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还给她

第四十六章 还给她

        两日之后。

        沧州境内的官道旁。

        楚昭昭抬头看了看天上毒辣的阳光,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迹,然后走到了马车旁,将手里的水囊递了进去,嘴里如此言道:“三娘姐姐,喝口水吧。”

        马车中头戴面纱的女子探出了头,她接过楚昭昭递来的水囊,嘴里轻声道:“谢谢。”

        旋即又觉得有些歉意的言道:“这一路给你们添麻烦了……”

        褚青霄此行,不仅是要去天悬山见赵念霜,也要帮着苍鹰寨与楚昭昭家族之间建立合作,这对于苍鹰寨而言关系到以后的立足之本。

        而这项合作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赤血虫。

        但关于赤血虫炼制凝血丹之事,目前还暂时之事楚昭昭基于一些药理常识而给出的猜测,其如何实现,是需要反复的尝试才有可能做到的。

        苍鹰寨一方自然有责任提供足够数量的赤血虫来促成此事。

        可赤血虫在活的时候气血最为旺盛,随着死去,体内的气血便会慢慢消散,而尝试炼制丹药的过程注定会相当漫长,为了保证这些赤血虫能够以最佳的状态被作为药引,故而苍鹰寨需要派出一人照料赤血虫,确保它们的存活率。

        而整个山寨中,除了巫婆婆,就只有方絮儿与三娘被她教导一些养蛊之道。

        巫婆婆年纪太大经不起路上的颠簸,方絮儿又年纪太小,做事有时候马马虎虎,所以就只能让三娘一路跟着。

        只是三娘的当年受过些苦,身子骨一直很弱,这一路颠簸,让她愈发不适,只能整日待在马车中。

        “是我麻烦姐姐了,这事要能做成,不仅对苍鹰寨有好处,我族中也可增加一大笔进项,到时候我还要重谢姐姐呢。”楚昭昭笑着言道。

        三娘也知这话是安慰自己,她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告了声罪后,又缩回了马车中。

        养蛊是件很麻烦的事,所喂的食物要精心准备,喂食的时间也是特定的,三娘每天都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准备食材,然后又需要在半夜时起来喂养照顾,加上她此刻身子虚弱,确实需要抓紧每一刻时间好生休养。

        三娘睡下后,楚昭昭这才有空闲转头看向前方。

        那里蒙子良正围着褚青霄,嘴里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褚兄褚兄。”

        “那日我看你使用那招掷剑而出,割喉三位匪盗,然后剑又回到手中的剑法,好生神奇,你是已入三境,故而可以御剑的吗?”

        “我知道你说过那个时候你还没有三境,但光靠手腕发力真的能做到吗?”

        “昨日夜里你和我说过之后,我自己尝试了一晚上,也没有成果。”

        “要不你帮我看看,指点一番!”

        那蒙子良全然不顾褚青霄脸上那渐渐难看的神色,在这时便兴奋走上了前,手里捡起了地上的树枝,颇有几分滑稽的挥舞起来。

        蒙子良之前偷偷逃跑,险些闯下大祸,虽然他对剑道神往已久,却终究不敢再提去天悬山学剑之势,不过却好说歹说,让他姐无论如何都要在成婚之前带他去看一眼天悬山。

        婚期尚远,大抵也是心疼自己的弟弟,蒙瑾终究还是同意了,毕竟她知道以自己阿弟那孱弱的身子骨,去了天悬山也不会被人家看得上,让他去上一趟,死了心,再安安稳稳的和自己回到族中,也未尝不可。故而蒙家姐弟也正要与众人顺道通行。

        也不知是不是意识到自己的剑仙之梦即将梦碎,蒙子良这一路上但凡寻到机会就要缠上褚青霄,询问各种剑道之事——在见识过褚青霄一人斩杀十余位匪盗后,在蒙子良的心中,大抵已经将褚青霄当做了剑道宗师一般的存在。

        但他确实过于求学若渴了一些,哪怕是褚青霄这般好脾气的人,也被他这几日缠得有些招架不住。

        楚昭昭倚在马车旁看着眼前这一幕,顿觉有些好笑。

        ……

        褚青霄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位公子哥。

        他满头大汗,神情肃穆。

        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树枝。

        看得出他确实很认真。

        但这舞出的剑招,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滑稽。

        褚青霄刚入西洲剑甲的军营时,天赋也一般,学剑之路也甚是坎坷,但他盯着眼前这位蒙大少爷,心底暗暗给自己天赋平平的评价打了个叉。

        跟他比起来,自己简直就是天才!

        只是蒙公子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他挥舞完一遍剑招,然后回过头看向褚青霄,一脸期待的问道:“褚兄,如何?”

