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大雨滂沱

第六十五章 大雨滂沱

        夜色正浓。

        天下起了雨。

        百叶街的小院有些漏雨。

        蹲坐在灶台前的三娘撑着伞挡住从房顶滴落的雨水,小心的照看着炉火。

        雨又大了几分,窗外夜风急促,吹得老旧的房门一开一合,哐当作响。

        雨水也被忽起夜风搅动,灌入了狭窄的房门中。

        三娘被忽然灌入的风雨打了个措不及防,身子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浑身也被打得湿透。

        但她来不及去顾及自己,赶忙起身,想要合上那房门——在这疾风骤雨的摧残下,炉灶中的火焰有了几分熄灭的趋势。

        屋中又漏雨,堆积在一旁的柴火早就被打湿,这炉火要是熄了,想要再起一炉可就不容易了。

        几个孩子的风寒又重了些,今天夜里又有暴雨,加上小院的几处房屋都有些破洞,这一晚注定难熬。

        她想着给孩子们熬上些姜汤,驱驱寒气。

        只是屋外的风雨实在是太大了些,她费尽气力半晌,每每将房门合上,还未来得及扣上门栓,急风就又把房门吹开。

        她忙得满头是汗,遮着脸上狰狞伤疤的面纱也在这时被大风刮走,不知所踪。

        她却来不及去顾忌,回头发现放在灶台前油纸伞被风吹走,从屋顶破洞中灌下的雨水,正不断落在灶台,顺着缝隙滴入炉火。

        她心头一急,又想着回去挡住雨水,抵着房门的身子一松,屋外的风猛地灌入,她的脚下打滑,眼看着就要跌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直湿漉漉的手忽然从屋外伸了进来,拉住了就要跌倒了三娘。

        三娘一愣,看向那人。

        却是张家旁系张兴宗。

        他走入屋中,关好房门,又脱去身上的蓑衣,这才朝着三娘露出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事情比想象中要麻烦,所以回来晚了些。”

        他这样说着又赶忙去到灶台那边,将雨伞撑起,挡住了上面的滴落的雨水。

        三娘摇了摇头,也走上前去,把灶台上的水渍擦去,旋即又取来瓷碗,将已经差不多熬好的姜汤,一碗一碗的从砂锅中盛出。

        “这几天辛苦姑娘了,若不是帮着我照料,我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张兴宗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女子,由衷的感谢道。

        近来族中的侥幸活下来的那么十几号人,为了这张家的遗产,吵得是不可开交,张兴宗倒是无心那些钱财,只想为这些孩子寻个出路。

        今日族中又要商议此事,张兴宗脱不开身,只有摆脱三娘来帮忙,本来说的是酉时就可以回来,可族中的众人对遗产分配方案始终得不出一个满意的结果,故而一直争执到现在。

        “都是些几岁大的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爹娘,看着可怜得紧,我也只是尽上些绵薄之力,张先生不必客气。”三娘笑着说道,将姜汤也已经盛好,有取来食盒将之一个接着一个的放了进去。

        “姑娘心善啊。”张兴宗闻言由衷的感叹道。

        张家刚出事那会,宛城大街小巷都在传着张家做了太多恶事,被鬼神盯上的谣言,张兴宗无论开出多高的价钱都没人愿意来照料这些孩子,只有三娘一人听闻这事后主动前来,还分文不取。

        平心而论,张兴宗自问自己,大抵也没办法做到三娘这般。

        “没什么心善不心善的,只是自己遇见过难事,知道这里面的艰难,所以见别人如此,就忍不住想要帮上一把。”三娘一边清点着姜汤,嘴里一边笑着说道。

        三娘说着,盖上了食盒,转头看向张兴宗,又言道:“走吧,把这姜汤给孩子们喝了。”

        张兴宗闻言却在这时伸出手拦住了正要离开的三娘,三娘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张兴宗。

