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60章秦莲的悲凉妥协与还恩

第160章秦莲的悲凉妥协与还恩

        “我不是挑拨离间,是想着办法解决问题。”,秦淮茹冷冷出声,一点被许大茂揭破心思的愧疚都没有。

        许大茂沉默了,脸色又变换起来,现在的问题,就是两人都被贾红给拿捏住了,尽管明知道贾红不怀好意,可两人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两人都没有底气去破罐子破摔。

        越是想着贾红破罐子破摔以后自己的悲剧,许大茂拿出烟,哆哆嗦嗦点燃以后抽了起来,一边抽烟,他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知道烟抽了两根,他眼神变得坚决起来。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许大茂眼中露出绝情之意,为了自己以后的日子,那就只能选择对不起秦莲了。

        “秦淮茹,我可以跟秦莲离婚。”,许大茂出声,秦淮茹听着,顿时心中一松,许大茂开口同意就好,只要先把这事缓过去,以后再想办法对付贾红。

        至于一直被贾红拿捏,秦淮茹是不可能让这事发生的,从来都只有她谋算别人,又怎么能让别人“吸血”她秦淮茹。

        吐了一口烟,许大茂看着秦淮茹,语气悠悠道:“秦淮茹,我选择离婚,可秦莲那边怎么说通?”

        “你别忘了,你拿捏我的事,她知道,贾红这么一闹,她也知道。”

        “要是不搞定她,都不用贾红闹腾了,到时候秦莲直接翻脸,大家一起倒霉吧。”

        一听这话,秦淮茹顿时就头疼起来,因为许大茂的话说得在理,秦莲这边的事,必须妥善解决。

        慢慢筹备解决问题是来不及的,因为贾红只给了五天时间。

        “许大茂,直接跟秦莲,我们求她!”,秦淮茹出声,一脸无奈,继续道:“只有当面给她说清楚,让她同意,这事才能解决。”

        许大茂脸色涨红,他不知道要怎么跟秦莲说,虽然他跟秦莲没什么感情,可自从结婚以来,秦莲是把这个家当得很好的,除了顾着自己,就连他爸妈那边,秦莲也经常过去看望,光是这一点,他爸妈就对秦莲很满意。

        不过一想到贾红的威逼,许大茂还是咬牙点头。

        “走吧,回四合院,等秦莲回家后,直接跟她谈。”

        许大茂将手中的烟头扔了,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后,抬脚离开,秦淮茹也长呼一口气,感觉浑身湿漉漉的,风一吹,她顿时一哆嗦。

        四合院,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后,在屋子外面的人都看着两人,一个女人来这个院找许大茂的事,院里的人都知道了。

        也就秦莲没有大吵大闹,不然大家都开始怀疑了。

        许大茂跟秦淮茹都没有管众人的眼神,直接来到后院屋里。

        屋里,秦莲坐在火炉边,看到两人进来,便冷笑道:“看来你们处理好了!”

        许大茂讪讪一笑,将门关上后,走过来坐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目光看向秦淮茹,让她来说。

        秦淮茹暗骂一声,这许大茂,真特么不是东西,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让她来得罪人。

        心中怨念不断,可秦淮茹还是得说,因为贾红正等着事情解决呢。

        “秦莲,姐知道我对不起你,我跟你道歉。”,秦淮茹说着话的时候,深深鞠躬,等她站直,泪水已经涌出,一副愧疚模样。

        看着她这动作,秦莲顿时有很不好的预感,因为她跟秦淮茹已经翻脸了,秦淮茹要是有心道歉,根本不用等到这个时候。

        “秦淮茹,你又要干嘛?”,秦莲神色冷了下来,质问出声,秦淮茹看着她,一边流泪一边将贾红的要求说了出来。

        “秦莲,我不是人!”,秦淮茹哭着,可怜兮兮道:“秦莲,你就救救姐吧,真要贾红报警,我可就毁了。”

        “我对不起你,可我还有棒梗三个孩子啊,看在三个孩子的面上,秦莲,我求你了。”

        说着,秦淮茹直接给秦莲跪下了,这一刻,她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因为她明白,这事想要解决,必须让秦莲点头的同时,还要不闹腾。

        秦莲没管她,而是盯着许大茂,一字一句道:“许大茂,她说的是真的吗?”

