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61章许父的分析,贾红的心态

第161章许父的分析,贾红的心态

        许父这个时候总算知道秦莲为什么说她不信这个堂姐秦淮茹了,心计,这个女人很有心计。

        或许她做不成什么大事,可在自己周边的一亩三分地,她太清楚其中的利弊算计了。

        “好,这事我们之间谁也别开口,你不害许大茂,我们也不说你的事。”

        许父开口,神色平静,骂人打人?不,他不会去那样干,因为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若是撕破脸,秦淮茹或许会过得不如意,可许大茂要倒大霉。

        现在关键的是贾红,那个人,才是最具威胁的人,秦淮茹还要脸,可贾红,随时准备不要脸。

        毫无顾忌的人是最难对付的,因为只要人家稍微感觉不对劲,就不介意直接掀桌子。

        “多谢伯父伯母谅解!”,秦淮茹看着神色平静的许父,并没有因为言语威胁让两人妥协而高兴,相反,她心中更多的是防备,对许父的防备。

        “好了,你先去回去,明天等我见过贾红再说。”,许父让秦淮茹离开,秦淮茹不发一言,转身就走,门关上,许父站起来,几步向前,啪的一声,又给了许大茂一巴掌。

        “早晚有一天,你会毁在这事上。”,许父压抑着声音,仿佛要把许大茂给吃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出事,都把这个家给祸祸一次,也就是他没有心脏病,不然只怕都气死了。

        “爸,我不敢了。”,许大茂果断认怂,又一次深刻的教训让他胆战心惊,外面的狠人,太多了些。

        “哼!”,许父一声冷哼,黑着脸,走过来坐了下来,看着秦莲还有许母在说话,他叹息一声。

        现在唯有祈祷贾红那边能够退一步了,不然这个家,真的又要散了。

        这一夜,许父跟许大茂都没有睡,等到天亮,院里的人都去上班后,他们才走出屋子。

        看到许父许母,院里的人都打着招呼,老两口也回应着。

        等几人走出院子后,二大妈啧啧出声道:“不会又是许大茂搞事了吧?”

        几人一听,都猜测起来,她们可是记得,让一次许大茂跟娄晓娥离婚的时候,老两口才过来解决问题的。

        “我看许大茂就是个闹腾的,这好好跟秦莲的日子不过,非要在外面沾花惹草。”

        一人哼哼出声,另外一人白了她一眼,道:“这话可别乱说,不然人家可不饶了你。”

        “……”

        院里的人话题已经歪了的时候,许大茂几人,已经来到贾红居住的旅馆,没在旅馆说这事,几人又来到公园。

        “伯父伯母,放心,我跟许大茂以后会把日子过好的,到时候好好孝敬你们老两口。”,贾红笑盈盈的,先声夺人,一点也不避讳秦莲也在这里。

        许父许母一听这话,又看着贾红笑容满面的模样,顿时膈应得不行,这话说得,就好像是大家联手逼着许大茂跟秦莲离婚似的。

        “你们先处理,我回四合院去了。”,秦莲说了话,冷着脸离开,她可以选择报恩许父许母,但不代表她就能被人当做小丑一样刺激着。

        许大茂张了张嘴想要挽留,可又不知道怎么说,许父许母脸色一暗,秦莲不闹腾,已经是对这个家的最大报达了。

        “抱歉抱歉,我都没注意,许大茂跟她还没有离婚呢!”,说着抱歉的话,贾红脸上却是得意的表情,这个下马威,她给定了。

        秦淮茹看着贾红,心中苦涩不已,这个贾红,不好对付啊,以后的日子,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过了,贾红会放过她吗?

        “你就不怕以后我们一家子一起对付你吗?”,许父悠悠出声,本来想问贾红态度的,可她两句话一说,他就知道,都别问了,这个贾红,吃定了许大茂,吃定了他们家。

        “伯父伯母,这话说得可不好听,你们可是我将来的公公婆婆呢,我们可是一家人,那有说谁对付谁的这种说法。”,贾红依然一副笑脸,对许父的试探与威胁,视之不见。

        许母脸黑了,气哼哼道:“可不敢认你这个儿媳妇,不然那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言一出,贾红脸上的笑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冰冷的脸,道:“伯母,这话以后可不要说了,我贾红不是好人,可也要过日子的。”

        许母顿时被噎住,刚要说话,许父却拉住了她,对贾红道:“你把话如此说开,以后跟许大茂能过多少时间?总不能要用这个把柄拿捏住他一辈子吧。”

        “你要明白,真要把人逼得恨了,到时候大不了学着你一样,直接掀桌子得了。”

        贾红听着,脸上又露出笑容,表情转换那叫一个丝滑。

        “伯父,我也说句实话。”,贾红看着几人,眼中精光闪烁道:“许大茂以后要是能够靠得住,我可以跟他一直过着,生孩子这些事都无所谓。”

        “可他要是靠不住,三年时间,我只要三年时间,到时候我远走高飞。”

        如此直接的话让许大茂跟秦淮茹都瞠目结舌,许母也嘴角抽搐,许父拿出烟,点燃了一根,抽了几口后,道:“如果要是这样,我来想办法,给你一笔钱如何?”

