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5章步步为营秦淮茹,贾张氏上钩先出声

第145章步步为营秦淮茹,贾张氏上钩先出声

        却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佟丽深知这点,她可不愿意去做那身处是非的寡妇。

        现在只愿那一大爷易中海能听懂话中之意,莫要再动那心思了。

        中院,屋里,一大爷易中海一个人坐在屋里喝着闷酒,他自认处事公道,也颇为得人心,加上自己的工资,各种条件,在他这个年纪,都是最好的那一批。

        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与试探,易中海又心生几分悲凉,佟丽的态度让他明白,想要达到自己预想的目的已经不可能了。

        他也不敢再像小年轻那般死缠烂打下去,只因为他好名,若传出不好的话,他这个一大爷那还有脸面。

        心生阴郁之下,只得一个人在屋里喝闷酒,想以醉意解去些许愁闷。

        自饮自酌些许时间,一大爷易中海就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人醉之事,情绪会放大,此时他,不由就想到接连发生的事,顿生几分愤懑。

        若非有黄芬,易大牛几人心有算计,他怎么会一步一步走到如今这地步。

        如果没有离婚,家有贤妻,日日回家都有一口热乎饭,岂是现在冷屁秋烟的悲凉。

        想到这几天三大爷阎埠贵的试探与二大爷刘海中的阴阳怪气,易中海就心有恼怒,这两个家伙,真是念念不忘他一大爷的位置啊。

        情绪多有波动之下,一大爷易中海又接连喝了几杯,眼看瓶中无酒,他刚想去拿酒,就听见敲门声。

        “谁啊?”,他问了一声,只听声音传来:“一大爷,我是秦淮茹啊,我给您送来点热菜。”

        “进来吧!”,易中海心中多了几分热乎,却道是人落低处,方见真心了。

        房门打开,秦淮茹端着一碗热菜走了进来,看到一大爷易中海脸色有几分酡红,又闻到酒味,便笑道:“正好给一大爷当下酒菜,倒是合适了。”

        说着,将大碗放在桌上,一大爷易中海闻着香味,有几分感叹道:“淮茹啊,现在这这院里也只有你惦记着我了。”

        “一大爷,说这干什么,我家不是您一直帮衬着的吗,再说您是贾东旭的师傅,他虽然死了,我也得认您这个长辈不是。”,秦淮茹说着,看了看房间,叹息一声道:“一大爷,我是个小辈,有些话说了您别在意。”

        闻言,一大爷易中海眼中多了几分好奇,笑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们两家本就亲近,好听的会听,难听的也得听不是。”

        秦淮茹笑了笑,便道:“那我这个小辈就直说了。”

        “您看您跟一大妈离婚都有段时间了,一大妈在后院是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和谐美满,您这边呢,每天上班回来,都没个人帮着。”

        “一大爷,这日子还是要过的,您就没有想着再找一个吗?”

        说话的时候,秦淮茹的眼睛,都盯着一大爷易中海的,虽然心有猜测,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验证一番。

        事关她心中的重要谋算,她可不敢有大意的想法,傻柱的脱钩,已经给了她最深刻的教训了。

        此时,一大爷易中海却脸色微变,脑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一个,心慌!

        虽然已经决定把这个家再当起来,可没有落定之前,他不想告诉任何人的。

        之所以如此,他是有太多顾忌了,离了婚,又无儿无女的他,加上本身的工作,是一些有心人眼中的香饽饽了。

        若事闹得沸沸扬扬,他怕又有有心人算计他。

        因为这个,这段时间他想办法跟佟丽接触都是小心翼翼的,怕的就是别人看出什么来。

        现在秦淮茹这么一说,他下意识的就心慌,思绪百转之下,他摆了摆手道:“我是没有那个想法了,这日子,自己过着就好。”

        信你才怪!

