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八章 黑暗来袭

第八章 黑暗来袭

        (两百月票加更!)

        褚青霄的父亲褚岳山,常说这么一句话。

        钱是王八蛋,可长得真好看。

        褚青霄自认为不是什么爱财之人,但……

        楚昭昭给的着实是太多了。

        “一天五百文。”

        “十日为期,期满之后,你若是还不信我,我再给你十两银子。”

        褚岳山与孙宽,在米粮铺中累死累活,一个月两个人加在一起,也才赚四两出头。

        就算不去计较楚昭昭承诺的十两银子,这十天时间,每天五百文,合在一起,也有足足五两,比褚岳山与孙宽一个月赚得还要多。

        褚青霄终究还是没有那视金钱如粪土的觉悟。

        就全当陪她过家家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褚青霄屈服在了每天五百文的横财之下。

        ……

        “你的记忆琐碎。”

        “我们要弄清真相,就是得先弄明白,烛阴围城之后,武陵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认为,我们拯救武陵城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先得找到你的那本孤城手札!”

        楚昭昭在得到褚青霄应允后,显得格外兴致勃勃。

        她斗志昂扬的给此次行动冠以了拯救武陵城的名号,同时定下了第一步计划。

        褚青霄对此兴致缺缺,他不清楚楚昭昭到底是不是天悬山的弟子,也不明白她的目的是什么。

        对此,他不远多想。

        不过,虽然褚青霄心头这样想着,但本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念头,他还是领着楚昭昭来到了自己曾经的家。

        “这里就是你家?”方才走到白水街,楚昭昭目光落在了街道中央一处高大的宅门上。

        “旁边那个。”褚青霄却摇了摇头,指向那宅院旁,一座矮小的门楣。

        “就这?”楚昭昭有些惊讶,今日一早,与褚岳山解除误会,跟听闻楚昭昭是天悬山来的后。

        褚岳山便是一阵吹嘘,从资历到眼界,再到这些年如何在武陵城受人尊敬,说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从其中最让他的得意便是这位于闹市的宅院,更是屡屡提及。

        这当然确实有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作祟的缘故,但更多却是害怕自己从小带大的赵念霜,在天悬山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人欺负。

        虽说,自己的本事,比起天悬山,那不过是九牛一毛。

        可他能做的大抵也只剩下这些了。

        也因为如此,所以楚昭昭下意识的认为,这被褚岳山屡屡拿来彪炳的宅院,应该有着高墙大院……

        “白水街是武陵城的闹市,地价昂贵,衙役一年到手的俸禄不过四五十两,我爹一个带着我和念霜两个孩子,该上的私塾,该学的拳脚一样没落下,十来年,能攒下买这院子的钱已经不容易了。”褚青霄大抵是看出了楚昭昭的疑惑,他低声说道。

        “那倒是,不过褚叔叔和小师叔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抚养小师叔长大呢?”楚昭昭问道,而在提及小师叔三个字眼时,这少女的眉宇间,闪过的是发自真心的仰慕。

        但并不把对方这天悬山弟子的身份当真的褚青霄,不曾理会对方的提问,只是迈步走向那处宅院。

        楚昭昭见状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的嘀咕道:“喂!你可别忘了,现在我是雇主!”

        褚青霄并不理会身后女孩的叫嚷,他走到了自家的曾经的房门前。

        看着熟悉的房门与院墙,他的心底多少有些五味杂陈。

        于那时,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敲响了房门。

        这小院如今已经是县令的产业,他并不确定有没有人看守。

        几下之后,他便不再敲门,而是站在一旁安静等待。

        楚昭昭显然是个急性子,她抬头打量着不高的院墙,心底已经盘算着怎么翻墙入院了。

        但这时,一阵脚步声忽然传来。

        在门栓拉动的轻响中,院门被人缓缓从里打开。

        一位老者探出了头,他有些睡眼朦胧,一边揉着眼角,一边不耐烦的说道:“这房子换人了。”

        但这话刚刚出口,他便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老人一个激灵,打了个寒颤:“你……你来做什么?”

        他说着就想要关上这房门,那模样看上去生怕与褚青霄多待上一会,就会被邪祟缠身的架势。

        褚青霄见状赶忙伸手抵住了房门,苦笑道:“老先生,你莫怕,我只是回来取些旧物,并无歹意。”

        “旧物?我都给扔了……”老人面露苦色,小声说道。

        “扔了?为什么扔了?”一旁的楚昭昭听闻这话,顿时按捺不住,瞪大了眼睛便走了上来。

        老人愈发的心虚,小声嘀咕:“都说褚公子找了邪物,那些他用过的旧物,谁说得准有没有沾染邪祟?”

