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3章秦淮茹转而“吸血”许大茂,一大爷出手想试探

第143章秦淮茹转而“吸血”许大茂,一大爷出手想试探

        “秦姐,我真没那个心思,你可是秦莲的堂姐,我们可是亲戚,上一次被你点醒后,我已经幡然悔悟了。”,许大茂说着义正言辞,就差背后冒光了,这个时候惦记秦淮茹?呵呵,除非他疯了。

        “许大茂,你这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秦淮茹笑呵呵出声,姿态是风情万种啊,许大茂见状,却被吓得后退几步。

        “秦姐,你大人大量,饶了我吧。”,许大茂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不断求饶着,秦淮茹看着他,脸色却冷了下来,一种莫名的情绪从心里冒出。

        “许大茂,既然你说我们是亲戚,现在我家过得困难,你这个堂妹夫应该能伸出帮衬的手吧。”,秦淮茹意味深长说着,可听在许大茂耳中,却是让他脸色变了变。

        该死的秦淮茹,果然想威逼他了!

        心生怨念的许大茂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强笑道:“秦姐,我们是亲戚,自然要互相帮衬着。”

        闻言,秦淮茹笑了,语气悠悠道:“秦姐果然没看错你,这才是亲戚嘛!”

        “许大茂,不是我挑事,而是日子过得难,现在你家两口子都有班上,你就先借给你秦姐三十块钱度过难关再说。”

        “放心,秦姐以后会还你你的!”

        一听这话,许大茂顿时脸有些黑了,看着秦淮茹,咬了咬牙道:“秦姐,是不是我给了你三十块钱,以后这事就不再提了?”

        秦淮茹已经将态度表明,许大茂索性准备将话说明白,如果能用三十块钱来解决问题,他就算肉疼一下也咬牙把事解决了,这样继续被秦淮茹拿捏着,太让人心惊胆战了。

        “说的什么胡话?”,秦淮茹瞪了许大茂一眼,哼哼一声道:“都说了钱是秦姐跟你借的,以后要还,你想到什么地方什么去了!”

        许大茂听着,脸色更难看了几分,秦淮茹这意思,明显是准备将他当长期饭票了啊。

        “秦姐,你直说吧,你要多少才能把这事了结?”,许大茂的语气变得冷了几分,想让他被秦淮茹一直拿捏着当长期饭票是不可能的。

        “许大茂,你说什么呢?”,秦淮茹眼睛眯了眯,笑呵呵道:“都说了,钱是我跟你借的,你到底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以为我会拿那事威逼你?许大茂,我秦淮茹好歹也是秦莲的堂姐呢。”

        “呸!”,许大茂暗呸一声,这话说得好听,可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在呢,看看傻柱现在有存款吗?可不都被你们一家子给吞了。

        “秦淮茹,你真要这样拿捏我吗?”,许大茂的火气也上来了,盯着她,冷哼一声道:“秦淮茹,你要是这样干,我宁愿每个月拿一笔钱给贾红,封她的口。”

        听着这话,秦淮茹又笑了,一点也不慌,从容道:“可惜了,估计贾红不听你的呢。”

        “我都跟说好了,以后我这边从你这里拿一笔,就跟她平分,你觉得这办法怎么样?”

        言语如刀,直接让许大茂目瞪口呆,看着秦淮茹,想要判断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别这样看着我。”,秦淮茹神色冷冽下来,眼睛眯了眯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都跟贾红说好了,以后每个月你都得拿出一笔钱给我,然后我跟她平分。”

        “许大茂,你也别想收买贾红了,她是聪明人,细水长流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你们疯了!”,许大茂脸色涨红,愤怒不已,这算什么?他许大茂一个人养三个家吗!

