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杀鸡儆猴

第七十二章 杀鸡儆猴

        太玄山的匪盗盘踞太玄山十余年。

        每次闹出了大动静,沧暮两州的州牧府才会做做样子,派出些人手,在这太玄山外走上一遭,然后就对外宣称剿匪成功。

        但这些日子以来,太玄山中的匪盗们还算老实,并未听说出过什么乱子。

        在这个时候忽然要剿匪,这个消息本身就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哪怕是楚昭昭这般对这些事情不那么敏感的人,也是脸色一变,在这时看向褚青霄。

        可褚青霄却好似并未听见的众人的话一般,他呆呆的站在那处,目光直直的盯着站在那南宫岳身旁的男子。

        男子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皱了皱眉头,看向褚青霄问道:“这位小兄弟,我们认识吗?”

        褚青霄闻言,这才回过神来。

        脑海中,三娘的低吟还在持续,他压下了那股不适感,在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言道:“没有,我只是刚刚在想其他事情。”

        众人闻言皆以为褚青霄是在苦恼于剿匪之事,未作多想,而那位极有可能就是许安民的家伙,也只是疑惑的又看了褚青霄一眼,未在多言。

        蒙瑾倒是明白众人的处境,她故作好奇的问道:“南宫大哥,最近太玄山是出了什么乱子吗?怎么又忽然要兴师动众,进山剿匪呢?”

        南宫岳言道:“太玄山的匪患本就是困扰沧暮二州的心病,州牧大人一直记挂着这事,只是山匪狡诈,始终未有寻到机会。”

        “如今山匪们露出了破绽,州牧大人自然不会放过。”

        这话说得极为冠冕堂皇,任谁都听得出这是在敷衍蒙瑾,蒙瑾还不死心,接着问道:“破绽?什么破绽?”

        “蒙姑娘,这事是军机要事,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南宫岳笑道,旋即又道:“你这些朋友不是天悬山的人,你可以让他们帮你问问。”

        “嗯?”蒙瑾闻言一愣,神情古怪的问道:“这事还和天悬山有关系?”

        “自然。”南宫岳点头:“具体什么情况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大抵也是因为有天悬山那边的派人协助,州牧府才有这个信心剿灭这太玄山中的匪盗。”

        众人闻言皆在这时转头看向紫玉,紫玉却撇了撇嘴言道:“别看着我,我也是才知道,天悬山那么大,总不能每件事都告诉我吧?”

        众人不免有些失望,而南宫岳则言道:“蒙姑娘,你大可放心,破贼之事起码还得等上几日,你们明日一早便通过山脉,不会遇见什么麻烦,这些日子那些山贼估摸着也没时间再做劫道的事情,但可别在山中逗留。”

        说罢这话,南宫岳又看了一眼还在几个甲士的监视下奋笔疾书的蒙子良,他咧嘴一笑言道:“妹夫,这信我帮你递不成咯,你啊,写好了自己给我族妹寄去,可别让她等太久。”

        “她性子好,可她那几位亲哥哥可早就对你不满意了,别到时候他们带着人杀到了银龙城,你怪我没有提醒你!”

        说罢这话,南宫岳朝着众人摆了摆手,旋即便带着大军急匆匆的离去。

        众人都从南宫岳这番话中,隐隐嗅到了些许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只有褚青霄在那时,看着南宫岳身旁随着他一同离去的男子,心头暗暗的说道。

        “三娘姐姐,别着急,还不是时候……”

        “但……不会太久。”

        ……

        听到这样的消息,众人都有些焦急,一番商议后,决定不再此处休息,直接进入太玄山赶往苍鹰寨。

        这夜中穿行太玄山本来是件挺危险的事情。

        众人一开始也是有些警惕,但走了一个多时辰,却并未见到什么山贼的身影,众人这才有些相信南宫岳所言的那番话。

        “你说,会不会是小师叔……不对,师尊那边疏通的关系,让州牧府出兵对付鬼鸦寨。”

        楚昭昭在这时,凑到了褚青霄的身旁,小声的问道。

        褚青霄摇了摇头,言道:“如果真是念霜所为,她应该会提前告诉我,而且如果真是如此,她又何必提前让我将苍鹰寨的人带到灵雀镇呢?”