        “我一个人看院子,怕得很,就一并给扔了。”

        “你这老不羞!没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楚昭昭怒不可遏的就要上前理论。

        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得老人连连退后,褚青霄见状赶忙伸手将之拦住,老人也趁着这个机会,忙不迭的合上了房门。

        “你这让他走了,咱们哪里去找手札!?”眼看着那老人躲进了屋中,楚昭昭顿时有些气急败坏。

        “你恐吓他有什么用,他只是个看门的,畏惧鬼神也只是人之常情。好好问问他把东西丢在哪里,才是补救的办法。”褚青霄好心劝道。

        这话倒是有些道理,楚昭昭自然也听得明白。

        可就是看不得褚青霄这忍气吞声的模样,冷哼一声,撇头看向一旁,嘴里嘀咕道:“咱们可说好了,你要是办不好事,我得扣你工钱。”

        褚青霄无奈的笑了笑,也不再争辩,转头看向房门,伸手便要再次叩响。

        可手还未落在门板上,忽然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了拉。

        他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虎头虎脑的男孩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身后,见褚青霄转过了,男孩咧嘴一笑,露出牙齿上,缺了颗门牙。“刘裴。”褚青霄认出了对方。

        “青霄哥哥,跟我来。”男孩笑着说道,拉着褚青霄就要离开。

        褚青霄一愣,赶忙苦笑道:“小裴,青霄哥哥今天有事,改日再找你玩。”

        但刘裴却像是没有听到褚青霄的话一般,拽着褚青霄就朝着一旁自己的房门前走去。

        褚青霄有些无奈,他歉意转头看向楚昭昭,唯恐这风风火火的姑娘,又动了气,对刘裴这小孩子出手。

        可奇怪的是,当他看向楚昭昭时,这女孩正眉头紧锁,死死的盯着刘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褚青霄就这样被刘裴拉到了自家的房门前。

        吱呀——

        有些老旧的房门被推开半边,发出一声宛如朽木被锯开的刺耳声响。

        天虽然因为一直不曾停歇的雪而有些暗沉,但刘家的小院,却比起这灰蒙蒙的天色,还要阴沉几分。

        瞩目望去,狭小的过道幽闭拥堵,暗沉沉的不见半点光亮,以至于根本看清前方的情形。

        那深处的黑暗浓郁得仿佛是活物一般,在那处蠕动、翻涌……

        就像是一条通向地狱的长廊,直抵不可名状的深渊。

        褚青霄都不免一愣,心底莫名有些发怵。

        但身旁的男孩却似乎并不觉得异常,他站到了屋中,身形与那黑暗重叠,交融。

        “青霄哥哥,来啊……”

        “你快来啊……”

        “你快来啊……”

        他稚嫩的声音响起,在黑暗的过道见荡起回音。

        而回音,又激起回音。

        来回重叠,交织不歇。

        他朝着褚青霄一个劲的招手,黑暗中的脸嘴角上扬,勾起一个诡异且夸张的弧度。

        褚青霄觉得头皮发麻,整个都僵硬在了原地。

        咚。

        咚。

        而就在这时,一道沉闷的脚步声忽然从屋中传来。

        褚青霄抬头看去,只见一道高大的黑影从黑暗的深处走来。

        他身材魁梧,每一步落地,都发出沉闷的声响。

        那声音就像是拥有某种魔力,穿透褚青霄的耳膜,直抵他的心脏。

        他的心脏,随着脚步声而不断颤抖。

        阵阵比起外面的风雪还要冰冷的寒意袭来。

        那感觉就像是在那诡异的梦魇中,褚青霄曾见过,被烛阴驱使的阴兽。

        他们高大、冰冷。

        残忍且邪恶。

        褚青霄的瞳孔开始剧烈的收缩,脑海中关于阴兽肆虐的画面又开始浮现。

        而黑暗中的身影却一步步靠近,脚步声也愈发的沉闷。

        很快他越过黑暗中的刘裴,走到了房门的门口,一只手也在这时伸出,似乎是想要将褚青霄拽入那恐怖的黑暗。

        那一刻,褚青霄如坠冰窖,身子颤抖,却又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暗中手距离他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