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58章意外连连

第158章意外连连

        见秦莲已经翻脸,秦淮茹头皮发麻,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妹子,这事我……”,秦淮茹有些讪讪然,心中暗骂着许大茂,这事怎么让秦莲知道了。

        “秦淮茹,如果你真的念着几分情谊,就别在许大茂头上动心思了。”,秦莲目光复杂盯着秦淮茹,她现在已经有八分确定,一大爷易中海跟贾张氏的事,背后肯定有着算计。

        秦淮茹连许大茂都不放过,她能放过工资高的一大爷易中海?

        警告了一声,秦莲转身就走,看着她的背影,秦淮茹脸色阴沉下来。

        该死的,秦莲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心乱的秦淮茹好心情顿时没有了,秦莲知道了这事,如果她还不收手,就意味着她跟秦莲要彻底翻脸了。

        可一想到放弃这个好处,她又舍不得,每个月虽然是跟贾红对半分,可也不少。

        傍晚,许大茂带着几分醉意回到了四合院,后院,他刚进屋,看到秦莲坐在火炉边一动不动,他大大咧咧道:“怎么还不做饭呢,我吃过了,待会儿你自己吃吧。”

        话说完,他坐了下来,没听见秦莲回应,他看着秦莲,发现秦莲冷着脸,许大茂顿时眉头一皱。

        “许大茂,你就管不住你的下半身吗?”,秦莲盯着许大茂,脸色有些苦涩,秦淮茹为什么能在这事上拿捏住许大茂,其源头,还不就是这家伙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吗。

        一听这话,许大茂的醉意顿时消散了几分,头皮发麻,又出什么事了?

        “你又听到什么话头了?”,许大茂试探出声,明显是有些心虚的,秦莲看着她,目光复杂,道:“秦淮茹跟贾红联手讹诈你的事,你是真的能忽悠啊。”

        许大茂脸色一变,头上都开始冒汗了,急忙解释道:“老婆,我跟贾红以前是有点事,不过都断了,我是没有办法啊,秦淮茹知道了这事,就拿捏住我了。”

        “要是贾红不顾后果举报,我肯定要被抓的。”

        秦莲听着,嘴角抽搐,忍不住火道:“许大茂,如果我不知道这事,你是不是要一辈子被她们两个联手拿捏吗?”

        闻言,许大茂苦笑起来,求饶道:“我没有办法啊,被人抓住了把柄,不认栽怎么办。”

        秦莲气笑了,这个混蛋,找到机会就四处风流,真的不怕死吗。

        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后,秦莲目光盯着许大茂,道:“想办法搞定贾红吧,只有这样,秦淮茹才不能继续拿捏你。”

        一听这话,许大茂顿时头疼了,他要是有办法搞定贾红,还能被秦淮茹拿捏住吗,他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也试探过贾红,可贾红明显跟秦淮茹商量好了,就想着把他许大茂当“血包”呢。

        “我没有办法啊!”许大茂苦涩出声,秦莲冷哼一声,也头疼起来,真要威逼贾红,到时候撕破脸皮,许大茂肯定也要倒霉。

        “老婆,我们只能从秦淮茹这边想办法。”,许大茂冷静了些,思绪就清晰了,既然现在秦莲已经知道这事,那么可操作的余地就多了些。

        “你是想逼着她停手?”,秦莲出声,眼中精光闪烁,许大茂点头,神色冷了几分道:“不逼着她停手,我是摆脱不了她的讹诈的,傻柱的脱钩,已经让她寻着新目标。”

        “那你觉得她会妥协吗?”,秦莲苦笑起来,当秦淮茹拿捏着许大茂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那些情分,没有情分,就算现在翻脸了,她真的会放手吗?

        两人对视一眼,都沉默了,秦淮茹要是真的狠了心继续拿捏着,两人是什么办法也没有。

        就在两人头疼的时候,中院,秦淮茹已经有了决断。

        没错,她不想放手!

