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醒来

第六十三章 醒来

        “胡说!”

        “本姑娘修为高深,怎么可能着了魔物的道?”

        次日,午晌。

        紫玉在饭桌前,一只手猛拍桌板,满脸怒色的言道。

        昨日虽然被张泉逃脱,但好在褚青霄反应及时,楚昭昭与紫玉只是休息了一晚便没了大碍。

        但当听闻自己昨日是那个拖了后腿之人后,紫玉显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这时大声言道。

        “紫玉姑娘不必如此。”

        “那些天魔狡诈,你不过是不小心中计而已,你放心,待到我这剑道大成,到时候我一招一剑荡平六合八荒,定然杀得那天魔丢盔弃甲,为你出这口恶气!”一旁的蒙子良在这时出言说道,脸上是一脸的豪气干云。

        紫玉白了他一眼,却是懒得理会。

        楚昭昭却只是担忧的看向褚青霄,上下打量着对方。

        褚青霄知她心思道:“无碍,昨日幸好有两位大人在,我并未受到什么伤势,只是因我原因,让那张泉逃脱,着实羞愧。”

        说罢这话,褚青霄看向坐在不远处,与众人并未同桌的夏景如与顾远怀二人。

        二人似乎也听到了褚青霄之言,侧头看了一眼,旋即便又低下头不急不缓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

        楚昭昭也听闻了那事,她的眉头微微一皱,看向褚青霄的目光有些异样。

        旁人不知道,可她是清楚。

        这家伙在永夜界中,连烛阴那般强大的古神都敢硬撼,怎么会别区区域外天魔吓住?

        她暗觉其中有什么不妥,想要发问,却见褚青霄一脸羞愧之色,她心头一动,终究是把那困惑咽了回去。

        而就在这时,一旁的三娘放下了碗筷,她朝着众人行了一礼:“诸位慢用。”

        说罢这话,她便转身回到了屋中,好一会之后,众人又见她带着一个包裹从屋中走出。

        “三娘姐姐又要去百叶街?”楚昭昭看向她问道。

        “嗯。”三娘停下脚步,点了点头,说着伸手摸了摸包裹言道:“给几个孩子带了几件衣物。”

        褚青霄倒也知道三娘这些日子一直在照顾张家那几个孩子的事情,只是其中就里却没有多问,此刻听闻这话,不免有些奇怪,他起身问道:“张家虽然如今遭逢劫难,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买点衣服的钱还是不缺的吧?怎么这些事也要三娘姐姐操心?”

        三娘闻言也停下了脚步,叹了一口气道:“张家活下来的孩子,有十余位,大都是张家嫡系,而几个妇人反倒是些旁系,唯有两位女子倒是其中几个孩子的母亲,但受了惊吓,神志不清,比孩子们还需要照顾。”

        “但旁系的几位妇人与当时并不在主家而侥幸活下来的十来位张家族人,近日却忙着争夺张家遗留的财产,他们啊,比任何人都盼着那些孩子出事……”

        众人听闻这话,也大都听出了味道。

        这些孩子是嫡系之后,依照大虞的律法自然应该是张家财产的直系继承人,可毕竟年幼,旁系的族人自然巴不得他们出点什么意外,这样他们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瓜分主家遗留的财产。

        世态炎凉,便是如此。

        “不过这几日那两位主家的妇人倒是精神有所好转,我闲着也是闲着,多去看看,能帮上一点是一点。”三娘这样说着,叹了口气,便与众人告辞,独自离去。

        ……

        “你们这位朋友倒是菩萨心肠。”三娘走后,紫玉不由得打趣道。“不过我看生得眉目清秀,为什么总是带着个面纱?不会真是菩萨转世吧?”

        楚昭昭有些不悦的看了调侃三娘的紫玉一眼:“三娘姐姐以前家中也遭受过变故,家中的亲友都死于非命,故而对张家遭遇感同身受,想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再怎么样,也比某些说是留下来保护我们,可事到临头还要青霄保护的人强吧!”

        “说了多少次,本姑娘是不小心着了道,你让那魔物敢再来一次试试,你看本姑娘能不能打断他的腿!”紫玉被戳中痛处,顿时反唇相讥。

        “再来一次?再来听你半夜把被子当做师尊,一边揉着,一边叫她的名字?”楚昭昭冷眸言道。

        “嗯?”听闻这话的紫玉先是一愣,旋即少见的脸色陡然涨红:“你偷看本姑娘睡觉?”

