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59章披着羊皮的贾红狼

第159章披着羊皮的贾红狼

        “秦淮茹,是你,都是你去找我,害我被发现了。”,看到秦淮茹,贾红放开了许大茂,站起来就要抓住秦淮茹开撕。

        秦淮茹被吓了一跳,退后了两步,急道:“你可别乱说,怎么可能是我害了你。”

        “你还说不是你。”,贾红怒火上涌,恐惧感让她下意识想要将责任推给别人,怒道:“要不是你几次去我家,我公公婆婆也不会怀疑,她要是不怀疑,就不会偷听,是你,秦淮茹,都是你。”

        她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许大茂急得直冒汗,这是要完犊子的节奏啊。

        秦淮茹也冷汗直冒,她也怕闹腾起来啊,要是院里的人知道这事,只怕她是真没脸在这个院待下去了。

        “贾红,我们出去说,出去说行不行!”,秦淮茹压住慌乱,拉着贾红就要离开,许大茂反应很快,他也怕被人知道啊,要是被举报,肯定要倒大霉。

        秦莲没有说话,沉默着,她很想大吵大闹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憋屈,可被许大茂的祈求之色给压下了,想到自己抓住了许大茂才能来到城里,才有了自己的工作,一切的一切,秦莲选择沉默。

        四人一起走出了屋门,傻柱几人看着,顿时有点理不清头绪了,秦淮茹掺合进来,也不像是许大茂胡作非为的模样啊。

        在几人不解的眼神中,四人走出了院子,来到空旷的公园,因为天气依然寒冷,公园里并没有几个大人,有的就是跑来跑去嬉闹的孩子。

        等贾红将来龙去脉说了以后,秦淮茹更慌了,这要是贾红的公公婆婆找上门来,岂不是要出大事。

        看着她慌乱的模样,秦莲讥讽一笑,对许大茂道:“你自己把事情解决吧,我在这里也没有用。”

        她觉得恶心,尽管她也很有心计,可有些事,她做不出来。

        秦莲走了,准备找个地方好好冷静一会儿,她怕,怕自己忍不住闹腾,从而害了许大茂。

        她一走,许大茂三人直接懵逼,这秦莲,怎么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好歹她现在也是许大茂的老婆吧。

        “不管她,现在先想办法解决问题吧!”,秦淮茹深深呼吸,目光看向贾红还有许大茂,问题不解决,谁都要倒霉,谁都跑不了。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办法,必须给我一个退路,不然别怪我直接撕破脸。”,贾红出声,眼睛都是红的,道:“不让我满意,我们就都去报官吧,反正我那两个孩子只亲近他们伯娘又不亲近我,没了他们,我还有什么怕的。”

        赤裸裸的威胁,让许大茂还有秦淮茹都头皮发麻,许大茂瞪着秦淮茹,怒火上涌道:“要不是你贪婪,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秦淮茹,我要是倒了霉,你家也别好过。”

        “你怪我?”,秦淮茹也怒了,骂道:“许大茂,要不是你管不住裤裆,能有这事。”

        互相推卸责任的三人都各自指责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越骂头绪越乱,等心中憋着的火发泄出去不少,这才安静下来。

        贾红不说话,目露几分期待与戏谑,大不了破罐子破摔,最坏的结果也坏不到那里去。

        论狠心,她一点不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不顾自己的两个孩子。

        更重要的一点,这事出了,已经打破了她的规划,本来她想着等秦淮茹这边多在许大茂这边拿点钱,存上一个一两年的钱,到时候再给两人来上一次狠的,离开那个家。

        寡妇什么的,她是不会继续当的,她还年轻,凭什么要守寡。

        刻薄寡恩的本性让她对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几分感情,更遑论其他。

        她也想过抓着许大茂,从而过上新的生活,可她了解了许大茂一番后,就知道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个过日子的,所以她放弃了。

