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客随主便

第四十七章 客随主便

        “前面就是宛城了!”

        三日之后,楚昭昭伸手兴奋的指着前方的城郭,朝着身旁的人大声言道。

        算起来她已经有一年多的光景未有归家了。

        天悬山对内门弟子的挑选严格,几乎鲜有将招收大过二十岁的弟子成为内门的先例。

        留给已经十八岁的楚昭昭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故而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大多数时候都埋头苦练,没有时间回家中看看,哪怕实际上天悬山与宛城相隔也不过八百里的距离。

        “倒还是热闹。”

        一行人快步走入城中,城里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两侧商贩贩卖的货物也是琳琅满目。

        在苍鹰寨待得久了,这般热闹的场面倒是让褚青霄觉得有些稀奇。

        “那是自然,放眼整个沧州,除开被天悬山管理的疆域,宛城其繁华程度能排上前十,可不是寻常什么地方都能比拟的。”楚昭昭倒是有些得意的言道。

        说罢这话,她侧头看向身旁的三娘。

        这三日,众人所行之路大都是平坦的官路,省去了路上的颠簸,三娘身体的不适也好了不少,此刻正与众人并肩同行。

        三娘在苍鹰寨已经待了数年时间,这般繁华之景,她亦是数年未见。

        大抵是身为女子的天性使然,她的目光不时便落在了周遭商铺之上,对于其中各色琳琅满目的商品甚是好奇。

        “三娘姐姐,我知道前面有一家店铺,卖的饰品又便宜又好看,我带你去看看!”楚昭昭在这时言道。

        三娘闻言面露意动之色,但嘴里却言道:“要不还是先去你家中把正事办了,不要耽搁……”

        “哎呀!不急这一会,走!”楚昭昭却笑着言道,拖着三娘便快步走向前方的人群。

        褚青霄前者马车跟在身后,倒也并不急着追上,只是盯着少女欢快的脚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些许。

        “哎,褚兄。”就在这时,一旁的蒙子良却凑了上来,神秘兮兮的言道:“方才我看那路边有几处贩卖刀剑的武器铺。”

        “褚兄是剑道高手,能不能替我参谋参谋,寻一把绝世好剑。”

        褚青霄闻言正要说些什么,可一旁的蒙瑾却朝着蒙子良递来一道凶戾的目光,蒙公子顿时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低着头闷不做声。

        褚青霄暗觉好笑,也只能宽慰道:“此事也不急在一时,我们还会在宛城待一段时间,待得了空闲,咱们随时可以来闲逛。”

        这话出口,也才让蒙公子脸上的失落之色稍缓。

        而这时,褚青霄也跟上了走在前面的楚昭昭,却见方才兴致匆匆离去的楚昭昭与三娘正站在街头的一处店铺前,却并未走入其中。

        “不是说要逛逛吗?怎么不进去?”褚青霄走上前去,有些奇怪的问道。

        他这样说着目光一转看向那店铺,只见招牌上写着:“云来客栈”四个大字,却是并非楚昭昭口中的首饰铺。

        “奇怪,我明明记得就是这里啊?”楚昭昭有些疑惑的嘀咕道。

        她赶忙在这时伸手拉住一位路人问道:“请问一下,这里以前那家六月斋如今现在何处?”

        那行人闻言古怪的看了一眼楚昭昭:“那首饰铺三年前就关门了,老两口被儿子接去沧澜城享福去了,这都多少年了。”

        “姑娘时外乡人吧,这都不知道?”

        听闻这话的楚昭昭一愣,旋即也反应了过来。

        她虽说是宛城人,可自从去到天悬山修行以来,一年到头也就每逢年关能回家待上几日,然后又得匆匆回到天悬山。算起来,自六岁去过天悬山后的十二年里,她在宛城待过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两个月。

        城中诸多变化,她所知甚少。

        想到这里,女孩的眸中有那么一瞬的失落。

        十二年的天悬山修行,其中辛苦自是不必多言,而家中亦是物是人非,曾经喜爱的店铺早已闭门谢客,曾经的玩伴也早已生疏如路人,宛城说是她的家,但于她而言,却分外陌生。

        但这样的落寞也只在少女的脸上持续了一瞬光景,很快她便恢复了过来,略带歉意的看向三娘道:“太久没来,忘了这茬,我还知道一家店铺,也还不错,我带姐姐去……”

        “昭昭妹妹。”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

        众人侧头看去,却见一位年纪约莫二十三四的青年,正带着几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站在不远处。

        楚昭昭也是一愣,但下一刻脸上就浮出了喜色:“严君哥哥?”

        青年在这时走上前来,脸色兴奋的言道:“昨天我就收到你要归家的消息,一大早就让人去城门候着,怎么那些家伙没接到你,你自己进城了?”

        三日前一出太玄山,楚昭昭在一处县城中寻了一个驿站将自己要回家的消息发了出去,并且告知家中族人此番归家,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让他们做好准备。

        这其一自然是关于赤血虫之事,其二则是褚青霄。

        她如今观剑养意决被破,家族的兴衰大抵就只能指望褚青霄与赵念霜之间的关系。

        她亦深知褚青霄众人的性子,旁人待他好,他便待旁人好,故而是希望家中好好准备,给褚青霄留下一个好印象。

        家中族人这次倒也争气,昨日他们在邻近宛城的城池歇息时,接到消息的家中派了为族人特意前来,具体询问了一番情况,也了解了随行之人的数量,这又才匆匆回到了家中,安排各项事宜。

        而听闻楚严君的这番话,楚昭昭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知道家中并未有怠慢之意,她言道:“进城那会我正在马车中修行,我这些朋友他们也不认得,故而错过了吧。”

