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玩得真变态

第二十四章 玩得真变态

        赤血虫。

        是中很神奇的东西。

        但论药效,比起凝血丹,它其实还差上几分。

        可相比于丹药,它却有一个难以企及的优点。

        它所携带的血气之力,无需如丹药那般,慢慢炼化吸收,只需吞入腹中,血气之力便会如潮水一般涌入你的四肢百骸。

        而随着血气之力的充盈,体力自然也会在瞬息间恢复。

        ……

        正因如此。

        唐虎死得不冤枉。

        但很惨。

        他在最后的关头不断的乞求。

        他说他是被逼无奈加入了鬼鸦寨。

        他说他也不想为难那些鸦奴,可是不把他们带回去,死的就是他。

        他还说,他也有妻儿老小,他们是无辜的,他若是死了,家中的妻儿老小就会被赶出鬼鸦寨亦或者也沦为鸦奴。

        毕竟鬼鸦寨不养无用之人。

        他说得声泪俱下。

        褚青霄也确实认为,他的有些话或许是真的。

        但他还是耗尽唐虎的灵力后,将断剑送入了他的心脏。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值得怜悯。

        至少将苦难转嫁给他人,并且变本加厉以此为乐之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在唐虎倒下的瞬间,褚青霄长长的松了口气,虽然有赤血虫与修罗界的加持,可以一境修为对抗一个三境武者,对于褚青霄而言依旧有些托大。

        肉体的疲惫可以通过赤血虫来缓解,但精神长时间的紧绷,却让褚青霄在松懈那一刻有些眩晕。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不适,双眸也在这时恢复了清明,从那修罗界的状态中退出。

        他转头看向鸦奴们的方向。

        却早已不见他们的踪影。

        他和唐虎的打斗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对于鸦奴们而言,这是难得的机会,毕竟他们并不清楚褚青霄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谁又能保证他到底是从天而降的盖世英雄还是让他们才出虎穴,又入狼巢的恶狼呢?

        褚青霄倒并不在意这些,他微微一笑,脑袋中的眩晕感再次涌来,几乎就要倒地。

        可这时一旁的林间却忽然传来阵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数道身影站在山林的边缘小心翼翼的看着此间的情形。

        褚青霄皱了皱眉头,山间很暗,加上没有修罗界的加持,他并无法看清那些人的模样,可脑海中的眩晕感却愈发的汹涌,他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而似乎正是这样的状况,让那群站在山林边缘的身影壮起了胆子,他们蹑手蹑脚的围了过来。

        褚青霄这才看清,原来自己错估了那群鸦奴——他们并未走远。

        “你……你没事吧。”抱着女孩的妇人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目光紧张的注视着褚青霄如此问道。

        几位男子也上前壮着胆子扶起了褚青霄,褚青霄看向他们,渐渐缓过了神来。

        “你们为何不逃?”他如此问道。

        几人面露愧色,其中一位年纪稍长的男子言道:“我们本来是想要逃的,可见恩公与那贼人缠斗,心中愧疚,便又想着留下来看看情况,看能不能帮到恩公……”

        “可是我等……我等又无武艺傍身,看不出打斗的破绽,寻不到机会,也就迟迟未有上前……”

        男人说着脸色有些泛红,显然是觉得这番话说得过于冠冕堂皇,说到底他们也都只是被唐虎吓破了胆,没有上前的勇气罢了。

        褚青霄倒是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他并不在意。

        寻常人寻到这个机会怕是早就一溜烟的跑了,他们愿意冒险留下,哪怕只是远远看着,单凭这点就已经算是不错。

        恢复了些许气力的褚青霄在众人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子,他言道:“无碍,你们看看那几个鬼鸦寨的人身上有没有值钱的物件,若是有的话,就带在身上,快些逃命吧。”

        众人闻言还未来得及回应,一个声音却忽然传来。

        “我看就不必浪费银钱了。”

        那声音来得极为突兀,响起的刹那,山道上的众人心头皆是一颤。

        鸦奴们寻声看去,只见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他穿着一身黑衣,脸上带着一张猴儿脸的面具,像是孩子的玩具。

        但这样的夜色,这样的埋骨场,出现这样一个人,可没有一人敢有所轻视,鸦奴们的脸色苍白,有人面露恐惧,也有人硬着头皮拦在了褚青霄的跟前。

        可褚青霄的脸上却浮出一抹古怪之色。

        “你来多久了?”他这样问道。

        听闻这话,鸦奴们都是心头一惊,也反应过来,似乎自己的恩公与眼前这猴脸面具人认识。

        “有一会了,从你出门我就一直跟着,本以为你会死在鬼鸦寨的人手上,想着替你收尸,不要牵连到我们,没想到你还真就杀了他们。”那人慢悠悠的说道,语气中却并没有太多惊讶之意。

        褚青霄闻言微微一笑,他认出了对方的声音,眼前这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那位紫鹰军的统领——黄曲象!