        “是!”,许大茂被盯得头皮发麻,不过还是点头承认。

        “所以,你是要跟我离婚吗?”,秦莲感觉浑身乏力,踉跄一步,目光直愣愣盯着许大茂。

        自从跟许大茂结婚的那一刻,她就预想到将来有这么个结果,可当这天到来的时候,她还是心生悲凉。

        嫁给许大茂后,她维持着这个家,作为老婆,能做的她都做了,作为儿媳妇,她也对公公婆婆有孝心。

        她都在想过,以心换心,就等着有了孩子,说不定到时候许大茂能改变,以后好好过日子。

        可这一刻,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现实就是现实,也许从她算计许大茂的那一刻起,这婚姻就注定不能长久吧。

        “秦莲,是我对不起你!”,许大茂脸色涨红,看着秦莲,苦笑道:“我没有办法,要是不答应贾红的要求,我以后就毁了。”

        冷,身冷,心更冷!

        秦莲没有哭,只感觉到无比的寒冷,看着许大茂,她突然悲凉得笑了起来,笑许大茂,笑秦淮茹,更笑她自己。

        心思不诚的婚姻,这算是报应吧!

        秦莲的平静与笑容,让许大茂跟秦淮茹都汗毛直竖,如果秦莲大哭大闹,两人还会安心一些,可这样的平静,两人怕了。

        沉默一会儿,秦莲的目光变得阴冷几分,看向秦淮茹,道:“秦淮茹,我可以跟许大茂离婚,那是因为我承他的情,不想让他这辈子毁了。”

        “可你呢,我凭什么要同情你,当你都不记得我的情分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已经是陌生人了。”

        此言一出,许大茂愕然,高兴,最后却是愧疚,秦莲的话,让他心生愧疚,浓浓的愧疚。

        可秦淮茹此时就不一样了,秦莲的话听在她耳边,就仿佛是炸雷一般,让她脑瓜子嗡嗡的。

        她想要继续说求饶的话,可在秦莲阴冷的目光下,她说不出来。

        三人都沉默着,过了一会儿,秦淮茹看着秦莲,直接一咬牙,道:“秦莲,你就直说了吧,要怎么你才能同意放过我。”

        “只要你不把我跟贾红同盟拿捏许大茂的事情说出来,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知道说软话已经没有用,秦淮茹索性表明态度,她不担心秦莲会借着这事来拿捏她,尽管她也是被贾红拿捏着的其中一个,可许大茂才是其中主角。

        秦莲既然不想许大茂出事,那在这事上她秦淮茹也不会出问题。

        那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秦莲知道她拿捏许大茂的事了,只要解决了这事,以后彼此不再招惹就是,情分没了,陌生人就陌生人。

        秦莲目露戏谑看着秦淮茹,语气悠悠道:“秦淮茹,你能拿出什么代价呢?我没跟许大茂离婚的时候,这事说了出来会害了他,可等我跟他离婚后,我要是到娘家人那边说了,你能怎么办?”

        闻言,秦淮茹脸色涨红,明知道秦莲是威胁她,可她还是没有办法。

        “你就不怕到时候说了又连累许大茂吗?”,秦淮茹脑海一转,脱口而出,这事说来说去,根本避不开许大茂,真要闹开,许大茂又会被牵连进来。

        此言一出,秦淮茹顿时就感觉自己的思绪清晰了些,眼中多出几分光芒,她要是把许大茂拉下水,秦莲就不好威胁了吧。

        果不其然,许大茂的脸色变了,看向秦莲的目光中,多了哀求之色。

        同时,他心中对秦淮茹的恨意又多了几分,报复,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复。

        秦莲笑了,笑得莫名,她的结局都是如此了,这个时候,秦莲真的有点期待秦淮茹的结局了,她想看看,这个喜欢算计的人,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秦淮茹看着她的笑容,莫名的,感觉到不寒而栗,让自己稳住情绪后,秦淮茹道:“秦莲,我可以付出代价,只要你保证以后不说这事。”

