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鬼鸦寨

第十二章 鬼鸦寨

        楚昭昭是被屋外叮叮咚咚的敲击声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床边的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看了看窗外,天色微微亮,时间尚早。

        她的心头顿时有些紧张,心道莫不是那女山贼又起了歹念?

        她慌乱穿起衣衫,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快步便走向屋外。

        可房门一开,她的脚步便是一顿,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屋外的院子中,褚青霄正拿着一个木槌往土里钉着木板。

        褚青霄也在这时回过头看向楚昭昭,他面露歉意的笑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吵到你啦?”

        楚昭昭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赤着脚便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褚青霄忙活了多久,眼前围着房子用木块搭起围墙已经完工了一半,虽然有些地方歪歪斜斜,但看得出褚青霄已经很用心了。

        “你忙活这个干什么?”她有些奇怪的问道。

        “昨天那婆婆不是送了些鸡崽来吗?被关在笼子里一夜,叫个不停,我就想着把围墙做起来,也可以把它们放出来。”褚青霄微笑着说道。

        那张并不算特别英俊,但却干净的脸上绽开的笑容,配上晨曦照下的晨光,莫名有些好看。

        楚昭昭愣了愣,转瞬又想起二人同床而眠的场景,她脸色一红,赶忙撇开了头,嘴里嘀咕道:“那些鸡崽要下蛋,起码得好几个月,你难道还真打算在这里待上……”

        她的话说道一半,却忽然听了下来。

        他们确实不打算常住,甚至已经开始盘算怎么逃离这里。

        但其中最重要的前提是,要打消苍鹰寨众人的疑心,而越是要让苍鹰寨的人相信他们,他们就越是要表现出一种要在此处定居的架势。

        褚青霄的这番举动,显然是很有必要的。

        想到这里,她不免暗暗有些佩服眼前这个家伙。

        还挺聪明。

        她在心头暗暗想到,目光却忽然瞥见褚青霄握着木板的几个手指有些红肿。

        她皱了皱眉头,几乎没做多想就一把将褚青霄的手抓了过来,嘴里埋怨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笨手笨脚,那女山贼的剑你都接得住,钉个木桩你却能将手砸到?”

        褚青霄被楚昭昭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他刚想抽回手,可却见少女低着头,眉头紧皱的某样。

        他的心底一暖,笑着道:“修罗界那样的手段只有在临阵对敌时我才能本能的激发,平日里却是不行。”

        “可能是还没到收放自如的境界吧。”

        听闻这话的楚昭昭抬头白了他一眼:“那你昨天还逞能,要是你那什么修罗界没有张开,女山贼那一个剑指,你这手就废了。”

        褚青霄憨憨一笑,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楚昭昭。

        楚昭昭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正抓着褚青霄的手,她一个激灵,触电一般的松开手,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二人之间的气氛微妙起来,楚昭昭偷偷抬头看了褚青霄一眼,这家伙却只是傻笑,显然也没有打破这古怪气氛的本事。

        “我……我来帮你吧。”楚昭昭这样说道,蹲下身子有些慌里慌张的想要捡起地上的木板。

        “青霄哥哥!昭昭姐姐!”而就在这时,方絮儿的声音却从不远处传来。

        二人侧头看去,只见那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

        “昨晚睡得还习惯吗?”她来到二人身旁,笑着问道,露出了那两颗标志性的虎牙。

        “还不错。”楚昭昭这样说道,可话音一落,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事实上昨天晚上,她睡得一点都不好!

        这大概是楚昭昭这一辈子做得最愚蠢的决定。她在心头这样想到,但很快就又否定了这样的念头。

        最蠢还是将观剑养意诀用在了那把破剑上。

        但这个决定同样很蠢!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只是昨日看着褚青霄忙前忙后的铺着地铺,又得应付一波接着一波的热心居民。

        她有些心疼,脑子一热就做出了那样的邀请。

        虽然褚青霄免去再仿佛铺设地铺的事情,可在那狭小的床榻上,孤男寡女挤在一起,又怎能安眠。

        倒是褚青霄这家伙,躺在床上没一会,就没心没肺的睡了过去!

        她越想越气,忍不住又瞪了褚青霄一眼。

        好在方絮儿心思单纯,倒是没有多想,她从怀里掏出几个馒头递了上来:“哥哥姐姐还没吃饭吧?我做的,你们尝尝。”

        二人倒是也没推辞,道了声谢便接过了馒头。

        方絮儿则围着搭了一半围墙看了看,嘴里言道:“青霄哥哥不愧是习武之人,这么大片围墙,这么快就做了一半。”

        “难怪月见姐姐要把你招入苍鹰军中。”

        “苍鹰军?”吃着馒头的褚青霄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是庞统领他们那边,名头听着吓人,其实也就三四十来号人。”

        “咱们山寨却山下劫货,去城里采买和出手货物都是苍鹰军的人来做,虽然有些辛苦,但每个月能分到的粮食和银钱都比寻常人要多一些。”方絮儿耐心的解释道。

        “能去山下劫货?”而听到这话的楚昭昭却是眼前一亮。

        能去到山下就意味着有逃出的机会,念及此处她赶忙又问道:“那我呢?”

        “姐姐吗?”方絮儿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三娘姐姐那边,平日负责采摘野果或者帮忙纺织绸缎,都些是相对而言很轻松的活。”

        “姐姐不喜欢吗?”