        可没有想到,事情的突然变化让她也不得想着办法做出改变。

        之所以跟秦淮茹同盟,目的就是钱而已,她想要离开,就不能没有钱。

        然而,婆婆的意外撞上,这打算破灭了,逼得她不得不提前离开,现在,她必须从许大茂还有秦淮茹这边得到足够的好处,不然的话,她以后根本无法开始新的生活。

        看到贾红不说话,秦淮茹暗骂一声,她知道贾红可不是好忽悠的,因为接触几次以后,秦淮茹就已经发现,贾红这家伙,某些方面跟她就是同一类人。

        若说她秦淮茹会因为三个孩子从而起了某些算计,那么贾红就是一个只会为自己考虑的人,她不亲近自己的孩子就已经证明,当她成为寡妇的那一刻,她的心,就不在那个家了。

        这样的人,丢弃她自己的孩子估计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所以,贾红根本不怕破罐子破摔,因为她够心狠。

        秦淮茹可以跟秦莲撕破脸,那是因为她知道秦莲虽然有心计,可某些底线她不会去触碰,虽然她也自私,可她同样也想着稳着一个家好好过日子。

        所以,她不会选择翻脸从而害了许大茂,这也就是秦淮茹不担心翻脸出事的原因。

        她能翻脸对付秦莲,可却不能翻脸对付贾红,不然贾红倒霉,她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贾红,真的不能跟你公公婆婆说清楚吗?”,秦淮茹试探出声,继续道:“我觉得你直接跟他们说清楚,到时候可以离开那个家,开始新的生活。”

        闻言,许大茂眉头一跳,这特么又要大出血的节奏啊。

        “秦淮茹,你也是寡妇,要是你在外面乱搞,你敢跟你公公婆婆说清楚吗?”,贾红冷笑起来,质问出声。

        秦淮茹嘴角抽搐,真的很想说一句她婆婆贾张氏不光知道,还出了主意来着。

        终究还是要脸的,秦淮茹这话说不出口,咬了咬牙,她道:“那你说吧,到底要怎么解决,你真要破罐子破摔,到时候大家一起倒霉可不太好。”

        明明是秦淮茹问着贾红,可许大茂心都提起来了,就怕贾红狮子大开口。

        贾红看着两人,眼睛眯了眯,道:“我可以离开那个家,但必须是清白离开,我虽然不亲近我的两个孩子,但也不想让他们背着母亲是娼妇的名声离开。”

        “还有,我也有娘家人,虽然我也不亲近她们,可真要闹腾起来,也是大麻烦。”

        说着,贾红看着许大茂,语气悠悠道:“要么,你们给我一大笔钱,要么,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让我公公婆婆那边面上过得去。”

        许大茂与秦淮茹听着这话都麻了,刚刚贾红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可谁知一转眼就好像要吃人啊。

        “你要多少钱?”,秦淮茹问出声,她已经有些看明白贾红的目的了,这人明显已经有离开那个家的心思,出了这事,只是让她加快了脚步而已。

        至于什么让孩子的名声,要公公婆婆面上过得去,都是借口。

        “你们说呢?”,贾红这个时候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彻底撕开软弱的伪装,目光盯着两人道:“我要离开,就必须有村里的介绍信,不然我那里都去不了。”

        “钱不钱的先不说,这事你们必须先给我办了。”

        “不可能!”,许大茂脸黑了,怒道:“你这是要逼我去跟你公公婆婆说事,你又不是要去找工作,要什么介绍信!”

        “不错,我就是再逼你。”,贾红直接点头,目光悠悠盯着许大茂,道:“许大茂,本来我是不准备对你动心思的,因为你这个家伙就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

        “可是现在我是想明白了,你必须把我从村里拉出来,至于以后怎么样,我们再说。”

        许大茂听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自己靠不住!

        “你想跟许大茂结婚?”,秦淮茹也惊呆了,贾红的话让她想到了这个可能。

        “没错!”,贾红点头,眼中精光闪烁道:“我必须先从村里出来,而再婚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许大茂,老娘也不让你白睡,到时候真要过不下去,我们直接一拍两散就好。”

        好算计!