        “大姐,我们本来就睡在一起!”楚昭昭没好气的言道。

        “大姐?本姑娘才十七!”紫玉愈发的气恼。

        眼看着双方的火气越来越盛,周围的众人也不敢插嘴。

        “咳咳,我对剑道的感悟最近又有新的理解,需要趁热打铁,再好好领悟一番!”蒙子良很是识趣的站起身子,说罢这话,便赶忙快步离开此地。

        蒙瑾也打了哈哈,借口要监督自己弟弟学剑同样快步离去。

        褚青霄自然也不敢久留,一脸忧虑说着自己要调养伤势,转头便钻入了新收拾出来的厢房。

        而在进入厢房合上房门的刹那,褚青霄面色一变,转过身子,透过门缝看向屋外。

        他的目光越过正在斗嘴的紫玉与楚昭昭二人,看向坐在一旁,依然慢条斯理的吃着午餐的夏景如与顾远怀。

        他仔细的回想着昨日发生的一切,他很确定在张泉要逃脱那一瞬间,夏景如与顾远怀二人周身的杀气都骤然收敛,他们选择放走了被天魔附体的张泉。

        但褚青霄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夏景如与顾远怀是监天司的人,他们的职责就是对付那些域外天魔,为何会在眼看着就要得手时,选择放走张泉呢?

        他们也没有对褚青霄等人不利的意思,毕竟如果真的想要害他们,昨日他们完全可以不出手,以褚青霄的修为,正面对抗根本就不是张泉的对手。

        这其中有诸多逻辑矛盾之处,也正因如此褚青霄才想不明白。

        此刻他躲在房门之后,暗暗观察着二人,试图看出些许蛛丝马迹。

        但二人却只是不急不缓的吃过午饭,然后便在院子两侧盘膝坐下,闭目养神。

        这几日,二人皆是如此。

        用他们的话说,他们可以由此保持最佳的状态,同时将神识覆盖整个小院,当张泉到来,他们可以在第一时间给予对方重创。

        从这般反应来看,他们与之前几日似乎并无什么区别。

        难道说,是自己多想了?

        褚青霄不免在心底暗暗嘀咕道。

        但脑海中却始终有个声音在提醒他,这一切并不简单……

        ……

        接下来的几日,一切风平浪静。

        张泉似乎受到惊吓,这几日都未有再出手,城中各处也并没有传来任何张泉活动踪迹的消息。

        这天,吃过午饭。

        褚青霄如往常一般,回到屋中用《青雀养气诀》的法门吞纳灵气。

        三境之后的修行会变得极为缓慢,每一境的跨出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当然带来的提升也是前三境难以比拟的。

        有着《青雀养气诀》这般法门的加持,褚青霄这近二十天的时间里可谓勤练不辍,但也只是在灵府中铺就了浅浅一层的灵气——在数日前他便发现,自从进入三境后,他体内的烛阴神血已经不再吞纳他体内的血气之力,反倒会摄取他灵府中的灵气。

        这也是让褚青霄修行速度下降的主要原因。

        但好处是,与之前吞噬血气之力不同,之前烛阴神血吞噬血气之力,是毫无规律的,时不时就会发作。

        不管褚青霄体内到底有多少血气之力,身体又处于怎样的状况,那烛阴只要启动,就会不顾褚青霄身体状况的吞噬它所需的血气之力,以至于褚青霄要靠着赤血虫让自己体内的气血之力足够充盈。

        就连与敌对战之时,都得小心翼翼,唯恐烛阴神血忽然发作。

        而进入三境后,烛阴神血就好似与褚青霄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每次褚青霄进入修行状态,他就会苏醒过来,不多不少,每次分走褚青霄吞纳来得灵气中的五成。

        这当然严重拖慢了褚青霄修行的速度,但在褚青霄看来总好过之前被吞噬血气之力那般提心吊胆的日子。

        更何况这烛阴神血,连赵念霜也没有办法解决,他也只能选择适应它的存在,至少目前看来,这东西虽然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也确实救过自己的性命。

        抱着这样的念头,褚青霄不再去多想,如往常一般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开始不断动用法门吞噬周遭天地间的灵气,将之纳入自己的灵府之中。

        这样的事情,他已然轻车熟路。

        而在他运转法门的同时,位于他魂柱之上的烛阴神血,也发出阵阵灰暗的气息,将涌入灵府中的灵力收割半数。

        褚青霄虽然对此早有预料,但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吞纳来的灵力被对方这般取走,心底还是不免嘀咕一句:十二年前大虞的苛捐杂税也没有你来得离谱。

        这样想着,他内视的目光又落在了不远处那可有巨恶之相的青铜柱上,忽然发现青铜柱上的巨恶之相似乎清晰也灵动了几分。

        “难道说,神血吸收的灵力懂涌来滋养他了?”

        褚青霄心底暗暗揣测道,之前他也尝试过于青铜柱上的巨恶沟通,倒是能得到一些回应,可或许是因为对方过于虚弱的原因那样的回应显得意味不明。

        此番见巨恶神像灵动,他倒是有心再尝试尝试。

        故而他心头念头一动,将神识沉入青铜柱中。

        轰!

        而就在这一刹那,他的身子一颤,脑海中传来一阵轰响。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那时与他的灵魂连接了一般。

        还不待他回过神来,巨恶沉闷的声音便在褚青霄的脑海中响起。

        “我神,你的身上为何会有外神的气息?”

        “我沉睡这段时间,有宵小试图僭越我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