        她不敢逼迫过甚,因为人被逼恨了,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听着这话,秦莲收敛笑容,目光转向许大茂,道:“许大茂,我不会无缘无故离婚,所以,去请公公婆婆过来,把事情说清楚。”

        “我秦莲就算要离婚,也要离得有理有据,我跟你或许没有什么感情,可公公婆婆对我有恩,帮我找了工作这事,情分我必须承着。”

        “把事跟两个老人说清楚,离婚这事,是我秦莲还两个老人的情,以后,我不会再提关于你的所有事,我们互不打扰。”

        许大茂听着,顿时又羞愧无比,秦莲越是干脆,他心里就越不好受。

        “不用请他(她)们了吧。”,秦淮茹感觉头皮发麻,急切道:“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慌了,许大茂的老爹老妈要是知道这事,岂不是让她秦淮茹的把柄被人拿捏住吗。

        “必须要请!”,秦莲看着她,冷笑道:“秦淮茹,你心计太深,我秦莲跟许大茂离婚后,谁知道你以后会编排什么。”

        说着,秦莲目光转向许大茂,一字一句道:“许大茂,这算是我还你的情,让公公婆婆过来知道这事,两个老人是你的爸妈,不会害你。”

        “只有两个老人知道了这事的内情,以后秦淮茹想要在这事上拿捏你,你也有个反击的地方。”

        “好!”,许大茂点头,他知道秦莲这是帮他,秦莲说得对,就算是他爸妈知道了这事,也不会举报他,总不能两个老人要害他吧。

        秦淮茹看着许大茂点头,心中大恨,恨秦莲多管闲事,尽管她现在没有想过在这事上继续拿捏许大茂,可许大茂的爸妈知道后,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秦莲这样干,就是给她秦淮茹悬着一把刀,如果以后她敢编排秦莲,只怕就要爆雷。

        “你去找两个老人吧,我就在家等着。”,秦莲不再看两人一眼,许大茂看了秦淮茹一眼,就转身离开。

        秦淮茹见他走了,也冷着脸离开,这事,还有得说,就是不知道等许大茂的爸妈来后,她要付出什么代价给秦莲了。

        屋门关上,秦莲终于忍不住哭了,泪水涌出,她呜咽起来。

        中院,秦淮茹回到屋里,感觉浑身乏力,秦莲这边算是解决了,可贾红那边呢?

        她不知道,等贾红生活在这个四合院后,会如何拿捏她。

        夜幕低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院里的人都差不多睡了,院里,秦淮茹家的灯还亮着,后院,秦莲的也没有睡。

        院门外,许父许母快步走了进来,许大茂垂头丧气跟在后面,一边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许父许母直接去了后院,许大茂来到中院后,敲了秦淮茹的门。

        门打开,看到许大茂肿了一边的脸,秦淮茹心中一跳,没有说什么,跟许大茂一起,去后院了。

        后院,屋里,秦莲招呼许父许母坐下,看着秦莲红肿的眼睛,老两口无比的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

        当许大茂回去给两人说了这事后,两人那叫一个怒火冲天,真恨不得把许大茂给打死算了,以前跟娄晓娥离婚,就是因为管不住裤裆,现在又因为类似的事被人拿捏,真是简直了。

        这时,许大茂跟秦淮茹走了进来,两人一看到秦淮茹,怒火就上来了,一路上,两人问清了其中的缘由,这事,秦淮茹在其中可是扮演着不少戏份啊。

        秦淮茹微微咽了咽口水,有些心虚,避开了两人的目光。

        看着几人都不说话,秦莲声音有点嘶哑道:“爸,妈,这算是我今天晚上如此称呼你们了,事已经发生了,还是解决问题吧。”

