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夜蟒城

第二十八章 夜蟒城

        “阿嚏!”

        走在去往月见住所的路上,褚青霄忽然打了个喷嚏。

        一旁的方絮儿被他吓了一跳,瞪大眼珠子盯着他:“青霄哥哥,你不舒服吗?”

        褚青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道:“还好,可能是昨天没睡好,染了风寒,不过没什么大碍。”

        褚青霄这样应道,心底也泛起嘀咕,心道自己如今已入二境,这个境界的武者,除非受过什么难以痊愈的暗伤,亦或者年迈之后,体弱气衰,寻常病症应该对于他们无缘。

        这忽然打了个喷嚏,倒是有些古怪。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紧随着方絮儿一道便走到了月见家的院门前。

        “你不一起进去?”褚青霄站在门前,看着与他挥手道别的方絮儿问道。

        方絮儿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道:“你们打来打去的看着吓人,今日和帮着巫婆婆收拾她家的虫子,忙了一天,我就先回去睡了。”

        说罢这话,方絮儿便蹦蹦跳跳的离开。

        褚青霄看着那始终笑面待人的女孩,嘴角也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意。

        他未做多想,就在这时伸手推开了房门。

        这院子他也来了许多次,对于院中的布局也算是轻车熟路。

        每次他按着与月见约定的时间到来时,女孩大抵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在院中等着自己。

        有时候还会说上两句嫌弃褚青霄来晚了的玩笑话。

        可今日,方絮儿催得那般急切,院中却不见月见的身影。

        “月见姑娘?”褚青霄有些奇怪,他走入院中,朝着屋中喊了一声。

        “进来吧。”一个沉闷的男声却从屋中传来。

        是黄曲象!

        他在这里干嘛?

        褚青霄闻声一愣,心头有些疑惑。

        虽说他并不觉得黄曲象真的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冷酷无情,但和这样一个闷葫芦相处,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若非万不得已,褚青霄倒是不太愿意与之碰面。

        心头虽然这样想着,但那时褚青霄还是迈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入了正屋。

        ……

        而当他走进正屋,屋中的场景却让他不由得一愣。

        那正屋中,不仅仅是黄曲象在场。

        庞大壮与关子晋二人也同样坐在屋中,加上主座上的月见,四人皆是眉头紧皱,一副心思重重的模样。

        褚青霄也感受到了此刻这屋中弥漫着的凝重的气氛,他奇怪的问道:“诸位这是怎么了?”

        听闻这话,在场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好一会的光景之后,黄曲象朝着庞大壮递去一道杀气腾腾的目光。

        月见也眉头一挑,庞大壮身旁的关子晋更是伸出脚狠狠的踹了他一脚,将他踢到了褚青霄的跟前。

        褚青霄被众人这番作态闹得有些犯迷糊,他看向站在自己面前,朝着自己尴尬笑着的男人,再问道:“庞大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听闻这话的庞大壮,微微犹豫,下一刻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他拉着褚青霄的手,声泪俱下的言道。

        “褚兄弟!”

        “这一次!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我们啊!”

        “我上有老下有小,家中老婆孩子,还有七只鸡、两条狗等着我养!”

        “我可不能有事啊!”

        褚青霄被这一出动静吓得不清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神情困惑的看着眼前一脸悲戚的男人,问道。

        “庞大哥,别这样,有什么话你好好说,诸位待我不错,我若是能帮到的,自然会帮……”

        “只是庞大哥不是苍鹰寨远近驰名的老光棍吗……”

        ……

        骏马在山林间疾驰。

        坐在战马上的褚青霄双手死死的抱着身前身材娇小的少女。

        一股淡淡的香气顺着少女扬起的发梢飘入褚青霄的鼻尖。

        按理来说,这应当是一件很绮丽的事情,可褚青霄却没有半点享受的意思。

        他的脸色苍白,双唇上下有些打颤。

        “慢点……”

        “月见姑娘……慢点……”他如此言道。

        身前的少女闻言,回眸看向身后,嘴角上扬露出一颗虎牙。

        “你是真的不会骑马啊?”

        “自然,这种事我有什么好骗姑娘的!”褚青霄闻言,如此应道。

        山风很急,骏马的速度亦很快,阵阵凉气在说话的档口灌入了褚青霄的口中,加上山路的颠簸,让褚青霄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胃里都有些翻涌。

        少女的眸中却露出一丝狡黠之色,笑眯眯的言道:“我还以为青霄哥哥是想要和我同骑,故而撒的谎呢。”

        褚青霄一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女孩的调笑。

        月见却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褚青霄紧接着又言道:“我听老黄说,青霄哥哥昨天面对五十多个鬼鸦寨的好手,面不改色,手起刀落,宛如人间修罗,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我心想像青霄哥哥这般厉害的人物,怎么会不会骑马,还以为你有意与我亲近呢。”

        五十个鬼鸦寨的好手……

        这黄曲象说话都这么夸张的吗?