        “疯了?”,秦淮茹笑了起来,语气悠悠道:“许大茂,我们没疯,这就是你管不住下半身的代价。”

        说着,秦淮茹靠近许大茂一些,语气变得冰冷道:“你现在是不同意也得同意,贾红那边,可是想见你呢,她要是闹起来,你许大茂就等着劳改吧。”

        闻言,许大茂又气又慌,真要贾红跟秦淮茹联手,他这边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就像秦淮茹说的,他这边就算想给贾红封口费,她估计也不乐意,除非他许大茂一下子能拿出几百块钱的大数目,不然贾红一定会选择跟秦淮茹合作,从而用细水长流的方式得到这笔钱的。

        关键的是,他许大茂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啊,这可不是十块几十块的事,他现在还还一屁股债呢。

        这么一想,许大茂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带着些许妥协的颓废道:“好,你们有本事,说吧,我每个月要给你们多少?”

        见他妥协,秦淮茹笑了,笑得很开心,她是真没骗许大茂,在这事上,她确实已经跟那个寡妇贾红达成同盟。

        秦淮茹明白得很,想要在这事上把许大茂拿捏着,贾红那边很关键,只要她那边不松口,这事才能成了。

        “许大茂,我跟贾红都商量好了,以后每个月你给我十五块,我跟她二一添作五,平分。”

        “太多了!”,许大茂脸色难看,一个月十五块,简直就是抢劫啊。

        “多吗?”,秦淮茹呵呵笑着,笑嘻嘻道:“许大茂,贾红可是说了,她每个月从我这里分钱,以后你想要去找她,她很欢迎你的。”

        “一个月七块五毛钱,就当是在外面养一个小的,这反倒是你许大茂赚了啊。”

        许大茂嘴角抽搐,这特么的,简直就是把自己给拿捏得透透的,看着秦淮茹,他眼睛一红,恶狠狠道:“那么秦淮茹你呢,也算不算是我养在外面的情妇?”

        亏是吃定了,许大茂想要扳回一点优势,真要贾红跟秦淮茹都被他当做养在外面的情妇,一个月十五块,不亏!

        “你想多了!”,秦淮茹冷哼一声,道:“许大茂,我没有那么傻,真要我被你睡了,你觉得我还能拿捏得住你吗!”

        许大茂暗骂一声,秦淮茹这娘们倒是清醒得很,确实,真要她秦淮茹被他给睡了,到时候秦淮茹想要拿捏住他就不那么容易了,毕竟身败名裂的事,她秦淮茹也有顾忌。

        现在他是真想去举报傻柱跟秦淮茹的事,只可惜,他也明白,这事上不管是傻柱还是秦淮茹,都会死死咬住不说的。

        “好,我认栽。”,许大茂咬牙切齿出声,道:“以后每个月给你们十五块,但是,这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秦莲。”

        “当然,我们不会那么短视!”,秦淮茹点头同意,这事她是不会让秦莲知道的,真要出了事,秦莲非得对付她不可,到时候她秦淮茹的名声肯定烂了。

        “呼!”,许大茂松了一口气,现在他也怕秦莲知道这事啊,真要再离婚,他许大茂肯定又特么要完犊子一回。

        尤其是现在秦莲的工作问题,是自家老爹费了不少力气与人情才达到目的的,要是离了婚,就特么亏大发了。

        “待会儿回到院里,我会给你十五块钱。”,许大茂说着,黑着脸离开,实在是太特么憋屈了。

        秦淮茹看着他的背影,长吐一口气,拿捏住许大茂,一个月七块五,也不算少了,至于贾红那边,秦淮茹是不准备扣钱的,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只有她跟贾红的同盟稳如泰山,许大茂才无法摆脱这事。

        “这事搞定了,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呢。”,秦淮茹呢喃一声,眼中精光闪烁,许大茂这一处,算是意外惊喜而已。

        没了傻柱,秦淮茹已经再想办法找其他的路子了。

        却说许大茂这边,一路黑着脸走了回来,在胡同口这边,他放慢了脚步,想着办法要如何解决每个月拿出十五块钱的问题。

        一次两次他还能跟秦莲说一些理由,可要次数多了,秦莲肯定会怀疑的。

        必须得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每个月十五块钱的支出,让秦莲无话可说的那种。

        想着想着,许大茂顿时就头疼了,这个办法不好想啊!

