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曲未央

第四十九章 曲未央

        “把它给我!”烛龙的声音宛如闷雷一般敲击着褚青霄的耳膜。

        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威压涌来。

        那股威压宛如拥有实质一般。

        裹挟着漫天煞气,喜欢而来。

        褚青霄的衣衫被那涌来的煞气,吹得猎猎作响,本就虚弱的身躯,更是摇摇晃晃,如同风中残烛,随时都会栽倒在地一般。

        他的口鼻开始渗出鲜血,流淌不止。

        但他却并不在意,他只是忍着周身的剧痛,将自己弯曲脊梁挺得笔直。

        然后他伸手擦去脸上的血迹,直视着眼前的神明。

        他并无畏惧,反倒愈发频繁的催动起体内的力量。

        而这样的举动,让他五脏六腑之中传来的痛楚也愈发的剧烈,就仿佛要将他撕碎一般。

        他却咧嘴笑了起来,鲜血随着嘴角不断流淌。

        目光轻蔑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言道:“我可不是你的臣民。”

        “想要的话,自己来拿!”

        褚青霄这话出口,那烛龙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嘴里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

        地宫……

        不!

        是整个永夜界都仿佛在它的怒火下开始颤抖。

        滚滚黑气奔涌而来,直扑褚青霄的面门。

        “凡人,你会为你的僭越付出代价!”烛龙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

        褚青霄漆黑的双眸中,爆出冷冽的寒光。

        “不……是你这旧时代的遗物,该回到你长眠的棺椁!”褚青霄也寒声说道,他周身也迸发处同样汹涌的威压,不输于对方的滚滚黑气奔涌而出。

        两股裹挟着神力的黑气在半空中交汇,不断的冲撞着彼此,就像是两只饥肠辘辘的恶兽,都极尽所能的想要将对方撕碎。

        然后活下来的胜利者,就可以享用那尸骸中的美味。

        二者。

        一个是远古被放逐的神明。

        一个是吞噬了神血的凡人。

        二人所激发出来的煞气都汹涌无匹,带着山呼海啸之势。

        但同时。

        苏醒的神明虚弱不堪,上古的枷锁依然镌刻在他的灵魂之上,他降临每一刻每一息,都耗费他数千年蛰伏积攒下来的些许神力。

        而吞噬神血的褚青霄终究只是凡人,他肉身难以承受神祇的力量,没催动一丝黑气,他的肉身的崩坏便加剧一分。

        所以。

        眼前这场大战。

        与其说是力与力的较量,倒不如说是意志与意志的对碰。

        谁先生出怯战之意,谁便输掉了这场大战。

        但与烛龙相比,褚青霄手中的筹码终究是少了一些。

        随着黑气不断的碰撞,他的身躯上,也开始不断的渗出鲜血,几乎已经快要来到崩坏的边缘。

        ……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站在武陵城的破败的城池之上,褚岳山终于回过了神来。

        他看着眼前黑暗空间中的场景——烛龙与褚青霄之间滚滚的黑气翻涌,相互冲撞。

        哪怕是已经身处永夜界之,两股力量轰击所带来的压迫感,依然让褚岳山感到一阵心急。

        周遭的众人也回过了神来,纷纷聚拢到了那永夜界与现世的交汇处,紧张的看着。

        “烛阴真神正在与那臭小子争夺他体内的烛阴神血。”宋归城在这时走上前,目光死死的盯着永夜界中的场景,嘴里沉声言道。

        褚岳山听闻这话,脑袋顿时有些发晕。

        几天前,他还和孙宽苦恼着,怎么给自己这个得了癔症的儿子找个贤良淑德的媳妇。

        可转眼间,自己那个不太成器的儿子,却忽然开始与传说中的神明对抗。

        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已经在短时间内接受了许多难以消化的讯息的褚岳山,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楚昭昭也走上了前来,看着褚青霄与烛龙难分伯仲的场面,眉头紧皱。

        “不是他厉害,是他体内的烛阴神血厉害。”宋归城低声言道。

        “烛阴神血?”听闻此言的楚昭昭脸色一变,“他吸收了烛阴神血!?”

        她说罢这话,目光也在这时看向褚青霄,这才发现,身形被笼罩在滚滚黑气之下的褚青霄,周身不断有鲜血溢出。

        “他将用于封印神血的神力都涌来剔除武陵城亡魂体内的煞气了,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美人,站在烛阴这老淫棍的跟前,想要将阻止烛阴获得神血而彻底复苏,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吸收神血,与之对抗。”宋归城低声言道。

        说罢,目光还扫了一眼人群。

        那里有不少人都曾在褚青霄打开通往现世通道时,因为不明白褚青霄的意图,而出言辱骂过褚青霄。

        此刻听闻宋归城所言,他们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

        “什么意思?吸收了那什么神血,有什么后果吗?”孙宽从楚昭昭那凝重的神情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他赶忙问道。

        “神血之中包裹着的是烛阴本源之力,褚青霄只是凡人,肉身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这股力量,强行动用只会让他的肉身被神血腐蚀……”楚昭昭语气沉重的言道。