        “下人做事马虎,让诸位见笑了。”楚严君则在这时转头看向褚青霄等人,朝着他们歉意言道。

        这言辞与仪态倒是带着几分贵气,众人闻言亦连连摆手,表示并无大碍。

        “诸位远道而来,我们府中早已设下酒宴,还请诸位去府中赴宴,若是想要闲逛,过两日我再安排人为诸位引路不迟。”楚严君再次说道。

        楚严君甚是热情,众人自然不好拒绝,纷纷点头应是。

        虽然楚昭昭曾不止一次与褚青霄说起过家道中落之事,但楚家的府门却不仅坐落于宛城的闹市,府门更是气派,并非褚青霄想象那般落魄。

        而进了府门,入门的大院之中虽然并无什么名贵之物点缀,各种草木的栽植,以及院中庭院的布局,都极为讲究,甚至一路上还能见到不少的下人在院中忙碌,时不时还有一两位身着锦衣的公子小姐路过,微笑着朝着一行人行礼。

        起仪态言辞,都透着一股大户人家的贵气。

        而同行的楚严君也会每每在这个时候出言为褚青霄等人介绍这些公子小姐。

        褚青霄等人也借此了解到了楚家的人际关系。

        楚家分为四院。

        每院皆是一脉传承。

        大院掌舵人便是楚昭昭口中的大爷爷,楚庄。

        二院是楚昭昭一脉,早年遇上祸事,如今只剩下三四个后人,说是自成一院,实则名存实亡。

        三院是楚严君所在一脉,掌舵人是三爷爷,楚贤。

        四院的老一辈大都已经凋亡,如今掌舵的楚天阙,被府中人,称为四叔。

        四院各有资产在这宛城之中,总体来说是由大院的掌舵人楚庄整体调度,四院各自提取分红,再由各自掌舵人分配给院中各个后辈。

        这是很常见的大家族运作模式,褚青霄一行人倒是听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一路上见到的族人大都对楚昭昭表现得极为热情,也没有褚青霄想象中那般不满亦或者冲突发生。

        “我还以为咱们到了之后,得遇见些什么不长眼的家伙欺凌昭昭姑娘,然后我正好替她出头,让他们尝一尝这几日在褚兄这里习得剑法的厉害!”蒙子良在这时走到了褚青霄的身侧,小声的嘀咕道,脸上倒是不乏有些许遗憾之色。

        褚青霄闻言暗觉好笑,但还不待他说些什么,一旁的蒙瑾便言道:“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替人出头,先把剑握稳了再说吧。”

        “严君哥哥,今日什么日子,府中感觉很热闹啊。”走在前方的楚昭昭倒是没有听见身后众人的嘀咕声,在这时侧头看向身旁的楚严君问道。

        楚严君笑道:“昭昭妹妹忘了?不是你让我好生招待这些贵客吗?”

        “我自然要通知下去,让族人好生应付,更何况你也说了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我怎敢怠慢,你放心,家中虽然拮据,但宴席规格都是按照最上乘的档次操办,不会让你朋友们扫兴的。”

        楚昭昭心底多少有些诧异。

        大爷爷对自己素来偏爱,当年能去天悬山修行的族人远不止她一个,但是大爷爷力排众议,将这名额给了她,之后的日子,也是大爷爷想尽办法从各个开支中节省出来钱财为她提供修行所需的资源。

        她这一脉本就人丁稀薄,故而族中不乏有人对此不满,每年年关归家,或多或少都会听到一些让她不悦的流言蜚语。

        也正因为担心这些事再有发生,引得褚青霄不快,故而提前知会,却不想家中族人倒是出奇的配合。

        “倒也不用如此破费,毕竟……”楚昭昭如此言道。

        但话未说完,却被楚严君打断:“事有轻重缓急,家中拮据也只是短时间的事情,总不能让你的朋友们看了笑话不是,你安心修行即可,家中的事情我们自会周转。”

        楚昭昭闻言有些感动的看了楚严君一眼,她与这位族兄接触不多,只知他为人稳重,颇受家中长辈重用,却不想还有如此体贴的一面。

        虽然对于家中铺张浪费,她有些愧疚,但转念一想若是赤血虫之事能成,日后家中大抵不用如此拮据,故而也点了点头道:“嗯,有劳严君哥哥费心了,家中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楚严君闻言脸上笑容灿烂,赶忙又回头看向褚青霄等人道:“我先带诸位去厢房把东西放下,然后咱们便去正堂为诸位接风洗尘。”

        说罢便领着众人到了内院。

        几位下人在那里等候多时,见楚严君到来赶忙迎上前,帮着诸人提起他们的行李。

        楚昭昭自然也要敬上地主之谊,也在这时帮着楚严君一道给众人安排住所。

        先是给蒙家姐弟准备了两处厢房,但给三娘安排房间时,却出了些麻烦,三娘带着养蛊箱与为蛊虫准备的各种食物原料数量颇多。以至于将之搬入房间中,几乎把厢房堆得有些拥堵,不便住人,故而只能让她住在另一间厢房中。

        但一开始大抵是觉得只有四位客人,所以只让下人收拾出了四间屋子。

        一时间没了多余的房间,楚严君有些犯难,只能开口道:“这位兄弟,让你见笑了,家中准备不足,你稍等一会,我这就让下人再收拾一件房间出来……”

        褚青霄自然不会在意此事,他善意一笑,嘴里几乎是下意识言道。

        “无碍,客随主便,我和昭昭住哪里都成,不比太过劳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