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不入九境,不可雪恨

第二十九章 不入九境,不可雪恨

        太玄山位于沧暮二洲之间。

        整个山脉狭长,几乎笼盖了仓暮二洲的边境。

        苍鹰寨所在的月牙峰位于太玄山脉的西侧,而夜蠎城则位于东侧。

        哪怕是以马匹代步,往返一趟也得需要两日的时间。

        但距离向鬼鸦寨交付月钱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天。

        时间格外紧迫,故而月见带着褚青霄即刻动了身,二人披星戴月一路疾驰。

        “月见姑娘,我们到底要出手什么货物?”褚青霄抱着月见的腰身,嘴里问道。

        也不知道他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不适应马背上的颠簸感,整个身子都贴在了月见的背上。

        月见有些不适,却又想着方才离开山寨时,褚青霄曾提议过分坐两匹马,可月见见他在买背上笨拙的模样,害怕耽搁时间,才拍板做出同骑一马的决定。

        故而也不好发作。

        她思虑一会,旋即决定回答褚青霄的问题:“一枚武魂印。”

        “武魂印?”褚青霄闻言皱起了眉头,神情凝重。

        月见见状,也知道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正要在说些什么。

        可这时褚青霄却眨了眨眼睛,盯着月见一脸认真问道:“那是什么?”

        月见的身子一歪,险些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不是,你夜蟒城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就算了,武魂印你也能不知道的?”坐稳身子后的月见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褚青霄质问道。

        夜蟒城可是近些年来,沧暮二州最为活跃的地界之一了,诸多奇闻大都与此地有关,哪怕是寻常百姓都能说上几个与之相关的故事,可褚青霄却仿佛从未听闻过一般。

        方才月见可是费了诸多口舌,才跟他讲明白这其中门道。

        而如今他又连武魂印也不知晓,月见不免怀疑这个看上去浓眉大眼的家伙,是在故意戏弄她。

        可她抬头看向褚青霄时,却见这家伙一脸无辜,甚至还带着几分委屈的言道:“我一定要知道这些东西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月见一愣,她眨了眨眼睛:“倒也不是一定要知道,只是你生长在暮州,按道理来说是应该有所耳闻的,不然这十几年都干嘛去了?”

        听闻这话的褚青霄心头咯噔一声,脸色也微微一变。

        但月见见他这幅模样,还以为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些,又赶忙道:“算了,本姑娘就大发慈悲,再给你好好讲讲吧。”

        说罢月见转过身子,一边驾着胯下的骏马一边说道:“武者入三境之后,可在体内开辟灵府。”

        “而灵府之中,则会凝练出一座魂柱。”

        “武者可将自己的领悟的武道刻印其上,形成武纹,当武纹壮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化为武魂。”

        “武魂是武者武道的基石,越早凝练出自己的武魂,无论是对敌时的战力,还是修行的速度都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褚青霄倒是第一次听闻这样的事情,他有些奇怪的问道:“武魂既然这么重要,那为什么我从未听昭昭提起过?还有昨日与我交手的那个鬼鸦寨家伙,似乎也未使出过所谓的武魂。”

        听闻这话,月见白了褚青霄一眼道:“但凝练武魂又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事情,这世上不乏到了五境、六境甚至七境者,都还未有凝聚出武魂的修士!”

        “那个天悬山的女弟子天资平平,又修行了观剑养意诀这样的法门,没有瑶光剑池的灵剑加持,她要凝练出自己的武魂,那可真是难于上青天了。”

        “至于那个山贼嘛,我虽然未见过,但估摸着还比不得你的昭昭姑娘,没有武魂就更寻常不过了!”

        褚青霄点了点头,对于此事也算有了些了解,不过新的困惑也随之而来。

        “那武魂印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月见大概也已经适应了褚青霄的“懵懂无知”,她耐着性子接着言道:“武魂的凝练极为困难,想要凝练出自己的武魂,对于很多修士而言,都需要借助外力,譬如观想武庙之中的武道先圣之像。”

        “武庙之中历代武圣之像,有其神魂附着,观其像,便可悟其道,相当于你在书院读书,人家写好了一篇纹章,你照葫芦画瓢,跟着抄下来。”

        “那这么说来,也不是太难啊?我以前在书院时,就常抄念……咳咳,抄一位同窗的功课。”褚青霄嘀咕道。

        只是这话一出口,不免又招来月见的一道白眼。

        “武圣之像你以为是菜市场上的萝卜,哪里都有吗?”

