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桃花再开

第五十二章 桃花再开

        那一声爹,叫得褚岳山心都仿佛要碎开了一般。

        他与诸人一道快步走上前来,看着褚青霄那浑身是血的模样,他焦急万分。

        伸出手就想要替自己的儿子擦去脸上的血迹。

        可手触摸到褚青霄的脸颊,却直接从他的脸颊上穿了过去。

        褚岳山眨了眨眼睛,有些发愣,下一刻便反应了过来。

        他已经死了……

        他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他再也没办法给儿子擦去脸上污渍,也没有办法在下雨天为他撑伞,也不能在伤心时,用自己并不太正确人生道理安慰他。

        他也……

        再也没办法拥抱他,哪怕他就在自己面前。

        意识到这些褚岳山脸色瞬间苍白,上下嘴唇开始打颤。

        褚青霄显然也反应了过来,他看向自己的父亲:“爹……”

        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话才刚刚开口,他的喉咙间却涌出一股甜意,下一刻鲜血便从他的嘴里喷出。

        他的身子一软,旋即便倒了下去。

        “大外甥!”

        “小兔崽子!”孙宽与褚岳山见状,皆是心头一惊,二人赶忙上前,伸手想要扶住褚青霄。

        可褚青霄的身子却穿过他们的手,继续向地上倒去。

        眼看着他就要重重的摔倒在地,楚昭昭的双手却在这时伸出,代替孙宽与褚岳山接住了褚青霄。

        褚岳山感激的看了楚昭昭一眼,但下一刻又赶忙问道:“我儿子这是怎么了?”

        周围的众人也在这时围了过来,皆神情紧张的看向在褚青霄。

        楚昭昭面色凝重的将褚青霄轻轻的放在地上,一只手伸出摁在褚青霄的手腕上,微微感应,旋即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

        “烛阴神血的力量太过霸道,别说是他,就是六境、七境的强者,动用这种禁忌之力,也会被神血反噬,更不提他这根本还没有入境的修为。”

        “他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不可思议了……”楚昭昭沉着脸色这样说道,眼眶隐约有些泛红。

        褚岳山与孙宽闻言顿觉不妙,孙宽赶忙追问道:“那……那我大外甥会……会怎么样?”

        楚昭昭抬头看了众人一眼,众人皆满脸焦急,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嘴里的话宣之于口。

        “咳咳咳……”可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褚青霄忽然发出一阵咳嗽声。

        众人见状赶忙围了过来,褚岳山看着随着褚青霄的咳嗽而从他嘴里溢出的鲜血,眼眶陡然一红,伸手想要给自己的儿子擦去嘴上的血渍,可手在半空中却停滞了下来。

        他是亡魂。

        他帮不到他。

        他什么都为他做不了。

        “爹……我恐怕马上就要来和你们一起上路了。”褚青霄看向褚岳山,有些艰难的说道。

        “胡说!你不能死!”

        “你得给我好好活着!”

        “我老褚家,就指着你传宗接代,你要死了,去到泉下,你娘不打死我……”

        褚岳山大声说道,他脸颊通红,似乎有些生气,可说着说着,声音中涌出一抹哭腔,更咽了起来。

        躺在地上的褚青霄看着自己的父亲,苦笑着低声道:“这事……恐怕我有心无力了……”

        “咳咳咳!”

        褚青霄的话还未说完,嘴里又发出一阵伴随着鲜血涌出的咳嗽。

        楚昭昭赶忙伸手为褚青霄擦去嘴角的鲜血,可那里的鲜血却源源不断的涌出,她才擦净一点,更多鲜血又被褚青霄从嘴里咳出。

        “你的五脏六腑都被神血侵蚀,你少说点话,现在你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你的伤势加重。”她焦急的说道,想要给褚青霄擦去鲜血的手有些手足无措的悬在半空中,根本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呵……反正都要死,早点死,说不定还能和我爹他们一路,一个人走太孤单了。”

        “我……我不想再一个人了……”褚青霄气若游丝的低语道。

        楚昭昭闻言一愣,但下一刻她便领会到了对方的心思,在十二年的时间里,无数次的轮回中,他每一次都是那个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武陵城中,万家灯火,可他却始终孤身一人。

        眼眶中本就有泪水在打转的楚昭昭听闻这话,再也憋不住了,眼泪顺着脸颊便淌了出来。

        褚青霄艰难又缓慢的转过头,看着楚昭昭,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王澈……你看见了吗?”

        “有女孩为我哭,还是很漂亮的那种。”

        “是我赢了。”

        站在人群之中的王澈闻言,眼眶通红,更咽着应道:“算你……厉害。”

        “嗯。”褚青霄这样点了点头,他瞳孔中神采开始涣散,似乎到了随时都会熄灭的地步。

        意识到这一点的楚昭昭赶忙抓住了褚青霄的手,她大声说道:“褚青霄!不可以睡!不可以!”

        “青霄!”

        “青霄!”