        “嗯……”褚青霄有些犯难。

        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到底应该是如实相告,让对方知难而退。

        还是昧着良心好生鼓励,让他一条道走到黑。

        而就在这时,蒙瑾却从一旁走了上去,伸手就抓住了自家阿弟耳朵。

        “让褚公子休息一会,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精力旺盛得跟个猴似的!”

        褚青霄终于不必再为此犯难,他在脸上努力堆起一道不舍之色,但心中却长舒一口气的目送着蒙公子被他姐生拉硬拽着离开。

        隐隐间,他仿佛还听到了蒙子良不甘怒吼声。

        “阿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你在耽误一个未来剑仙的求学之路!”

        “你的所作所为,让武庙之中少了一位绝世剑仙,让大虞天下痛失一擎天之柱!”

        “你要毁了大虞剑道吗!?”

        蒙公子说得是慷慨激昂,但回应他的是蒙瑾朝着他天灵盖就招呼来的两下闷拳。

        于是乎,背负着大虞剑道未来的蒙公子只能捂着头一脸委屈的选择忍气吞声。

        ……

        褚青霄暗觉这场面好笑,他回过头看向前方的官道,但心思却不在其上。

        这两日他都有些魂不守舍……

        一得空闲就总是回忆起离开苍鹰寨那天,月见的那个吻……

        这就很突然。

        他虽然确实长得不错,尤其是比起庞大壮之流。

        但魅力应该也还没有到达那般大的地步,相处几日就被人芳心暗许?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番与月见相处的细节,大抵是摸清恐怕是自己说的那些话,让对方误会了。

        他自然在意月见。

        她是宋归城的女儿,他也自然是喜欢她的。

        但不是那种喜欢。

        而很显然的是,月见误会了这种喜欢,把他的喜欢当做了那种喜欢,并且以那种喜欢回应了他的喜欢。

        嗯……这确实是那么一个有些弯弯绕绕的逻辑。

        褚青霄自己在脑子里捋上一遍后也觉得有些混乱。“臭小子,我要是死了,你可得帮我照顾我女儿!”

        “她虽然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但长大了一定是个漂亮姑娘。”

        “但她才六岁,比你小一轮!你他娘可不能见她生得漂亮,就监守自盗!”

        “听见没!不然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而这时,脑海中却不由得浮现当初宋归城曾与自己说过的话。

        念及此处,褚青霄不免打了个冷战。

        “待到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和她解释清楚!”他在心底暗暗言道。

        这话说罢,他下意识的伸出手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话说……

        那感觉,好像真的挺不错。

        就是,太快了些。

        他莫名的暗暗想道。

        “刚刚没吃饱吗?还舔舌头!”而就在这时,楚昭昭的声音却忽然从一旁传来。

        做贼心虚的褚青霄顿时一个激灵,侧头看向身旁。

        楚昭昭则在这时很自然的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但她却只是坐着,并未言语。

        褚青霄有些奇怪的看向她,只见少女的眉头微皱,心情看上去并不算好。

        “昭昭……那天那事,真的是误会……”他小心翼翼的言道。

        楚昭昭闻言侧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还敢提!?”

        褚青霄缩了缩脖子,也意识到对方不是在为此事烦恼。

        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对方的心思,又问道:“你是在担心观剑养意诀的事情吗?”

        据楚昭昭而言,她家族衰败,族中全力供养她一人在天悬山修行,为的就是她能在有朝一日去往瑶光剑池得到灵剑垂青,以重新振兴家族。

        而她却莫名其妙的将观剑养意诀用到了一把锈剑之上……

        这确实是很难向族中交代的一件事情。

        “嗯。”楚昭昭面色苦恼的点了点头。

        褚青霄见她如此,心中不忍,赶忙宽慰道。

        “虽然没有了瑶光剑池的灵剑,但你带回了赤血虫,如果此事的顺利的话,给你族中带来的收益也是不菲。”

        “想来应该可以将功补过吧。”

        楚昭昭对此却不置可否。

        对于一个家族而言,钱财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守住这份钱财的力量……

        见楚昭昭还是有些不开心,褚青霄赶忙又言道。

        “实在不行,我就试着求求念霜,她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吧……”褚青霄并不太确定的言道。

        听闻这话的楚昭昭侧头看向褚青霄,没好气的言道:“你倒是已经把小师叔这碗软饭规划得明明白白了啊……”

        这本是玩笑之言,可话一出口,她却忽的一愣。

        脸上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陷入呆滞……

        在苍鹰寨的日子里,她已经习惯了褚青霄陪在身边的日子。

        每天她都可以做好饭菜,然后安安静静的等着他归家,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甚至同床而眠。

        那样日子过得久了,以至于她生出了一种错觉。

        以为这个被她从武陵城中救出的少年,是属于自己的……

        而现在,这美梦碎开。

        她忽然意识,她似乎该把这个少年,还给那位惊艳了整个大虞天下的小师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