        楚昭昭闻言却脸色一变,几乎就要忍不住骂上那女山贼几句,但转念一想,这却也是常理之中。

        他们刚刚加入山寨,女山贼对他们肯定还不信任,她能想到下山便于逃跑,以女山贼的狡猾,自然也能想到。

        一个下山一个在上山正好相互牵制。

        念及此处,楚昭昭收起了就要漫上脸庞的怒火,反倒露出了一副幽怨之色:“我和我家夫君流离失所,被天悬山追杀,能得一安居之所已是万分满足,若不是月见姑娘帮助,我和夫君怕就做了亡命鸳鸯,哪里还能不知足。”

        “山寨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自当全力以赴。”

        平心而论,楚昭昭的演技着实有些拙劣。

        用力过猛,反倒显得做作。

        也幸好观看这场表现的是年纪尚浅的方絮儿,小姑娘见状不疑有他,反倒安慰道:“姐姐放心吧,月见姐姐是很好的人,你们待在苍鹰寨一定没事的。”

        说着,她伸手拉住了楚昭昭的手,双眼放光:“昨日我听青霄哥哥说了你们的故事,我觉得好感动。”

        “姐姐,你给我好好讲讲你跟青霄哥哥是怎么认识的?”

        “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青霄哥哥有没有英雄救美过?姐姐你又有没有内心挣扎过?”

        “青霄哥哥有没有什么表面清纯可背地里心思恶毒的青梅竹马?”

        “姐姐你又有没有什么家财万贯,权势滔天的公子哥倾慕?”

        “他们有没有从中作梗,你们又是怎么跨越艰险走到一起的?”

        楚昭昭被方絮儿这一连串劈头盖脸的问题问得脑袋发蒙,她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期待,眼冒星光的少女。

        愣了半晌,这才从嘴里吐出一个字眼。

        “啊?”

        ……“苍鹰军呢!是咱们苍鹰寨最重要也最辛苦的一群人。”

        “三个大统领,很好辨认。”

        “胖的叫庞大壮,有些憨憨的,从我三年前到这里,他就嚷嚷着要娶媳妇,这么多年却还是个光棍。”

        “高高瘦瘦的叫关子晋,他媳妇就住在寨子东边,有个女儿,可调皮了,有天还把巫婆婆的喂虫子的草给烧了一堆。”

        “不爱说话的叫黄曲象,但姐姐别看他凶巴巴的模样,可人最好了,寨子里有四五个孤儿都是他一手带大的。”

        走在苍鹰寨中,方絮儿像个话痨一般在楚昭昭耳边絮絮叨叨个不停。

        吃过早饭后,褚青霄忙着继续修整院子,方絮儿就自告奋勇的要带着楚昭昭熟悉苍鹰寨。

        对于一心想要弄清楚寨子布局,规划逃跑路径的楚昭昭而言,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只是小姑娘大抵是太久没有见过外面来的人,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也得益于此,楚昭昭对于这苍鹰寨的情况也算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这一路走来,楚昭昭将苍鹰寨的布局,每一条道路以及出口,都记得真切,可看着看着,她却忽然眉头皱起。

        “絮儿,咱们苍鹰寨里,怎么这么多缺胳膊少腿的家伙呢……”楚昭昭如此问道。

        这一路走来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作为山贼的据点,这苍鹰寨干净整洁也就算了,并且老弱病残的数量看上去着实多了一些。

        这对于一个靠着打家劫舍而生存的山寨而言,多少有些不正常。

        “太玄山大大小小近百座山峰,每座山峰上都盘踞着一伙或者数伙山贼。”

        “其中以黄玄峰上鬼鸦寨势力最为庞大,他们看管着整个太玄山,我们这些小山寨每月都得按人头给他们上缴钱财或者银两,一旦有寨子拿不出这些东西来,轻则他们会掳走寨中居民,重则说不得会动手屠戮整个山寨。”

        “各个山寨之间竞争残酷,对于没有修为或者老弱病残的,大都弃之不顾,遇见有点良心的寨主或许还会给条生路,让你离开山寨自生自灭。而一些没有良心的,就直接杀了亦或者当家畜一样养着……在寨中没有余粮的时候进献给鬼鸦寨,换取食物。”

        “也只有月见姐姐愿意收留我们这些老弱病残,这才有了如今的苍鹰寨。”

        “也是因为如此,苍鹰寨里的老弱病残确实多了一些,虽然我们也努力的帮着大家做了很多力所能及的事情,但还是远远不够。”

        “大多数的重担,还是压在了苍鹰军和月见姐姐的身上。”方絮儿这样说道,眼中满是对那位月见的推崇,以及些许对于自己帮不上什么忙的自责。

        楚昭昭倒是没有想到那个被她记恨的女山贼还有这样的一面,她皱着眉头问道:“那个鬼鸦寨什么来头?为什么要用生人换粮食?他们要那么多人做什么?”

        提及鬼鸦寨,方絮儿的脸色明显变了变,她言道:“我也不清楚,听人说那鬼鸦寨的寨主好似修炼了什么魔功,要用活人增长修为,也有人说,是他们喜欢把活人当做事物来此……”

        “反正被送过去的活人,几乎就再也没有再在这太玄山上见过。”

        “而且因为他们开的价钱很高,有些山寨甚至会主动帮着鬼鸦寨劫掠活人!靠着这个维持山寨的运转。”

        说道这里,小女孩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又才看向楚昭昭有些神秘的说道。

        “我还听人说。”

        “鬼鸦寨要那么多活人,其实是用来献祭的。”

        “说是那寨主,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可却生龙活虎的跟三十来岁的人没有两样。”

        “就是靠着用生人供奉一个邪神,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