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55章聋老太太的还击

第155章聋老太太的还击

        聋老太太的一声咳簌让二大爷还有三大爷反应过来,终于明白自己两人说得有点嗨了,讪讪一笑的二大爷这才咳簌一声,将话题引到今天晚上要处理的事情上来。

        一大爷易中海脸色阴沉,心在滴血,刚刚两人的指桑骂槐让他都感觉到了院里的人眼神怪异,只怕在有些人心中,贾张氏这样闹腾,也有他的支持吧。

        二大爷与三大爷这两个王八蛋估计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些话一说,大家都会乱想,谁让贾张氏是他的人呢。

        相比一大爷易中海的心烦意乱,贾张氏可就没有什么多想的了,她也听出了二大爷还有三大爷刚刚的一些揶揄,可这种揶揄,刚刚是她现在需要的,只要让刘桂兰觉得这事背后有易中海,她肯定会低头。

        看着神色还有些激动的婆婆贾张氏,秦淮茹心中无比的苦涩,这个老虔婆,根本就不知道一大爷易中海在乎的是什么啊。

        这个时候,她就应该发挥她撒泼打滚的能力,将二大爷还有三大爷的指桑骂槐给打乱,如此一来,就算一大爷易中海在这事上恼羞成怒,也会因为她的维护而有了一些感激。

        “蠢货!”,秦淮茹暗骂一声,这个老虔婆太蠢了,目光盯着的,就是眼前的些许好处,根本不想到以后的事。

        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无法收场,等聋老太太也出手了,她的这个婆婆贾张氏,有的是丢脸的地方。

        真要聋老太太用些手段,只怕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就在秦淮茹目露担忧的时候,一大妈终于走了过来,当着大家的面道:“还请大家做个见证,今天我会把欠条还给易中海,不是我心虚,而是不想有些人的下作手段让我家小丫受到影响。”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傻了,一大妈居然要把欠条还给易中海?那可是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啊。

        “不好!”,秦淮茹脸色大变,这欠条一还,她的婆婆贾张氏,以后真的就成心肠烂透了的毒妇代表了。

        感觉头皮发麻的秦淮茹很想阻止这事,因为她明白,后面的事情可能要麻烦了。

        刚想出声,就看到贾张氏欢天喜地几步向前,接过了一大妈给二大爷还有三大爷见证的欠条,眉开眼笑起来。

        “我……”,见她这样,一大爷易中海差点吐血,脸色涨红,青筋毕露,就想骂人。

        话还没说,一大妈就看着他道:“易中海,还请以后多管束一下,我们都是一个院的,总不能让彼此脸面难看。”

        话音落下,一大妈又感谢院里的人,大家都出声回应着,可看着贾张氏还有一大爷易中海的眼神中,多了几分鄙视。

        不错,大家虽然觉得这欠条的数目大了,可你易中海当初离婚的时候要是不给,人家一大妈能逼你不成。

        现在可好,贾张氏这么一闹腾,他真的在背后没有算计吗?

        众人的目光让一大爷易中海恨不得钻到地下去,他已经无法解释了,因为当这张欠条被贾张氏接过来的时候,裤裆里的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好了,张丫头,欠条还给你了。”聋老太太站起来,目光冷冽看着贾张氏,一字一句道:“我这个老太婆把话放在这里,你以后再用这种下作的手段,休怪我不客气。”

        此言一出,林家国几人都瞪大了眼睛,聋老太太这话真的狠啊,简直就是将贾张氏拉出来鞭尸的赶脚。

        今天关于刘小丫的那些话肯定是贾张氏干的,可真要放到明面上,那就不是一个事了。

        秦淮茹此时也差点喷血,目光盯着聋老太太,仿佛能杀人。

        婆婆贾张氏真要被拉到明面上来,到时候不光她会被人不待见,就是她秦淮茹还有棒梗几个,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忍着心中的慌乱与心惊,秦淮茹就要出声,她要提醒一下自家婆婆贾张氏,这事不能认,要是认了,那就真的影响大了。

        可惜,她慢了一步,拿着欠条的贾张氏正沉浸在以后要怎么打理易中海每个月工资的美梦中,聋老太太的话让她在欣喜的情绪下,下意识点头道:“不会了,不会了,欠条都拿回来了,我……”

        “噗噗……”

        “……”

        秦淮茹差点吐血,只感觉自己脑海轰鸣一声,差点晕厥。

        一大爷易中海浑身发颤,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仿佛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愚蠢的人。

        大家看着话没说完却已经反应过来的贾张氏,都是一脸讥讽,虽然知道事是她干得,可这当面承认,呵呵……

        此时,贾张氏终于知道自己失言,她看着聋老太太,仿佛要吃人。

        聋老太太只是戏谑笑了笑,一点不在意她的这目光,真以为她刚刚的话只是随口一句吗。

        不,时机要刚刚好才有这个效果,而贾张氏的贪婪,聋老太太是能够抓住的,当她看着欠条笑得眉飞色舞的时候,就是她心理防备最弱的时候。

        她这个老太婆成功了,今天这院大会是第一战,而刚刚的话,就是第二击。

        论搞这些小手段,她这个老太婆是一点不怂,只是平时她不屑于去用而已。

        可这一次,她是真的怒了,刘小丫那小丫头,已经在她这个老太婆的心中占据了大半的感情,而贾张氏用小丫头做筏子,简直就是逼得她这个老太婆撕破脸皮。

        “张丫头,那么这事就此了结。”,聋老太太云淡风轻出声,看了看一大爷易中海一眼,道:“兰丫头,雨水,扶我这个老太婆回屋。”

