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7章林家国表明态度,秦淮茹意图再算计

第147章林家国表明态度,秦淮茹意图再算计

        “走,我们过去说。”,老公林家国的询问,李秀芝拉着林家国,来到公公林大福的房间。

        林家国被拉过来,有点一头雾水的意思,李秀芝将门关上,这才压低声音道:“家国,要不我们直接跟爸表明态度好了,我看得出来,爸跟佟姨相处得很好,可能是因为顾及我们的缘故,有些事爸埋在心里呢。”

        “真有这事?”,林家国有些意外,他怎么没有发现。

        “你啊,多关心一点爸!”,李秀芝瞪了他一眼,轻声道:“其实我也看得出来,妈去世这么些年,爸回来后压抑的情感爆发后,他在某些时候显得有些孤单的。”

        闻言,林家国眉头一皱,随即微微一叹道:“秀芝,其实这事我倒是无所谓的,这一点你也知道。”

        “但是啊,我就怕爸因为对我妈的愧疚,将一些情感变成某种意义上的依托,这对佟姨是不公平的,真要她在爸的眼中是我妈的替代品,时间短了到没什么,可要是时间长了,肯定会有矛盾的。”

        李秀芝听着,想了想,也微微点头,这倒也是,公公林大福的心理,只怕一直有着对婆婆的愧疚与遗憾的,情感上的事,真要是某种意义的替代品,那就是一种悲剧。

        “那要继续这样看着?”,李秀芝有些头疼,道:“家国,有些事可不是我这个儿媳妇能做的,就说照顾爸的事情上,我这个儿媳妇在有些事上反而不好做。”

        林家国点头,这个道理他懂,现在老爹林大福因为忙碌着他的工作,生活上的事,真是有点糟糕的。

        作为儿媳妇,李秀芝可以负责做饭,但要是收拾林大福房间的事,李秀芝就有些不方便了,就好比,作为公公的林大福,少有来到李秀芝跟林家国卧室的举动。

        “秀芝,要不让老太太来说吧。”,林家国眯着眼睛,道:“等老太太说了,我们再表明态度就好,免得爸会因为这事误会我们这当儿子儿媳的是不想照顾他。”

        “这人嘛,其实都是容易多想的,我们直接跟爸说,好像有点不靠谱来着。”

        “行,那我跟老太太提一提。”,李秀芝稍微一想,觉得林家国说的也有道理,有些事,明明是好心,可却办成坏事的可能不是没有。

        两口子说好了,就走了出来,林大福与老太太只是看了两人一眼,没说什么,人家小两口也有私密话不是。

        林大福逗了三个孙子一会儿,就如同往常一样回房间去了,林家国热了水,准备给三个孩子擦一擦大花脸。

        李秀芝来到老太太这边,将事情说了,听完,老太太也微微点头,道:“秀芝,你们的考虑是对的,这人啊,亲情归亲情,可有些话,还得有个说的地方。”

        “我这个老太婆也看得出来,你公公跟佟丽,还真有那么点苗头。”

        说着,老太太眼睛眯了眯,笑道:“前段时间,中院的易中海好像也有点那个意思,可后来偃旗息鼓了。”

        闻言,李秀芝与林家国瞪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老太太看着两人的模样,摇头失笑,道:“你们啊,有什么不可能的,那易中海现在也是孤单一人,有点心思也是正常的吧。”

        “我是真觉得有点不敢相信。”,林家国出声,有点好奇道:“我还以为他会学着一大妈那样,也领养一个孩子来着。”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呢!”,老太太微微摇头,笑道:“你们应该也发现了,自从傻柱跟秦淮茹断干净后,易中海就没跟傻柱继续搭伙过日子,我琢磨着啊,应该是傻柱想明白一些事情后,拒绝了给易中海养老的意思。”

        “这人啊,随着年龄越大,怕的就是无依无靠,他要是真不动点心思,怎么可能呢。”

        林家国与李秀芝都微微点头,这也是人之常情,人活一辈子,少有能够避开这个规律的。

        “行了,有些话你们不好说,我这个老太婆可以说。”,老太太看着两人,笑道:“我会跟大福说明白,他要是真有那个心思,就得正视自己的态度,我这个老太婆也不希望这个家鸡飞狗跳的。”

        说了几句后,老太太带着三孩子回屋睡觉去了,守着她的重孙,才是老太太最乐呵的事。

        林家国跟李秀芝洗漱一番,也去卧室睡觉去了。

        接下来几天,林家国在轧钢厂的工作是忙碌的,因为每天都有些外来领导来到轧钢厂,而接待的饭菜,也得开点小灶不是。

        相比他的忙碌,轧钢厂的领导们更忙碌,吴成军又开始调整,不过这一次动作不是那么大了,还有点润土无声的意思。

        林家国能接触的不多,能做的就是干好自己的工作,他一边忙着轧钢厂的工作,一边教导着两个徒弟,日子倒是过得悠哉。

        这天,刚下班回到家,就被老爹林大福叫到了房间。

        父子两人坐下,林大福脸色有些红,抽了一口烟,道:“家国,是不是你跟秀芝给老太太说什么了?”

