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此剑,不渝

第五十一章 此剑,不渝

        十二年前。

        武陵城遭逢劫难,被烛阴围困,城中百姓寸步难行。

        而同样也是在十二年前。

        六岁的楚昭昭被大爷爷牵着来到了天悬山的山门前。

        大爷爷拉着抓着她的手蹲下身子,一遍又一遍的说道:“昭昭,你得听话,得乖乖的。”

        “好好修行,族中老小都指望着你。”

        懵懵懂懂的孩子根本不明白这些。

        她只是哭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大爷爷要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

        她生于沧州荀城。

        本是城中大族,奈何遭逢变数,族中壮年尽数夭折。

        家道中落,又被仇人处处打压,年轻一辈中,看来看去,也只有楚昭昭有些天资。

        族中耗尽家产,为她打通人脉,送入了天悬山,每月丹药供应也竭尽所能,几乎都是族中老小从牙缝中省出来的。

        为的就是能够让楚昭昭修行观剑养意决,以期有朝一日,她能踏入天悬山的瑶光剑池,求得灵剑垂青,振兴家族。

        ……

        起初,六岁的孩子自以为自己是太过顽皮,所以被大爷爷丢在了这里。

        她开始让自己足够的乖巧,每日跟着师兄师姐锻炼体魄,累得满头大汗,也不敢停下。

        听那些胡子花白的讲解讲解剑经,可年幼的她根本听不懂那些深奥的东西,她就用笔在纸上歪歪斜斜的记下,一边又一边的反复咀嚼。

        她格外努力,也格外刻苦。

        后来,她长大了些,也渐渐明白族中的难处。

        但即使族中如此艰难,大爷爷依然压下族内反对的声音,每个月供给她丹药都不曾吝啬,几乎都是市面上所能买到的最好的品相。

        楚昭昭愈发的刻苦。

        她不断的淬炼着体内的剑意,她知道自己的剑意多上一分,不如瑶光剑池后,能得到灵剑垂青的机会也多少一分。

        她肩负着种族的兴衰,她要对得起族中上下十余年来的供养。

        这份信念一直支撑着她走到今日,熬过了在天悬山被人欺辱的一个个日夜。

        她将那观剑养意诀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哪怕是被黑甲逼入绝境,眼看着就要身死当场,可楚昭昭依然不愿意动用体内的剑意。

        观剑养意诀,是很是极端的法门。

        这天下,除了天悬山的弟子,几乎无人习练。

        一旦施展。

        剑选择了人,人也同样选择了剑。

        人与剑便互为一体,不可再有更改。

        ……

        而一把被丢弃在破败城池中的锈剑显然不是楚昭昭心仪的选择。

        可……

        当她看着褚青霄的肉身在烛阴神血的摧残下,寸寸崩坏。

        看着八千西洲剑甲,用自己的灵魄为剑,撕开黑雾。

        她的胸中某种情绪开始翻涌。

        这对于楚昭昭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但做出个这个决定,过程却并不困难。

        她甚至没有做多想,只是在见到宋归城功败垂成的刹那。

        她一只手就已经伸出,将那把石缝间的锈剑摄入手中,飞身杀入了永夜界中。

        ……

        楚昭昭飞身来到了宋归城的身旁,看着身形被逼退的宋归城,她伸出手想要将之拉住。

        对方也同样朝她伸出了手。

        可指尖相碰的刹那,宋归城的身躯却忽然虚化……

        她扑了个空。

        她意识到了不对,眼眶中的瞳孔陡然放大。

        男人却微笑着看着她,说道。

        “拜托给你了。”

        “眼前的神灵和那个臭小子……”

        “都是。”

        那话音一落,狂暴的剑意却猛然涌入她的身躯。

        这是楚昭昭从未感受过的汹涌剑意。

        她十二年日夜辛劳,所累积起来的剑意与之相比,就像是滴水之于汪洋。

        她知道,这是八千西洲剑甲最后的馈赠。

        这是他们未有向烛龙挥出的剑。

        也是他们意志传承。

        楚昭昭的眼眶一红,愤恨与悲恸在那一瞬间充斥了她的脑海。

        她其实和这些西洲剑甲算不上如何的熟悉。

        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里,对于他们的那位统领宋归城还抱着极大的敌意。

        可当看过,这些剑甲亡魂回应宋归城的召唤,从混沌中苏醒,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生命保护那些寻常百姓后。

