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少女,你为何握紧拳头?

第十八章 少女,你为何握紧拳头?

        褚青霄沉默的看着对方。

        这番话让他无从反驳。

        但他还是在犹豫后说道:“我只是觉得……”

        “我不关心你怎么想,也不想知道你觉得如何。”只是他的话刚刚起头酒杯月见所打断。

        “夏虫不可语冰。”

        “我们本就身处不同的世界,所见之物也大不相同。”

        “你未经历过我所经历的苦难,我也没有见过你所见过的万家灯火。”

        “我们不需要相互了解,我们也没必要讨论处世之道,毕竟我们谁都改变不了这世界。”

        “我们之间需要的,只是一场交易。”

        “交易?”褚青霄愣了愣有些困惑。

        月见的脸上再次挂起甜美的笑容。

        “说起来,那个天悬山的女人得好好感谢你,若不是你,现在她已经被我杀了。”

        只是笑容越是甜美,此刻说出的话,却越是让胆寒。

        褚青霄皱了眉头,但嘴里还是下意识的言道:“昭昭她已经……”

        “已经和天悬山断绝来往了?”月见眉头一挑,打断了褚青霄的话。

        褚青霄一愣,正欲点头,可抬头看向少女时对上的却是对方带着戏谑笑意的目光。

        “那谎话骗骗庞胖子和关猴子还行,你觉得能骗到我?”

        “每次我说起天悬山坏话时,那女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哪里像是和天悬山断绝关系的样子?”

        月见说到这里顿了顿,有意看了褚青霄一眼,这才再次言道:“徐爷爷说什么天悬山那么多人,不是都该死,这话确实有些道理。”

        “可天悬山与朝廷沆瀣一气,害死我的族人时,也从未讲过道理。”

        “我这一辈子,穷其一生恐怕都没有扳倒那个庞然大物的可能,所以,我也从未打算要跟天悬山的人讲道理。”

        “你看,既然我这一辈子注定没办法报仇,倒不如遇见一个,就杀上一个,管他无不无辜,能解我胸中那口恶气不就行了吗??”

        “所以杀她,我不会有半点心理负担。”

        说这话时,她的脸上固然还挂着笑容,嘴角露出的虎牙配上那张漂亮的脸蛋,看上去也同样还是那般可爱。

        可看着这张脸的褚青霄却在这时如置身冰窟,寒意顿时。

        他压下了心头的不适,在那时问道:“所以,你为什么不杀我们?”

        “修罗界。”少女的嘴里吐出了这三个字眼。

        “嗯?”褚青霄有些不解。

        但下一刻,他便反应了过来,神情古怪的问道:“你也想要学修罗界?”

        “不是想要。”月见却在这时摇了摇头:“我是一定要学。”

        “可这不是法门,那日那个徐姓老者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褚青霄神色阴沉的言道。

        “我和庞胖子以及关猴子不一样。”“我经历过足够多的死斗,甚至我有可能已经摸到过修罗界的门槛,只要你把你经验传授给我,我觉得我能够掌握这法门。”少女如此言道。

        “这一场交易,半个月之内,只要你教会我,你就可以和她离开苍鹰寨。”

        “那如果教不会呢?”褚青霄问道。

        月见闻言,她的脸上的笑意收敛,眉宇低垂下来,月光倾撒在她的侧脸。

        那可人的脸蛋在月光的映衬下,森白又幽暗。

        “放心,你非天悬山门徒,我不会杀你。”

        “但她……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褚青霄闻言脸色一寒。

        而少女似乎很满意褚青霄的反应,她眯着眼睛说道:“记住了,我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十二天之后,你若是教不会我,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褚青霄愣了愣,他看着眼前这个满目杀机的少女,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他还是提醒道。

        “半个月……是十五天……”