        听着这话,林家国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老太太这动作,还挺快的。

        “爸,你是怎么想的?”,林家国也直接询问出声,林大福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道:“家国,说实话,爸对你妈是有愧疚的,在这事上,我也不知道该怎说。”

        抽了一口烟,林家国目光看着他,思考一会儿,才道:“爸,如果你是出于对我妈的愧疚,那最好先想清楚。”

        “我跟秀芝已经说好了,在这事上不会拦着您,但是,这可是事关你以后的日子。”

        “给您养老的事我这边没什么说的,可您真要因为一些事把自己的日子过得糟糕,我可没办法。”

        闻言,林大福哭笑不得,盯着林家国,哼哼一声道:“你是担心我因为思念你妈而把某些人当替代品?”

        “是!”,林家国直接点头,没有否认,道:“爸,情感上的事很复杂的,您真要找一个替代品的话,我觉得还是别有那个心思了。”

        “是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情依托,活生生的人可不是什么替代品,这点您要是想不明白,以后的日子就等着天天吵吧。”

        “我这边倒是无所谓,反正已经成家了,该奉养的奉养,要是闹得太过,我肯定站在秀芝一边的,她是您的儿媳妇,我不会让她难做。”

        你可真是直接!

        林大福嘴角抽搐,有些无语道:“听你这意思,我要是再找一个,她要是跟秀芝合不来,你是不是想着分家?”

        “当然!”,林家国点头,直接得很,一摊手道:“奉养的问题秀芝那边肯定不会说什么,她作为儿媳妇都做到这地步了,我这个当老公的为什么要让她受委屈。”

        “尽到了责任后还被找麻烦,我可不愿意我媳妇每天过着委屈的生活。”

        林大福是有些无语了,该说他这个儿子直接呢,还是说他疼媳妇呢!

        “放心,你老子我,还不至于把日子过成那样。”,林大福瞪了儿子林家国一眼,没好气道:“你老爹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

        “我这不是坦诚的说吗。”,林家国嘿嘿一笑,道:“爸,你跟我妈的事呢,我是说不清楚,您自己考虑就好。”

        “反正我就一个态度,您再找一个我跟秀芝不阻拦,能和谐过日子,那是最好不过,可真要矛盾重重,我跟秀芝会确定奉养的问题,然后分家单过。”

        “一个家不拌嘴是不可能的,可要是天天过得鸡飞狗跳的,那还有什么意思。”

        听着,林大福就摇头失笑,儿子林家国这话直接说清楚,反而让他放下了一些担忧。

        “放心吧,我这边会考虑清楚的。”,林大福又点燃一根烟,神色有些复杂道:“你跟老太太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我先好好正视自己吧,就像你说的,活生生的人可不是替代品,我要是真的没有想明白之前,不会再找一个的。”

        “行,那我就不多说了。”,林家国起身,道:“那我先去做饭了,南哥今天送来一些好东西,今天晚上我们吃几个好菜。”

        说着,林家国离开,来到厨房,就跟李秀芝一起忙起来。

        “家国,爸跟你说什么了?”,李秀芝挺好奇的,要是公公林大福再找一个,她头上就有公公婆婆,这让她是有点心虚的,有句话不是说吗,婆媳难处啊。

        林家国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刚刚跟老爹林大福表明的态度,李秀芝听完,心中甜蜜的同时,也有些无语,道:“家国,这样说,爸那边会不会多想?”

        “没事,这些话,还是先提前直接说的好,免得到时候真出了问题,你这边难做,我这边夹在中间也不好过。”

        林家国说着笑了笑继续道:“反正奉养的问题我们两口子有所保证就好,话摊开了说,反而更好些。”

        李秀芝想想也点头,林家国这话没错,奉养的问题嘛,小两口是肯定要做出保证的,这是作为儿子儿媳最基本的责任。

        没过一会儿,菜做好了,端上桌子,一家人吃饭。

        这边一家人吃饭的时候,中院,贾家,屋里,贾张氏吃好了饭,又一次忍不住出声了。

        “淮茹,真没有办法吗?”,贾张氏又询问出声,问的次数多了,她也放开了,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了。

        秦淮茹坐在火炉边,感受着温暖的温度,看着婆婆贾张氏,眼睛眯了眯道:“妈,你真要这样做吗?”

        此时的秦淮茹,心中是有些得意的,在她的设计与引诱下,婆婆贾张氏就如同疯魔了一般,越发想着这事。

        她之所以这样干,就是为了突破某种底线,就像她婆婆贾张氏出主意让她舍身给傻柱一般,唯有底线没了,有些事才好操作。

        “我这不是为了这个家吗!”,贾张氏哼哼一声,用这个理由将自己的想法伪装着,如此一来,她倒是理直气壮些。

        所谓“师出有名”,就是这个道理来着!

        听着这话,秦淮茹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为了这个家?更多是为了你自己吧!