        因为秦莲知道这事后,以后彼此之间已经有了很大的隔阂,难以弥补。

        既然没有了亲近的可能,秦淮茹就不准备放手了,就算她放手,秦莲也不会感谢她,与其这样,还不如继续拿捏着许大茂。

        秦莲知道了又能如何,反正两人根本没有办法解决问题。

        只要坚定着跟贾红的联盟,她就不信,许大茂能把自己当做赌注。

        这么一想,虽然心有愧疚,可秦淮茹还是将这愧疚给压在心底。

        一夜过去,第二天,许大茂跟秦莲都各自上班去了,秦莲没有借着这事跟许大茂闹腾,因为她明白得很,现在闹腾是一点屁用没有,关键是要解决问题。

        轧钢厂,许大茂上班的时候都是有点恍惚的,别看秦莲不哭不闹,可许大茂知道,这样的状态才是让人害怕的,因为当她闹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结束的时候了。

        越是这样,许大茂就越心虚,要是跟秦莲离婚,就真是鸡飞蛋打了。

        “该死的秦淮茹,真是黑了心的毒妇。”,许大茂恶狠狠想着,昨天明明秦莲都去跟她点明这事,可秦淮茹就没来后院表达个态度,从这个反应来看,秦淮茹估计是不在乎秦莲的亲情了。

        就在两人这边都念叨着秦淮茹的时候,炼钢厂这边,秦淮茹也遇到了麻烦。

        自从李厂长把她调到后勤部门后,秦淮茹就知道这个色鬼有着一些心思,所以都小心应对着。

        可是今天,秦淮茹被拿捏住了,办公室里,李厂长看着丰腴的秦淮茹,眼中多了几分不耐烦。

        “秦淮茹,看看你的工作态度。”,李厂长伸手指了指桌上的文件,哼哼一声道:“这已经是你犯的第三次同样的错误了,我看你根本就不适合在后勤部门干工作,所以,还是去车间吧,翻砂车间现在需要人手。”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秦淮茹脸色变了变,咬了咬牙道:“厂长,我保证不会再犯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

        闻言,李厂长目露审视,靠着椅子,眼中闪过一道淫乱之色,装模装样道:“秦淮茹,都说事不过三,我虽然是厂长,可以不能一直给你兜底吧。”

        秦淮茹看着他,心中暗骂起来,什么犯错误,都是想要拿捏她的借口罢了,为了防备他,自己干工作的时候可是认真的很,就怕被拿捏住。

        可终究解释权不在她手里,谁让这个色鬼是厂长呢。

        “厂长,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秦淮茹出声,心里想着要如何解决问题。

        她清楚得很,真要被这个家伙拿捏住第一次,以后就难以摆脱了。

        尽管知道让这个家伙睡了会有不少好处,可秦淮茹还是无法突破这个底线,她能够舍身给傻柱,除了算计以外,又何尝不是有着几分感情呢。

        而面前这人不同,一旦舍身,那就真的突破某些底线了。

        “我可以给你机会。”,李厂长看着她,戏谑一笑,道:“可是,我帮了你,你总得有个表示吧。”

        眼中的淫乱之色已经不再隐藏,直接道:“秦淮茹,我就直接说了,你若是想以后继续干着舒服的工作,就得伺候好我,明白吗!”

        “你今天若是再滑溜离开,明天,你就去翻砂车间吧,等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赤裸裸的威胁与宣言让秦淮茹脸色涨红,她知道,这个家伙是说到做到的。

        犹豫,挣扎,秦淮茹脸色变换起来,李厂长却不着急,一脸笑容等着,他就不信,秦淮茹真的能放弃舒服的工作岗位,去翻砂车间干活。

        对于秦淮茹这种人,有的是办法对付。

        时间仿佛过去许久,秦淮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真的要妥协吗?一旦妥协,以后真的能摆脱这个人吗?

        这种事,一旦被发现,她可就毁了!

        可要是不妥协,她能逃脱这个色鬼的拿捏吗?

