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64章结婚与考察

第164章结婚与考察

        “家国,我们……”,李秀芝急了,这样一点头,只怕以后外面的一些话会很难听。

        林家国握了握李秀芝的手,看着几人认真道:“佟姨,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把小雅当亲妹妹对待,这一点我答应了。”

        他点头了,那是因为他知道,佟丽这样做,就是固执的思想在影响她,以后小雅要嫁人的,回来分财产会让人说,这一点,是佟丽考虑得更深远的了。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佟丽这样做,就是表达一个态度,她不想因为一些原因,让这个家以后有隔阂,小雅以后嫁人,他林家国跟李秀芝以后就要负责给林大福还有佟丽养老,她现在做出这样的决断,就是不想以后隐患连连。

        “佟姨,爸,你们既然说了给老太太养老,我跟秀芝也说法,按照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你们给老太太养老,以后我跟秀芝,就给你们养老。”

        “我跟秀芝以后会把小雅当做亲妹妹对待,等她长大嫁人了,只要她认我跟秀芝,我们就是她孩子的舅舅舅娘。”

        林家国直接变态,老太太听着,顿时反应过来了,看着佟丽,她的笑容更甚,明白人好啊,都是明白人,那么以后这个家就不会鸡飞狗跳。

        此时,李秀芝也听懂了,佟姨让出房子是一个态度,而林家国的表态也是一个态度,其根源,就是要组成这个新家的时候,把该破开的隔阂给破开,免得时间久了,会因为累积的事与气,让以后的话不好说。

        “好!”,佟丽笑了,笑得舒心几分,她之所以坚持这样做,就是为了把日子过好,这样新组建的家庭,必须第一时间把问题给处理掉。

        她不担心以后林小雅的情况吗?不,她担心!

        可她相信,以真心换真心,到时候林小雅一定能融入这个家的。

        林家国此时也笑了笑,抽了几口烟后,说句实话,他是真不在乎这两个屋子的,等以后他一定会去买属于自己的四合院。

        他的孩子会有,现在林小雅成了这个家的一份子,她也会有。

        如果以后林小雅跟他亲近,那就当做亲兄妹,可若是以后处不来,该给的给了,他林家国问心无愧就好。

        屋子的是说好了,林大福点燃一根烟,笑道:“剩下的问题就是你们佟姨欠债的问题,接下来几个月,我的大部分工资会先把这欠债还了。”

        “等还了钱,我的工资依然三分之二给你们小两口,剩下的钱还有你们佟姨的工资,除了给老太太养老的外,我们会存着,小雅这边我把她当做亲闺女养,她的生活费不用你们小两口管。”

        “除了小雅的生活费外,我跟你们佟姨也会存着钱,等小雅长大嫁人,给她一笔嫁妆钱,既然是一个家,我们也不能厚此薄彼。”

        “行!”,林家国跟李秀芝点头,两人这个时候在钱的方面,是没有林大福豪横。

        “我这个老太婆也表个态。”,老太太笑呵呵出身,伸手揉了揉林小雅的头,笑盈盈道:“我这个老太婆的钱呢,小雅以后每个月也有一份,虽然不多,但都是一家人了,我这个老太婆也要一碗水端平。”

        一听这话,佟丽看着老太太,道:“老太太,这不用了,我……”

        “行了!”,老太太打断了她的话,笑道:“都说了一视同仁,丫头以后也要叫我奶奶,我这个老太婆给重孙花钱,自然要给孙女花钱。”

        “就听老太太的。”,林大福出声,既然老太太有这个态度,那是最好不过,虽然钱不多,可有这个态度,以后林小雅不会多想。

        佟丽听着就不再多说了,她安心了不少,老太太的表态,林家国的变态,都让她心里的紧张放松下来。

        有一个好的开头,以后的日子以真心换真心,会把日子过好的。

        “爸,佟姨,既然你们要领结婚证了,那就先把两个屋翻修一下吧,该买的买。”,李秀芝出声,揉了揉林小雅的头,道:“小雅也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把屋子翻修一下,她住得也舒服一些。”

        “没必要吧,还是省点钱。”,佟丽出声,林大福也有些犹豫,李秀芝看着两人,笑道:“爸,佟姨,还是翻修吧,你们要是继续住隔壁这个屋,那就翻修一个屋给小雅住,剩下一个屋等以后需要了再翻修。”

        “如果你们要住过去,那就两个屋一起翻修,总不能我们这边三个屋都是翻修过的,那边两个屋却不翻修,到时候让人说不是。”

        厉害了,我的老婆大人!