        “就拿大虞而言,武庙之中供奉武圣神将不过二十七位,他们的神像除了武庙之中,就只有各自宗门可以立上一座,各自宗族可以立上一座,除此以外,想要再立神像,不仅要得到武圣神魂垂青,还得要朝廷批准,否者就是立了神像,没有神魂附着,那也只是一座空壳,你就是看到眼瞎也没有半点用处。”

        “而且就算你完成这样苛刻的条件,新铸的神像也只是之前那三者的仿制品,就跟照葫芦画瓢,越画离谱一个道理。”

        “新的神像临摹旧物而生,上面得来的道蕴也会更加薄弱,观想而来的武魂也就不可避免的比不上那三座真神之像。”

        “你观这天下宗门,能源远流长者,哪一个不是出过一两位武圣的?”

        “有他们的神像矗立,供嫡系弟子们日日观想,就算你是个傻子,也迟早能悟出武魂来。”

        “所以啊,这办法虽然好,可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的,而武魂印对于那些没有机会观想道武圣之像又自己无法凝聚出武魂的武者来说,就是另一个可供选择的路。”

        “意思是这武魂印也是可以用来观想凝聚武魂的东西?”褚青霄眼前一亮,如此问道。可月见却摇了摇头,低声道:“不。”

        “武魂印,是可以让武者直接拥有武魂的东西!”

        褚青霄心头一跳:“这么厉害?”

        “那月见姑娘你为何不留着自己用?”

        月见言道:“武魂印是武者不惜损耗自己的修为,从魂柱上刻印下来的,说白了,这东西是别人的,武者确实可以通过炼化武魂印在短时间内凝聚出武魂。”

        “但武魂是武者的武道基石,你用别人的东西,你觉得能走得长远吗?这说到底只是揠苗助长之法,不过对于大多数没有资质或者急于求成的武者而言,这东西却依然是价值不菲的宝物。”

        褚青霄暗暗点头,但转念又绝不对:“可之前姑娘所说,观想武圣神像而来的武魂,那不也是别人的东西吗?”

        月见对于褚青霄绵绵不绝,仿佛门外汉一般的问题有些无奈,但还是耐心解释道:“这就还是跟你抄人功课一个道理。”

        “假如让你抄功课的家伙在先生那里可以得一百分的话,你抄对一半,也能有五十分不是?”

        “可如果让你抄功课的家伙只有六十分,你就是抄对了百分之办事,那到手的也不及人家的一半不是?”

        “更何况,观想武圣神像,也不是让你全盘照抄,未尝不可将之作为参考,加入自己对武道的见解。可武魂印可不是让你参考,而是把别人已经写成的文章,一股脑的塞给了你,你能读懂的自然能用,可读不懂的可就永远没有机会懂了。”

        “所以,如果一个武者有心冲击九境甚至九境之上的境界的话,是断不会使用武魂印这种东西的。”

        “毕竟一旦使用了武魂印,你日后修行的极限大抵也无法超过给予你武魂印之人。”

        “所以武魂印的铭刻者的修为也是判断武魂印价值的最直观的东西,我现在手中这枚武魂印来自一位七境剑修,对于大多数武者来说,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上品了。”

        褚青霄听到这里,倒算是大概明白了其中道理,他看向月见,佩服道:“如此说来,月见姑娘还是志存高远,是想要冲击神曌境的有志之士。”

        月见却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天资一般,虽入四境,但都是依靠以往长辈们的帮助,如今长辈大都已经仙逝,我这一辈子别说七境,就是想入六境都绝非易事,神曌之境,天下能成就之人凤毛麟角,我又如何敢多想……”

        “那……”褚青霄愈发困惑。

        他倒是想要问问既然如此,那为何不炼化这武魂印。

        可话还未出口,眼前的少女似乎已经猜到了他的问题,她回头看向他言道。

        “我只是想要给自己留个念想。”

        “不是我志存高远,有心那九境神曌之位……”

        “只是,我的仇……”

        “不入九境,不可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