        “铃铃铃……”

        电话声响了起来,打断了秦淮茹的思绪,李厂长接了电话,说了几句后,他脸色一变,等挂断电话后,已经顾不得胁迫秦淮茹了,让秦淮茹出去后,他也快步走了出去。

        “呼!”,秦淮茹长吐一口气,看着李厂长的背影,她快步离开这里。

        一时得救并不代表以后不被继续拿捏,秦淮茹头疼起来。

        下了班,秦淮茹还在想着办法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刚回到四合院,秦淮茹就被秦莲叫住了,让她去后院聊聊。

        后院,屋里,秦淮茹看着脸色难看的许大茂,再看看秦莲,还是有点尴尬的。

        “秦淮茹,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手?”,许大茂语气冷冽询问出声,秦淮茹看着他,眼睛眯了眯,语气不疾不徐道:“许大茂,我家的情况你不知道吗,就当是帮衬了,怎么样?”

        闻言,秦莲脸色阴沉,这样的话说出来,就证明秦淮茹是真的不怕翻脸了。

        许大茂嘴角抽搐,忍着火,不知道怎么说了,只好将目光放在秦莲身上。

        “秦淮茹,我其实不怕丢脸的。”,秦莲深深呼吸,吐了一口气,语气冷冽道:“你要是不放手,我就带着许大茂回娘家,然后让大家看看,你秦淮茹到底有多不要脸。”

        此言一出,秦淮茹脸色变了,看着秦莲,想判断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你别觉得我做不出来。”,秦莲脸色更冷了几分,一字一句道:“秦淮茹,大不了我们两个一起毁了,哦,对了,还有一个贾红。”

        “我是孤身一人,大不了到时候去别的地方不再回来,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赌。”

        秦淮茹听着顿时有些怕了,同样也怕的还有许大茂,秦莲真这样干,他好像也要完犊子。

        看着秦莲,秦淮茹的目光突然转向许大茂,见他也心虚着,秦淮茹顿时笑了,道:“行啊,那就一起毁了吧,反正现在棒梗的奶奶已经跟一大爷易中海结婚,我要是出事,三个孩子也有人照顾着。”

        许大茂傻了,秦莲也有些懵,秦淮茹真的这么有胆气?

        此时,秦淮茹心中也无比的紧张的,她在赌,赌秦莲刚刚的话是用来威胁她而不敢去干。

        三人谁也没先开口,眼看情况不对劲,许大茂顿时先怂了,他不敢赌,因为到时候出事,他将会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秦淮茹,你够狠!”,许大茂咬牙切齿,秦淮茹笑了,看着两人,转身离开,许大茂的开口,就证明两人根本没有办法。

        秦莲黑着脸,也咬牙切齿起来,看着许大茂,她抬脚去厨房做饭去了。

        许大茂见秦莲又闹腾,更加坐蜡,越是这样,他越害怕啊。

        中院,秦淮茹回了屋后,脸色也冷了下来,秦莲的不肯善罢甘休让她多了几分无奈,这样纠缠下去,以后还有得是麻烦。

        有时间,得去找贾红,稳定同盟,不能让秦莲威逼她妥协。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关键的是如何解决那个色鬼的问题。”

        伸手揉了揉额头,秦淮茹有些烦躁。

        时间过去几天,秦淮茹跟秦莲已经翻脸的事院里的人都没有发觉。

        就在秦淮茹想着法子应付李厂长的时候,这天,许大茂刚下班回家,顿时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

        “许大茂,你这孙子,又干什么坏事了?”,傻柱就等着看好戏呢,乐呵呵说着,许大茂眉头一跳,脱口而出怼道:“傻柱,你这孙子别胡说八道。”

        “嘿!”,傻柱咧嘴一笑,道:“许大茂,我可没胡说八道,你去后院看看就知道了,有人再等着你呢。”

        许大茂心里一咯噔,不想跟傻柱继续掰扯了,抬脚就往后院走去,傻柱几人一看,都跟在后面,准备去看戏。

        后院,屋里,秦莲看着这人,脸黑得很。

        门打开,许大茂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人,他顿时感觉腿软。

        “你……你怎么来了?”,许大茂哆嗦起来,老天爷啊,这几天秦莲已经憋着火呢,现在又要火上浇油吗!

