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41章傻柱散伙

第141章傻柱散伙

        “傻柱,你到底怎么了?”,感觉傻柱看向他的目光有点不对劲,一大爷易中海又询问起来。

        “先吃饭吧一大爷,把饭吃了我有点事跟您说。”,傻柱不愿意去多想了,当一切事情他明白过来后,就准备了结得干净些。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屋里,何雨水给一大爷易中海问了好,三人坐下来,开始吃饭。

        饭吃好了,何雨水去提着热水去洗碗,傻柱递给一大爷易中海一根烟,各自点燃以后,傻柱道:“一大爷,我也就直说了,因为一些事呢,我不能再跟你搭伙过日子了。”

        闻言,一大爷易中海抽烟的动作一滞,随即脸色微变,傻柱这是准备散伙?

        “傻柱,出什么事了吗?”,一大爷易中海压下心中的急切,面上露出关心的表情询问出声,又道:“你要是遇上什么事,跟我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傻柱摇了摇头,看着他的神色复杂,道:“一大爷,您就别问了,有些事我不想说,这事算是我傻柱对不起你。”

        一听这话,一大爷易中海顿时急了,搭伙过日子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散伙就散伙了呢!

        这突然的一棍子将他给闷了回去,怎么能不急。

        “傻柱,到底是什么事,你说个清楚啊。”,一大爷易中海急切询问起来,真要散伙了,以后他又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干这事。

        “傻柱,要是伙食费的问题,你就直接说,我这边还能有想法不成?”

        傻柱听着,目光带着审视,看着这个一大爷易中海,本想质问出声,可一想多年的情分,罢了,要是问出来,反而让两人多了几分生分,就当不知道好了。

        “一大爷,您就别问了。”,傻柱吐了一口烟,语气坚决说着,一大爷易中海还想再问,可一看傻柱坚决的表情,他咽下了想问的话,作为了解傻柱的人,他自然知道这家伙有时候是说一不二的。

        “行,那就先散伙,我这个老头子得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一大爷易中海强笑一声,口不对心说着,说了几句后,他就起身离开。

        房门再一次关上,屋外,一大爷易中海的脸色眨眼之间就阴沉下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呢?

        就在他一边想着事一边回屋的时候,屋里,洗好了碗的何雨水坐了下来,看着哥哥傻柱。

        “雨水,你对我很有怨气的吧?”,傻柱苦笑询问出声,想明白后,他对何雨水以前也撮合他跟秦淮茹到最后不再多说的变化,已经想明白一些。

        “以前多有,现在很少。”,何雨水直接出声,笑了起来,他哥哥傻柱能问出这样的话,就证明他已经想明白一些事了。

        “妹子,对不起。”,傻柱脸色涨红,无比羞愧,等想明白后,他才知道,这些年,他对这个相依为命的妹妹有多忽视了。

        “不用道歉。”,何雨水看着他,眼睛眯了眯道:“我们算是扯平了吧,以前,我对你的怨气让我想报复你来着,所以明知道秦淮茹对你有点不好的心思,就想撮合她跟你,用这种方式报复你。”

        听着这话,傻柱嘴角抽搐,苦笑起来,何雨水看着他,笑道:“也是一大妈点醒了我,她说就算我心中有怨气,可你还是我哥哥,不能有害人的心思。”

        “所以我也不想报复你了,本来想着你还是继续拎不清,以后我们兄妹之间真要情分淡了,大不了不来往就是。”

        闻言,傻柱顿时感觉背后冷汗直冒,他在庆幸一大妈点醒了何雨水,真要这丫头存心报复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

        或许,以后的日子他都不会明白过来!