        褚青霄心头奇怪,可这念头一起,正好对上了少女转过头来那双带着揶揄笑意的眼睛。

        他顿时明白,是这姑娘在调侃他,以黄曲象的性子,想来是看不出来这样的玩笑的。

        他脸色有些尴尬,招架不住这少女的戏弄,索性转移话题道:“话说不过是下山一趟,也不是什么大事,庞大哥为何做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想起方才在月见屋中的遭遇,褚青霄的脸色就不免有些古怪。

        那庞大壮一见面就闹出那样的动静,褚青霄还以为出了什么要命的大事,最后一打听才知,是想让褚青霄陪着月见去山下走一遭。

        他们的手中有一件很特别的货物,价值不菲,但因为来路不明的缘故一直不敢出手。

        今日本来打算修得修罗界参加死斗场的月见与黄曲象所受的暗伤皆又有复发的趋势,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战力,他们只能兵行险着,想着将那个货物出手,看看能不能换来足够的银钱,度过这个月的难关。

        只是他们之前接头的买家今日来,愈发苛刻,吃准了他们货物来路不明的难处,屡屡压价。

        而他们准备出手的货物更是特殊,落在原来的老雇主手里,价格估计会被压低更多,加上他们在这苍鹰寨已经盘踞多年,山下能收货的人,大都认识他们,也知道他们山贼的身份,就是寻到新的买家,大抵也会借着这个由头压价。

        不愿吃这个哑巴亏的众人一商议,决定让褚青霄这个生面孔同行,由他去出手此物,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个公正的价钱。

        “小事?”而听闻这话的月见却眉头一挑,意味深长的问道:“你可知我们要去何处?”

        褚青霄茫然的摇了摇头。

        “夜蟒城。”月见在那时嘴里幽幽的吐出了三个字眼。

        太玄山匪盗横行,以至于到了沧暮两州州牧都难以扼制的地步,两州对于此地的态度素来是能推给对方就推给对方,推不给对方的尽力瞒下来,实在瞒不下了,就派些兵马,在太玄山转上一圈,对外言说有心剿匪。

        再这样的情况,太玄山周围的城镇大都人人自危,一些小一点的村落早就人去楼空,大一点,甚至需要给鬼鸦寨交收岁钱,以换取平安。

        在大虞天下,天悬山之侧,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情。

        作为同为临近太玄山的城池,夜蟒城显然是个例外。

        准确的说,夜蟒城其实并不是一座城池。

        它虽然位于沧州境内,但沧州州牧府却并未将之收录在州郡城池的名单中。

        那是一处混乱之地。

        太玄山的匪盗无论是袭击过往的商贩,还是劫掠周边的城镇,得来的货物对于匪盗们而言,大多数都是他们难以自己消化的。

        他们需要一个和外界沟通的桥梁。

        而夜蟒城也就因此孕育而生。

        匪盗们将货物带到夜蟒城销赃,而有着自己门路的奸商也随之赶来,用相对于市场而言低廉许多的价格,收购这些货物,双方各取所需。

        但时间久了,夜蟒城也渐渐壮大,不再满足于匪盗与奸商之间交易,各种来路不明的东西都开始出现在城中,而同样怀着各种目的的士族、宗门人士也对此地趋之若鹜。

        毕竟在这座城中,你可以买到你想买到的任何东西。

        包括人命。

        但没有规矩的混乱延伸出来了繁荣的假象,同时也藏着极致的凶险。

        杀人越货之事,在这无主之地时有发生。

        故而哪怕是太玄山中的山贼对于此地也是讳莫如深,寻常时候,月见他们出货也不会选在这样的地界,只是如今事态紧急,她才不得不铤而走险。

        夜蟒城凶名赫赫,沧暮二州的寻常百姓对此是闻声色变。

        所以,在吐出这三个字眼后,月见饶有兴致的盯着褚青霄,似乎是想要看着眼前这少年露出些惊骇亦或者恐惧之色。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听闻这话的少年只是在那时眨了眨眼睛,满脸困惑的看向她。

        然后一脸认真的言道:“嗯……夜蟒城?”

        “是个很特别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