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以死谢罪

第五十一章 以死谢罪

        楚昭昭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跪拜在地上的楚严君。

        在一个时辰前,这个家伙还是一副贴心兄长的模样,嘴里口口声声的说着无论楚昭昭做什么决定,他都会全力支持。

        一路上更是体贴入微,给褚青霄耐心的介绍着家中来客,在他们遇见那以应付的来客时,亦是挺身而出,为他们解围。

        楚昭昭对此多少有些感动,故而在说出真相前也有那么些犹豫。

        可就这犹豫的档口。

        贴心的兄长转瞬倒戈,将所有的责任在一瞬间推到了她的身上。

        楚昭昭的脸色发白,早已没了辩驳的勇气。

        而一旁的褚青霄听闻这话,却是怒目看向楚严君,眸中杀机顿起。

        他厉声言道:“你!”

        “看样子事情到了这一步,昭昭师妹还准备沉默下去吗?”而这时一旁的张泉却忽然出言打断了褚青霄就要出口的话。

        “你的佩剑到底是何物?观剑养意诀又如何被破,你难道不打算给我们在场众人一个交代吗?”

        “是啊,楚昭昭到底怎么回事?”有族人在这时起身大声问道。

        “灵剑到底有还是没有?”

        “族中十余年供养,你就打算继续这么沉默下去吗?”

        一道道质问声在这时传来,一位位族人起身怒目看向楚昭昭。

        在这样的群青激发下,已经有人在这时跃跃欲试,一大群人在这时冲上前来,看样子是准备夺取楚昭昭手中的佩剑。

        楚昭昭的头终于抬起,她看向周遭的众人,看着他们眉目间的怒火,听着那一句句咒骂。

        就好像,她与他们并非血浓于水的亲友,而是杀妻夺子的仇寇一般。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今日他们的友善只是因为那把灵剑。

        灵剑若在,众人自是攀附。

        若没了灵剑,她就是那个万劫不复的罪人。

        就好像是她,将宗族一路拖行到了今天这般地步一般。

        没人在意她这十几年过得如何,也没人会关心她一句,为什么会将观剑养意诀动用……

        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又觉得有些心灰意懒。

        “你们谁敢上前抢一个试试!”褚青霄面色阴冷的盯着眼前的众人,手中临渊剑横于身前,眉宇间已然杀机涌动,修罗界随时准备张开。

        可话同样还未说完,楚昭昭却站起了身子。

        她先是冷眸瞟了一眼那位跪在地上的楚严君,似乎感受到了楚昭昭眉宇间的怒火,楚严君有些羞愧低下头。

        但只是一眼,她便收回了目光,然后沉默不语的将自己的佩剑取出,然后当着众人的面,缓缓将之拔出剑鞘。

        于是,一把锈迹斑斑,看上去随时都会断裂的破剑就这样浮现在了诸人眼帘。

        “这还能是天悬山的灵剑?”当下就有人大声质疑道。

        “看样子张公子说得没错,这楚昭昭根本就没有取得瑶光剑池的剑!”

        “这还用说,张公子可是甘泉峰的内门弟子,门中有谁取得灵剑传承,他岂会不清楚。”

        众人质疑声在这时响彻不觉。

        坐在主座上的楚庄也面色难看:“昭昭,这是何物?”

        “回禀大爷爷,此物就是昭昭修行十二年观剑养意诀,剑意凝聚之剑。”楚昭昭低声言道。

        “也确如诸位所见,此物就是一把寻常锈剑。”

        楚昭昭甚是坦然的言道,这话一出口,主座上的楚庄脸色煞白,正屋中的众人也顿时哗然。

        “哼!”一旁的楚天阙也拍案而起,满目怒色的言道:“我楚家的人今日算是给你丢光了!”

        “楚昭昭,你如何对得起家族十多年来的精心栽培!?”

        楚昭昭回眸看了一眼一脸义愤填膺的楚天阙,当下便朝着楚庄跪了下来。

        “昭昭有负族中重托,愿受责罚。”

        楚庄面色阴沉,盯着跪在台下的少女沉默不语。

        “愿受责罚?说得轻松。”而一旁的楚天阙却眯起了眼睛,阴恻恻的言道。

        “这些年族中为了供养你,花去的银钱恐有近万之数,你倒好,区区一句愿受责罚就想一笔带过。”

        “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那四叔觉得要如何?”楚昭昭低声问道。

        楚天阙面露冷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既然辜负了宗族期望,那自然要将这些年宗族花在你身上钱还回来……”

        说罢这话,他又是一顿,旋即道:“当然,如若你没有这本事,又诚心认错,那就该以死谢罪!”

        “不然如何对得起,宗族栽培!?”

        这话一出,场上众人皆是一愣,但下一刻,怒火中烧众人也顿时附和起来。

        “以死谢罪!”

        “浪费我族中万两白银,却换回这样一把破剑,简直死不足惜!”

