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我就这样看着你

第二十三章 我就这样看着你

        山风更大了些许。

        弦月高挂,山林作响。

        唐虎看着眼前的男子,双手开始打颤。

        他在鬼鸦寨从事多年,烧杀掳掠之事并未少干,可他从未见过杀人杀得如此利落的家伙。

        不过手起刀落。

        不过刹那之间。

        四位同伴,就已然没了声息。

        而自始至终,眼前之人的眉宇间就没有半点神采变化。

        他既不会病态的为杀人感到兴奋,也不会因此而生出不适。

        就好像这一切对他而言,都只是如同喝水饮酒一般不足道的小事。

        “该你了。”对方的声音响起。

        唐虎的眉头紧皱,握着刀的掌心汗迹密布。

        而男子却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

        每一次迈步,都让他的心惊胆颤。

        他下意识的后退。

        男子似乎看穿了他的恐惧,他眼缝中的幽光更甚。

        “你逃不掉的。”

        “接受你的罪孽,从某种意义而言,也是一种赎罪。”

        男子的声音愈发的沙哑,沉闷得宛如恶魔的呢喃。

        唐虎的瞳孔一颤,握着刀的手,似乎松了些许。

        “你到底是谁!?”他颤声问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害怕谁?”男子继续言道。

        这话,让唐虎的心头一颤。

        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道凄厉的身影。

        火光中被烧死的妇人,哭喊中被割下头颅的孩子,咒骂中被他捅破胸膛的男人……

        那一位位曾经死在他手中的亡魂,仿佛在那一瞬间活了过来,他们站到了男子的身后,满脸血泪,正朝他嘶吼,朝他咆哮,也朝他……

        索命!

        他的心神动荡。

        而就在这一瞬间,男子似乎洞察到了这样的变化,他的身形猛然快了起来,手中断剑如毒蛇一般,直奔唐虎的咽喉而去。

        唐虎的心头一颤,手中长刀在那时举起。

        铮!

        一声闷响,刀剑相遇。

        唐虎仓惶应对,而男子却显然有备而来,此消彼长之下。

        刀剑相遇的刹那,唐虎手中的大刀一颤,险些脱手,身形也退去数步,男子趁势欺身向前,手中断剑攻向唐虎的咽喉。

        此刻唐虎体内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眼看断剑袭来,却并无应对之法。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猛然催动体内灵力。

        灵府的灵压顿时席卷周身。

        男子的断剑与灵力相撞,他的眉头一皱,身子明显颤了颤。

        唐虎看出了他的异样,似乎明白了什么,眸中的惊恐在那时散去不少,手中大刀被他握紧,猛地挥去。

        男子的脚尖点地连忙后退,饶是如此胸前的衣衫依然被刀刃割裂,在他的胸膛上划开一道血痕。

        见对方被自己所伤,唐虎的眸中惊恐之色终于完全退去。

        “你连三境修为都没有,却敢在我的面前装神弄鬼!胆子不小啊!”他咬牙切齿的看向对方,寒声言道。

        而退去的男子看了看自己被割开衣衫下,细长的血痕。

        他的眉头一皱,似乎有些遗憾的喃喃自语道:“还是太心急了一些。”

        “若是在等上一会,再出手,就没有这些麻烦了。”

        ……

        褚青霄有修罗界傍身不假。

        一旦开启这法门,他对危险的感知会变得极为灵敏,从对方身上气机的变化,便能预测到对方的意图。

        这就意味着,在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对手几乎无法伤到他。

        但。

        他毕竟修为只有一境。

        这样的手段对付同境亦或者二境的武者自然有着绝对碾压的优势,可眼前这鬼鸦寨的头目,却是实打实的三境武者。

        别看这三境与二境一境之差,但二者之间的差距却有云泥之别。

        二境通脉与一境宝瓶,修行方式虽有差别,但说到底都是锻体。

        而入了三境,体内修出灵府,便可吞纳天地灵力,以为己用。对战之时,更可用灵力覆盖与兵刃,进可杀敌,退可防身,寻常兵刃若无灵力加持,难以破开三境武者以灵力覆盖周身而生出的防御。