        林家国悄悄竖起大拇指,这状态,说来就来了,就这么一表态,当家的儿媳妇就立稳了。

        “行,就听秀芝的,把那两个屋翻修一下。”,林大福笑着点头,继续道:“到时候我跟佟丽住过去,翻修一下,给我把书房搞得好一点,倒是方便些。”

        “小雅那屋也添置一些东西,总不能委屈了她。”

        “好吧!”,佟丽点头,林大福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再反对,虽然心疼钱,可这是融入这个家的开始,没必要因为一些事搞得生分了。

        接下来,几人又说了其他的事,等说得差不多后,佟丽才带着林小雅离开,林大福也回了屋。

        屋里,佟丽母女两人坐下后,她对林小雅道:“小雅,以后我们跟你家国哥他们就是一家人了,不要耍小性子,知道吗。”

        林小雅点了点头,佟丽看着她,微微笑了笑,她知道短时间内这丫头心里是会有防备的,只有融入了一个家后,才会放开心防。

        第二天,下了班,林家国就去找了翻修房子的老熟人,看了屋子,说了价钱后,李秀芝将钱给了,准备尽快翻修好。

        林大福与佟丽各自拿了介绍信后,就先去把结婚证领了,领了结婚证,自然要在院里挨家挨户发糖,至于婚宴什么的,两人都没有那个意思。

        这几天,来前院的人可不少,首先就是林家国师傅一家子,还有两个徒弟以及一家子,都上门恭喜一声。

        其次就是佟丽亡夫的那些战友,都过来看看林大福是什么样的人,了解到林大福的情况后,他们都放心不少,不管是家庭情况还是工作情况,林大福都没有可说的地方。

        等初步聊了以后,彼此心里有数,再加上老太太跟他们天然上更亲近的原因,他们对林大福更放心一些。

        转眼间时间不知不觉过去,翻修好的房子晾干后,该添置的添置,林大福就搬过去了。

        “啧啧啧,这佟丽真的好大的决心啊,她就不怕以后林家国小两口不给她养老,不顾林小雅吗?”

        屋里,三大妈酸酸出声,林大福搬过去住后,院里的人都知道了本来属于母女两人的屋子以后会是林家国小两口的,现在整个四合院,就林家国一家子最宽敞了。

        “妈,你觉得可能吗?”,于莉翻白眼,语气悠悠道:“人家把话给放开,就已经表明态度了。”

        “再说了,以林家国还有李秀芝的为人,人家还能做出那种事来不成。”

        她说着话,目光下意识的都看向公公阎埠贵,就差直接点他了。

        看看人家林大福还有佟丽是怎么对人的,就人家这心态,以后林家国小两口不给养老,只怕都要被戳脊梁骨。

        再看看自家公公阎埠贵,死扣死扣的,什么都在算计,算来算去,把情分都快算没了,彼此的隔阂都越拉越大,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爆发的时候。

        三大爷阎埠贵没在意儿媳妇说的话,他的注意力可不再这边,这段时间他跟林大福喝酒可是喝美了,现在正想着是不是过去串门呢。

        不光是前院在议论,中院的人也在议论。

        “傻子一个!”,贾张氏对佟丽这样的做法嗤之以鼻,白白把屋子送人,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秦淮茹看着她愤愤然之色,微微摇了摇头,在她看来,佟丽做出这样的决断,除了决心以外,那就是自信了。

        真要把屋子留给林小雅,那么她佟丽跟林大福就是搭伙过日子,而不是准备成为一家人,让出屋子是态度,是自信,自信能够让彼此成为一家人。

        秦淮茹羡慕佟丽的这种自信,也知道她的这种自信以后一定会有好回报,只要以后她真心对林家国他们,以林家国跟李秀芝的为人,必然也会真心相对。

        羡慕的同时,她也有些酸,梁拉娣的自信她不敢学,所以她需要的是更多的算计,而佟丽的自信,是因为她遇上了合适的人。

        看看林小雅就知道了,只要那丫头以后不作妖,不光林大福会给她撑着,就是林家国跟李秀芝,也会给她撑着。

        等以后情感有了,就算林小雅嫁人,人家的娘家人那叫一个豪横。

        再对比小当,秦淮茹想想都不是滋味,莫名的,她有了想找一个的想法,除了生理需求,更想给棒梗几个孩子一个圆满的家庭。

        这想法刚冒出来,秦淮茹很快就压下去了,就算想找一个,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

        找一个单身的,人家会要求生孩子,这一点秦淮茹是不会去做的,不然的话,她早就改嫁给傻柱了,又何必把路走到这一步。

        而找带着娃的,那简直就是让这个家更难,与其那样,还不如不找。

        她思绪翻飞的时候,贾张氏念叨几句后,哼哼一声走人了。

        最酸的还是一大爷易中海,他看得明白啊,如此表态,就等于是以后林家国小两口会奉养佟丽。

        光是这一点,一大爷易中海就跟酸,养老的问题,是他最头疼的问题,尤其是又几次试探傻柱后,他更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筹谋了。

        傻柱的拒绝,易中海是憋着怒火的,总感觉傻柱是狼崽子一般,好歹他以前对傻柱也挺好的吧。

        不过这样的怒火没能憋多久,谁让他心思也不纯呢,但是心中的膈应还是有的。

        他现在是巴不得傻柱相亲不顺利,等拖上一两年,到时候说不定有机会把傻柱劝回秦淮茹身边来。

        思绪翻飞,一大爷易中海悠悠一叹,不再多想了,随机应变吧,等缓过一段时间,他得做出一些应对。

        前院,林大福可不知道因为一些事让院里人多想,这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更好了,人逢喜事精神爽不是。