        “那……那怎么办!”褚岳山闻言顿时慌了神,他的目光在地上扫过,见不远处的碎石夹缝中,有一把锈迹斑斑的破剑。

        大抵是十二年前那场大战后遗留之物。

        他也来不及多想,伸手就想要捡起那把剑,去到永夜界中帮助自己的儿子。

        可他的手伸出,却穿过了那把锈剑……

        他顿时一愣,却听宋归城的声音响起:“你们是亡魂,在这现世之中,以你们身前几乎没有太多修为的孱弱灵魄,是没有办法影响现世中的事物的。”

        褚岳山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他的脸色煞白,转头看向那永夜界中,褚青霄已然在与烛龙的对抗中渐渐落了下风,他浑身的鲜血淋漓,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般。

        作为父亲,他可以接受任何的苦难。

        被人指责,被人辱骂,被人冠以各种莫须有的恶名。

        他也可以一天抗五百袋米,来回走百里路。

        也可以卑躬屈膝,对他人的奚落笑脸相迎。

        这些都没关系。

        因为,他是父亲,他理应给他撑起一把雨伞,为他遮风挡雨,哪怕自己浑身湿透,也不让他淋湿一个衣角。

        但他无法接受的是。

        他的儿子,就在他面前,一步步步入死亡,而他却没办法拿起剑,为他拼命。

        “我听那个巫祝说过,在永夜界里,我们可以如常人一般,这里不行,但我们可以进去!”孙宽的声音忽然响起。

        褚岳山闻言一愣,下一刻,他那分明已经渐渐空洞的瞳孔中顿时爆出一抹明亮的光彩。

        他很想在这时,抱着自己的小舅子狠狠亲上一口,但他没有时间,他只是在想到这点后,便抬起了叫,就不可耐的就要走向那个他才刚刚逃离的地狱。

        “我和你们一起!”一个声音却忽然从身后传来。

        众人寻声看去,却是王澈。王大贵见自己的儿子逞能,几乎下意识的就要阻止,可话才未出口,却又想到了什么,竟然也走了上来。

        “反正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又怎样!”身材肥胖的王大贵少见的豪气干云的说道。

        “我也去!”曹叔功也站了出来。

        紧接着洛先生、仙灵、甚至刘屠夫以及那些曾出言辱骂过褚青霄的百姓,也都在这时纷纷站了出来。

        当烛阴的控制褪去后,众人也恢复了心智。

        褚青霄为了他们拼上了性命,他们自然也愿意为了褚青霄,再往那地狱中走上一遭。

        “不行!你们不能去!”可楚昭昭却拦在了众志成城的众人的跟前。

        “你们的灵魄都极为虚弱,根本没办法改变这样的战局,去了也是白白送死,反倒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那我也不能看着我儿子,死在我这老子的面前。”此刻的褚岳山早已没了与人言说大道理的心思,他说着就要冲向前方,周遭的众人也纷纷如此。

        “我觉得,楚姑娘说得对。”可就在这时,宋归城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这事你们去了没用。”他脸上的神情悠哉,目光扫过众人,嘴里如此说道。

        褚岳山眉头紧皱:“宋统领……”

        他的话才刚刚出口,却被宋归城所打断。

        只见宋归城在这时转过了身子,面向那黑气涌动的永夜之地。

        他的一只手伸出,永夜界中一道道晶莹的事物便朝着他手中汇集,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把满是裂纹的剑。

        那是被祝渊毁去的破阵子!

        而他的身后,一道道白芒涌现,那些被褚青霄动用神力复活的剑甲亡魂在这时出现在了他的周身。

        他们同样伸出了手,一柄柄满是裂纹的长剑也在这时纷自浮现在他们的手中。

        那一刻,汹涌的剑意拔地而起,直冲霄汉。

        宋归城回头,朝着众人眨了眨眼睛。

        “这种拯救世界这种的好事,还得我西洲剑甲来做。”

        此言说罢,他脸上的笑意在这时收敛,眸中的光芒在那一刻变得凌厉。

        “西洲剑甲!”他爆喝一声。

        “剑在!”剑甲们怒声回应道。

        剑意在那一瞬间汇集成江海之势。

        宋归城嘴角上扬,在那时轻抚碎裂的剑身,低声道。

        “走吧,儿郎们。”

        “别让那臭小子,抢了我们的风头!”

        众人看着那群迈步走向地狱的身影,眼眶皆有些泛红。

        楚昭昭同样看着西洲剑甲们的背影,她的身子有些发颤,但却不仅仅因为眼前这群剑甲们的决然。

        更因为,方才宋归城那一手断剑重铸的法门。

        她隐约记得,她曾在天悬山藏书阁中见过类似的记载。

        ……

        古有一城。

        以琴剑闻名天下。

        后逢劫难,凶敌来犯。

        士卒战死,将军饮恨。

        凶敌入城,兵戈苍生。

        然,剑碎人亡,英魂未去。

        见众生蒙难。

        英魂不甘。

        故以灵魄铸碎剑。

        灵为剑身,魄为剑意。

        于是。

        城中高山流水之音四起。

        魂于琴音中归来,持亡者剑,破甲三万。

        一曲未尽,凶敌尽诛。

        然此法凶厉。

        剑出,魂魄湮灭。

        谓之……

        曲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