        不过无所谓了,这不就是她想看到的吗,真要婆婆贾张氏把一大爷易中海拿住了,这个家,就等于有了新的依靠,还让人无话可说的那种。

        “妈,这事可不容易啊。”,秦淮茹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出声,道:“一大爷那边,肯定不想着找你,所以这事想成,就得用特殊手段。”

        “怎么说?”,贾张氏询问起来,眼中多了几分迫不及待,这段时间,因为这事,让她是精神上受到折磨了。

        “妈,先说好,这事真要用上特殊手段,你可别说是我这个儿媳妇作践你。”,秦淮茹先打“预防针”,她知道这个婆婆的脾气,有时候一句话不对头,说闹起来就闹起来的。

        贾张氏听着,看向秦淮茹的目光都有些审视的意思,可一想到这段时间折磨她的问题,她还是一咬牙,道:“放心,我不会怪你,只要把这事办成了。”

        闻言,秦淮茹心中更添几分喜意,这不就是突破底线的说法吗,换句话说,她的这个婆婆现在想着的就是达成目的,至于什么手段,已经无所谓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秦淮茹也没有犹豫,直接道:“妈,首先我们得明确一点,那就是这事肯定不能直接跟一大爷易中海提,他是不会同意的。”

        贾张氏嘴角抽搐,这话说的,还不如直接说一大爷易中海看不上她吗,这就扎心了。

        不过她还是点头,她明白,儿媳妇秦淮茹的话虽然难听,可这就是事实,容不得她反驳。

        “所以,我们得用特殊办法,让一大爷易中海无路可退,逼得他点头,把这事给落定了。”

        秦淮茹眼中精光闪烁说着,贾张氏眼睛眯了眯,有些明白过来了,难怪刚刚秦淮茹要说那些话,什么特殊手段?说得难听点就是要给一大爷易中海设一个局呗,逼得一大爷易中海不答应也得答应。

        “你就说你的办法吧!”,贾张氏咬了咬牙,还是一脸坚定出声,这每天干手工活计的日子她干得是腰酸背疼啊,每天悠哉悠哉过着日子它不香吗!

        看着她,秦淮茹嘴角上扬,她就知道,只要拿稳方向,她的这个婆婆是真的无所谓的。

        “妈,这事,我们得……”,秦淮茹在贾张氏耳边轻声说了起来,贾张氏认真听着,听完以后,她看着秦淮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咬了咬牙,道:“你来安排吧,我配合你,这事尽快落定,最好今年让易中海跟我们一家子过年最好。”

        “好!”,秦淮茹点头,说了几句后,她起身往外走去,来到屋外,她差点忍不住激动出声,可还是忍住了。

        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后,秦淮茹抬脚就走,欢快的脚步表明她的心情真的很好。

        时间过去两天,秦淮茹将心中的激动情绪释放了一些后,才准备开始行动。

        这天,下了班,秦淮茹回到四合院后,就来到一大爷易中海家。

        “淮茹,有什么事吗?”,看到秦淮茹愁眉苦脸的模样,一大爷易中海询问出声。

        “一大爷,我有点事要请您帮忙。”,秦淮茹一脸愁容,看着一大爷易中海道:“一大爷,能不能请您帮着请院里的二大爷,三大爷,还有林叔一起来我家吃个饭,我想请几个长辈帮我个忙。”

        听着这话,一大爷易中海下意识的眉头一皱,这秦淮茹又要干什么?

        “淮茹啊,这又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一大爷易中海是有些头疼的,因为秦淮茹工作的问题,可是来回折腾好几次了。

        不会又是秦淮茹的工作出了问题吧?秦淮茹调去炼钢厂,不是干的后勤工作吗,应该比一线的工作要轻松一点的吧!

        “一大爷,我家的情况您是知道的。”,秦淮茹苦笑起来,可怜兮兮道:“我跟傻柱有了矛盾,现在他也不肯帮衬我家了,现在一个家靠着我一个人,这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闻言,一大爷易中海嘴角微微一抽,好好的傻柱被搞得直接断干净,他也是有些服了秦淮茹的。

        在这一点上,他还真是有点埋怨秦淮茹的,若不是她跟傻柱之间出了问题,他这边,也不会让傻柱直接说出了不再搭伙过日子的话。

        压下心中的些许埋怨,一大爷易中海有些头疼道:“淮茹啊,你家的情况我们知道,可你请我们过去也没有办法啊,你是清楚的,三大爷阎埠贵能算计,帮衬你家的事,他第一个说不过去。”

        “二大爷刘海中呢,在这事上估计也就是随便应付几句,而林大福,他虽然工资高,可人家肯定先顾着自家的孙子,他儿媳妇李秀芝现在怀了第二胎,你想着让他借钱给你家,估计是不可能的。”

        一大爷易中海说着,看着秦淮茹,就差没直接说在这个四合院里,看得明白的人,都不想跟你家有什么拉扯的。

        听着这话,秦淮茹下意识的就脸色一红,她清楚得很,明面上她虽然跟院里的大部分人和得来,可这也就是面上功夫而已,暗地里,人家是有些心思的,可不是每个人都是傻柱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