        想明白这些,傻柱庆幸的同时又感觉到无比的愧疚,他这个当哥哥的不负责任啊,以至于让何雨水都起了报复的心思。

        “雨水,哥以前错了,以后,哥保证做好一个当哥哥的责任。”,傻柱保证出声,何雨水笑了起来,道:“哥,你明白过来最好,其实这一次我都想着是最后一次帮你,你要是再不明白过来,以后我会当做看不见的。”

        傻柱脸皮抽抽,羞愧啊,枉他傻柱自以为精明,可最后却差点踏入了大坑中再也爬不起来。

        “放心吧,以后我不会了。”,傻柱一脸坚定,道:“等这事落定,我就尽快相亲,找一个合适的把日子过起来,哥也不能落后南易太多不是。”

        “最好不过。”,何雨水点头,笑道:“哥,以后眼睛放亮一点吧,多去后院看看聋老太太,也多去前院跟南易还有林家国他们聊聊。”

        “相比一些人的谋算,你跟他们相处,反而更自在些,人家也不会惦记你的什么东西。”

        “嗯!”,傻柱点头,长吐一口气,两人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去后院去了,等明白过来后,傻柱就知道自己有多对不起聋老太太了。

        兄妹两人去后院的时候,贾家,秦淮茹如同没了三魂七魄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一切都完了!

        当傻柱说出那句“给彼此一些体面”的话后,秦淮茹就知道,自己针对傻柱的所有算计,已经被他看明白了。

        想到傻柱的种种表现,秦淮茹感觉到无比揪心的疼,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她总是将傻柱对她的感情假装不在意。

        可现在,她才知道,当失去以后,她有多么的后悔!

        “淮茹,你怎么了,别吓我啊!”,贾张氏看着木然的秦淮茹,真的被吓到了,自己儿子贾东旭死得时候,秦淮茹都没如此面若死灰的模样啊。

        “妈,一切都完了!”,秦淮茹有些呆滞说着,一脸的苦涩,后悔,看着贾张氏,像是在发泄一般,道:“妈,我们现在鸡飞蛋打了,傻柱他不要我了。”

        贾张氏张大了嘴巴,回了神,脸色变换道:“棒梗才过去跟他说了几句,不至于吧。”

        “呵呵!”,秦淮茹露出惨笑得神情,声音中带着嘶哑道:“妈,傻柱看明白了,你知道吗,他看明白了。”

        突然的,秦淮茹伸手抓住婆婆贾张氏,如同快要疯了一般的模样道:“他知道我是想拖着他的事了,妈,以后啊,我们家,别再想得到他的帮衬了。”

        “呜呜呜……”

        话说完,秦淮茹就哭了起来,她已经崩溃了,很无力的感觉下,她只能用哭的方式来发泄着。

        “他……他……真知道了?”,贾张氏也感觉自己浑身乏力,想要再确认一次,秦淮茹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哭着。

        “完了完了!”,贾张氏无比的心慌,她只是将傻柱当做养这个家的工具人,有时候还鄙视傻柱是个傻子。

        可当傻柱彻底脱钩后,贾张氏顿时感觉自己眼睛发黑,差点晕倒。

        只有她知道,有着傻柱这个“血包”,对这个家意味着什么。

        傻柱脱钩,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她贾张氏也得干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了?

        越想越慌,过了好一会儿,贾张氏目光看着秦淮茹,想要发火,怎么好好的就让傻柱脱钩了呢?

        可一看秦淮茹此时的崩溃模样,她也心生几分悲凉,苦心算计,终究还是得到这个结果,难受啊!

        婆媳两人沮丧着脸的时候,后院,聋老太太看着傻柱,欢快笑了。

        “孩子,你总算明白过来了!”,聋老太太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叹道:“明白过来就好,明白过来就好啊,以后好好过自己的日子,秦淮茹一家子,就当是邻居吧,别稀里糊涂的又让人下了套了。”

        “老太太,我知道了。”,傻柱脸色通红,稀里糊涂的拖到现在,他都快三十了。

        现在想明白后,他都有无比胆寒的感觉,他要是再不明白过来,等再过几年,他就算明白过来,只怕也没有选择了。

        “知道了就尽快把日子过起来,找一个合适的赶快结婚。”,聋老太太说着哼哼一声道:“跟前院的林家国还有南易好好学学,人家那才叫过日子,明白吗!”