        众人一言一语,响彻不绝,俨然是要逼死楚昭昭的架势。

        楚昭昭脸色煞白,身子也有些颤抖。

        却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族人要这样待她……

        “够了!”楚庄在这时爆喝一声,朗声言道。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静默下来,纷纷看向老人。

        楚庄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楚昭昭,脸上的神色却忽然柔软了下来:“这些年,昭昭在天悬山日夜苦修,没有功劳亦有苦劳。”

        “你们身为同族,何曾有人关心过她?”

        “再看看你们,抱着豪门大族身份,在族中享乐,尸位素餐之人数不胜数!”

        “又有几人为族中做出过半点有用之事!”

        “无功之人,安敢逼迫为家族中兴而拼搏之人!”

        “今日之事怪不到她头上,要怪就怪老朽!”

        本来已经有些心灰意冷的楚昭昭大抵未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自家大爷爷会站出来维护自己,她一时间有些动容。

        “楚家主,你还没有弄明白状况吧?”可就在这时,张泉却再次言道。

        “楚昭昭跟你们家中有什么瓜葛我管不了,但她的行径有辱我天悬山门风,单是这一件事,就足以拿她问罪。”

        “但今日之事多有蹊跷,她楚昭昭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如何有胆子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

        “楚老作为楚家家主,不思教育后人,反倒处处为之辩护,莫不是这件事还有楚家主在其中出谋划策?”

        “你们楚家敢如此辱没天悬山,我定会向师门禀报其中就里……”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哗然。

        楚家的族人更是脸色发白,他们很明白,对于天悬山而言,楚家不过蝼蚁,若是真的将这事与楚家故意用天悬山的名声行事联系起来,天悬山但有些许不满,对于楚家而言,那可就是灭顶之灾。

        “此事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都是不知情啊,张公子!”当下便有人声泪俱下的求饶道。

        张泉对于众人的哭喊,却是聪耳不闻,只是在沉默数息后,看向一旁早已挺直脊梁的楚天阙道。

        “楚老处处维护,说是没有关系,我信,天悬山的长辈们可不见得能信。”

        “楚家家主如此昏庸,岂能成事,我看啊……楚家的日子也快走到头了。”

        “不过如果不是楚天阙叔叔与我言说此事,我也被蒙在鼓里,想来楚家也不全是昏庸之辈,至少还有楚叔叔这般明事理,知大义的人,如果师门知道这些,或许会网开一面,但就怕到时候宗门盛怒之下,将诸位与楚家主以及楚昭昭当做一丘之貉……”

        话至于此,其威逼利诱之意,已然极为露骨。

        楚昭昭也明白了过来,楚天阙联合外人,从开始的目的就是自家的大爷爷。

        她看着被这番话说得脸色煞白老人,想着他这些年来为了家中含辛茹苦,到最后却还要因为自己被牵连到不仅家主之位不保,甚至有可能有性命之忧的地步。

        她的心头顿觉羞愧万分。

        “此事,皆由我而起,与爷爷无关!”

        “四叔要人偿命,昭昭这条命给你便是!”

        楚昭昭这般说道,竟是在这时提起了佩剑,就要抹向自己的颈项!

        ……

        于此同时,楚府门外,两道身影正缓步走来。

        一位是身着紫衣十五六岁的少女,她背负长剑,扎着马尾,模样可人,但此刻正眉头微皱的看向身旁的女子。

        女子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一二,面容娇美,配上一身白衣出尘宛若仙子,路上行人路过皆不免被女子容貌吸引,多看上几眼。

        “师叔,就这点事,还值得你亲自跑上一趟?”少女如此问道。

        白衣女子闻言看了她一眼:“有些事,放不下,成了槛,不越过去,就只能停步不前。”

        少女听得似懂非懂,歪着头想了一会,又才道:“说得好复杂,早知道师叔如此在意,这事就该我亲自跑一趟,让一个外门去做,确实有些不妥。”

        说到这里,少女有些恼怒的跺了跺脚:“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把陆三刀那家伙的脚给砍下来!”

        “分明是让他做的事,他却因为两壶好久扔给了外门弟子!”

        “那外门弟子去了三个月都没有回信,若不是三日前收到消息,我都以为她死在了外面!”

        “哼!既然已经回来,也不知道先去山门复命,反倒跑到了自己家中,不把师叔的事放在心上,当真该死!”

        白衣女子看着气冲冲的少女,摇了摇头:“她从暮州归来,家在宛城,归家看看也是情理之中,是我心急,如何能怪她呢?”

        女子说罢,忽然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一旁的府门,府门之中张灯结彩,似乎有什么喜事操办。

        “是这家吗?”女子问道。

        少女走上前去看了看:“嗯,应该是这家,那弟子叫楚昭昭,据说就是宛城楚府的后辈,师叔稍等,我这就前去叫她出来见你。”

        少女说着,便走到了门前,伸手敲了几下房门,却并无回应。

        她的眉头一皱嘴里嘀咕道:“山野村夫真是无礼,半晌也不知道回应,这门是摆设不成。”

        说着有些气恼的少女敲门的手上力道不觉大了几分。

        大抵是因为如此,并未关实的府门就这样被她不经意间推开,她眨了眨眼睛,在这时探出头看向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