        楚昭昭已经认同了这些于此之前素未谋面的剑甲。

        那才是她心中执剑之人应该有的模样。

        敢以三尺剑青锋,补天漏,填沧海。

        虽万死,却不渝。

        而此刻。

        她举起了手中的剑,来自八千剑甲的剑意在她的周身奔涌。

        她要替剑甲们挥出他们未有挥出的剑。

        斩断他们未有斩断的孽障。

        那一瞬间,她的背后仿佛有无数只手,在这时伸出,与她一同握紧了那把锈迹。

        冥冥之中。

        八千剑甲仿佛与她并肩而立。

        那一瞬间,她仿佛有所明悟。

        在那时大声言道。

        “此剑。”

        “谓之……”

        “不渝!!!”

        此言一落,她手中锈剑猛然轰出。

        滚滚剑意从剑身之上倾泻而出,与锈剑一道,狠狠的刺入了那烛龙猩红色的眼球之中。

        吼!

        黑色的鲜血伴随着烛龙的哀嚎,飞溅而出。

        地宫在颤抖。

        矗立在地宫四周的十二道青铜柱上,一道道裂纹浮现。

        烛龙巨大的身躯开始翻腾,哀嚎声一刻不绝的响彻。

        而地面上,感受到烛龙异状的褚青霄也一咬牙,体内的神血被他奋力催动,滚滚黑气趁着这个档口席卷向烛龙。烛龙的身躯被那漫天黑气所笼罩。

        鳞甲之上仿佛被烈火灼烧,发出阵阵滋滋的声响。

        巨大的痛楚让他再也顾不得其他,身形一转,将楚昭昭从自己的头颅甩飞。

        它用自己仅余一只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昭昭与褚青霄,庞大的身形开始朝着头顶的黑云中褪去。

        而整个永夜界失去了烛龙的支撑,也走到崩塌的边缘。

        十二道巨大的青铜柱轰然倒塌,地宫的壁面上,一道道裂纹蔓延开来。

        整个空间,就像是碎裂铜镜一般,一块接着一块的掉落。

        不过眨眼的光景,整个永夜界,就仿佛迎来了末日。

        ……

        “这……这……”武陵城的废墟中,褚岳山看着眼前的这幅场景,焦急万分。

        但不断碎裂的空间以及空间中坍塌的地宫,遮盖了众人的视野,他们根本无法看清其中的场景。

        众人也围拢了过来,紧张的注视着那不断坍塌的空间。

        他们之中诸如孙宽等人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去其中寻找褚青霄的踪迹。

        可刚刚走到那永夜界的入口,崩塌的空间倾泻而出来的罡风便将他们灵体吹飞数丈。

        狼狈起身的众人,也在这时意识到,单凭着他们根本无法走入其中。

        很快永夜界与现世的入口,也开始崩碎,那巨大的空间缝隙,开始朝着中心合拢,一旦这缝隙彻底收缩,那就意味着褚青霄与楚昭昭会被困死在这永夜界中,并且随着永夜界的破碎,而被绞成碎片。

        众人愈发的焦急,褚岳山与孙宽又尝试着想要朝永夜界中靠近,可崩塌得愈发剧烈的空间倾泻而出来的罡风,却将他们二人再次击飞。

        倒在地上褚岳山狼狈的爬起身子,看着那越来越小的空间缝隙,面如死灰。

        “这……这可怎么办!?”他焦急的问道。

        可周围的众人却无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而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已成定局的时候。

        哐当。

        几声脆响忽然传来。

        众人心头一颤,寻声看去,却见数把断掉的剑刃,在这时从那已经缩小到只有一人高的空间缝隙中被扔了出来,散落在石碓上。

        而与此同时,眼前的永夜界也终于耗去了最后一丝力量,无数的空间碎片如镜面一般爆开,朝着四周迸射而来。

        但那些空间碎片,在飞射的过程中,却被现世的伟力所绞碎,不断化为更小的碎片。

        循环往复,最后化作点点光粒,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待到光粒散去,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之前的空间缝隙也已经彻底聚合。

        在那处,数把断剑之前,浑身血迹的少女正以锈剑杵地,勉强站着身子。

        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扶着一位同样浑身是血的少年,少年的神情疲惫,目光却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褚岳山的身上。

        他开口,轻声唤道。

        “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