        却见张兴宗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手帕,递了过来。

        三娘一愣,下一刻,她反应了过来,赶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才发现那遮挡容貌的面纱在方才的狂风骤雨中被吹得不知所踪。

        她有些慌乱,赶忙接过那手帕,带在了脸上。

        张兴宗看着她这幅模样,有心想问一问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给他咽了回去。

        三娘的眉眼,楚楚动人,如含秋水。那层面纱未有取下之下,张兴宗曾一度以为,那面纱之下会是一张美艳倾城的脸蛋。

        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那美艳倾城脸蛋上多了两道贯穿整个脸颊的伤疤。

        这样的脸蛋,配上这样的伤疤,用心想想便大抵能猜到几分。

        不见得一定对,但却能感觉到真真切切的痛。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没有能力替旁人遮风挡雨,所能尽的最大的温柔,就是不去触碰旁人不愿提及的伤疤。

        ……

        雨还是很大。

        或者说越来越大。

        二人撑着雨伞穿过了暴雨滂沱的小院,来到了正屋前。

        推开房门,屋中十来个孩子睡在打好的地铺上,有几个年纪小不懂事的孩子,还在嬉闹,而年纪大一点的则呆坐在一旁,听闻开门声甚至被吓了跳,脸上还有未有散去的惊恐。

        张家的大院,因为案件尚未侦破的关系被县令府暂时接管,张兴宗去问过几次,回复大都模棱两可,县令那边短时间内似乎没有归还的意思。

        几位族人又忙着争执遗产归属,张家许多产业如今都闲置着,但在没有划清归属之前,谁也不愿意让人占用。张兴宗也是费了好些力气才招来这么个院子,只是闲置太久,还没来得及修缮,整个小院也只有正屋与一旁的一座厢房尚且完好。

        那处被留给两个幸存下来,却精神大受打击,几乎无法自理的妇人,孩子们就只能挤在这处。

        “来喝些姜汤,喝了睡觉,就不会觉得冷了。”三娘看着孩子们这幅模样,有些心疼,但还是打起精神,温柔的说道。

        说着就蹲下身子,将食盒中的姜汤取出,分给孩子们。

        “娘!”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三娘低下头,只见一位五岁的女孩真伸手拉住她的衣角,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月月。”三娘的脸上露出笑容,从食盒中拿出姜汤蹲了下来,伸手用勺子舀起,喂到嘴边。

        姜汤其实并不好喝,味道有些辛辣,但名叫月月的女孩,还是皱着眉头,一口喝了下去。

        “娘,月月乖乖把它喝完,今晚你留下来好不好,月月一个人怕。”她拉着三娘的手,带着几分哀求似的言道。

        女孩叫张月。

        是张厚仁的亲生女儿,也是张泉亲妹妹。

        大抵是受了惊吓,不知为何自从见了三娘就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母亲。

        她这样说着眼眶有些泛红,乌溜溜的眼珠中,晶莹的事物弥漫。

        “月月,三娘姐姐晚上有事,你不要缠着她,晚上有哥哥姐姐陪你……”一旁的张兴宗试图帮着三娘解围。

        毕竟这些日子他已经多有劳烦,着实不好再拖累对方。

        可五岁的孩子哪里懂这些,听闻这话“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泪珠顺着两颊不断滴落,脸颊也涨得通红。

        “我不要娘走,我不要娘走。”

        “我会乖乖听话的,娘让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娘你留下来好不好……”孩子的声音稚嫩,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努力挽留着三娘。

        三娘的眼眶一时间也有些泛红,她伸手摸了摸张月的脑袋,低声道:“好好好,你乖乖听话,我今晚上留下来陪你们。”

        周围的孩子闻言也顿时开心起来,纷纷抱着那那以下咽的姜汤,皱着眉头咕噜咕噜的几口喝了下去。

        ……

        “又麻烦了姑娘了。”

        张兴宗看着这幅场景有些无奈,又带着几分歉意言道。

        三娘摇了摇头,道:“雨这么大,我回去也不方便,就当避雨了。”

