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50章许大茂不知不觉做刀,贾张氏入易中海屋

第150章许大茂不知不觉做刀,贾张氏入易中海屋

        被两人这话一堵,一大爷易中海就脸皮一抽,顺着话就下了台阶,心中暗骂起来。

        他是想过的,这事还真得林大福用力,然后再拉上林家国,到时候多半事就成了。

        可现在一看,二大爷跟三大爷都有种心怀鬼胎的意思。

        秦淮茹看着这话转来转去,就是一些场面话,顿时就感觉无奈,无奈的同时,更坚定了她的决心。

        她顺着话说了几句,让气氛缓和一些,然后让胡奎还有许大茂帮着敬酒,许大茂见这事大概成不了,自然很高兴,秦淮茹不高兴,他许大茂就乐呵。

        人一乐呵,索性当成酒局算了,把这几个人喝醉,直接坏了秦淮茹的算计。

        这么一想,许大茂就频频劝酒,胡奎看着,总感觉其中有点奇怪,可他没有多问。

        对于许大茂频频劝酒,三大爷阎埠贵是最乐呵的一个,他在这事上本就不上心,还不如吃好喝好呢,索性也装糊涂吆喝着喝酒。

        二大爷刘海中一看,也不再多想,就当是白吃一顿了。

        林大福看着这场景,莞尔一笑,真是有意思啊,他也索性装糊涂,反正这事主事的不是他。

        情况变成这样,一大爷易中海顿时有些傻眼了,所以,这是变成吃喝玩乐了?

        他根本就没有发现,此时秦淮茹跟贾张氏不但没有因为这情况变得不开心,反而有点兴奋的意思。

        酒酣耳热,话就多了,可该装糊涂的都在装糊涂,一大爷易中海没了办法,只能陪着喝,还不能表现得太过刻意,不然这些人都得怀疑他跟贾家之间有什么了。

        菜吃着,酒喝着,秦淮茹准备的酒是够的,直到杯盘狼藉,别说商量的事了,话题都不知道说到什么地方去了。

        胡奎扶着有些醉意的师爷林大福,返回前院去了,两人一走,三大爷阎埠贵也起身,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也走人了。

        三人一走,二大爷刘海中自然不会留下,同样装着糊涂,也拍拍屁股走人。

        一大爷易中海能说什么呢,只能苦笑,今天这顿饭,算是白吃了,带着醉意,他也回去了。

        几人都走了,许大茂走出屋外,看到秦淮茹送他出来,醉意朦胧,压低声音道:“秦姐,感谢你的招待了,今天我可是把场面给你撑住了。”

        他的话,有些阴阳怪气的,秦淮茹看着他,冷哼一声道:“许大茂,你打的真是好主意,我请你来是帮忙的,你倒好,直接搞成酒局了,真是好算计。”

        “秦姐,你可是误会我了,是他们不帮忙,我也没有办法。”,许大茂嘿嘿说着,一脸舒爽之色,秦淮茹看着他,哼哼一声,直接转身回屋去了。

        许大茂见状,哈哈一笑,抬脚往后院去了。

        许大茂回到后院,秦莲与秦京茹就来到中院,帮着秦淮茹收拾起来。

        看着贾张氏黑着脸的模样,两人也没多问,收拾好后,说了几句,秦莲回后院,秦京茹去了前院。

        关上门,贾张氏就有些迫不及待出声,道:“淮茹,现在就过去吗?”

        “嗯!”,秦淮茹点头,眼中精光闪烁道:“妈,待会儿别太刻意,明白吗!”