        “嗯?”冷峻的少女眨了眨眼睛,脸上涌动的杀机忽然呆滞……

        ……

        楚昭昭很生气。

        自从几日前,那个女山贼来见过褚青霄后。

        褚青霄就变得很古怪。

        那天她等了很晚,才等到褚青霄回来。

        那时已经是快到亥时。

        褚青霄似乎有意放低开门的动静。

        而当他看到楚昭昭还坐在屋中时,他明显被吓了一跳,神情慌张。

        楚昭昭询问褚青霄月见寻他何事时,他更是顾左右而言谈,眼神也有些躲闪。

        楚昭昭同时发现,褚青霄的衣衫凌乱,浑身是汗,就好像做了很重体力活一般。

        她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想着明日再说,让褚青霄去清洗一下。

        可这一去便是半个时辰。

        褚青霄洗了很久,就好像他的身上有什么很不干净的东西,他要努力将那些东西都洗净一般。

        而接下来的几天,褚青霄几乎吃过早饭后便不见踪影。

        回来时通常已经是深夜。

        并且每次回来,他都是衣衫凌乱,满头大汗,也都要洗上半个时辰的澡才会入睡。

        有次夜里,楚昭昭见褚青霄未有将被褥盖好,想着山里风大便想伸手给他盖好被褥,可手刚刚伸出,触碰到了对方的衣衫,那少年却宛如触电一般,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物,那模样就像是生怕被人拉开一般。

        楚昭昭对于褚青霄这样一系列奇怪的表现早已心生疑窦,可问了好些次,却得不到褚青霄一个正面的答复。

        她的心头隐隐有些不安。

        ……

        回忆着这几日褚青霄的古怪。

        楚昭昭叹了口气。

        她坐在房门前的台阶上,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颊,呆呆的看着前方发呆。

        天色已近傍晚,可褚青霄还是没有回来。

        “昭昭姐姐。”这时,方絮儿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

        楚昭昭回过神来,看向对方。

        方絮儿也走到了楚昭昭的跟前,她正要说些什么,可忽然眉头一皱,用鼻子四处嗅了嗅。

        “昭昭姐姐,你家中怎么有股糊味?”

        楚昭昭闻言一愣,忽然记起锅里还热着鸡汤。

        她赶忙起身,跑到了后厨,只见后厨之中烟雾滚滚。

        她赶忙上前打开了锅盖,却见鸡汤已经被烧干,里面的鸡肉也呈现黒糊之状。

        “用水!”方絮儿在一旁大喊道。

        楚昭昭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用一旁的木瓢舀起水,浇入锅中。

        铁锅之中翻腾起阵阵水雾,那焦糊之味才渐渐散去。

        “昭昭姐姐,你也太马虎了,这要是再晚些,这屋子说不定都得烧起来。”方絮儿看着屋中未有散尽的烟雾,有些担忧的言道。

        “刚刚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那么大股糊味,你都闻不到的?”

        还不是褚青霄那个混蛋,每日都那么晚回来,我不热着饭菜等他,难道让他回来吃残羹冷炙!

        楚昭昭在心头说道,只是这些话,她没必要告诉方絮儿。

        故而转移话题道:“这么晚了,你不在家里吃饭,来这儿干嘛?”

        方絮儿倒是个孩子心性,听闻此问,就忘了方才的事情,她抬起了自己的手,递来一样事物:“巫婆婆叫我来送些东西。”

        楚昭昭定睛看去,却见方絮儿手中提着的是一个布袋。

        她接过此物,将之打开,只见布袋中装了满满当当一袋子的赤血虫,看数量恐有二十余只。

        “这么多赤血虫?”

        “巫婆婆最近改信佛了?”楚昭昭神情古怪,要知道前些日子褚青霄因为尝试突破二境,而加大了些许赤血虫的消耗,想要求来一点,婆婆却态度坚决,楚昭昭不得不把身上仅剩的几枚银子交了出去,这才换回了几只赤血虫。

        “是月见姐姐让巫婆婆给的。”方絮儿笑着说道。

        “女山贼?她这么好心?”楚昭昭脸上的狐疑之色更甚。

        方絮儿却一脸天真无邪的言道:“月见姐姐人一直很好的,而且她说,青霄哥哥这几天陪着她,日夜耕耘,很是辛苦。”

        “可折腾久了,难免身子发虚,所以她要好好保养青霄哥哥的身子。”

        “这样才能长长久久……”

        “嗯?”

        “昭昭姐姐,你为什么握着拳头?”

        “你额头上怎么有青筋凸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生病了?”

        “嗯?昭昭姐姐你拿菜刀干嘛?”

        “这么急匆匆的要去哪里啊?你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