        “我听那南宫岳的意思,似乎这次剿匪并非简单的针对鬼鸦寨,而是想要将整个太玄山的匪盗一网打尽。”

        说道这处,褚青霄的脸色也有些凝重。

        如果这一次,沧州的大军是铁了心要清剿太玄山中的匪盗,说不定会封锁太玄山通往沧州的通道。

        而居南宫岳所言,似乎要不了多少天,他们就会发动攻势,如此一来之前褚青霄计划的化整为零将苍鹰寨的百姓送往灵雀的计划恐怕也行不通。

        他们没有那么充裕的时间。

        但如果几百人一同行动,目标太大,就算鬼鸦寨真的如南宫岳说的那般无暇顾及,可穿越沧州大军的封锁也是一个问题。

        “总之先赶回苍鹰寨,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做打算!”褚青霄这般言道。

        楚昭昭也明白此刻瞎想下去怕是也没有结果,故而也点了点头,一行人快马加鞭,直奔苍鹰寨所在而去。

        ……

        众人一路疾驰,一路上倒是真的并未遇见半个匪盗,整个太玄山都格外的安静,而这份安静之中,隐隐却透露着古怪。

        当它们赶到苍鹰寨所在的月牙峰时,天色已经放亮。

        远远的褚青霄便见山寨门前,站满了人。

        “今天难不成是要下山劫货的日子?”褚青霄暗暗有些奇怪。

        此刻时间尚早,距离辰时都还差上两刻钟。

        按理来说寨门口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聚集这么多人的。

        更何况上次他和月见夺回了被李观水抢走一千多两银子,苍鹰寨短时间内是不缺银钱的……

        但褚青霄的疑惑,很快便有了答案。

        “起来啊!不是很厉害吗??”

        “不是要当英雄吗?”戏谑的声音从山寨的门口传来。

        ……

        刘汉斗提着大刀,在山寨门前来回踱步。

        他面露冷笑的看着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关子晋。

        周围站满了苍鹰寨的居民,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恐惧,而身后,数十位鬼鸦寨的匪盗正同样面露冷笑的看着这幅场景,其中一位的手里还死死的抓着一位少女。

        是方絮儿!

        而他们的身后,还有一座座囚车,里面密密麻麻的关了二十号人,清一色的全是苍鹰寨中居民。

        此刻的方絮儿满脸泪痕,她不断的挣扎,同时嘴里带着哭腔朝着倒地的关子晋说道:“关叔叔,你别管我……”

        “别起来了,别起来了……”

        关子晋闻言,脸上露出一抹有些难看的笑容。

        他的一只手握住了落在一旁的长刀,将之插入地面,手臂接着力道,就要缓缓站起身子。

        刘汉斗见状,双眸之中露出寒意,他猛地迈步上前,一脚踹出,那刚刚站起半截身子的关子晋嘴里发出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喷出,身子飞出数尺,再次重重的倒地。

        这般场景,让他身后鬼鸦寨的匪盗们愈发的激动,嘴里发出出阵阵尖叫。

        而周围的苍鹰寨百姓却是脸色煞白。

        刘汉斗很满意周围人这般表现,他的嘴角上扬,目光再次落在关子晋的身上。

        “怎么样?还要打吗?”他眯着眼睛看着浑身是血的关子晋,再次问道。

        说罢还不忘看了一眼一旁的方絮儿,言道:“如果不打,兄弟们可就要抓紧时间去享受了。”

        “我们这么多号人,弄完后,还要把这些鸦奴带回鬼鸦寨,时间可匆忙得很!”