        自然也就就不可能伤到对方。

        褚青霄明白这个道理,在第一次交手之后,便察觉到了对方的修为在三境之上。

        故而看对方心生胆怯有意以言语相激,试图趁对方心神动荡之时,一击毙命。

        只是这想法虽好,也确有成效,但可惜他操之过急了一些,让对方反应了过来,这才有了此刻的境遇。

        “一境武者,能有这般胆魄,倒是让我没有想到。”而这时,那唐虎上下打量了一番褚青霄,嘴里如此言道。

        在最初的恐惧散去后,他恢复了冷静,也看穿了褚青霄的底细。

        “但胆魄虽好,可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唐虎继续言道,他握紧了手中的刀,眉宇间戾气奔涌。

        险些被一个一境武者所唬住,甚至丢掉性命,这样的事情,足以让唐虎恼怒。

        他狞笑着言道,周身的杀机涌动,显然已经在心底做好了要虐杀褚青霄的打算。

        他要这个让他丢人现眼的家伙,付出生不如死的代价。

        而唐虎的话也让褚青霄也从方才的自我检讨中回过了神来,他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双目喷火,怒不可遏的家伙。

        不由得又叹了口气,言道:“唉。”

        “又要开始熬‘老头’了……”

        ……

        当初在武陵城时。

        对于褚青霄以及大多数投军的武陵城百姓,阴兽是他们在战场上需要面对的最大难题。

        这种凶物的皮肤坚硬,除了眼睛、嘴巴这种弱点外,寻常人没有灵力加持,几乎难以伤到它。

        而为了能够对付阴兽,宋归城便想到了一种办法。

        四五人为一组,然后让剑甲之中修为高深之辈作为阴兽的替代品,开始演练。

        这种演练。

        其主要目的,是希望众人可以依靠相互之间的牵制配合,拖住阴兽,消耗他们的体力,在它力量枯竭之后,再寻机会痛击它的弱点,从而斩杀阴兽。

        而因为参与陪练西洲剑甲大都年纪比起褚青霄王澈等人的年纪大出不少,过程又极为漫长。

        故而被褚青霄等人戏称为熬“老头”。

        这种战术,在一开始还需要几人相互配合。

        而随着褚青霄修罗界的觉醒,他往往一个人就可以牵制住两三头阴兽,一炷香的时间。

        ……

        计谋被识破的褚青霄并没有太多的慌张,反倒并不给唐虎说完狠话的机会,脚尖点地,竟是选择了主动出击。

        唐虎显然也没有料到褚青霄如此大胆。

        他心头一惊,但下一刻眉宇间便涌出狠厉之色。

        他要好好让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抱着这样的念头,在褚青霄冲杀过来的瞬间,他亦举起手中长刀,迎了上去。

        在知晓对方战力远不如对方后,唐虎挥刀的力量与速度都明显大了不少。

        这倒不是他之前有意藏拙。

        而是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

        面对强者唯唯诺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半点。

        可在面对弱者时,却往往能重拳出击,威风八面。

        显然,唐虎就是这样的家伙。

        褚青霄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点。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不敢大意。

