相,回去说咱们是经历过一番血战,想来那老瞎子也挑不出毛病,一来一去白赚一把好剑,倒也不差!”

        只是紫玉这自认为甚是有建设性的提议,却根本未有得到眼前二人的回应。

        褚青霄与楚昭昭凑在一起,一边继续观察着远处的山寨,一边一脸严肃的商议着。

        “方才我听那些鬼鸦寨的匪盗说起过鬼笼与鸦牢,似乎被抓去的鸦奴都被放在这两个地界,我们如果进入了鬼鸦寨,就从这两个地方下手最为妥当,先找到了月见与黄统领,再想办法从山背面逃离,那里的守卫可能会相对薄弱一些。”褚青霄如此说道。

        “嗯……目前看来只有这样,不过我在想,我们或许可以利用这些鸦奴……”楚昭昭低声言道。

        “鬼鸦寨一日从各个山寨掳来的鸦奴有超过两千之数,这些鸦奴不可能全部被献祭,大多数应当都还被关押在鬼鸦寨中,我们或许可以利用他们来寻找逃出鬼鸦寨的机会。”

        “嗯?什么意思?”褚青霄有些奇怪的问道。

        “鸦奴们被关押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如果能出手将他们从牢房中放出,他们得了这机会,一定会努力逃出山寨,到时候场面一定混乱,我们借着这个机会,或许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楚昭昭如此说道,这样的计划相比于褚青霄那几乎可以归纳为见机行事的计划,倒还算是有模有样。

        只是他们讨论得兴起,一旁被近乎无视的紫玉却有些恼怒。

        “你们倒是想得挺美,那些地牢难道就没人监管?由得你们进去把几千人说放就放出来?”紫玉冷笑着说道。

        她虽然这番话确实有有意报复二人对自己置之不理的心思,但也确实提醒了二人,关押着几千号人的牢笼,断不可能没有守卫把守,如果他们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干掉所有守卫,只要让其中一人发出了警告,整个鬼鸦寨大抵都会望风而动,故而如此看来,他们的整个计划倒确实更像是在纸上谈兵。

        想到这点的褚青霄与楚昭昭二人顿时脸色难看。

        “所以啊,我看咱们还是趁着还未深入鬼鸦寨的腹地,先逃出去再说吧,这进去了可当真是羊入虎口……”紫玉趁热打铁在这时言道。

        而这话还未说完,一直在一旁小心的观察着三人的曹顺却是鼓起了勇气,在那时言道:“其实……”

        “那鬼鸦寨的大牢一般来说……是没有什么守卫的。”

        曹顺是个聪明人。

        他虽然也有些失落于丢失了方才在山脚下那逃出生天的机会,可他更明白的是,那机会是眼前这三人给予的,想要再有活命的机会,抱紧这三人的大腿才是重中之重。

        而显然,这并非拍上两句马屁亦或者说上几句好话就能办到的事情。

        他得证明自己的价值。

        “嗯?”果然,他这话一出口,那正在争执的褚青霄三人在同一时间纷纷朝他投来了目光。

        而面对三人的目光,曹顺略显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言道:“诸位有所不知,但凡进入了鬼鸦寨,所有人的身上都会被烙上鸦奴印。”

        “这鸦奴印极为神奇,一旦被烙上此印,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被烙下此印的鸦神将所感应到,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鬼鸦寨的人给抓回来,所以对于鬼鸦寨而言,大抵是并不需要派出太多人手看管那些鸦奴。”

        此言一出,楚昭昭的脸色陡然难看了起来。

        她自然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之前初到苍鹰寨时曾遭遇到的事情,那群也是从鬼鸦寨中逃出的鸦奴,分明已经看到了求生的希望,可就是因为那个鸦奴印的存在,又被生生的抓了回去,而且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敢出手相救。

        如果月见他们的身上也有鸦奴印的存在,即使他们真的救出了月见等人,鬼鸦寨的人也始终能找到他们,除非他们能够赶在鬼鸦寨追上他们前,将人带离太玄山,最好能去到天悬山求得赵念霜的庇护,只是太玄山本就山势绵长,鬼鸦寨所在的西原峰距离沧州至少也需要一天一夜的路程,加上如今还有朝廷大军封锁,此事看起来可谓是困难重重,几乎是寻不到半成成功的希望。

        “鸦奴印?听上去倒是像是外神在信徒体内种下的魔种。”紫玉在这时也皱着眉头接过了话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也没了与二人作对的心思,沉着脸色分析道:“如果他们是想要用魔种召唤外神,那在越是修为强大之人身上种下此物,其功效越是显著。”

        “你们那两位朋友似乎都有三四境开外的修为,想来一定是被鬼鸦寨重点看守的对象,他们稍有异动,怕是魔种的主人都会有所察觉,届时会在第一时间派人前来追捕,我看此事确实是需要从长计议了……”

        这一次,紫玉说得一本正经,却是没了半点再与众人玩笑的心思。

        一旁的曹顺听闻这话,心头隐隐泛起阵阵激动。

        这三人看上去有些本事,但对于鬼鸦寨却不甚了解,而自己方才那翻话,无疑展露出了自己的价值,如果他们还想再寻机会进入鬼鸦寨,带着他这个熟知鬼鸦寨情报的人一同离去,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抱着这样的念头,曹顺压下心头的激动看向三人,正要再说些他道听途说来的关于鬼鸦寨的消息,以彰显自己的价值时。

        那位似乎是三人之首的少年却忽然看向曹顺,感激言道:“多些大哥指点迷津,若非方才所言,我们这什么都不了解的状况去往鬼鸦寨怕是要遭遇不少的麻烦。”

        曹顺一愣,下一刻心头狂喜,暗道这小子倒是上道。

        “都是举手之劳,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却侠肝义胆,为了朋友敢闯此龙潭虎穴,才真是叫在下敬佩,不过鬼鸦寨情势复杂,确实不宜冒进……”

        就在曹顺渐入佳境,几乎就要将带他一同离去的话宣之于口之时。

        那少年却忽然转头看向远处那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山寨,再次言道。

        “我本已觉此行莽撞,心萌退意,好在遇见了大哥,有这如此重要的消息相告……”

        “我方才知此行是天赐良机,优势在我,不可不去!”

        曹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