        秦淮茹听着这话,再看看贾红,心都凉了,这个女人,其目的还是想要“吸血”许大茂啊,她根本不怕跟许大茂过不下去,需要的就只是缓冲一段时间而已。

        “你疯了!”,许大茂懵逼,怒道:“我跟秦莲结婚才多久,你这是要逼我离婚?”

        “我没疯!”,贾红戏谑一笑,道:“许大茂,我是实话实说,你必须用跟我结婚的方式让我能够脱身,不但如此,以后你每个月除了家用,其他的大部分都要给我。”

        “你要是跟我过得下去,那最好不过,要是过不下去,以后给我一笔钱,我就会离婚离开。”

        “不可能!”,许大茂听着这话就感觉背后发凉,这种一点不遮掩的话语,让他感受到了贾红的可怕。

        “贾红,我可以给你一笔钱,然后你离开,到时候我们断干净如何?”,许大茂语气中带着求饶的意味,就算是贾红狮子大开口他也认了。

        贾红这种赤裸裸的话,让他想想都肝颤。

        “可以啊!”,贾红笑了起来,看着两人,道:“你们一人给我五千块,到时候我一定滚得远远的,以后都不会再见。”

        “你疯了!”,这下轮到秦淮茹出声了,一人五千块,贾红还真敢说。

        别说没有这钱了,就算是有,她秦淮茹也不可能给。

        许大茂也眼睛瞪大看着贾红,气得打颤。

        “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贾红看着两人,哼哼一声道:“一分也不能少,不然的话,我就直接去报警,我的名声可以不要,大不了以后远走高飞,到时候谁知道我做过什么。”

        “可你们不同了,许大茂你是乱搞男女关系。”,贾红说着,看着许大茂,语气悠悠,目露戏谑道:“许大茂,我知道你在外面乱搞的不止我一个,到时候警察会查出来的,我想,你到时候会一五一十说清楚的。”

        “你……”,许大茂腿软了,倒吸口凉气,浑身都在颤抖,他怕了,冷汗直冒的他,这个时候想到了跟娄晓娥离婚的时候,娄父给他看的调查名单。

        娄家会有所顾忌,可贾红会吗?

        当初娄家能查得出来,警察就查不出来?

        脸色变得苍白的许大茂冷汗直冒,浑身乏力的他差点直接瘫软在地。

        贾红却不管他,这就是她拿捏住许大茂的把柄,也就是她明知道许大茂不靠谱却要跟许大茂结婚的根本原因。

        因为,她不但要吃许大茂的,喝许大茂的,还要靠着他把一笔钱存下来,能过就过,不能过就一拍两散,她对自己的姿色还是很自信的。

        “秦淮茹,你也一样。”,贾红目光转向秦淮茹,言语戏谑道:“我们两个虽然才分了许大茂一点钱,可也是有罪。”

        “更重要的一点,秦莲是你的堂妹,要是四合院甚至你娘家人知道你这样干,我相信,你也会没脸见人吧。”

        秦淮茹脸色也苍白起来,眼中都是怒火,要是敢杀人,估计秦淮茹跟许大茂这个时候都想联手杀人灭口了。

        许大茂跟秦淮茹沉默了,因为,不怕破罐子破摔的贾红,彻底把两人给拿捏住了。

        都说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现在两人总算知道做了亏心事后尝到的苦楚了,人家想你圆就圆,想你方就方。

        看着两人,贾红冷冽一笑,道:“许大茂,秦淮茹,我只给你们五天的时间解决问题,到时候不给我一个答案,我们一拍两散。”

        话说完,贾红转身就走,边走边道:“这五天,我就在离这边不远的旅社里,你们考虑好了,就来找我。”

        她走了,可许大茂还有秦淮茹依然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秦淮茹咬牙切齿道:“她根本就不是想要直接敲诈我们一笔,而是想着细水长流。”

        许大茂嘴角抽搐,秦淮茹说的对吗?很对!