        想不到办法,许大茂只能骂着贾红还有秦淮茹,怨怨念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叫了他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偏头一看,见是林家国,许大茂也强笑着回应一句,刚想离开,林家国却拿出烟递给他,他接了过来,拿出火柴点燃。

        “家国,你这是去买烟?”,许大茂询问出声,林家国嘴上的油腥子还没擦干净呢,一看就是吃过饭了。

        “嗯。”,林家国点头,笑道:“顺便送送我那两个小舅子还有小姨子去街道那边坐车回家。”

        “你岳父岳母又给你送东西来了?”,许大茂有些酸的,每一次只要李秀芝的两个弟弟过来,都是提着东西的。

        “是我岳父的战友家人寄给他的一些干货,送过来给我一些。”,林家国笑着出声,许大茂看着他,有些羡慕道:“家国,秀芝的娘家人真是把你当儿子对待了。”

        “他(她)们确实对我很好。”,林家国边走边说,笑道:“我岳父每个月都要结余部分钱寄给他战友的家人,那些干货都是感谢我岳父的。”

        许大茂刚想出声,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刚刚林家国说什么来着?

        “怎么了,许哥”,林家国见许大茂不走了,询问出声,许大茂回了神,笑道:“没什么,走吧,回家,这天冷得,就想着一整天都围着火炉了。”

        两人回到四合院,许大茂直接回后院去了,他变得轻松几分。

        刚刚林家国的话提醒到他了,自己以后每个月十五块钱的支出,是不是也可以用同样的理由给秦莲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脑海里有了大概的思路后,许大茂回到屋里,秦莲看到他回来,说了两句后,就去厨房做菜去了,就等他回家准备吃饭呢。

        没过一会儿,秦莲就把两个菜端上来,许大茂也是饿了,大口吃着饭菜。

        吃饱以后,等秦莲将碗筷收拾好了,走过来坐下后,许大茂才点着一根烟,眼睛眯了眯对她道:“老婆,我有点事跟你说。”

        秦莲闻言看着他,示意他说,许大茂又抽了一口烟,方才道:“前几天我下乡放电影,在村里遇上了一个残疾老兵,他日子过得难啊。”

        “这两天我脑海里都是这事,所以我想着是不是每个月拿出点钱捐给那些人,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话说到这里,许大茂压住心中的心虚,硬着头皮道:“老婆,现在你也有工作了,就算以后我们有了孩子,这个家也不差那点钱,所以我想着把这事办了,你觉得怎么样?”

        听着许大茂的话,秦莲目光盯着他,露出怀疑的神色,以她对许大茂的了解,这家伙,没有这么好的觉悟。

        “你想每个月捐多少呢?”,秦莲问出了声,她倒要看看,许大茂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许大茂被看得头皮发麻,尽量让自己脸色不变,道:“每个月十五块怎么样?”

        秦莲笑了,是冷笑,看着许大茂,语气悠悠道:“许大茂,你是跟我开玩笑吗,每个月十五块?”

        她现在已经确定,许大茂肯定有事瞒着她了,如果许大茂说每个月几块钱,她倒是能相信,可每个月十五块钱,根本就不是许大茂能干出来的事。

        在这种事上,她跟前院的李秀芝聊天的时候,也知道李秀芝的老爹做的一些事,人家那是帮自己死去或者是残了的战友的家人,而且每个月也没十多块钱。

        人家那种情谊都是量力而行,许大茂又这种觉悟吗?

        “我这不是想着做些好人好事吗!”,许大茂硬着头皮解释起来,继续道:“老婆,我干这事的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被领导看重啊,你想想,要是我们每个月都捐十五块钱,到时候有了机会,领导能不提携我吗!”