        一大妈与何雨水都是一笑,扶着聋老太太就去了屋里。

        “呵呵,老易啊,多约束一下贾张氏,毕竟你们已经结婚了。”,二大爷刘海中悠悠说着,哼哼一声道:“这样下作的手段,恶心!”

        话说完,二大爷带着他一家子,也回屋去了,本来想在今天晚上将一大爷易中海给拉下来马来的,可有了这事,他决定等一等,等着这事多发酵一些,到时候看他易中海怎么好意思再当这个院里的一大爷。

        “老易,你是得多管管了。”,三大爷阎埠贵也假装叹息一声,目光撇撇贾张氏,同样哼哼一声道:“也就人家一大妈好心,不然凭借刚刚的话,都能报警处理了,一千多快钱,这简直就是敲诈。”

        三大爷阎埠贵也带着一家子走了,众人一看,纷纷出声,都在指责贾张氏,然后不屑为伍的模样,转身就走。

        贾张氏傻了,真的傻了,这个时候,她才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回去!”,易中海终于憋不住了,大声咆哮一声,黑着脸转身离去,刚刚的事算是让他明白了,必须想办法跟贾张氏离婚了,就算不方便他办事也要离,不然太特么坑人了。

        “我……我……”,贾张氏急了,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她看到秦淮茹,就想找个安慰,可秦淮茹根本不理她,也黑着脸离开了,今天晚上是一大妈还有聋老太太的反击,狠辣得很!

        见秦淮茹也不理她,贾张氏心里发慌,脚步有些踉跄往前院走去,她没敢去易中海的屋,因为她这个时候终于怕了。

        后院,回屋坐在火炉边的许大茂正抽着烟,眼中精光闪烁,今天晚上的事,好像又是一个机会啊。

        棒梗那小子现在虽然往那条路上走,可效果还不明显,这让许大茂心中都憋着气的,尤其是领了工资又被秦淮茹拿去十五块钱后,许大茂就很不爽呢。

        “嘿嘿,你让老子不好过,老子也要让你们家倒霉。”,许大茂呢喃一声,眼中寒光凛凛。

        前院,林家国一家子回来后,都忍不住讨论这事。

        这一夜,院里的人都在说着这事,因为能说的太多了。

        中院,贾张氏回到屋里后,想要跟秦淮茹说两句话,可秦淮茹根本不理她。

        而在一大爷易中海的屋里,他是一根烟接一根烟抽着,今天晚上,他算是脸面丢尽了,而这种日子,估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混蛋!”,又忍不住骂了一声,易中海眼睛都是红的,骂着贾张氏的同时,又对聋老太太心生几分怨念,今天晚上,都是聋老太太在设局啊。

        这一夜,院里睡不着的只有几个,其他人倒是睡得很香,第二天,院里的人出去闲逛的时候,直接把院里的人给说出去了。

        短短半天,贾张氏就在这片出名了。

        中午,不好意思出门的一大爷易中海才起来,刚洗漱好,就想着去搞一个下酒菜喝酒,这时,就听见棒梗的哭腔。

        他眉头一皱,没走出去,不过刚过一会儿,贾张氏与秦淮茹的吵架声就大了起来,中院的人都纷纷走出来,看着贾家。

        “怎么又吵起来了,这院里就她家屁事多!”,一人悠悠出声,其他人一听,顿时都点头,要说这院里鸡飞狗跳的事不少,可贾家的事,要占据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大家听着婆媳两人吵着,没人过去劝架,众人都有点不乐意掺合这事。

        正听着呢,许大茂悠哉悠哉走了进来,听到吵架声,他呵呵一笑,道:“这算是报应了。”

        他这么一说,听到他这话的人顿时好奇了,许大茂笑呵呵的,就将事情始末说了出来。

        归功于院里的人传播,这才一个早上,关于贾张氏的事,这片的人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大人一知道后,就对贾张氏的印象很不好了,纷纷叮嘱自家孩子不要跟棒梗一块玩耍,实在是他们也怕被贾张氏讹诈啊。

        这不,棒梗刚跑出去玩耍,见到棒梗,几个孩子就说了他奶奶是坏人的话,话一说,就打了起来,结果就是棒梗哭着回来。

        听到这里,众人总算明白秦淮茹为什么要跟贾张氏吵架了,呵呵,只怕不止是今天哦。

        许大茂说了一会儿,乐呵呵去后院去了,今天这事,他也是助攻一把的,他没办法对付秦淮茹,可不代表他不能抓住机会。

        当然了,这只是开胃菜而已,接下来,先等贾张氏的名声再坏一点再说。

        过了一会儿,吵架声终于停了,贾张氏输了,因为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后患无穷了。