        贾张氏脸色一红,微微点头,秦淮茹去了内屋,不一会儿,拿着一瓶带着颜色的酒走了出来。

        “妈,走吧!”,提着酒,秦淮茹跟贾张氏走了出去,来到一大爷易中海的屋里,此时,一大爷易中海正晕乎乎抽着烟呢,看到两人到来,他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今天这事,办得都不知道歪到什么地方去了。

        “淮茹啊,今天这事你别记在心上,以后再想办法吧。”,一大爷易中海有点不好意思说了一声,事是他主持的,可好像光是白吃白喝了。

        “一大爷,不管怎么说,还得谢谢您。”,秦淮茹也一副苦笑的模样,将手中的酒放在桌上,道:“一大爷,今天这事还是劳累您了,刚刚没来得及敬您一杯,现在补上。”

        说着,她就去厨房拿了碗,走过来将带来的酒到上,道:“一大爷,我是真心感谢您,这酒我干了。”

        见秦淮茹一饮而尽,一大爷易中海猜测她心情估计也不太好,也没多说什么,端着酒,也喝了。

        “妈,您也得跟一大爷喝一杯,这事虽然没成,可一大爷是用了心的,怎么说我们都得谢着。”

        秦淮茹一边倒酒,一边说着,贾张氏看着易中海,道:“老易,淮茹说得对,今天这事不管怎么说都得谢谢你,我家就是没个当家的,以后有事了,还得劳烦你。”

        贾张氏也爽快一饮而尽,一大爷易中海一看,还能说什么呢,喝吧!

        喝得喉咙管正热乎,加上这酒味道不错,又带着醉意,一大爷易中海拿过酒瓶,自己倒酒,然后对两人道:“今天这事是我没办好,自罚一杯,你们放心,以后有事需要我帮忙的就开个口。”

        看着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的一大爷易中海,秦淮茹与贾张氏对视一眼,都露出莫名的兴奋。

        “一大爷,您就先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看您都醉了,别坐在这里了,不然待会儿头晕您走不过去。”

        秦淮茹说着,就要扶起一大爷易中海,此时,带着醉意的一大爷易中海还是有点逼数的,没让秦淮茹扶着,而是摇摇晃晃往内屋过去了,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抱歉的话。

        应付着的秦淮茹心蹦蹦跳着,又寻了一个话题说了一会儿,看到一大爷易中海头一点一点的,她这才转身离开。

        将屋门拉关上,秦淮茹跟贾张氏回了屋,关上门,贾张氏有点坐立不安的意思,秦淮茹看着她,眼睛眯了眯,道:“妈,放心吧,这是我特意专门从李厂长那边问出来的好东西,对男人来说,挺有用的。”

        贾张氏脸色涨红,秦淮茹可是她儿媳妇啊,说着这话,也太让人羞耻了些。

        她不说话,坐下来等着,秦淮茹看着她,也安静等着。

        夜,静谧无声,前院,胡奎跟秦京茹走后,林家国带着一些醉意洗漱以后,躺在床上,是有点不爽的。

        刚刚听胡奎说的话,林家国就有些无语了,这个一大爷易中海,居然还想惦记着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有着一些醉意,林家国的不爽情绪在放大着,等老婆李秀芝睡着了以后,林家国从空间里将小蜜蜂放出来。

        小懒跟小蜜蜂都快没用了,今天的放大的不爽情绪让他决定用一下小蜜蜂。

        如果没喝酒,林家国估计也就是一笑了之,可喝了酒,一些事就不一样了。

        就在林家国这边因为放大的不爽情绪想要给一大爷易中海来上一下子的时候,中院,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秦淮茹对贾张氏点头,轻声道:“妈,时间差不多了。”

        贾张氏本来已经平静的脸又涨红起来,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后,就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她走了出去,秦淮茹也拿出半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感觉到胃的翻腾,秦淮茹忍着不吐,也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看到婆婆贾张氏已经进了一大爷易中海的屋,并把门给关上后,秦淮茹眼中多了几分快意,她来到厕所边,伸出手指,放在嘴中扣了一下喉咙,顿时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吐了几口后,忍着不发出大动静,秦淮茹轻手轻脚返回屋里,关上门后,心跳加快。

        此时,一大爷易中海的屋里,贾张氏来到内屋卧室,看着易中海呼呼大睡,贾张氏一咬牙,将自己脱个精光,然后,开始脱一大爷易中海的衣服。

        燥热的一大爷易中海寻着本能,忽略了一些事情,做着他想做的事。

        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共享着小蜜蜂视野的林家国差点眼睛瞎了。

        前院,屋里,林家国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一大爷易中海跟贾张氏居然睡在一起了,难道这就是一大爷易中海老是帮着贾家的原因?