        “我同意离婚,因为您两位帮我找了工作,这算是我还给许大茂的。”

        一听这话,许母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许父听着,一口接一口抽着烟,这一路上,他都在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秦莲这个儿媳妇,他是满意的,虽然是寡妇再嫁,可做人做事,他能看出一些东西来。

        这也就是他愿意耗费人情给秦莲找到工作的原因,就是想着让她很儿子许大茂好好过日子。

        可谁能够想到,兜兜转转的,许大茂又栽了,还逼得他看好的儿媳妇不得不用离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一想到这样的结果,许父就差点吐血,看好的儿媳妇没了不说,就连自己耗费的人情也没了,这简直让人想要喷血。

        儿媳妇秦莲跟儿子许大茂现在又没有孩子,一旦离婚,以后两人就没有关联了,更何况这一次是人家秦莲为了许大茂考虑才做出离婚的选择,人情还人情,只怕以后两不相干了。

        “许大茂,秦淮茹,那个贾红真的决意如此吗?”,许父语气冷冽询问出声,问题的源头还是贾红,就光听许大茂一路上说的今天发生的事,他就明白,那个贾红,绝对是个狠角色。

        这样一个恨角色跟儿子许大茂过日子,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可明知人家是算计,偏偏却没有任何办法,谁让许大茂的那些烂事被人家拿捏住呢。

        以前娄家不用这种方式报复,那是因为人家不想害人,可贾红不一样,如此将自己算计直接表明的人,连累到其他人,她只怕一点害怕与愧疚都不会有。

        秦淮茹跟许大茂点头,都不说话,许父眼睛眯了眯,又接连抽了几口烟,目光幽冷道:“明天你们都请假,我来问她,如果她真的心意已决,再说后面的事。”

        说着,他目光转向秦莲,露出愧疚的表情,苦笑道:“秦莲,这事爸跟你道歉,如果真的是离婚的结果,还请你不要恨许大茂。”

        为了儿子许大茂,许父选择了低头,秦莲看着他,也苦笑道:“爸,这就是命吧,我是承了你们的情。”

        “等离了婚,我不会再提这事,这也就是我让许大茂去找你们的原因,因为我不相信秦淮茹,尽管她算是我的堂姐。”

        此言一出,直接将秦淮茹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可秦淮茹偏偏又没有任何反驳的办法。

        “哼!”,许父看着秦淮茹就冷哼一声,许母也黑着脸,语气冷冽道:“秦淮茹,这人做了昧了良心的事,以后会有报应的。”

        秦淮茹听着,脸色涨红,看着秦莲,又看着两人,脸也冷了下来,哼哼一声道:“你们也别膈应我,不错,我是对不起秦莲,这一点我承认。”

        说着,她话锋一转道:“可是,许大茂这事上,还不是他有着一些心思吗,说来说去,还是你们两位教导得好,教得许大茂都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讥讽的语气让许父许母脸色涨红,气得不行,想要反驳,也没有话说,只能狠狠盯着许大茂,恨不得给这混蛋来上几巴掌发泄一下心中的憋屈。

        许大茂缩了缩脖子,暗暗叫苦,秦淮茹看着他,冷哼一声,知道这事已经不能和谐收场,秦淮茹索性直接放开了。

        真要许父许母以后报复她,真要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大不了学着贾红一样,破罐子破摔,一拍两散。

        “伯父伯母,你们也别记恨我,我直接把话说开好了,以后只要许大茂跟你们不算计我,我也不会说什么话。”

        秦淮茹的语气带着威胁,看着两人,眼睛眯了眯,一字一句道:“可如果你们想要算计我,我也会破罐子破摔,我的名声要是没了,许大茂也别想好过。”

        “我想,许大茂的事,你就是帮他擦屁股,也擦不干净的。”

        许母一听这话,顿时恼了,都到了这个时候,秦淮茹居然还敢威胁,刚要出声,许父拉住了她,他的目光,紧盯着秦淮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