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该你了

第二十二章 该你了

        (300月票加更!)

        “歇会吧。”

        太玄山,野狗峰下的山道上。

        唐虎翻身下马,靠着一旁的树桩坐了下来,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酒囊,大口喝了起来。

        周围的四五位黑衣男子见领头人如此,自然纷纷拉缰驻马。

        他们翻身下马,将手中的火把插在周遭的地上。

        一边围坐过去,嘴里一边抱怨道:“这群畜生,还挺能跑!”

        唐虎闻言侧头看向那群低着头蹲在地上,神情惶恐的鸦奴,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鸦奴们的脸色陡然苍白,身子隐隐打颤。

        唐虎却似乎很喜欢这样的场面,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继续打量着那群鸦奴。

        忽然,他瞥见了人群中的一位女子,她怀抱着一个孩童,破烂的衣衫下,雪白的肌肤大片的裸露在外,眉眼清秀,虽有岁月磨砺的痕迹,可依然带着几分妩媚的风情。

        大抵是饮了酒的缘故,唐虎的心头泛起阵阵火热。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将手中的酒囊扔给了身旁的同伴,旋即便站起身子,朝着那群鸦奴所在之地走去。

        周围的同伴显然是清楚他的性子,在这时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唐虎一步步的靠近。

        他那张不满肉瘤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仿佛如恶鬼一般,狰狞的可怕。

        鸦奴们抬头紧张的看着他,身子不住的打颤,却生不起半点逃跑的勇气。

        他来到了女人的跟前,女人似乎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孩子,嘴里哀求着:“不要……不要……”

        可唐虎却并不在乎她的哀求,他朝着女人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脖子,将她的身子从鸦奴中拖出。

        她奋力的挣扎,双手不断的拍打着唐虎的手,可这样的反抗却显得无力与苍白,她不可避免的被拖拽出了人群,被唐虎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女人被摔得头昏眼花,当她回过神来,眼前的男人已经开始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头。

        她顿时脸色撒白,站起身子就要逃跑。

        “娘!”

        可就在这时一声稚嫩的哭喊,让妇人起身的动作一滞。

        她侧头看向一旁,只见一位黑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将她的女儿抱在了怀中,一把短刀架在孩子脖子上。

        男人在冷笑,孩子在哭喊。

        而身前的唐虎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低头盯着她。

        就像是野兽在盯着自己已经是瓮中之鳖的猎物。

        女人的身子颤了颤,但很快她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那一瞬间,她仿佛被人抽走了灵魂一般,双眸之中光彩如潮水一般退去,再也没了半点生机。

        她颓然瘫坐回了地上,身子慢慢的躺下。

        唐虎的嘴角露出了笑意。

        是个很知趣的女人。

        他在心底暗暗说道,旋即目光火热,宛如恶狼一般,就要扑在女人的身上。

        咻。

        一声尖锐的声音忽然响起。

        是一颗石子划破了夜色,将一道插入地面的火把熄灭。

        山道暗了几分。

        唐虎一愣,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周遭的同伴也意识到了不妙,纷纷起身。

        咻!

        咻!

        而就在这时,又是数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数枚石子接连飞射而来,插在地面的火把纷纷熄灭。

        山道之上骤然一暗。

        “什么人敢袭击鬼鸦寨!”唐虎抽出来背后的长刀握在手中,目光警觉的看向四周。

        周围的同伴也神情警惕,面色肃然。

        山林静默一片,并无任何响动传来,更无人回应他的质问。

        沙沙!

        忽然,一阵夜风袭来,吹得山林沙沙作响。

        天际的乌云似乎也被夜风席卷,缓缓移动,将弦月遮掩。

        当最后一缕月光被遮蔽,山道之上骤然暗了下来。

        而也就是在这时,一道寒芒忽然从远处的草丛中跃起,涌向此间。

        “小心!”唐虎警觉的大吼道。

        声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闷哼,伴随着还有身躯重重倒地的重响。

        唐虎心头一紧,回头看去,只见一道寒芒已经攻杀到了他的身前。

        他的瞳孔陡然放大,提刀欲挡。

        可对方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他的意图,手中寒芒一转,化刺为扫。

        寒芒划过,他的手臂传来一阵凉意,待他回过神来,手臂的衣衫依然被割开,其下的皮肤上也被划出一道血痕。

        而对方显然是本着取他性命来的,手中寒芒攻势不停,在割开他手臂的瞬间,又是一转,再次刺向他的胸膛。

        是个硬茬!

        唐虎在心中暗道,不敢大意。

        他心神一沉,体内气机奔涌,丹田处的灵力被其催动,在周身一震。

        灵压护体!