        周围的众人也在这时围拢过来,他们红着眼睛,大声的呼喊着褚青霄的名字。

        一声接着一声。

        他们呼唤着少年的名字。

        想要挽留他。挽留这个用了十二年来拯救他们的少年。

        挽留这个武陵城唯一活着的少年。

        当亡魂们的意志在那时聚合,冥冥之中仿佛有某种光芒亮起。

        它微弱却明亮。

        炙热又温暖。

        众人似乎都察觉到了这异状,他们看向四周,却见是道道红色的光点在他们各自体内亮起。

        是那位半神遗留的神力。

        它被褚青霄催动着净化了众人体内的烛阴气息。

        本已差不多被彻底消耗,只有星末一点遗留在众人体内。

        但随着众人呼唤。

        那照拂着武陵的神明,用最后的气力,回应了他们的祈祷。

        星末的光点在这时从众人体内溢出,一点接着一点的凝聚在褚青霄的身前。

        虽然每一点光粒都微弱得可怜,但在汇集在一起时,依然拥有着一缕神力。

        光点汇集的刹那,猛地一颤,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涌入褚青霄的体内。

        褚青霄的身子如遭重创,也是一颤。

        下一刻。

        他心脏处那朵已经完全化作黑色桃花印记,随着光粒的涌入,渐渐泛起红色。

        但本就稀薄的力量却无法将那印记完全同化,只是在黑色桃花印记之中,染出几缕血色,与桃花印记中黑色的纹路交错在一起。

        充满死气的桃花印记,随着那几缕红色纹路的点缀,竟然多出了几分生机。

        而也就是随着这样变化,密布在褚青霄周身的黑色血管开始隐没。

        褚青霄已经快归于静止的心跳,在这这时再次发出强有力的跳动声。

        不仅如此,他五脏六腑中的伤势也被快速的修复。

        只是十来息的光景,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

        呼!

        褚青霄的鼻尖忽然发出一声沉重的呼吸声,他的身子猛然从地上坐起。

        “褚青霄!你没事了!?”楚昭昭惊喜的言道。

        周围的众人也是一愣,下一刻人群便爆发出一阵剧烈的欢呼声。

        褚青霄显然也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自己那再无痛楚的身躯,好一会之后,方才木楞的点了点头。

        “是那个……老道士……”他若有所思的喃喃言道。

        “太好了!小兔崽子!”褚青霄还在发愣,褚岳山便大声的说道,他满脸笑意的想要伸手抱住自己的儿子,但与之前一般,他还是不可避免的从褚青霄的身上穿了过去,扑了个空。

        但这一次,褚岳山却再也没有半点之前的懊恼之色,他只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回身看向褚青霄的眼中弥漫的还是满满的笑意。

        对于父母而言,没有什么比自己孩子的更重要。

        只要自家孩子无碍,他们可以本能的忽略自己的处境。

        “太好了!大外甥!你没事!”孙宽也在这时激动的说道。

        褚青霄知道自己能逃过此劫,全是因为武陵城的众人心有所念,方才能得到那老道士或许已经死去亡魂残留意志回应。

        他朝着众人点了点头,正要道谢,可却忽然发现,众人的周身从双足之处开始虚化,一道道光粒从他们的身体中溢出,飘向远方。

        “这……”褚青霄见状一愣,到了嘴边的感谢之言,顿时又卡在了喉咙间。

        “青霄,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是时候说再见了。”人群中的洛先生朝着褚青霄微笑的言道,他的一只手伸出,搂着仙灵姑娘,仙林姑娘在这时靠在了罗显色怀里,满脸满足的笑意。

        人死之后,亡魂会前往归息之地,进入永眠。

        亡魂或许会因为心头的执念暂时停留在人间,但归息之地,却是他们命中注定的归宿。

        对于武陵城的众人而言,他们在这世上唯一的挂念就是褚青霄。

        此刻褚青霄的危机解除,他们的执念也已然放下,归息之地开始召唤,他们的魂魄将在冥冥之中的意志牵引下,前往那处。

        这是不可逆转的事情。

        褚青霄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眼眶陡然泛红,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姓褚的,念霜就交给你了!你可得保护好她!”王澈最先走上前来,他微笑着说道,然后伸出手轻轻锤了一下了褚青霄的胸膛,当然那拳头不出意外的穿过了褚青霄的身体。

        他不免觉得有些遗憾,撇了撇嘴道:“可惜,不能再临走前再揍你一顿。”

        “青霄哥哥,我听说暮州宛城的酥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你要是有机会,可以帮我去尝尝吗?”刘裴带着稚气声音响起,说完这话,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歪着头一本正经的又继续言道。

        “你一个人的时候,如果难过,就把头埋在被子里,想些开心的事情,就不难过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嗯。”褚青霄低下了头,闷闷的应了一声,声线中是极力想要掩饰,却又难以掩饰住的哭腔。