        这话出口,那群匪盗也纷纷面露淫笑。

        浑身是血的关子晋抬头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他艰难的伸出手,在匪盗们的嘲笑声中,双手撑着地面,试图再次站起身子。

        他的身子在打颤,嘴里鲜血不断溢出,似乎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努力的站起了身子。

        哪怕摇摇晃晃,哪怕看上去随时都会栽倒。

        但他,得站起来!

        如今的苍鹰寨,只能靠他!

        刘汉斗大抵没有想到眼前这家伙是真的不怕死,他的眉宇间闪过一抹异色。

        “倒是有几分骨气。”

        “可惜骨气却不能当饭吃。”他如此言道,居高临下的语气中充斥轻蔑与嘲弄。

        “你啊,就该学学你们那个叫庞大壮的家伙,昨日被我们打趴之后,就直接昏了过去,少受多少皮肉之苦。”

        “不过是些马上要成为鸦奴的家伙,你何必为他们拼命?”

        关子晋仿佛并未听见他的话一般,他勉强稳住身形,旋即便缓缓提起了刀。

        “只要……我关子晋还活着……”

        “你就别想从苍鹰寨带走半个人!”

        关子晋的声音很小,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对他而言却似乎要用尽浑身的气力一般,说着这话的同时,他的嘴中还不住有鲜血溢出。

        可他的语调却那般坚决。

        如磐石,如精铁。

        “关大哥!你走吧……”

        “求求你了,别再打了……”

        “你会死的!”

        一旁的方絮儿却泣不成声的焦急言道,两颊之上泪水纵横,已然哭成了泪人。

        关子晋闻言侧头看了一眼方絮儿,以及那些囚车中,目光颤动的寨民,脸上再次挤出一道难看的笑容:“老大和老黄不在,庞胖子也不知能不能挺过来……”

        “这苍鹰寨就得我来守着……”

        “要带走你们,得我……先死!”

        “我关子晋已经失去过一次家人,我不许这事,在我身上再发生一遍……”

        这话显然触动了周围寨民,众人的眼眶泛红,终于有人再也扼制不住心头的悲愤。

        “黄统领跟寨主被他们掳走,庞统领也被打伤,现在要是关统领也出了事,日后还有谁保护我们!我们跟他们拼了!”有人如此言道。

        此言一落,周围的寨民顿时群情激奋。

        “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外面容不下我们,这里也要被人毁去!”

        “无非就是死!怎么也好过做鸦奴不是!”周围的寨民如此说着,有人已经提起了诸如锄头镰刀之类的物件。

        这群人有老人,有妇女,也有十三四岁的孩子。

        有跛着脚的瘸子,有只有一只眼睛的瞎子。

        在别的山寨,他们只能当牛做马,甚至被抛弃,被送入鬼鸦寨成为鸦奴。

        只有在这苍鹰寨中,他们觉得自己才会被当做人来对待。

        在这个容不下他们的世界,他们只有彼此。

        而现在,眼前这群人,连这唯一的东西都要毁去。

        他们怎么能再这样看下去!

        场面一时间有些失控。

        刘汉斗这几日已经在许多山寨,鬼鸦寨的名头一亮出来,哪一个山寨不是乖乖把人送到面前,胆敢反抗的,反倒只有眼前这个多是老弱病残的小寨子。

        刘汉斗顿觉恼怒。

        他已经习惯了仗着鬼鸦寨的名头,在太玄山作威作福的日子。

        他觉得众人的反抗,显然是挑衅甚至轻视他!

        而这一切的祸根,则是眼前这个已经只剩下半条命的混蛋。

        他顿觉恼怒。

        他要让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好好看看反抗鬼鸦寨的下场。

        他决定,要杀鸡儆猴!

        “那你,就去死吧!”他低声怒吼道,看向关子晋的眸中杀机迸现。

        此言一落,他的身子猛然跃出,手中的大刀亮起寒芒,直取关子晋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