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回礼

第六十七章 回礼

        雨声很大。

        滴滴答答不断敲打着地面与小院的房顶。

        也敲打着众人心脏。

        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张兴宗倒地的尸体,他就这样死在了他们面前。

        没有任何预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神情平静的擦拭着剑身上的血迹,微微皱起的眉头似乎是在嫌弃那腥臭的血液,弄脏了他的宝剑。

        “混蛋!”蒙子良怒吼一声,哪怕是素来温良的他在这时也扼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怒火,想要上前。

        只是他的脚步方才迈出,褚青霄的手便伸了过来,拉住了他。

        蒙子良见状不解的回头看向褚青霄,只见褚青霄在那时朝着他摇了摇头。

        顾远怀挑眉看着二人,嘴角浮出一抹笑意:“蒙公子,你得多学学这位褚公子,你看他吃了亏就知道长记性。”

        “你!”蒙子良的双目尽赤,但终究也明白这一切不是他可以改变的,在一声戛然而止的怒吼后,他紧握的双拳终究还是缓缓放下,颓然的呆立在了原地。

        顾远怀很满意众人的表现,他收剑归鞘,又最后看了众人一眼,旋即转身,在这时离去。

        雨还在下。

        站在雨中的众人,低着头,任凭暴雨冲刷着他们身子。

        在这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发生的一切,这对于他们而言,是格外具有冲击力的事情。

        它近乎动摇着这群少年少女们对世界的认知。

        “我说,帮他们收拾一下吧。”

        终究是褚青霄打破了这份沉默,他轻声说道,目光看向周围那些孩子们,以及三娘与张兴宗的尸体。

        众人闻言看了看周遭那些尸体,在一阵静默后,终究是点了点头。

        ……

        楚昭昭将三娘的尸体抱到了里屋中风雨无法吹入的地界,她看着女子那仿佛熟睡的脸颊,想着二人的第一次相遇。

        在苍鹰寨午后的林间,她们躺在草地上小憩。

        她跟她讲了很多,关于她过往。

        那家中受奸人陷害的委屈,划破自己脸颊的决绝以及申冤无望时的绝望。

        她明明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可还是见不得人间疾苦,总想着为别人做些什么。

        这样的人,不应该就这么死去的。

        她觉得不公平。

        觉得委屈。

        眼眶突兀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紫玉在这时走了过来,她抱着一个孩子的尸首,将之放到了三娘的一旁,旋即看向楚昭昭。

        她想着似乎应该安慰一下楚昭昭,可这念头方才升起,嘴里却半晌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辞藻,来将自己的念头付诸实践——她终究不太擅长这事。

        她只能默默站在她身边,用自己的方式陪着她。

        楚昭昭更咽了几声,终于是暂时压下了在喉咙间打转的哭腔,抬起头看向四周,众人将尸体都搬到了这处,接下来就只需要通知人过来,将他们好生安葬……

        楚昭昭这样想着,眉头却忽然一皱,目光再次扫过众人旋即问道:“青霄呢?”

        大都还沉寂在悲愤的气氛中的众人闻言一愣,亦纷纷抬头看去,仔细在院中寻找了一圈,皆为寻到褚青霄的踪迹。

        “奇怪,刚刚我还看他就在这里……”有人这般嘀咕道。

        ……

        顾远怀的心情很好。

        本来这一趟从宁州调往沧州的任务,他是有些不满的。

        宁州那个案子他已经跟了小半年,虽然那个伪神极善于伪装,可还是被他抓到了些许马脚,眼看着事情就快要有成果了,可上面一纸调令,就将自己辛辛苦苦大半年的成果交给了旁人。

        要知道抓到一位伪神亦或者域外天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这些家伙大都有着诡异的手段。

        但没想到此番宛城之行却出奇的顺利,那天魔刚刚降生极为虚弱,而最让他们惊喜的是,天魔的宿主更像是被动完成的转生,始终保留着一丝神志,一直试图对抗体内的天魔。

        在最初降生时,那些活下来的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降生的天魔,大抵会在第一时间屠戮掉所有的血亲,以此完成第一次成长,然后再去完成宿主的夙愿,以此将整个仪式圆满。

        但这尊天魔却显然是在屠戮那些孩子时,受到原宿主剧烈的反抗,故而才让他们存活了下来。

        也正是从这一点推测出了这些,顾远怀才在第一次捕捉到天魔将之放离,逼迫他去完成第一步降生仪式。

        他没有料到的时,即使走到了这一步,原宿主依然对屠戮那几个孩子,尤其是他亲生妹妹时表现出了剧烈的抗拒,甚至一度被那个女子说服。

        这让顾远怀不得不出手帮助他。

        虽然这样的结果,并没办法让天魔的转生足够完全,但相对于只不过花去半月不到的时间,便得到一枚近乎完整的星纹级神髓,这样结果依然是足够让人欣喜的。

        这东西无论是留作自己慢慢炼化,还是上缴给监天司,顾远怀与夏景如二人都可以得到足以让她们授意数年的好处。

        抱着这样的念头,二人脚下的步伐轻快,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宛城数里地。

        对于他们而言,待在那到处充斥马粪味的小城,每一刻都是折磨,如今事料自然是没有留下的必要。

        雨还在下,官道上积水很深。

        “破烂的地界,就连雨也这样烦人。”夏景如嘴里嘟啷了一句。

        顾远怀闻言沉声道:“有这枚神髓在,景如你五年时间之内突破六境有望,皆是灵力雄浑如江海,用之遮阳避雨,不都是信手拈来之事?”