        秦淮茹心中哼哼一声,刚刚一大爷易中海眼中的慌乱他可是看到了,由此可见,她的判断是正确的。

        心有所想,秦淮茹便微微摇头,假装叹息一声道:“一大爷,您这想法就错了,这人啊,那有一个人过日子的说法。”

        “您要是能再找一个,才是一个完整的家,也不是我说细话,现在一大妈领养了刘思缘后,以后她可就有个依靠的人了,您为了将来考虑,也得有点想法不是。”

        听着这话,一大爷易中海脸色难看了些,若是平时,他还能忍着面上不动声色,可现在已经有几分醉意的他,情绪在放大着,根本就忍不住。

        其实他自己都知道,自从一大妈领养了刘思缘,并让小丫头与她同姓的那个时候开始,他跟她之间的情分,已经割裂开了。

        明明已经明白这些,可他还是忍不住麻痹自己,而现在秦淮茹这么一说,他顿时就变得有些躁动了。

        算计来算计去,聋老太太与他生分了,傻柱也选择拉开了距离,种种事,让他都心生憋屈。

        见他脸色变换,秦淮茹嘴角微微上扬,道:“一大爷,其实您也别有什么顾忌,虽然一大妈还住在后院,可你们离婚又没闹出什么不好听的事来。”

        “也就没人跟您说而已,我可是知道的,不光在这个院,就是在这片,提到这事,人家都是在说是一大妈没给您生个一儿半女的,这才有离婚的事的。”

        “真要一大爷您想再找一个,有的是媒人给您找一个合适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此时,听着秦淮茹的话,一大爷易中海就觉得说到他心里去了,情绪的放大让他无法收敛自己该有的稳重,此时的他,反而觉得秦淮茹说的是真有几分道理。

        “这些话你可别乱说了。”,一大爷易中海假装眼睛一瞪,让自己严肃些,语气颇有几分唏嘘道:“那些三姑六婆的,就是喜欢搬弄是非。”

        “我还被人说是无情无义呢,人家都说老夫老妻了才离婚,是我易中海想要你一大妈孤苦无依啊。”

        闻言,秦淮茹便摇头,道:“一大爷,您这就多想了,现在一大妈已经领养了刘思缘,谁还敢说这话。”

        “您啊,就是先为别人着想,但这人,也得为自己想想不是。”

        又一句话说到一大爷易中海的心里去了,让他淤积的愤懑,都松快不少。

        见他脸色好看了不少,秦淮茹笑了笑道:“一大爷,我就不多说了,还得回去吃饭呢,您老自己喝着,免得菜都冷了。”

        说了几句后,秦淮茹转身离开,一大爷易中海感谢几句后,这才将房门给关上。

        屋外,秦淮茹露出几分笑容,对于一大爷易中海这种喜欢端着的人,奉承话就得说到他心里去才有用。

        今天她的收获可不少,再加上刚刚的话,算是做好一些铺垫了。

        屋里,一大爷易中海又开始喝了起来,秦淮茹刚刚的话让他也松快了几分,他一直怕的就是别人说闲话,现在听秦淮茹这么一说,他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自己虽然因为一些事有愧于一大妈,可答应她的补偿只要不失言就好,既然断了,那就别再去想那么多。

        现在,是真的得为自己考虑了,至于一个人生活的事,易中海想都没有想过,没有一个能给他养老的,这以后的日子岂不是过得心惊胆战。

        一杯酒又下肚,他眼睛眯了眯,想到佟丽的拒绝,他就忍不住哼哼一声。

        有对比,才有伤害啊!

        他这个一大爷人家佟丽看不上,可佟丽跟林大福之间又算是怎么回事?