        控制着小蜜蜂飞回来,林家国差点想把老婆李秀芝摇醒,告诉她这个八卦。

        缓了好一会儿,林家国还是差点笑出声,这一大爷易中海,以后看他怎么端着,特么的,真的牛皮啊,贾张氏他也敢睡。

        林家国这边欢乐想着的时候,中院,秦淮茹安静坐在火炉边,灯已经关上,黑夜给了她最好的掩护。

        她睡不着,是因为她现在太兴奋了!

        费了这么大的劲办这事,现在终于成了啊,由不得她不兴奋。

        她为什么要用这个名义请院里三位大爷还有林大福过来吃饭,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她的真实目的。

        为什么又要请许大茂?那是因为她知道许大茂一定会破坏这事,所以他是劝酒的最好执行人。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一大爷易中海被婆婆贾张氏睡了而已,为了达到目的,她甚至花了高价钱搞来了补酒,目的,就是让一大爷易中海顺着男人的本能,不抗拒这事。

        现在看来,她成功了,所以,她的兴奋根本止不住。

        这一夜,秦淮茹没有睡,一直坐到天亮的她,精神依然很好。

        她这边精神很好的时候,另外一个屋里,一大爷易中海睡醒了,感觉口很干的他就想起来喝水,可刚一动作,他顿时发现不对了。

        自己的床上,好像睡了一个人!

        稍微偏头一看,一大爷易中海顿时感觉三魂七魄差点升天!

        认清楚是贾张氏后,一大爷易中海吓得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老天爷啊!这是怎么回事?

        亡魂大冒的一大爷易中海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他居然把贾张氏给睡了,他把贾张氏给睡了……

        慌了,一大爷易中海彻底慌了,大冬天的,汗都冒个不停,这事,大条了!

        想要想个办法的一大爷易中海此时脑海里乱糟糟的,感觉浑身乏力的他就光是冒汗了,一时之间,他根本就没个主意。

        怎么办?怎么办?

        他越是让自己冷静,可就是冷静不下来。

        就在他慌乱的时候,床上的贾张氏醒了,浑身都有些散架的感觉,昨天晚上,易中海可是把她折腾得够呛。

        眼睛一睁开,她装着迷迷糊糊的模样,看到一大爷易中海的时候,她哎呀一声,一副慌乱得不行的模样。

        一声“哎呀”让一大爷易中海下意识看去,待看到贾张氏已经醒了,他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

        “易中海,你做的好事!”,贾张氏也是个表演高手,顿时就哭了起来,一大爷易中海一看,顿时就更慌了,老天爷,这动静一大,要是被人知道了,他还有脸吗?

        “我……我……”,他哆哆嗦嗦说不出什么话来,贾张氏看着他,骂道:“易中海,你让我怎么见人啊!”

        骂了两句,她又哭了起来,一大爷易中海感觉自己头皮都快炸了,急得压低声音道:“你别哭了,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们两个可就毁了。”

        一大爷易中海这边麻爪起来的时候,秦淮茹这边,终于走出屋门,装着去上厕所的模样,走了过来。

        “淮茹,昨天他们在你屋里是喝了多少,这都吐到厕所边了。”,中院一人笑呵呵询问出声,秦淮茹假装一愣,道:“没喝多少啊,应该不是一大爷吐的吧?”