        修罗界虽然确实能够通过感应对方的气机,而达到料敌先机的目的。

        可越是高境武者,其招式的速度与力量便越是可怖,有时候哪怕你已经预料到了对方的意图,可说不定,你还未有做出反应,对方的刀剑就已经砍在了你的身上。

        更不提,更有甚者,可以隐藏自己的杀气,让修罗界彻底失去作用。

        当然,唐虎显然不再这等高手之列,但他全力以赴之下,出招的速度依然足以让褚青霄小心应对。

        ……

        褚青霄的身子一侧,躲开对方袭来的刀刃,可饶是如此,他身前的衣襟却被刀刃割开。

        他对此并无意外,手中的断剑在这时划过,去向唐虎的手臂。

        唐虎早有预料,同样并无惊慌,周身的灵力运转,褚青霄的剑刃只在将他手臂上的衣衫割开,却难以伤到他的身躯。

        唐虎心头得意,自然不愿就此放过褚青霄,刀身一转,化劈为扫,再次攻向褚青霄。

        可褚青霄却并不贪功,一击之后,身形便快速退开,让一心想要将褚青霄斩于马下的唐虎扑了隔空。

        “胆小如鼠!”他怒声骂道。

        但话音刚落,退开的褚青霄却再次杀来。

        对此求之不得的唐虎赶忙提刀,迎向褚青霄,可褚青霄再次故技重施,身形灵动,避开杀招,剑刃攻向唐虎的后背。

        唐虎激发灵力,可这一次褚青霄却只是佯攻,剑刃一提,身形再次退开,甚至连唐虎的衣衫都未有触碰。

        接下来的数次碰撞皆是如此,褚青霄每每佯攻,唐虎不断激发灵力防御,可却都是被褚青霄所诓骗。

        唐虎的眉头紧皱渐渐意识到了不对。

        这家伙想要耗干他的灵力,然后再将他击杀!

        这样的念头一起,唐虎顿时心生警惕。

        面对再次杀来的褚青霄,他刀身一震,挥向对方,被避开之后,面对着褚青霄以刁钻角度袭来的剑刃,唐虎的心思活络起来。。

        双方交手已经数次,他亦感觉到褚青霄的身法诡异,无论他如何变招,褚青霄都能赶在刀刃落在他身躯之前避开。

        如此一来,双方对战的性质就有了变化。

        他无法在短时间内杀死褚青霄,那就得比试耐力,看是他的灵力先耗尽被褚青霄斩杀,还是褚青霄的体力先耗尽,露出破绽。

        身为三境武者,在体力上,他有着绝对的优势,数次比拼下,他能感觉到褚青霄已经有些气喘,而剩下的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减少灵力的消耗。

        故而他这时决定收敛灵力,赌褚青霄此次也是如之前一般的佯攻。

        可……

        他显然低估了褚青霄,褚青霄的剑刃这一次并未收回反倒以极大的力道刺入了他的后背。

        巨大的痛楚,让唐虎脸色煞白,他赶忙激发出体内的灵力,将褚青霄的身形震开。

        看着退走的褚青霄,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虽然他已经即使激发灵力,可后背上依然被褚青霄割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鲜血沾染了一手。

        “混蛋!”他怒骂一声,挥刀砍向褚青霄。

        褚青霄依然灵巧的避过攻势,再次用剑刃袭杀向唐虎。

        而有了上次的教训,唐虎再也不敢有半点侥幸心理,又一次激发灵力护体,可褚青霄就像是拥有读心术一般,他灵力激发的瞬间,褚青霄就已经收剑退走。

        ……

        夜风从有到无。

        山林又归于静默。

        山道上的厮杀却还未停止。

        呼!

        呼!

        唐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身上又多出了几道伤口,额头上汗迹密布。

        但他却并未生出半点的恐惧,反倒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褚青霄同样气喘吁吁,相比于唐虎,他的模样更加不堪,脸色苍白,身上的衣衫也多有破口,同样多出了几道伤口。

        “想法很好,勇气……也可嘉。”

        “但区区一境,你如何耗得过我?”唐虎冷笑着说道,他握着刀站直了身子,看向褚青霄的眸中满是戏谑。

        褚青霄的攻势从约莫半刻钟前就开始变得不再凌冽,速度也明显有所下降,他身上的几道伤口大都也就是在着半刻中的时间里所被添上的。

        “我的灵力还未有耗尽,而你已经是强弩之末,胜负已分了。”唐虎这样说道,手中的刀被他举起。

        他很高兴。

        他这一辈子杀过很多人,但大多数,都是寻常百姓,死前他们的眸中只有恐惧越绝望。

        而眼前这个家伙不一样。

        他很有本事,也很聪明,可依然无法改变被他杀死的结局。

        这样的对手,死在自己手上。

        能给他带来的满足感是前所未有的。

        “我会割开你的喉咙,让鲜血一滴一滴的从你脖子中流出,然后砍断你的双手与双脚,你会看着自己一息一息的死去,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他神色癫狂的言道,双目也已然赤红,被一个一境武者戏弄如此之久的愤怒在这时化作了扭曲的欲望,被他尽数宣泄而出。

        但他恶毒的诅咒,却并未让眼前的褚青霄生出半点的异状。

        褚青霄只是目光悲悯看着他,就像在看着一只山猫,在盯着一只张牙舞爪,却已经走入末路的老鼠。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然后。

        伸出手,从怀里取出了一直红色的蠕虫,放入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