        作为观察着这个院里的人的易中海来说,他又怎么看不出来,佟丽不抵触林大福的接触,也就林大福忙于工作,没注意到这事而已。

        也就因为看到这个,他才认为佟丽也有再找一个心思,加上她正合适,这才选择去接触一下。

        然而佟丽的抵触简直就是给了他一巴掌,不光脸疼,也扎心。

        看着林大福在厂里被领导重用,易中海就算心有不爽,也忍了,怎么说都是人家林大福本事大,酸归酸,可还不至于心生愤恨。

        可林大福不光是工作方面压过他啊,人家一回到院里,两只手抱着孙子都抱不过来,那一天天乐呵呵的,易中海就感觉到扎心。

        羡慕,嫉妒,这些他易中海都能够忍在心里,可这一次,赤裸裸的对比,就特么撕开了他的伤疤了。

        林大福从各方面的碾压,让他都有避开林大福意思,也就林大福那个家伙没有管院里的事的意愿,不然他这个一大爷的位置,只怕都要丢了。

        种种对比,易中海都觉得肝疼,对比之下的伤害,无比的扎心啊。

        就在易中海这边思绪翻飞的时候,贾家,屋里,一家人吃好饭后,收拾一番,秦淮茹看着依然冷着脸的婆婆贾张氏,道:“妈,你也别怪我压着你干这手工活计,这个家,现在只能靠我们两个了。”

        闻言,贾张氏看着她,积压的不满让她忍不住冷哼一声,多年的享福日子让她一下子落下来,这种感觉,让她从里到外都很不爽。

        若不是顾忌秦淮茹耍手段逼她回乡下,她又怎么去干这活计。

        “你也别说好听的,我现在也算是能顾着自己了,只希望你以后看在几分面上,给我养老。”。贾张氏阴阳怪气说着,哼哼一声继续道:“我这般每天累着,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我孙子棒梗成年的那一天了。”

        阴阳怪气的语气,就差直接说她秦淮茹是个毒妇,虐待她这个婆婆了。

        听在耳中,秦淮茹嘴角抽搐,她看着贾张氏,语气平静道:“妈,我也想过好日子,可现在有什么办法。”

        “你要是觉得我虐待你,那就让我改嫁了就是,到时候我带着棒梗几个离开,保证三个孩子都不改姓。”

        “你……”,贾张氏脸色涨红,气得发颤,现在秦淮茹能拿捏她的方式,太多了。

        看着她气得脸色通红,秦淮茹心中哼哼一声,这个老虔婆,就是不能让她把主动权拿回去,不然就得像以前一样,时不时拖后腿。

        “妈,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放心吧,既然是贾家媳妇,就得负责给你养老。”,打一棒子给一甜枣,秦淮茹又安慰一声,贾张氏听着,哼哼一声,脸色好看了一些。

        看着秦淮茹,贾张氏太怀念以后随时能够拿捏秦淮茹的日子了,现在这种日子,真就不是人过的。

        安慰了一句后,秦淮茹看着她,假装叹息一声道:“妈,我也是没了办法,傻柱的事,让我们以后的日子都得过得难。”

        “谁让我们没有一个当家的呢,要是有一个能够撑得起这个家的,你又何必去干这些手工活计。”

        此言一出,贾张氏的脸色也灰暗几分,傻柱脱钩后的日子,她算是明白其中的滋味了,这人啊,只有失去了才明白其中的滋味。

        见她神情变化,秦淮茹眼睛眯了眯,道:“妈,我现在是没了办法,只有过着这样的日子了,这就是我们的命了。”

        “我呢,就想着把三孩子养大,您呢,就跟着辛苦一些吧,等棒梗长大了,他会孝敬我们的。”

        贾张氏听着,更加沉默,要等棒梗长大,最起码也得七八年后,七八年的时间,她真的能够坚持过这样的日子吗。

        等三个孩子长大一些,生活的花销只怕会越发多了,到时候,她真的能够坚持住吗。

        这般想着,贾张氏不由得都是一哆嗦,下意识问道:“淮茹,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她的目光中,有几分期待,因为她恐惧未来的日子啊。