        他这么一说,秦莲又变得不确定起来,这样的解释倒是合理了,许大茂倒是能有这种算计。

        “你真要每个月捐十五块?”,秦莲再一次询问出声,有些不乐意道:“十五块太多了,每个月五块就好。”

        听着她用商量的语气说着这话,许大茂心里松了一口气,眼睛眯了眯,抽了一口烟道:“老婆啊,每个月捐五块钱有什么用啊,要想被领导记住,那就得下重注。”

        “你想想,每个月要是捐十五块钱出去,到时候领导知道了,一定会夸我有觉悟,到时候就水到渠成了。”

        秦莲犹豫了,因为她现在是怀疑中带着不确定,稍微想了想,她还是点头了。

        “行吧,这事你做主了!”,秦莲悠悠出声,闻言,许大茂顿时乐了,高兴得亲了秦莲一口,随即起身去拿钱,口中说着明天准备去捐了。

        看着他去拿钱,秦莲目露怀疑,她倒要看看,许大茂是不是真的把钱给捐了。

        “大茂,要不明天我跟你一起去!”,秦莲突然出声,正乐呵将钱揣兜里的许大茂顿时呆滞,脸色变了变,他让自己冷静了些,回头走过来道:“老婆,干这事得低调啊,我们要是搞得明目张胆的,领导肯定认为我们是钻营。”

        说着,许大茂坐下来,补充道:“你想想,这就是另类的送礼啊,要是搞得明目张胆的,领导肯定觉得我是小人,到时候就是鸡飞蛋打了。”

        秦莲不说话了,心中的怀疑并没有放下,明面上,她表现得认同许大茂所说的一样。

        见忽悠住了秦莲,许大茂安心了一些,也许是现在面对秦莲他有点心虚,说了一会儿后,就找了一个跟二大爷喝酒的借口,提着一瓶酒,就去了二大爷刘海中家。

        他出去后,秦莲的怀疑之色就显露出来,看来,以后是要多注意这事了。

        两口子这边心思各异的时候,中院,一大爷易中海也在想着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要有一个决断了。

        傻柱的反应让他很心虚,这让他的一些想法肯定难以实现了,他想再确定一次,看看能不能把傻柱拉回来一些。

        如果能够拉回来一些,那是最好不过的事,可要是不能,他就得另外想办法了。

        有了决断后,一大爷易中海就准备找傻柱谈一次,好确定傻柱的态度。

        提着酒,一大爷易中海就出了屋,来到傻柱家,看到傻柱正跟何雨水坐在火炉边聊着天,他打了招呼。

        “哥,一大爷,你们聊,我去后院了。”,何雨水说着起身,就出了门,一大爷易中海见她离开,微微松了一口气,有些话当着何雨水的面,还真是不好说。

        “傻柱,去搞点花生米,今天我们两个喝一顿。”,一大爷易中海笑呵呵出声,这个时候面对傻柱,他就一个心态,那就是别想着尴尬的事,他就不觉得尴尬。

        “好!”,傻柱点头,起身就去了厨房,过了好一会儿,一碟花生米就热乎乎端过来。

        到了酒,两个一边聊着鸡毛涮皮的事,一边喝着,等感觉差不多了,一大爷易中海才试探道:“傻柱,你跟秦淮茹真的不可能了?”

        闻言,傻柱眼睛眯了眯,看着一大爷易中海的表情就冷了下来,下意识的就想发火,怎么的,还想提这事。

        “傻柱,你别误会。”,一大爷易中海看着傻柱想要发火,顿时一咯噔,急忙解释道:“我这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所以问一问的。”

        他的解释没让傻柱脸色变好,想明白一些事情的傻柱对一大爷易中海是怀疑的,现在又提这事,他到底要干嘛?

        “一大爷,我就跟您直说了,我跟秦淮茹之间,再也没有可能了。”,傻柱的语气无比坚决,看着一大爷易中海,带着些许警告的意味道:“一大爷,我傻柱因为一些念想稀里糊涂过成这个样子,最大的错是我自己。”

        “我快三十了,这一个人有几个三十,一大爷,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