        “你应该清楚,出了这事,你跟我们家就有隔阂的,这日子根本过不长久,用你说得三年时间来说,以许大茂的工资,除了你们的生活开支,根本存不了多少钱。”

        “既然如此,我给你一笔钱,你直接离开,这样一来不是更好吗!”

        听着这话,许大茂心里都在祈求贾红答应,秦淮茹也是如此,若是贾红答应了,她不知道要轻松多少。

        “不如何!”,贾红直接拒绝了,看着许父,直言道:“伯父,要是我只要一笔钱,又何必这样折腾呢!”

        她的目光,看着失落的许大茂跟秦淮茹,冷笑道:“若是只图一笔钱,秦淮茹去找我的时候,我都已经来找许大茂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本来我是想着缓一段时间,等时机差不多才离开的,可出现了意外。”

        她的目光,又转向许父,神色转而松快几分,语气悠悠道:“伯父,既然你们都不看好我跟许大茂过日子,那就定好三年时间,三年后,你们只要给我一笔钱,这笔钱不用太多,到时候我保证爽快离开。”

        “而这三年期间,大家就是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许父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看穿一般,过了十来个呼吸,他才点头,道:“好,就定好三年时间,到时候给你两百块钱,你远走高飞。”

        “当家的,你……”,许母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许父摇头打断了她的话,道:“贾红,你先回去,等许大茂跟秦莲的事情处理好了,到时候你们领结婚证。”

        许大茂垂头丧气,秦淮茹也脸色一暗,贾红看着许父,眼睛眯了眯,道:“好,半个月后,许大茂跟我领结婚证。”

        话说完,她转身就走,许母顿时急道:“当家的,三年时间,这不耽误大茂的时间吗!”

        她急,是因为贾红不安好心,她急,是因为许大茂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孩子,这要是再耽误几年时间,到时候儿子许大茂岂不是成了绝户吗!

        “不答应能怎么办?”,许父目光瞪着许大茂,怒道:“还不是这畜生惹出来的事,他不是管不住下半身吗,这就是报应。”

        许大茂缩了缩脖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许父见状,冷哼一声,对许母道:“你跟秦淮茹回四合院,好好跟秦莲说清楚,这事,是我们家对不起她。”

        许母想说什么,又看到许父的脸色,便将怒火对准许大茂,骂了几声,这才离开。

        等两人离开后,许父抽着烟,看着儿子许大茂,语气冷冽道:“等这事结束,尽量把以前的风流事给我处理干净。”

        “爸,我知道了。”,许大茂垂头丧气出声,许父看他这样,又冷哼一声道:“算你命好,以前娄晓娥家不想闹腾,现在又是秦莲记恩不闹腾。”

        “许大茂,都说事不过三,以后你还有这样的运气吗?”

        许大茂苦涩一笑,不知道怎么说,秦莲的退让让他心中都是愧疚,他跟秦莲没多少感情,原因就是当初秦莲逼着他娶她。

        结了婚过了日子,秦莲也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以前他到没觉得有什么,可当失去后,他才知道,自己又特么忽视了什么人。

        “爸,贾红说的三年时间,靠谱吗?”,许大茂压下心中的愧疚,询问起来,贾红的直接,让他感到害怕,人家直接将态度表明,就已经再说,人家不怕你想办法反击。

        “她没有说谎!”,许父眼中精光闪烁,抽了一口烟,语气悠悠道:“也许要不了三年时间,她就会离开。”

        一听这话,许大茂顿时愣住,一脸不解看着自家老爹。

        “蠢货!”,许父骂了一声,道:“她一个农村的寡妇居然敢直接表明态度,你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为了什么?许大茂一脸懵逼,许父看着他,嘴角抽了抽,道:“你就没有发现吗,她之所以如此算计,就是想在这三年时间把你当做跳板而已。”

        “她一个农村的寡妇有如此心计,除了向往城里的好日子,还有什么。”

        许父说着,哼哼一声道:“她需要一个跳板来适应城里的生活,以她的心计,三年时间,足够她找到新的路子了。”

        许大茂听着,顿时眼睛亮了,脱口而出道:“爸,如果是这样,她直接提出让我们给她一笔钱,把她安排到城里的条件好了,又何必用跟我结婚的方式。”

        “我说你是蠢货你还不信!”,许父瞪了许大茂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你看她像是会去工作的人吗?”