        院里的一些人的酸话李秀芝自然也听到了,她没有怼回去,人嘛,都是见不得别人好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随着天气越发暖和,老太太又开始了带着三个重孙子遛弯的乐呵呵日子,今年不用推婴儿车和学步车了,三个小家伙都能走了,虽然还有些踉跄。

        这天,轧钢厂,林家国这些厨师又忙得满头大汗,虽然很累,可一个个都乐呵呵的,兴奋得很。

        飘散的肉香味让来到食堂吃饭的工人们一个个咽口水,今天又要吃一顿好的了,为了庆祝第一批产品交接顺利,厂里的领导是真下血本了。

        工人们大口吃着肉的时候,轧钢厂大门外面,李厂长登记着自己的名字,心里膈应得不行。

        以前,他还是轧钢厂副厂长的时候,那需要搞这种登记的事。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虽然他从副厂长变成了厂长,可他跟轧钢厂再无关系。

        “厂长,这保卫科的岗亭好像多了不少?”,登记了名字,走进轧钢厂后,落后李厂长两步的人出声,他也是从轧钢厂调出去的,这一回来,自然发现了不一样。

        “能不多吗,现在的轧钢厂可不一样了。”,李厂长说着,嫉妒得眼珠子都红了,被调走的时候,他有想过有机会一定要调回轧钢厂,可现在,那是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当轧钢厂的新技术产品被老毛子看重,作为外汇产品,轧钢厂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现在吴成军是坐稳了位置,在他没有犯大错之前,他那一系的人是不会让他离开的,因为风头越发不对劲了。

        越是想,李厂长就越烦躁,轧钢厂越发红火,他炼钢厂那边就扑腾不了,如何能够让他感觉到舒服。

        好不容易压下躁动,李厂长带着人来到办公楼,今天他过来,是商议把轧钢厂部分机械带到炼钢厂去的,轧钢厂的一步一步调整,产能升级,自然会淘汰部分不合适的器械。

        下午,吃着饭菜,李厂长就想到了林家国,这小子的手艺,越发好了啊。

        “李厂长,这厨师我就不介绍了,你熟悉的。”,吃着菜,副厂长刘峰笑呵呵出声,他虽心有底线,可处事也圆滑,能够把事办好,一些小手段是可以用的。

        “当然熟悉了。”,李厂长哈哈一笑,道:“刘副厂长有心了,放心,我们炼钢厂一定不会让你们轧钢厂吃亏。”

        作为这其中老手,李厂长明白得很,这顿饭就是告诉他,想占轧钢厂的便宜是不可能的,必须拿出诚意。

        “那就谢谢李厂长了。”,刘副厂长笑呵呵的,轧钢厂要扩大生产,自然需要设备器械,而淘汰的,也不能当废铁给买了不是。

        能回手一点是一点,现在属于轧钢厂的实验室可是烧钱得很,产品外汇的道路是打通了,可大部分钱都被上级领导给截留了,留给轧钢厂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对了,刘副厂长,我听说为了轧钢厂的产品升级,你们要联合一些厂作为产品调整,不知道我们炼钢厂有没有机会?”,李厂长试探出声,这才是他今天亲自过来的真实目的,不然一些淘汰的设备,还用不着他亲自出马。

        知道这个消息后,他又动心思了,尽管他知道想回轧钢厂不可能,可能够打开一个缺口,也能让他有个盼头不是。

        没有人不会犯错,真要让他负责的炼钢厂成了轧钢厂分厂之类的说法,到时候等到吴成军犯错,他未必没有可能杀回来。

        “还需要考察。”,刘副厂长出声,笑道:“这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的,光是工程师们去调整查验,都需要一点时间。”

        李厂长点了点头,又试探起来,想要打听更多的消息,让他能有更充足的准备。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饭吃好后,李厂长爽快同意了双方的设备购买协议,然后离开了轧钢厂。

        “厂长,他很热心啊。”,刘副厂长将事情汇报后,感叹一声,吴成军听着,摇了摇头,笑道:“放心吧,我们的基本盘是必须守住的,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蹦跶不了。”

        他自信说着,自信,是因为他现在手中的筹码已经足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中的筹码只会越来越多。

        虽然风头越发不对劲了,可现在根本不担心轧钢厂会在这方面受到影响,外汇,就是轧钢厂的护身符,只要能够撬动外汇,大局已定,而小局动荡,有的是办法来应对。

        “不过,炼钢厂那边还是要考察的,我们的产品调整必须有分担的地方,而炼钢厂,可以作为考察对象。”

        吴成军说着,给刘副厂长交代起来,两人说了一会儿,刘副厂长才回自己的办公室。

        ……

        这天,轧钢厂的工程师们三三两两去各自需要考察的厂去查验各厂的情况。

        炼钢厂,李厂长又一次叮嘱起来,这一次机会,他不能放过,现在能搭上轧钢厂的船,就是他的机会。

        后勤部,秦淮茹正跟几个工友走出办公楼,准备去车间拿一些东西,这时,她看到了跟李厂长一起走过来的人中,居然有林大福的身影。

        林大福为什么来炼钢厂?他不是轧钢厂的工程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