        “那还真是巧了,阁下怎么知道我会出门?”褚青霄长了个心眼并未点破黄曲象的身份,毕竟这些鸦奴虽然身陷险境,也被其所救,但保不齐这里面会不会有心术不正之辈,从二人的谈话中得知他们的身份,拿着去向鬼鸦寨邀功。

        虽说此事可能不大,但小心方才使得万年船。

        “我奉寨主的命令监视你而已,你不会当真以为我们会如此放心的让你这外来者在寨中自由进出吧?”黄曲象闷声言道。

        鸦奴们这时也回过了味来,听出了眼前的二人似乎并不对付。

        “恩公救命之恩,我们已是无以为报,哪敢再要银钱,恩公就听这位大人的话,将银钱自己收走吧。”其中一位心思机敏的鸦奴赶忙出口言道。

        这本事体谅褚青霄,让他与来者不再起冲突的劝解之言。

        可这话出口,黄曲象却摇了摇头。

        “这位兄台,你误会了。我并非在意这点银钱的得是,我的意思是,你们反正都是将死之人,要这些银钱也是浪费。”

        此言一出,鸦奴们的脸色骤变,暗以为眼前之人要杀人灭口。

        褚青霄却知道黄曲象虽然与他有着过节,但绝非滥杀无辜之辈,他皱起了眉头问道:“何意?”

        黄曲象却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鸦奴印。”

        “鸦奴印在,他们哪怕逃到天涯海角,鬼鸦寨也始终有办法找到他们!”

        “既然注定要死,那拿着银钱不就是浪费吗?”

        听闻这话,众人一愣,鸦奴们纷纷伸手摸向自己额头上的鬼鸦印记,身子都有些颤抖。

        他们好不容易看见了活下去的希望,可黄曲象的一句话,又将他们拉回了冰冷的现实。

        褚青霄也是心头一凛,他之前便听三娘说起过这事,本以为是夸大其词,但此刻再从黄曲象的嘴里听到,才知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复杂。

        “这鸦奴印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为何有此物在,鬼鸦寨就能追踪到他们的位置?”褚青霄困惑问道。

        黄曲象闻言耸了耸肩膀:“其中奥妙我又怎能得知,大抵是这鸦奴印中藏有某种印记亦或者气息,故而能被鬼鸦寨的人以秘法追踪,可具体如何运作,我却不得而知。”

        “难道就没有办法消除?”褚青霄再问道。

        “曾经有人为了摆脱鬼鸦寨的追踪,把自己半个头皮都割了下来,可依然无济于事。鸦奴印只是表象,真正麻烦的是随着鸦奴印而被一动烙印在他们的体内的东西。”黄曲象再言道。

        褚青霄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侧头看向鸦奴们,他们也在这时看向褚青霄。

        鸦奴们的眼中蒙上了一层绝望之色。

        他们已经很努力了。

        单是从鬼鸦寨那般人间炼狱一样的地方逃出来,他们就损失了一半的同伴,逃亡的途中还有人摔下山崖,可还是被鬼鸦寨抓住。

        好不容易盼来了救星,可他们却依然难以逃脱被抓回去的命运。

        这样的现实过于残酷。

        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并非没有希望。

        而是努力之后,曾经看见过触手可及的希望,却又转瞬破灭。

        那是种让人窒息的绝望,足以在一瞬间,抽走你所有的气力。

        褚青霄也沉默了下来,他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看向那个名为珠儿的小女孩,伸出手轻轻擦拭着对方脏兮兮的脸颊,身旁的妇人眼眶泛红,瘫坐在地上,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

        珠儿,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她有着一双大眼珠,哪怕是在黑暗中,也甚是明亮。

        如果过上些年景,她大抵会长成一个可爱的女孩,穿着粉嘟嘟的裙子,一手拿着糖葫芦,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蹦蹦跳跳。

        可这一切都不可能再发生,只因为她的额头上被烙上一个鬼鸦印记。

        想着这些,褚青霄的身子有些颤抖。

        他的手轻轻的拂过对方额头上的印记,而就在他的指尖触碰到那鬼鸦印记的刹那,他的身子却忽的一颤。

        他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异动——那股烛阴神血在这时忽然开始翻涌、躁动。

        这对于褚青霄而言倒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烛阴神血每天都需要血气之力喂养,而一旦哪日褚青霄忘记了此事,烛阴神血就会产生这样的异动。

        但今日在动手之前,褚青霄为了防止神血在自己对战时,抽取自己体内的血气之力,还特地在来的路上用血气喂养过一次,按理来说,烛阴神血此刻应该是不会有这般反应的。

        但事实是,这样的异状不仅发生了,而且比起以往任何时候,这异状都要来得更强烈几分。

        就好像,它在渴求着什么比血气之力更加让他垂涎的东西。

        ……

        褚青霄被这样的异状下了一跳,落在小女孩额头上的手,也下意识的收了回去。

        可随着他手指离开那鬼鸦印记,体内神血的异动也戛然而止。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古怪的再次将手放在小女孩的额头上,而与他所料无差的是,神血的异动再次升起。