        “六境……”听闻这话的夏景如眸中泛起阵阵火热之色。

        修行之路越到后面,越是举步维艰,他们二人都三十有六,在五境盘桓良久,破境遥遥无期,而这枚神髓对于他们而言,却是如灵丹妙药,只要能好生炼化,六境确实指日可待。

        “说起来还得是顾大人神机妙算,不让此行断不会如此轻松。”夏景如在这时言道,语气软糯了几分,看向顾远怀的眉宇间隐隐有秋水流转。

        顾远怀见状,心头一热,当然有些意动,正要说些什么。

        滴答。

        滴答。

        可就在这时一道与漫天雨声落地时脆响相似,却又有着细微不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那差别极为细微,加上这漫天的暴雨,若不是顾远怀修为已至五境,当真还无法将之听得真切。

        他的心头一惊在这时转头看向那声音传来之处,只见密密的雨帘的外,一柄断剑正旋转着,割开一道道雨粒朝着他爆射而来。

        他的眉头一皱,一只手在这时伸出,手臂上灵力涌动,朝着空中一握,那袭来的断剑就在这时,被他稳稳握入了手中。

        铮!

        断剑的剑身轻颤,似乎有些不甘被顾远怀握住的命运,但这样的颤动很快便归于静止。

        顾远怀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雕虫小技。”

        他这般说道,可话音刚落,一柄黑色的长剑便穿过雨幕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着他的面门袭杀而来。

        顾远怀脸上的笑意收敛,他低喝一声:“找死!”

        浑身的灵力爆开,周遭的雨幕也被那股灵力所震,雨粒纷纷爆裂,化作一团水雾。

        水雾中裹挟的力道,让那柄黑色长剑的主人身躯一颤,攻势也明显减缓了许多。

        顾远怀将手中的断剑扔出,那只手穿过雨幕,以肉身稳稳的再次握住了袭来的长剑。

        长剑的主人显然没有料到顾远怀的反应如此迅速,他的手臂发力,想要将长剑抽出,可剑身却被顾远怀死死握住,任凭他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将之抽动半分。

        “才夸过褚公子是个识时务的人,没想到我是高看了你啊。”顾远怀在这时盯着来者,寒声言道。

        褚青霄的面色难看,他怒目的看向眼前的男人,咬牙切齿的骂道:“少在那里大放厥词!如你这般滥杀无辜的恶徒,与猪狗无异!”

        “我褚青霄一身光明磊落,你这样的人高看或者低看,与我何干!?”

        “好一个光明磊落!”褚青霄的话无疑激怒了顾远怀,他冷哼一声,另一只手在这时朝着褚青霄的腹部拍出,巨大的力道轰击而来,

        褚青霄的身子便在这时暴退数丈,最后靠着将长剑插入地面,在地面上拉出数尺长的豁口后,方才堪堪止住暴退的身形。

        可饶是如此,他的脸色也已然变得苍白无比,嘴里更是喷出一口血剑。

        “褚青霄,我看在你天悬山门徒的身份上,已经放过你一次,你不要以为有天悬山撑腰,就可以真的肆无忌惮!”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若再纠缠,我必杀你!”

        顾远怀如此言道,双眼之中寒光涌动。

        而听闻这话的褚青霄却是不语,只是手摁着剑柄,有些艰难的站直了身子。

        “嗯,我感受到了顾大人的宽宏大量。”他很是认真的在这时说道,嘴角却忽然咧开,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

        “所以,作为回礼……”

        “待会杀死二位时,我保证会尽可能的,让二位死得足够痛快!”

        他这样说着,另一只手缓缓举起,一枚米粒大小金色事物这被他握于掌心。

        “嗯?”看清此处的顾远怀与夏景如皆是脸色一变,顾远怀更是在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见那里的衣衫不知在何时碎裂。

        他心头一颤,顿时反应了过来,方才褚青霄的佯攻,并非要真的伤到他,而是接着这个机会,取走了他放在怀中的神髓。

        他机关算尽所为的便是此物,此刻被褚青霄夺走,他终于再也无法维持表面上的云淡风轻。

        他的双眸充血,脸上更是又青筋暴起,在那时看向褚青霄,咬牙切齿的怒目言道:“褚青霄!你知道你这是在找死吗?”

        褚青霄却丝毫不在意他言语中的威胁只是将那神髓高高举起,挑衅似的朝着顾远怀晃了晃。

        “想要?”

        “那就凭本事来取吧。”

        他这样说罢,微微一笑。

        拿着神髓的手朝着嘴中一递,只听咕噜一声,那神髓就这样被他吞入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