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武陵即地狱

第三十三章 武陵即地狱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目光死死的盯着缓缓打开的门楣。

        而入目的景象却让众人脸色一变,神情古怪。

        内院之中没有众人臆想中凶恶的鬼怪,也没有数量庞大的黑甲。

        那里只有光秃秃的一片荒地,除此之外,便再无他物。

        宋归城眨了眨眼睛,显然他也没有料想到这内院中会是这般情况。

        他将长剑扛在了自己的肩上,迈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入了内院。

        身后的众人见状,却不敢妄动,只是聚集在门口,紧张的注视着宋归城的一举一动。

        相比于空旷且占地巨大的外院,内院倒是算得上是小巧。

        当然,这样的小巧也只是相对而言。

        约莫四五丈见方的院子中,只有一地积雪,别说房子,就连一块石头都找不到。

        宋归城围着小院走了一圈,却没有半点收获。

        他皱起了眉头,侧头看向站在院门口的褚青霄问道:“臭小子,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里是烛阴的老巢吗?”

        宋归城方才苏醒,对于武陵城中的一切并不太清楚,许多事情都是从褚青霄的口中得知的。

        关于这朱家大院是烛阴老巢的推测自然也是褚青霄猜测的结果。

        褚青霄闻言同样皱起了眉头:“整个武陵城只有这里最可疑,上次就是因为我们的闯入烛阴方才派人追杀我们。”

        “并且在这里,我还听到一阵诡异的哭声……”

        褚青霄的话说道这处忽然戛然而止。

        他的脸色变得古怪,目光开始在内院中扫视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我说,臭小子!”

        “咱们这么一大批人可就指着这些烛阴建功立业,你毁人前程,和杀人父母没什么区别了啊!”宋归城却好似并未瞧出褚青霄的异样,他将手中长剑插入地面,双手撑着剑柄,带着几分看笑话的语气说道。

        “那……那倒大可不必,咱们也不是说一定要建功立业……”王大贵赶忙笑着说道:“要是烛阴不在这里,咱们现在想回去再重新计划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从昨日到现在经历诡诞之事已经足够多了,心头的不安感一直在累积,全靠着一丝理智在支撑。

        听闻可以暂时脱离眼前这危险的境地,众人自然心头暗喜。

        而王大贵的话,也无疑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他们在这时看向宋归城,满目期待。

        “建功立业不成虽然可惜,但确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宋归城点了点头,仿佛认同了王大贵的说辞。

        “可问题是,现在这外面围着的家伙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咱们现在出去,那群家伙一人一口唾沫,都得把咱们淹死。”

        王大贵闻言,面露谄媚之色:“宋统领说笑了,那些家伙不都怕你吗?我们都看见了,每次你一出现,外面的那些家伙,就像是孙子见了爷爷一般。这要不要出去,那还不是你宋统领一句话的事!”

        众人也赶忙点头附和。

        宋归城瞟了王大贵一眼:“之前怕我,那是因为打不过我。”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的人数陡增,足有近万之数。”

        “别说是人,就是一万头猪伸直了脖子让我砍,那我也得砍上十天半个月,你们若是不信,自己出去试试?”

        宋归城说得甚是轻松,眉宇间还带着些许戏谑之色,就仿佛是在有意看众人笑话一般。

        “宋统领这话说的,我们哪有那本事啊……”王大贵到底是商人出身,短暂的发愣后,脸上再次堆砌起了笑容,他正要继续说些恭维之言,缓和气氛。

        “爹!”王澈却在这时上前,他越过了王大贵,走到了宋归城的跟前:“你还没看出来吗?这个混蛋就是故意在刁难我们!”

        “从他出现开始,我们就被他牵着鼻子在走!”

        “一路上各种恐吓,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天知道他到底揣着什么心思!”

        王澈说着,怒目盯着眼前的男人,这一路上堆积的愤怒与怀疑,在这一刻尽数宣泄而出。

        可他说得精心,王大贵却听得胆战心惊,他一把拉过了自己的儿子:“说什么呢!小兔崽子!”

        他骂完自家儿子,又赶忙陪笑着看向宋归城:“宋统领,我这儿子,自小娇生惯养,他的话,你可别往心底去啊……”

        “别担心,我不生气。”但王大贵的场面还未说完就被宋归城所打断。

        而听闻此言的王大贵长舒一口气,正要道谢。

        可却听宋归城接着说道:“因为他说的就是真的啊!”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顿时脸色一变。

        宋归城也站直了自己的身子,将长剑从地上抽出,扛在了自己的肩上,目光扫视在场众人:“我当然知道你们不是烛阴的对手,哪怕是你们当中这些学过些拳脚的衙役。”“跟烛阴打起来,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你看,我明白这个道理,你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我不哄骗,不威逼利诱,我怎么把你们带过来?”