        “嗯!”,傻柱点头,保证道:“老太太,以前是我错了,以后我好好孝敬您。”

        “以后您就把一大妈当您闺女,把我,雨水还有刘思缘当孙子孙女,以后的日子,我要是有做不对的地方,您得敲打我。”

        “好,好,好!”,聋老太太点点头,乐呵呵的,傻柱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他不会跟一大妈还有刘思缘生分了去,这让聋老太太很高兴。

        两人说了一会儿,傻柱出了屋,来到一大妈的屋,一大妈看着他,也笑了起来,何雨水已经把事说了,知道傻柱明白过来,一大妈也很高兴。

        “一大妈,是我糊涂了,让老太太都跟我生分了去。”,傻柱坐下来,苦笑出声,看着一大妈,他神色变得坚决,道:“一大妈,我也不多说,以后我跟您一起把聋老太太照顾好,让她颐养天年。”

        “好!”,一大妈点头,她没有什么不同意的,至于说什么算计的心思,她还真的没有。

        “哥,那你得尽快结婚。”,何雨水看着一大妈,笑道:“等你结婚了,有聋老太太跟一大妈两个长辈帮着你,我跟小丫两个女孩子,也有依靠不是。”

        “到时候,我们也是一大家子了,多热闹啊。”

        傻柱听着也笑了起来,重重点头,道:“我尽快结婚。”

        三人都笑了起来,又说了一会儿后,傻柱才回去中院,看着贾家,仿佛是卸去千斤重担一般,转身回屋去了。

        这一夜,傻柱睡得很香,因为,他仿佛有了新的人生。

        而这一夜,秦淮茹跟贾张氏都睡不着,失落与无奈的情绪让两人沉默着。

        同样也是在这一夜,一大爷易中海也思绪翻飞,也在想着事。

        第二天,傻柱早起准备去上班,一夜没睡的秦淮茹听见外面的动静,开门走了出来。

        她脚步有些虚浮走过来,拦住傻柱,一脸祈求道:“傻柱,是秦姐想差了,秦姐跟你结婚,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看着她红肿的眼眶,还有憔悴的模样,傻柱微微一叹道:“秦姐,算了吧,这么些年,我就不应该有那些念想的。”

        “傻柱,你就原谅秦姐一回,就一回。”,秦淮茹眼泪又流出来,傻柱苦涩一笑,道:“秦姐,心里扎了一根刺,这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

        “这么些年,我们之间的纠缠就算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以后,都各自好好过日子吧。”

        话说完,傻柱快步离开,秦淮茹想要拉住他,可追不上,只能看着他离开。

        “傻柱,真的要这么绝情吗!”,秦淮茹又哭了起来,她惨然一笑,返回了屋里。

        回到屋里,洗漱一番,秦淮茹就准备让人帮她请假,她这个样子,没办法去上班。

        看着秦淮茹又一次走出去,贾张氏阴沉着脸,看来,是真的无法将傻柱给拉回来了。

        眼中露出几分冷光的贾张氏坐了起来,不知道再想什么。

        ……

        时间慢慢过去几天,秦淮茹开启正常上班,而院子里的人却发现了不对劲,傻柱跟秦淮茹之间,就好像是陌生人一般。

        对这种情况,大家只是好奇,并没有去打听,可一大爷易中海坐不住了,这样的变化,再结合傻柱跟他散伙的事,一大爷易中海总感觉其中有关联。

        这天下了班,一大爷易中海在半路等着,想问问秦淮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边抽烟,一边缩着脖子等待,待看到秦淮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走过来,一大爷易中海有很不好的预感。

        两人打了招呼,一大爷易中海看着秦淮茹,询问道:“淮茹,是不是跟傻柱闹矛盾了?要是有事,你跟我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们调解调解?”