        那是三境灵府境武者才特有的能力。

        这股灵压荡开,那人手中寒芒被灵压所震,攻势明显一滞。

        他似乎有所忌惮,身形猛然退避数步。

        于此同时,夜风再起,山林沙沙作响,而穹顶遮住弦月的乌云被夜风吹开。

        清冷的月光洒下,山道上的景象不再被淹没在黑暗中。

        唐虎也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是个男人,年纪看上去不大,身着黑衣,脸上带着一张绣有桃花的手帕,遮住了鼻口,仅露出的双眼之中,光芒阴冷无匹,近乎鬼魅,而非生人。

        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断了半截的剑,剑身上血迹未干,尚在滴血。

        唐虎从未见过这样的对手,他目光小心的打量着对方,透过对方立身之所的缝隙,亦能看清,对方的身后,方才自己那位抓着小女孩同伴已经倒地,没了声息,只有那小女孩,仿佛并没有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正立在原地,身子不住的打颤。

        “阁下何人?”

        “我们无冤无仇,为何痛下杀手?”

        唐虎握紧了手中的刀,在那时低声问道。

        同时剩余的几位同伴,也极有默契,从四面缓缓围拢过来。

        “我们是鬼鸦寨的人,太玄山中没有我们鬼鸦寨办不成的事,杀不了的人。”

        “今日之事,或是误会,阁下如果不愿招惹麻烦,最好现在离去,我全当无事发生。”

        唐虎自然看出了眼前这人绝不是一时兴起而对他们出手,他的劝解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他只是想要借此拖延住眼前这诡异的家伙,给同伴们落位争取时间。

        对方似乎并未察觉到他的意图,他看向唐虎,张开了嘴。

        “我们之间只有一个误会。”

        “就是……”

        “身为豺狼,你们却偏偏生得了人的模样。”

        那人如此言道,声音沙哑,像是老旧的房门被夜风吹动时,摇晃的闷响。

        唐虎的眉头一皱,对于对方的羞辱甚是恼怒,加上此刻几位同伴已经落位,他再无迟疑在那时爆喝道:“动手!”

        此言一出,周围的四人手持大刀猛然冲杀上前,从四面围剿而来,封死了对方的进退之路。

        可蒙面之人面对这样的窘境,却并无半点畏惧之色,他的身形一动不动,直道四把晃着幽光的长刀已至身前。

        他冰冷的眸中,猛然泛起杀意。

        手中的断剑在那时一颤。

        “破阵子——千钧!”

        他轻声言道,手中长断剑横于胸前,与两柄从正面袭来的长刀相撞,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的另一只手伸出,指弹剑身。

        剑身猛颤,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剑身上倾泻而出,顺着长刀涌向持刀的二人。

        二人的脸色一白,身子不由自主的暴退数步。

        但蒙面之人却并不愿意放过他们,他欺身上前,另一只手被他伸入背后,又是一把断剑被他取出。

        那是一把造型略显古怪的断剑,剑身呈现出寻常剑器不曾有的古怪弯曲,上面刻有春不晚四字。

        “春不晚——雁去回。”他的嘴里如此言道。

        那柄断剑,就在这时被他从手中抛出,断剑的剑身旋转,在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去向退避的二人,幽寒的剑锋如鬼魅一般,割开二人的颈项,然后旋转着落回他的手中。

        与此同时,身后的两柄长刀也在这时袭来。

        可蒙面之人,却并无半点慌乱之色,他将春不晚收回背后,同时反手握着破阵子。

        身子一转,与袭来的长刀相撞。

        剑身一挑,将长刀震向一侧,正好与另一把袭来的长刀轰击在一起。

        三柄刀剑相撞在一起。

        一时间僵持不下。

        但这样的僵持也只持续了一息光景。

        他的眸中忽然闪过一道寒芒,反握着剑身的手猛然松开。

        剑身在长刀之上一转,他的另一只手握住了剑柄,手臂朝前一送,断剑贴着刀身一路前行。

        刺耳的金石碰撞之音,伴随着火尾,在刀身上被拉出。

        下一刻,断剑便贴着刀身来到了那贼人的颈项。

        贼人面露骇然之色,下意识的就要求救,可握剑之人眸中却并无半点怜悯,剑身划过,鲜血便从贼人的颈项处涌出。

        贼人的悬在喉咙间的话,也随着鲜血,而被永远的淹没在夜色中。

        同时身子一转,仿佛早已预料背后之人袭来的路径轻描淡写的避开了劈来的长刀,断剑一指,刺入了对方的胸膛。

        那人似乎完全未有料想一切会发生得如此突然,他的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看向刺入自己胸膛的断剑。

        生机却在这时随着鲜血的溢出而抽离,他的眸中泛起恐惧,可下一刻,身子便随着断剑被抽出,而失去了气力,重重倒下。

        做完这些,蒙面人轻震剑身,剑身上的血迹抖落,露出雪白的寒光。

        他转头看向提着刀还未来得及杀上前来,同伴就已经尽数阵亡的唐虎,眯起的眼缝中幽光正盛。

        他说。

        “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