        “毕竟你们这里二三十号人,我捆着麻烦,打晕了一个个的扛,又累得很,这就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啊!”

        宋归城说得理所当然,丝毫没有谎言被揭穿后的惶恐与羞愧。

        众人闻言也脸色难看,毕竟如今这样的局势,他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眼前的宋归城,可对方在这时露出了獠牙。

        众人的心神动荡,一时间内院之中陷入死寂。

        “那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而这时,楚昭昭却走上前来问道。

        宋归城闻声侧头看向眉头紧皱的少女,嘴角却露出笑意:“姑娘倒是古道热肠。”

        “就是不知这份古道热肠,是因为胸怀大义,还是看上了哪个臭小子?”

        楚昭昭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她听出了对方的话中有话,但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

        “其实诸位也不必太担心。”而宋归城却似乎也并不在意他回答,说完这话便再次看向众人,继续道:“我可以保证的是,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

        “而且,我带你们来的手段虽然卑劣了一些,但初衷却是好的。”

        “把我们带到这样的险地,我们还要感谢你咯?”王澈不忿言道。

        “感谢那就大可不必了,毕竟这也是诸位应得的。”

        宋归城笑着摆了摆手,一副受之有愧的架势:“毕竟今天的事,关系到武陵城的未来。”

        “作为武陵城的一份子,我觉得你们有参与的资格与必要。”

        宋归城的话说得模棱两可,众人也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就在众人陷入沉默时,褚青霄的声音却忽然传来。

        “这里!就是这里!”只见褚青霄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内院西侧的角落,他伸手指了指地面,大声的朝着众人言道。

        方才众人争执之时,褚青霄却一个四处探查,对于众人的争执听得并不真切,自然也无法体会到众人此刻心底的阴郁。

        他面露兴奋之色的身板说罢,身子便趴在了地上,双手并用,将地面上的积雪扒拉干净,然后一块与周遭地面明显不同的石板便浮现在眼前。

        他尝试着将石板抬起,可力气却有些不够,故而又赶忙朝着众人言道:“来个人搭把手!”

        只是众人都尚且未有消化掉宋归城那番言论,哪里有人理会褚青霄。

        但就在这时,在这场争吵中一直沉默的洛先生却快步走了过来,他来到褚青霄身旁,没有多言,撸起了袖子,便与褚青霄一道抓着那石板的边缘,开始发力。

        洛先生毕竟只是个书生,论气力比起褚青霄还不如,但好在石板的重量也并不如何惊人。

        虽然吃力了一些,二人最后还是晃晃悠悠的将那石板抬了起来。

        石板之下,是一道绵长的阶梯,阶梯通向地下深处,看不到尽头,只有一片无垠的黑暗笼罩。

        宋归城站在那入口处,盯着地底:“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褚青霄应道:“你方才的话提醒了我,我认定此处一定藏着古怪的主要原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后,我听见了旁人听不见的哭声。”

        “刚刚我尝试着通过那哭声寻找可疑之处,这才发现了这里。”

        “哭声?这么邪乎?”宋归城闻言嘴里嘟囔道,试图从此分析出些可能存在的线索。

        但在稍作尝试后,他便很快意识到自己似乎并不是这一块料,他一摆手说道:“算了,想也想不明白,直接下去看吧!”

        说罢这话,他便直接迈步顺着那台阶走了下去。

        周遭的众人见状心头都有些发怵。

        这下去吧,有什么鬼东西等着他们尚且不说,宋归城这个目的不明的家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也不让众人放心不下。

        “要不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下去万一打起来也是添乱……”王大贵作为退堂鼓的头号鼓手,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众人闻言都有些意动,正要附和,可这时却听外院方向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们侧头看去,只见那之前在朱家大院门口围着百姓们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内院门口,而这一次,他们似乎真的不再甘心远远看着,走在前方的几人已经摇摇晃晃踏出了脚步,朝着众人走了过来。

        眼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就要涌来,众人心头一紧。

        当下,方才正准备附和王大贵的褚岳山,脸色一变指着王大贵便骂道:“你这贪生怕死之辈,宋统领一身正气,一看就是为国为民的大侠,他岂会加害我们!你们能袖手旁观,我褚岳山却不答应!”