        张兴宗当然知道这是对方在宽慰自己,他又言道:“过些日子就好了,我家妻子昨日已经答应把这些孩子接回去了。”

        “她这个人啊,心地其实很好,就是对当年主家对我们做的一些心存芥蒂,那日来看过孩子们,心肠也就软了下来……”

        “不过我们那小院,太拥挤了些,这些日子她正在城中寻找合适的院子,这些年我们攒下一些钱,足够买个大一些的。她说啊,孩子们受了惊吓,到了新家的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才能洗旧迎新。”

        三娘闻言,脸上也露出喜色,毕竟她不可能一直呆在宛城,事实上若不是张泉之事,她现在已经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苍鹰寨。听闻孩子们有了归属,她的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不少。

        “张先生和张夫人都是心善之人,孩子们能跟着你我很放心,昭昭那边我帮着说过了,到时候,张先生要变卖的产业,楚家那边会开出高价的。”三娘又言道。

        除了那几个妇人外,张兴宗是活着的几位旁系中,与主家关系最近,按理来说,他是可以分到足够多家产,但为了能让这些孩子跟着自己,张兴宗让出了诸多遗产份额,只要了几座小院以及一座位于闹市旁的药铺。

        前者他可以变卖一部分作为孩子们抚养的费用,剩下一部分就留着,等孩子们长大了,一人分到一处,在之前也可租赁出去,作为日常开销的用度,至于药铺倒是有些私心,想要日后将自己店铺搬到那处,生意好上一些,也就可以多赚些钱,可以给孩子们更好的生活。

        “谢过三娘姑娘,你着实帮了我们很多。”张兴宗由衷谢道。

        三娘却赶忙道:“这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要谢还是得谢昭昭与褚公子他们心善,听闻这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都是好人,都是好人。”张兴宗低声感叹道。

        张家与楚家在宛城斗了大半辈子,楚家得势后是有所欺凌,但在褚青霄的帮助下,很快便收敛了下来,张家出事后,也是褚青霄帮着让楚家不可借势欺人,各种产业也都等着张家事情处理妥当后,再来商议变卖价格。

        不能说楚家对张家多好,但至少,是公道的。

        能在张家如此窘迫时,维系这份公道,在这世道下,已是难得。

        他这样感叹着。

        “算不上是好人。”三娘笑了笑,抬头看了看窗外的雨,喃喃道。

        “只是曾经淋过雨,淋雨时想着要是那时候若是能有人替我撑把伞,大抵再大的雨,都能走出去。”

        “可惜终究没等到。”

        “不过现在见人淋雨,还是心中不忍,没有为这些孩子一直撑伞的本事,就陪着走上一段算一段罢了。”

        张兴宗闻言心头感慨,正要说些什么。

        哐当!

        正屋的房门却忽然被屋外骤起狂风所吹开,风雨灌入,屋中的烛火摇曳,一阵明暗不定。

        屋里的孩子被这场面吓了一跳,顿时发出一阵尖叫,有些年幼的甚至一下就哭了出来。

        三娘见状赶忙抱住孩子们,小声安慰着。

        “别怕,别怕,叔叔这就去把门修好!”张兴宗也赶忙言道,提起一旁三娘带来的油纸伞,快步走到了房门前,一手抓着木门,一手用伞挡着屋外涌入的风雨,想要将房门合上。

        但风大得吓人,张兴宗使出了浑身气力,也将之无法拉起,反倒是自己的身子被吹得有些站立不稳。

        他有些心急,用伞抵着风雨,走出门外,想要换个位置发力,把房门合上。

        可刚刚走出,却见不远处的雨帘下,站着一道身影,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你是?”他诧异的看向对方,正要说些什么。

        轰!

        穹顶之上忽然一道惊雷划过。

        天地在一瞬间被照得恍若白昼,而借着那一刹那的光明,张兴宗也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咚。

        他的脸色骤然煞白,伴随着一声轻响。

        那把三娘带来的油纸伞,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