        这一次,他没有再松开自己的手,而是在心头响应了那神血的异动,就像是得到了主人的应允,神血躁动,同时一股黑色的气息涌动在了褚青霄的指尖,小女孩额头上的鸦奴印在那黑色气息的涌动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同时一股力量也从鸦奴印中涌出,顺着褚青霄的手指去向褚青霄体内深处。

        褚青霄能明显感觉到烛阴神血似乎壮大了几分,而这种壮大的速度,是以往他以气血之力喂养三四日都无法达到的效果。

        而这样的变化,同样被周围的众人看在眼中,他们面露异色,就连那黄曲象猴儿面具背后的脸上也浮出了古怪之色。

        烛阴神血的壮大自然意味着日后每日需要消耗的气血数量增多,这对于褚青霄而言并非什么好事。

        可褚青霄却没有犹豫,赶忙看向其余的鸦奴。

        鸦奴们神情激动,纷纷靠了过来。

        褚青霄将那法门一一施展,众人额头上的鸦奴印也一个接着一个的被褚青霄消除。

        待到最后一人额头上的鸦奴印被吞噬,褚青霄体内的神血气息明显壮大了一倍有余。

        褚青霄正欲朝着众人说些什么,可这时,那道神血却忽然一阵暴动,褚青霄的脸色骤然一变,额头上也汗迹密布,嘴里几乎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痛呼。

        鸦奴们见状赶忙扶住褚青霄。

        可褚青霄的身子却不足颤抖,汗粒更是一颗接着一颗的从额头上滴落。

        “恩公?你怎么了?”有人焦急问道。

        褚青霄却无心回应,只是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众人神色焦急,而黄曲象却在这时走到了他们的跟前,他低头看着褚青霄,面具背后的双眸之中神情愈发的古怪,嘴里喃喃言道:“他破境了……”

        ……

        是的。

        褚青霄破境了。

        在吸收了鸦奴印的力量后,烛阴神血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

        而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在得到增长之后烛阴神血,忽然暴动,朝着褚青霄的体内反哺出一股强大且精纯的血气之力。

        那股血气之力游弋褚青霄的周身,将褚青霄之前费尽心思都无法冲开的脉门打开,一瞬间,褚青霄便从宝瓶境,跨入了通脉境……

        “这就是巫婆婆所说的,你修炼的魔功?”黄曲象取下了面具,盯着褚青霄问道。

        鸦奴们没有了鸦奴印,也终于恢复了自由,他们不似黄曲象等人有着不堪过往在身,自然是选择逃离太玄山,在黄曲象给他们指明路径后,众人拜别了褚青霄。

        而褚青霄也与黄曲象走在了会月牙峰的路上。

        “嗯。”褚青霄点了点头,心头却还是觉得古怪。

        他的心底有太多的疑惑,鸦奴印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烛阴神血如此渴求,那烛阴神血又为什么会选择反哺自己。

        虽然破开二境确实是一件好事,但褚青霄的心头却有些惴惴不安。

        “确实神奇,我忽然有些好奇,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黄曲象继续言道,目光还是盯着褚青霄。

        “你看上去也才十七八岁,可却能拥有经历无数生死之境才能掌握的修罗界,还拥有这般可怖的魔功,眨眼之间就能破镜成功,哪怕是有魔功护体,这样的事情我也是闻所未闻。”黄曲象感叹道。

        看得出,他很好奇。

        可无论是永夜轮回的经历,还是体内的烛阴神血,对于褚青霄而言,都是不可说的秘密。

        他只能面露苦笑,却无法回应。

        大抵是看出了褚青霄的顾虑,黄曲象却再言道:“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愿说就不说吧。”

        黄曲象的话说得大度,可目光还是盯着褚青霄。

        被一个人这样看着,尤其还是一个男人,褚青霄多少有些不适。

        他终于忍不住,言道:“黄大哥,你这么看着我作甚?”

        黄曲象闻言顿了顿,下一刻他便伸手指了指褚青霄的脸颊,素来冰冷的脸上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旋即便转头迈步向前。

        褚青霄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脸上的手帕还未取下。

        他将之拿下,放在自己的眼前定睛看去。

        这就是一张比寻常手帕大上一些的手帕……

        材质轻柔,上面绣着桃花,两侧的菱角处有两个系绳,上方的两侧也有两根系绳,上面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等等……

        褚青霄忽然脸色一变,将那手帕一转呈菱形摆放在自己胸前,再看了看那四根系绳的位置,如果将其中两根穿过腰身,另外两根挂在脖子上的话……

        这似乎也可以是一个……

        肚兜。

        褚青霄的双手一颤,在那时险些握不住手中的事物。

        而这时,前方也传来了黄曲象幽幽的声音。

        “不愧是年轻人。”

        “玩得真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