        来人就是跟秦淮茹达成同盟的寡妇贾红,年纪二十六七,姿色也不差。

        “许大茂,我是没办法了。”,贾红一看到许大茂,顿时就哭了起来,像是崩断了神经一般,有点手足无措道:“我们的事被我公公婆婆知道了,我现在没什么地方能去了。”

        许大茂麻了,脸色涨红道:“贾红,我们当初是有点事,可最近我可没有去找你,你骗人也得有个合理的说法吧。”

        “你跟秦淮茹联手已经拿捏住我了,到底还要怎么样,毁了我吗?”

        又是气又是慌,许大茂恨不得贾红立即滚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秦莲那生冷的情绪了。

        “许大茂,你一定要救我,我现在根本不敢回去了,不然会被打死的。”

        贾红顾不得秦莲在不在了,拉住许大茂就不放,许大茂急了,伸手想要挣脱,可贾红就差点跪倒在地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许大茂怒了,这特么的,这段时间是遇上霉神了吗。

        贾红看着许大茂,又看了看秦莲,伸手抹去泪水,解释了事情的始末。

        昨天,秦淮茹去找了贾红,两人在屋里约定好继续坚守同盟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两人的对话被刚好回来的贾红婆婆听到了。

        等秦淮茹离开后,贾红的婆婆就问了起来,当时,贾红心很慌,找了一个理由忽悠过去,可她根本不知道,她跟秦淮茹的对话,已经被她的婆婆听得清清楚楚。

        当她的婆婆在贾红的屋里翻出那一笔钱后,有些事,就已经瞒不住了。

        求饶已经不起作用,贾红的婆婆气得那是差点晕倒,等公公也知道后,贾红怕了,顾不得她的两个孩子,撒丫子就往城里跑。

        本来她是不知道许大茂住在那里的,可谁让秦淮茹为了稳定同盟,将住址告诉了她呢。

        如果不被发现,她是不会来找许大茂的,因为她明白得很,就算来找许大茂,许大茂也不会理她。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恐惧让她下意识的就来找许大茂,谁让当初两人睡了呢。

        听完,许大茂差点吐血,怒道:“你们是有多得意,在屋里说话都能被你婆婆听得清清楚楚。”

        贾红脸色涨红,讪讪然不知道怎么说,当时确实太过得意了,谁能想到,她婆婆会轻手轻脚回来,听了个确切呢。

        秦莲看着两人,起身,抬脚就走,她是一点也不想听下去了。

        来到屋外,看到傻柱几人正抽着烟看着这边,秦莲嘴角抽搐,话也不说,直接走出院子,去找秦淮茹去了。

        屋里,许大茂快哭了,秦莲越是不闹,他越是怕啊。

        “贾红,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根本帮不了你啊。”,许大茂差点给跪下,这特么的,他好后悔自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了。

        “你必须帮我!”,贾红又哭了起来,一脸害怕道:“我现在就算是回去,也会被扫地出门。”

        “你不是有两个孩子吗?”,许大茂脱口而出,道:“你的两个孩子还小,你公公婆婆总得为孩子想吧!”

        “再说了,出了这事,你公公婆婆也要脸的,总不能自曝其丑吧。”

        思绪越发清晰的许大茂抓住了重点,贾红听着,顿时又是讪讪然,道:“两孩子根本就不亲近我,除了出生到一两岁的时候我带过,其他的时间,都是孩子的伯娘带着的。”

        “噗!”

        许大茂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看着贾红,一脸不敢相信,合着你这个孩子的妈是一点不合格啊,自家的孩子都不亲近,有这么极品的妈妈吗?

        “许大茂,你必须得帮我,出了这事,我公公婆婆肯定不会给我脸的。”,贾红说着,刚要继续出声,房门打开,秦莲跟秦淮茹走了进来,看到贾红,秦淮茹那叫一个肝疼,刚刚在中院,秦莲说了这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骗人,可现在贾红就在这里,麻烦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