        看着她,秦淮茹面上神色变得愁苦,心中却有些兴奋的。

        果然如她预想的一般,婆婆贾张氏,过习惯了享福的日子,根本就无法摆脱了。

        这段时间,她为什么强压婆婆贾张氏干手工活计,就是为了婆婆贾张氏心中积压不满的同时,尝尝苦日子。

        唯有这样,才能逼着她走向自己给她安排的路。

        现在听她这话,再看看她眼中的期待,秦淮茹就明白,差不多已经到了某种极限了。

        如果现在有一条能让婆婆贾张氏过上好日子的路,她应该会忍不住去走了。

        “妈,我能有什么办法!”,秦淮茹依然一副愁苦之色,摊了摊手道:“我又不能让傻柱回心转意,再说我也没有改嫁的心思,你说,我们不靠自己还能靠谁?”

        “谁还能帮助我们家?就是一大爷易中海想要帮我们,人家也怕闲话不是。”

        “再说了,等一大爷易中海再找了一个,到时候人家有了管家婆,估计想帮我们家也不可能了,所以啊,妈,我们还是靠自己吧。”

        听着这话,贾张氏顿时感到失落,她是真想摆脱这样的日子啊。

        正失落着呢,她突然想着刚刚秦淮茹说的话,顿时心头一动。

        对啊,一大爷易中海,他可不就是最有希望帮着自己家的人吗?

        这么一想,贾张氏心中就开始长草了,她现在就如同快要溺水的人,只要是一根稻草,她都觉得是希望。

        越是想,她就越觉得有机会,以前儿媳妇秦淮茹能拖住一个傻柱让这个家变得好了起来,如果换成是一大爷易中海呢?

        想必,以他的工资,会让这个家过得更好吧!

        眼睛越来越亮的贾张氏都有点激动起来,换做以前,她不会去想这个,可现在不行了,有一条路可以走,由不得她不去想。

        看着她思考着,秦淮茹此时也有些紧张的,眼中都无比期待着。

        没错,一大爷易中海成了她想要谋算的目标,以前她有这个心思,只不过因为傻柱还没有脱钩,只能是一种预想。

        然而傻柱脱钩后,她就已经开始想办法要将这个预想实现了。

        针对婆婆贾张氏的各种动作,无非就是要把她逼到这条路上来,刚刚话中的引导,就是为了点醒婆婆贾张氏。

        秦淮茹知道,这种事,她不能主动去说,因为她太了解婆婆贾张氏了,真要直接跟她提这个主意,就等着她撒泼打滚吧,因为她会怀疑她秦淮茹不怀好意。

        所以,只能用办法逼着婆婆贾张氏自己去发现,然后去选择。

        就在秦淮茹期待着的时候,沉默一会儿的贾张氏抬头,稍微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或者说是不好意思,声音压低道:“淮茹,你说一大爷易中海真要再找一个的话,我们这边能不能想想办法?”

        说着话的时候,贾张氏脸色通红,是羞的,可是,越发想过回享福日子的她,还是忍不住出声。

        “妈,这关我们什么事?”,秦淮茹假装一脸迷糊出声,道:“这一大爷就算再找一个,我们以后跟人家交好就好了。”

        一听这话,贾张氏暗骂一声,秦淮茹平时不是挺有心计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却像是一个糊涂虫似的,听不懂她话中的意思呢。

        本不想再说,可一想到这是个机会,贾张氏还是忍不住,再一次压低声音道:“淮茹,我的意思是我们这边把一大爷易中海的家给当了。”

        话说完,贾张氏下意识的都把头埋下去了,平时她一直用三从四德的说法教育秦淮茹,现在她说这话,简直就是打脸啊。

        见她这样,秦淮茹嘴角上扬,随即,她假装才听懂了的模样,一脸震惊道:“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改嫁给一大爷易中海?”

        话已经说到这里,秦淮茹索性直接捅开,因为她清楚,再假装糊涂,只怕婆婆贾张氏会因为脸面问题,暂时不提这事,而这,恰恰就是她秦淮茹所不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