        “青霄。”这时,洛先生也走了上来,他的脸上带着一抹温暖的笑意。

        “我知道一个人的路会很难走,也会很寂寞。”

        “但我们迟早会在归息之地再见,别那么急着来见我们。”

        “好好活着,把我们那一份连同着一起带上,去看看这个世界,做什么都好,我们会看着你,陪着你。”

        “即使你看不见我们,感受不到我们。”

        “但我们会一直都在。”

        “我保证。”

        “嗯。”褚青霄使劲的点了点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心意更好的传达出来一般。

        但沉闷的回应声中,带着的哭腔却更重了几分。

        众人一一道别,褚岳山与孙宽互望一眼,两个不对付了半辈子的男人在这时一同走到了褚青霄的跟前。

        褚青霄抬头看向二人,那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包裹不住,他鼻子一酸,泪水就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爹……舅舅……”他这样说道,哭腔在喉咙里打转,可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话来。

        就像是小时候从噩梦中惊醒,满腹的委屈与害怕,却不知如何说起,只想扑入父亲的怀里撒上一娇。

        “小兔崽子。”

        “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了。”褚岳山抹去自己眼角的泪痕,在自己的脸上努力堆砌出一个并不算好看的笑容,也努力让自己嘴里吐出的声音,听上去足够从容。

        他这个当父亲,现在唯一还能给褚青霄做的事情。

        就是用自己的从容,给予他力量。

        “爹本来也不可能陪你一辈子,只是告别来得是早了些。”

        “但至少我们还能好好告个别,不像你娘当年走得那么突然。”

        褚青霄用力的点着头,他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大腿,他想用那剧烈的疼痛,让自己止住喉咙间翻涌的哭腔。

        他想要让自己冷静哪怕一点,好好的和自己的父亲告别。

        可他做不到。

        每当他尝试着抬起头,眼泪就不住的流淌。

        每当他试图张开嘴,嘴里吐出却只有止不住的哭声与更咽。

        他不想让自己的父亲与舅舅,在最后的时刻依然担心自己,只能低着头,试图用这笨拙的方式,将自己的情绪遮掩。

        “大外甥,能不喝酒就别喝酒,别想我和你爹那样,当个酒蒙子。”

        “那东西解不了愁,只是骗自己的玩意。”

        “还有别碰赌!你舅舅我就是栽在这上面的。”孙宽也在这时上前嘱咐道。

        “日后在外面遇见了事,也别太倔,能忍就忍,该让就让。”

        “你能读书,就再读读书,实在不愿意也别勉强。”

        “爹就希望你日后的日子能开心一些。找个贤惠的姑娘,也不用太漂亮,像你娘那样会过日子就行。”褚岳山也接过话茬絮絮叨叨的说着。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仿佛恨不得在这时将他们能想到所有事情都一股脑的抛了出来。

        “嗯!嗯!嗯!”褚青霄努力的点着头,回应着父亲的嘱托。

        “青霄。”

        “我们得走了。”这时,褚岳山的声音再次传来。

        褚青霄闻言,触电一般的抬起头,却见褚岳山与孙宽还有周围的众人身躯都在这时开始虚化,一道道光点从他们的周身溢出,飘向天际。

        “爹!舅舅!”

        “别走!”

        “别留我一个人……”

        褚青霄慌了手脚,他带着哭腔的大声说道,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们。

        可手方才触及,众人的身形都在这时隐没在光点中,朝着天际散去。

        褚青霄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前方,再也寻不到众人的踪迹。

        他心在那时仿佛碎开了一般,身子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夺眶而出的泪水将地面打得湿透。

        他用拳头狠狠的捶打着,他恨自己为什么如此软弱,到最后,都没有勇气抬起头,跟自己的父亲与舅舅好好告别。

        楚昭昭站在褚青霄的身旁,她看着眼前泪水纵横的少年,眸中满是心疼,可却想不出该用什么话开安慰他。

        她踌躇间,忽然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前方。

        只见众人化作的光点聚作一团,在武陵城破败的城池中飘荡,所过之处,那些在废墟中再次长出的桃树上,一道道娇艳似火的桃花在枝叶间盛开。

        一时间眼前的废墟之上,桃花满目,满城竟是火红。

        “褚青霄!你看!”她赶忙朝着褚青霄言道。

        听闻此言的褚青霄也抬起了头,将这满城的桃花盛开的场景尽收眼底。

        他的身子一颤,瞳孔陡然放大。

        他知道。

        这是武陵城的众人,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

        他站起了身子,胡乱的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痕。

        然后,朝着亡魂们散去的方向,用尽浑身的气力,在那时大声喊道。

        “爹!”

        “舅舅!”

        “你们放心!”

        “我会好好活着的!”

        “我会娶八房媳妇,生二十个大胖小子!”

        他的声音在破败的城池中回荡。

        隐约间他仿佛看见,有人在朝着他挥手道别。

        少年一愣,泪痕未干的脸上,嘴角不自觉轻轻上扬。

        他。

        在满城桃花中。

        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