        “宋统领等等我,我这就前来助力!今日月黑风高,正是你我大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

        说罢这话,褚岳山便拉着还在发愣的孙宽,快步走向那洞口。

        听闻此言的王大贵先是一愣,旋即便回过了神来。

        他一拍脑门甚是懊恼被褚岳山抢了这表忠心的机会,当下一边快步追上一边大声吼道:“在下也是这么认为,方才之言只是玩笑之举!”

        “我的心中素来仰慕统领这样的英雄,今日能与宋统领一同厮杀,乃是三生有幸!”

        就这样,方才还畏首畏尾的众人,摇身一变,却成了忠肝义胆的英雄好汉,纷纷大声说着豪言壮语,一边手脚并用的快步跟上大部队……

        ……

        “爹……你什么时候,有这般觉悟了?”

        褚青霄走在那绵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台阶上,回头有些奇怪的看向气喘吁吁追上来的褚岳山。

        对于对方方才那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显得很是困惑。

        褚岳山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就走在前方的宋归城,终究没敢将方才对方那番话复述出来,只是干咳两声言道:“你爹我素来如此,胸中有一腔忠肝义胆,手上有铲奸除恶的绝世剑法,只是我为人低调,不喜伸张罢了。”

        褚青霄听得莫名其妙,正还要发问,可褚岳山却伸出手,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拉到了身后。

        他一边警惕的盯着前方宋归城的背影,一边言道:“走我后面,有什么事,爹也好照看着你!”

        褚青霄本想告诉自己的父亲有宋归城的照料似乎比他更靠谱,但转念又想到自己的父亲素来好面子,索性就压下了这到了嘴边的话,闷头随着大部队缓缓朝着地底前行。

        台阶很窄,两侧是光滑的壁面,中间的通道只够一人通行。

        台阶亦很长,众人排成长龙,走了足足一刻钟的光景,却依然未有见到尽头。

        而越往下走,便愈发的黑暗,之前还能勉强看清脚下的路,到了后面就已经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众人只能拉着彼此的衣角,摸索着缓缓前进。

        黑暗中,众人都有些沉默,只有不断下落的脚步声,与众人越来越紧张的呼吸声在黑暗里回荡。

        “我们……这到底是要去哪啊……”无垠的黑暗与压抑的气氛让一位王大贵带来的家丁有些崩溃溃。

        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这个问题,让众人的心头都是一颤,却没有人能够给予回答。

        未曾听见方才众人争吵的褚青霄倒是并不明白,对方此刻崩溃的真正缘由,他还有心出言宽慰,转过头正要说些什么。

        “我……我不走了!”

        “前面是地狱!他想把我们带到地狱!!!”那人却似乎已经彻底崩溃,他大声的哭喊着,转身就想要朝着来的方向离开。

        但台阶过于狭窄,他忽然疯狂的举动冲撞到了身后的人群。

        而黑暗中身后的人群也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紧绷的神经在这时被挑动,人群你推我攘,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

        曹叔功几次大吼试图安抚众人,但收效甚微。

        “别吵了。”

        “到了。”

        而就在这个关头,走在前方的宋归城却忽然说道。

        混乱人群在这时一顿,纷纷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听前方宋归城的脚步声在回荡,似乎他已经走到了一个空旷的地界。

        然后他忽然朝着一旁的石壁伸出了手,轻轻一摁。

        铛。

        一声闷响升起。

        褚青霄两侧的墙壁上燃起两道幽绿色的火光。

        铛。

        又是一声闷响。

        更前方的不远处,两侧的岩壁中亦有火光燃起。

        铛!

        铛!

        铛!

        闷响声开始按照着某种规律,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

        一道道火光,也随着这一道道闷响,在岩壁的两侧朝着前方蔓延。

        前方的两侧的岩壁也开始朝外延伸,岩壁两侧同时亮起的火光的距离也不断被拉大,在抵达某个相距最远的节点时,下一对亮起的火光又开始不断朝中合拢。

        近百息光景之后,正对着众人近百丈远的方向。

        最后一道火光亮起。

        那回荡在黑暗中城门的声响也戛然而止。

        在短暂的适应忽然升起光亮后,众人也终于在这时看清此地的景象。

        前方不再是通向地底狭窄阶梯,而是在一条不算长的通道后,连接着一座……

        巨大的圆形地宫!

        站在地宫入口处的宋归城微笑着看向众人。

        他脸上的笑意,在幽绿色火光的映照下,显得阴森诡异。

        他轻声道。

        “欢迎来到地狱。”

        “嗯……”

        “准确的说是……”

        “从一个地狱,来到另一个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