        “她不会去工作,她那样的人,想着的都是有一个人养着她,其他的无所谓。”

        说着,许父嘴角抽搐,继续道:“她不工作,就是拿到一笔钱又能怎么样,要不了多久,她的钱就会用干净。”

        “可跟你结婚就不一样了,三年的时间,她的生活是稳的,如此一来,她就不用操心其他事情,专心为自己寻找新路子。”

        “等她找到了路子,她会毫不犹豫抛弃你。”

        许大茂听傻了,他都不知道,贾红居然有这样的算计。

        “金丝雀知道吗?”,许父冷笑起来,道:“她想过的就是那种日子,只要有人养着她,让她过好日子就行。”

        “这也就是她根本不在乎她两个孩子的原因,这样的人,等到将来人老色衰一定会很惨,可她在乎的,就是现在而已。”

        “那我真跟她结婚了,岂不是要防着她偷人?”,许大茂瞪大了眼睛,恶心得不行,这事放在别人身上他觉得乐呵,可要放在自己身上,就恶心了。

        “她偷人岂不是更好吗?”,许父神色不变,语气悠悠出声,盯着许大茂道:“等她有了新目标,就是你跟她离婚的时候。”

        “所以,你就是再不爽,再恶心,都给我忍着。”

        说着,许父又抽了几口烟,神色莫名道:“你跟她结婚后,该吃吃,该睡睡,她一定不会跟你生孩子的,孩子对于她来说,就是个负担。”

        “你也不要担心到时候她偷人你脸面丢尽,以她的精明,她会把跟你离婚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

        许大茂脸色变换,最终苦涩一笑,事实虽然扎心,可他没有办法避开啊。

        “走吧,回去!”,许父抬脚就走,边走边道:“秦淮茹那边,你给我收着点,就算跟她不对付,也要直接报复。”

        许父的脸色多了几分阴冷,这事简直就是一团乱麻,谁都有错,可谁都不安好心。

        提到秦淮茹,许大茂就气得不行,怒道:“爸,找到机会,我非得给她一个好看的。”

        听着这话,许父停下脚步,看着许大茂,目光冷冽道:“你想要报复,就给我不露破绽,不然到时候又要被她拿捏。”

        许大茂点头表示明白,许父抽了一口烟,语气悠悠道:“像秦淮茹那种人,报复她的最好方式就是她的孩子,明白吗。”

        说到这句,许大茂顿时咧嘴一笑,道:“爸,自从我被秦淮茹借着这事讹诈,我就让人引诱棒梗那小子当三只手,那个小子现在已经有几分脾性了。”

        “哦?”,许父眼睛眯了眯,便问了起来,许大茂也不隐瞒,说了起来,听完,许父呵呵一笑,眼中闪过几分冷色道:“这样也好,等处理好这事,我会想办法把那小子给引到路子上来。”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都冷冽一笑,对于秦淮茹,两人都是恨透了,两人的心中,已经忽略了自己这边所犯的错。

        两人回到四合院,后院,屋里,秦莲跟许母坐着,秦淮茹也安静坐在一边,她虽然很想离开,可知道事情还没有真正解决。

        许大茂两人回来后,关上屋门,许父直接对秦莲道:“丫头,这事是我家对不起你,我们一定给你补偿。”

        他来个直接的,这事越快结束越好,对于秦莲,他们一家子必须有所补偿。

        秦莲听着,看着几人,苦涩一笑,摇头道:“补偿就不用了,我的工作问题都是您老解决的,这对我来说就是一辈子的好处,足够了。”

        听着这话,许父许母对视一眼,都苦笑起来,如果有可能,两人是真不希望许大茂跟秦莲离婚,就凭借她说的这话,就可见其人心中能记恩情。

        “既然离婚了,财产是要分割一下的。”,许父出声,看到秦莲想要说话,他打断了她,道:“你们两个估计也没有什么存款,要分割的就是这个屋子,等你们离了婚,许大茂会分一个屋给你,让你能继续住在这个院。”

        许大茂跟许母都没有说话,显然对这一点,两人无话可说,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秦莲为了许大茂选择不闹腾,就得承这个情。

        秦莲听着,顿时犹豫起来,本来她想着离婚后离开这个四合院,去租一个屋子的。

        现在许父这么一说,她倒是有点心动了,虽然有着工作,可离了婚,也相当于是“孤魂野鬼”了,这让她心中是不安的。

        一个家,对一个人有着太多的意义了。

        这么一想,秦莲顿时就有了决定,她对许父点头,道:“好,将杂物间分给我,我会想办法跟中院的人换一个小屋,免得到时候尴尬。”

        一听这话,许父顿时心中叹息一声,他提出分屋,除了要补偿秦莲,其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防备秦莲以后乱说。

        “封口费”,这就是许父的打算,尽管他知道秦莲离婚后不会提这事,可该有的态度得有吧。

        更重要的一点,他是想着以后许大茂跟秦莲能够复婚,贾红只是将许大茂当做跳板而已,等她离开后,许大茂以后估计难找老婆了。

        而秦莲,就是一个好选择,真要两人有着几分情分,等贾红离开后,两人未尝没有复婚的可能。

        可现在一听秦莲换房的意思,许父就知道自己的这打算要破灭了。

        虽然打算破灭,可许父也不会记恨秦莲,人家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念着恩情了。

        “好,到时候随你!”,许父苦笑一声,道:“以后你要是找到知心人,我们一家子都不会有想法,丫头,不管怎么说,这事,是我们家对不起你。”

        秦莲听着,微微点头,这一次跟许大茂离婚,已经让她明白一个道理,当一个人算计太多,最终反而会害了自己。

        她秦莲,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明知道许大茂不靠谱,可还是算计他,让自己得已来到城里生活,可结局,就是苦果,而这苦果,她必须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