        没听到贾红一开口就一人五千块吗,这特么就不是要讹钱的节奏,别说五千块了,就是五百块,都是大数目。

        开出这么大的价钱,无非就是断了两人想用钱了结的想法。

        “秦淮茹,你害苦我了!”,许大茂一双眼珠子发红,怒道:“贾红这就是来玩命的,你说,怎么办?”

        秦淮茹又气又慌,你许大茂被拿捏住,我秦淮茹就没有被拿捏住吗。

        她敢保证,两人要是不按照贾红的要求办事,到时候她一定会报复的,到时候,她秦淮茹是真的没脸了。

        后悔,无比的后悔!

        此时的秦淮茹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为了“吸血”许大茂,却把贾红这个煞星给惹出来了。

        这个时候,秦淮茹无比的后悔,今天贾红赤裸裸的表态让她明白,她以前想着的跟贾红的稳定同盟,都是贾红在等待时机而已。

        真要贾红想要离开的时候,她一定会利用这个把柄,狠狠敲诈自己跟许大茂一把。

        也就是这一次意外,让她不得不改变了想法,选择了直接扑上来。

        这么一想,秦淮茹就感觉自己难以呼吸,因为她发现,后续若是没有想到办法对付贾红,贾红可能还要继续“吸血”她秦淮茹。

        突然一哆嗦的秦淮茹后悔得心里在滴血,说白了,还是自己白白送上门去给了贾红机会。

        要是自己不去找贾红,不提什么“吸血”同盟,贾红又怎么能反过来拿捏住她跟许大茂呢。

        她秦淮茹要是出现在贾红面前,那么贾红跟许大茂之间,也就是一次风流交易而已。

        越是想,秦淮茹的眼睛就越红润,她恼怒自己贪心,更恼怒秦莲的提点。

        当初若不是秦莲提点贾红的事,她秦淮茹怎么可能把贾红这个“吃人的毒妇”给惹出来。

        人的劣根性让秦淮茹推卸责任和转移矛盾没有一点违和,越是被贾红逼得无路可退,她就越记恨秦莲。

        沉默着,心生的恨意已经掩盖了理智,秦淮茹抬头,目光冷冽,对许大茂道:“许大茂,现在必须按照贾红说的办,不然我们都要倒大霉。”

        “你疯了!”,许大茂听见这话顿时怒吼起来,道:“我跟秦莲才结婚多久,这无缘无故就离婚,她闹腾起来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秦淮茹冷笑起来,哼哼一声道:“她贾红破罐子破摔,到时候我们两个也毁了。”

        许大茂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了,脸色变换着,他怕贾红破罐子破摔,因为那样,他这辈子就真的毁了。

        秦淮茹看着他,目光悠悠,一字一句道:“许大茂,这事必须尽快处理,要是等秦莲反应过来,到时候我们更加不好办。”

        说着,秦淮茹心中一狠,道:“你以为我当初是怎么找到贾红的,都是秦莲告诉我的。”

        “什么?”,许大茂瞪大了眼睛,随即怒火冲天,质问道:“也就是说,她也知道我惦记你的事了?”

        “你说呢!”,秦淮茹反问一句,眼睛眯了眯,意味深长道:“许大茂,你跟秦莲之间就没有什么感情吧,离婚就离婚了,至于贾红那边,到时候我们想到办法,找到机会,再解决她就是了。”

        闻言,许大茂看着秦淮茹,怒道:“秦淮茹,你这是再挑拨离间吗?”

        他不傻,秦淮茹点出这事,无非就是想要他将怒火转移到秦莲身上而已。

        对秦莲有怒火吗?有一点!但许大茂更明白,秦莲当初之所以告诉秦淮茹贾红的事,源头还是他许大茂想要睡秦淮茹,所以不想让他在外面乱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