        闻言,秦淮茹苦涩一笑,摇了摇头,没办法调解了。

        这两天,她总共找了傻柱不少次,可傻柱的态度都很坚决,那种坚决,就已经让秦淮茹明白,这个时候的傻柱,心里肯定没有对她的心思了。

        明白这一点后,秦淮茹彻底绝望,她知道,当傻柱没有这心思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又能精明看待一些事,所以,她想要再对傻柱动心思,那是几乎不可能了。

        “一大爷,这事您就不要问傻柱了,不然他只怕会对您有想法!”,秦淮茹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后提醒一声。

        对于一大爷易中海的一些心思,她也看不明白,可这个时候他要是再继续撮合她跟傻柱,估计傻柱会翻脸。

        “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一大爷易中海感觉很不对劲了,迫切想要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看着一大爷易中海,秦淮茹想了想,还是决定再提醒一下,她现在对傻柱已经是失了算计,就不能再得罪一大爷了。

        “一大爷,我跟傻柱估计是不可能了,您就别再傻柱面前提这事了。”,秦淮茹苦涩出声,说完,抬脚就走了,虽然缓了几天,她还是很难受。

        此时,一大爷易中海变得呆滞,结合这几天傻柱跟秦淮茹的变化,再想想刚刚秦淮茹说的话,一大爷易中海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秦淮茹能说这样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傻柱他,看明白一些事了!

        明白了!都明白了!

        一大爷易中海脸色涨红起来,他终于明白,那天傻柱看他的眼神为什么不对劲了,而且为什么坚持跟他散伙了。

        一种被人看穿些许算计的羞愧让一大爷易中海有些乏力,这下子,对他来说,真的出大问题了。

        思绪重重的一大爷易中海快步返回了四合院,下意识的不想遇见傻柱,因为会觉得尴尬。

        屋里,贾张氏看着去厨房做饭的秦淮茹,眼中多了几分算计之色。

        事不可为,她可不能让傻柱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了,换做儿媳妇没有舍身给傻柱这事,她最多也就骂着傻柱而已。

        可儿媳妇都跟傻柱睡了,贾张氏就觉得不能这样算了。

        这么一想,贾张氏来到厨房这边,声音冷冽问道:“秦淮茹,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闻言,秦淮茹回头,看着婆婆贾张氏,苦涩一笑,摇了摇头道:“妈,没有机会了,傻柱已经绝了心思。”

        再一次确定后,贾张氏冷着脸,转身走过去坐下来,她目光悠悠,哼哼一声,既然没有机会了,那就别怪她彻底绝了情分。

        吃好了饭,贾张氏说了一声出去逛逛,就走了出去,秦淮茹还以为她是生闷气,也没有多问。

        贾张氏没有走出中院,而是直接来到傻柱屋里,看到贾张氏,傻柱眼睛眯了眯,问好的心思都没有,这个老虔婆,也是个把他傻柱当傻子玩弄的。

        见傻柱冷着脸,贾张氏更不爽了,目露冷光,压低声音,恶狠狠道:“傻柱,你是说断就断了,怎么的,秦淮茹就让你白睡了吗?”

        闻言,傻柱顿时气笑了,道:“贾张氏,说句难听的,这些年,我用在你家的钱与精力不少吧。”

        “现在你抓住这个,想要讹诈我吗?”

        一下子被看穿了心思的贾张氏有些心虚,不过她很快压下这些心虚,胡搅蛮缠道:“傻柱,你要是不赔偿,我就去告你,到时候直接毁了你。”

        傻柱嘴角抽搐,看着贪婪的贾张氏,他顿时感觉到以前自己真的是特么一个傻子啊,怎么就看不清楚贾张氏这样的人,会有好心思吗!

        都到了这时候,她居然还好意思上门讹诈,呵呵,真的让人好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