        “应该是他!”,这人一副大侦探的模样,道:“昨天中院就一大爷易中海在你家喝了酒,其他人自己小酌几杯是不会喝吐了的。”

        “昨天没喝多少啊。”,秦淮茹摇了摇头,随即道:“我去拿铲子来处理了,免得有人踩上,到时候闹笑话。”

        说着,秦淮茹转身过去,此时,走出来上厕所的人听说以后,都哈哈一笑议论起来。

        屋外的动静不小,屋里的一大爷易中海都不敢有任何动静,他还死死盯着贾张氏,就怕她搞出动静让人发现。

        屋外,秦淮茹拿着铲子过来,将昨天吐的,已经被冻上的东西给处理了,几人笑呵呵看着,一人道:“秦淮茹,昨天一大爷他们有没有商量出个章程?”

        “没有!”,秦淮茹苦笑起来,摇头道:“我婆婆年纪大了,就算有路子,估计人家也不要。”

        “还是继续干着手工活计吧,昨天经过一大爷他们帮着分析一下,我觉得还是不要有那个想法了。”

        几人听着,都不说什么了,如果贾张氏真的找到了路子,大家或许会嫉妒从而说几句酸话,可事没成,也不想因为多说让秦淮茹多想。

        秦淮茹也没有多说,放好了铲子,来到女厕所这边,走了进去。

        没过一会儿,她走了出来,嘴角上扬,回了屋了,刚走进去一会儿,秦淮茹又走出来,叫了一声“妈”。

        “这大早上的,人去那儿了?”,秦淮茹一副没听见回应的郁闷表情,走过来几步,又叫了几声。

        她这边叫着人,屋里,一大爷易中海的心跳在不断加快,怕得都哆嗦起来了。

        贾张氏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易中海啊易中海,你跑不掉的!

        她安静等着,因为该做的她都做了,剩下的事,是秦淮茹的了。

        此时,屋外,秦淮茹又叫了几声后,没听见回应,她就问起了院里的人。

        “这人是去那儿了,我刚刚还以为她在厕所呢,这大早上的。”

        秦淮茹一副有些急的模样,院里的一人听着,道:“淮茹,昨天事没成,你没跟她吵架吧?”

        “没有啊!”,秦淮茹摇头,苦笑道:“我先去后院还有前院的厕所看看,昨天她喝了一点酒,估计是拉肚子了。”

        几人一听,都纷纷点头,让秦淮茹去找找,走了几步,秦淮茹突然停下脚步,看了一眼一大爷易中海的房间,笑道:“都这个时间了,一大爷都还没起,估计是昨天喝多了,你们帮着拍拍门,提醒一下一大爷,不然待会儿上班要迟到了。”

        话说完,她抬脚就走,去了后院,中院几人听着秦淮茹的话,都是一笑,一个人走了过去,伸手拍门。

        “一大爷,起来了吗?上班要迟到了!”

        屋里,一大爷易中海听见动静,脸色都变了,下意识的,他不想让人进来发现这事,所以选择没出声。

        贾张氏见他没出声,也没有提醒,这样一来,反而顺利些,不用增添更多麻烦。

        屋外,拍门都没有个动静,这人嘀咕一声,就稍微用力推了房门,走了进去。

        “一大爷,该起了,还要上班呢!”

        内屋,一大爷易中海听见动静,差点躲到床底下去。

        突然的,他脑海轰鸣一声!

        不好,他刚刚应该回应一声的,若是回应一声,人就不会进来了。

        因为慌乱,他选择了假装人不在,这就是个臭招啊。

        反应过来,一大爷易中海急忙道:“我已经起来了,起来了……”

        话都说得哆嗦的易中海就想拉着被子将还躺在床上的贾张氏给盖住,做贼心虚不是。

        “一大爷,您昨天是喝了多少,这又吐又起不来的,我……”

        这人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因为一大爷易中海跟一大妈已经离婚,这人也没有顾忌。

        人刚走进来,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一大爷易中海满头大汗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

        “一大爷,您没事吧!”,这人几步过来,伸手就要扶着一大爷易中海,而躺在床上,已经被被子盖住的贾张氏,伸手拉了拉被子,将自己的腿给露出来。

        “我……我……没事,我……”,一大爷易中海感觉浑身乏力,心都快跳出来,真是要命了。

        他现在就想这人有多滚多远,不然真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