        秦淮茹赢了,可她却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这才一早上啊,要是再过几天,等越传越离谱的时候,她们一家子在估计都不太好意思见人了。

        婆媳两人冷战的时候,一大爷易中海这边,只想自己好好醉上一次,因为越想他越头疼。

        纷纷扬扬的事过去两天,贾张氏的名声,在这片是真的坏了,秦淮茹想过办法想要洗白一下,可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聋老太太这两天也没有闲着,亲自出马找这片的老太太聊天呢。

        这样一来,想带节奏的秦淮茹只能无奈败退,因为她还没有聋老太太这年龄优势。

        “啧啧啧,易中海这是娶了一个活祖宗回家啊。”,前院,林大福摇头一笑,感叹出声,这两天,他带着三个孙子出去玩耍的时候,都听到不少关于这事的版本了。

        老太太听着,摇头失笑,道:“不说他了,大福,你这边是怎么考虑的,我看你跟佟丽之间有点事啊。”

        说着,老太太警告道:“你可别因为一些事坏了名声,到时候不光你跟佟丽被人说,还会连累家国跟秀芝。”

        闻言,林大福脸色一红,道:“老太太,我有分寸的。”

        跟佟丽的相处让他感觉到不属于亲情的异样情绪,终究是过来人,他知道这感觉是什么。

        这段时间,他也不断正视自己,对于亡妻的愧疚与思念是无法避开的,因为已经刻入他的灵魂。

        可他也清楚,他需要开启一段新的人生了,不管是生理需求还是情感需求,那种隐约的空虚感,都需要有人填补。

        “你有分寸就好。”,老太太看着他,笑道:“都是过来人了,如果感觉合适,那就直接讲开。”

        “佟丽那丫头是个能当家的,林小雅那丫头我这个老太婆也喜欢得很。”

        林大福听着点燃一根烟,抽了几口后,有些尴尬道:“老太太,这事还是等等吧。”

        “你自己考虑就好。”,老太太听着也不多说什么,有些事她可以提点几句,但不代表她要为林大福做主。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李秀芝提着买来的年货回来,看到她买了不少东西,老太太笑道:“也就我的几个重孙还小,等明年,年货都多得备一些了。”

        李秀芝听着也笑了起来,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老太太,您这话说到点上了。”

        林大福看两人说着话,伸手抱起大胖,就走了出去,就要过年了,天虽然冷,可外面热闹得很。

        傍晚,胡同口,林家国又让胡奎提一些东西回家。

        “师傅,这天冷得,总算能够休息几天了。”,胡奎笑呵呵的,临近年三十,婚宴什么的今年算是结束了,等过了年,或许能有几天,到时候又正视上班了。

        “行了,你小子好好陪你媳妇。”,林家国抽着烟,呵呵说着,道:“现在你情况虽然还难,可该生孩子的就生孩子,你的天赋让你的基础打稳了,以后进步会很快。”

        “要不了几年你就能够出师,到时候日子会轻松不少。”

        “嘿嘿,师傅,我也是这样想的。”,胡奎咧嘴笑着,他也希望老婆秦京茹怀孕来着,奶奶都在念叨重孙呢。

        现在这个家让一家人都有了盼头,不担心以后会把日子过差了。

        “你小子!”,林家国摇头失笑,道:“有时间多琢磨那菜谱,你小子是个有主意的,我倒是希望你越早出师越好。”

        “是,师傅。”,胡奎收敛笑容,重重点头,师徒两人说了两句后,就各自回家。

        骑上车,回到四合院,冻得脸色通红的林家国停好车,门打开,李秀芝走了出来。

        “东西给我,你先回屋暖暖。”,看着林家国冻得脸色通红,李秀芝心疼起来。

        “明天后天我都没事了,我准备去看看爸,给他提几坛好酒。”,林家国走进屋,笑呵呵说着,李秀芝把东西提到厨房,走出来一脸笑容道:“你就惯着爸吧,他那边是不缺酒了。”

        “爸虽然好那口,不过挺克制的。”,林家国坐下来,感觉暖和不少,笑道:“他要是不克制,我倒是不敢供应他那些酒了,不然妈非得骂我不可。”

        李秀芝摇头失笑,老爸李朋生确实好酒,不过确实能克制,不会成为烂酒鬼。

        “老太太又出去了?”,林家国没看到人,询问起来,李秀芝给他泡了茶,道:“带着三孩子去后院找聋老太太聊天去了,爸好像是去了师傅家。”

        两口子说着话,林家国坐了一会儿,感觉舒服一些,就准备去厨房做菜。

        这时,门外响起了三大爷阎埠贵的声音,房门打开,三大爷阎埠贵看着小两口,道:“家国,去中院,街道的人正问询一些事呢,贾张氏被举报了。”

        还没等两口子询问,三大爷阎埠贵就去了下一家,林家国与李秀芝面面相觑,贾张氏被举报了?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贾张氏又搞事了?”,林家国一头雾水,李秀芝眉头一皱,摇头道:“没听说啊,这几天她只是跟秦淮茹吵架,其他事都听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