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8章秦淮茹寻得新办法,许大茂低头求饶

第138章秦淮茹寻得新办法,许大茂低头求饶

        傻柱这个时候就差点兴奋大笑了,听着胖子这么一说,他顿时反应过来了。

        对啊,贾张氏凭什么死死拦着?他傻柱又不是不养着棒梗三个孩子,又不是不养着贾张氏。

        怎么说自己都有理吧,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能做的自己都做了,她贾张氏还继续拦着,就是思想守旧,需要去学习学习啊。

        越想,傻柱就差点激动得打摆子,笑呵呵带着胖子回到后厨后,继续工作。

        下了班,傻柱迫不及待回家,至于秦淮茹交代要询问的事,傻柱是一点心思也没有了,如果能够让贾张氏点头,所有的问题都能够解决,到时候许大茂说什么都没有用。

        回到四合院,傻柱就等着秦淮茹回来,准备联手秦淮茹跟贾张氏把事说开,贾张氏要是不同意,那就别怪他用一些手段了。

        就在傻柱等着秦淮茹的时候,秦淮茹这边,在胡同口这边却被故意等在这里的许大茂拦住了。

        “许大茂,你又想干嘛?”,秦淮茹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若是她还没把身体舍给傻柱之前,她可以跟许大茂拉扯一下,占点便宜。

        可现在已经搞到这地步,她已经不敢跟其他人拉拉扯扯了,不然傻柱那边就要出问题。

        对于许大茂惦记她身体的事,秦淮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厌烦的同时,却有了那么一丝骄傲。

        能被人惦记着,好像也值得那一丝骄傲。

        “秦姐,你那么执着干嘛呢。”,许大茂一边走,一边压着声音说着,嬉皮笑脸的。

        “放心,我许大茂又不白占你便宜,等以后你真跟傻柱成事了,我们断了就是。”

        如此赤裸裸的宣言,秦淮茹差点破口大骂,这当她是什么?

        “许大茂,真要如此过分吗?”,秦淮茹脸色阴沉,她恨不得把许大茂给吞了,这些话,简直就是在践踏她的尊严。

        许大茂见她很生气,撇撇嘴,语气揶揄道:“秦淮茹,你也别把自己想得太高尚,现在你做的事,跟一个用身子来换东西的寡妇有区别吗!”

        “你……”,秦淮茹脸色涨红,双眼仿佛要喷火,许大茂这句话,直接戳到了她的痛点,她一直将这一点,死死封闭在脑海的角落,不愿意想,也不能去想。

        可当许大茂点破以后,秦淮茹感觉到背后发凉,她不愿意去想,可她现在的做法,就是事实。

        她很慌,也很乱,她秦淮茹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呢?

        不,她不是,对,不是!

        她跟那些用身子当本钱的寡妇不同,她秦淮茹对傻柱是有感情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成事的时机而已。

        不断安慰着自己的秦淮茹脸色变换着,许大茂尽收眼底,嘴角上扬,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

        唯有想着法击穿秦淮茹自己给自己的所作所为套上的一层防护网,一些事才好办啊。

        他许大茂别的可能没有什么见识,可在这些事上,呵呵,他看得明白得很。

        “秦淮茹,我等着你点头的时候。”,许大茂拿出烟,点燃一根烟后,吐了一口烟,笑道:“对了,提醒你一句,我这个好心人今天可是去跟傻柱聊了几句,啧啧啧,虽然是死对头,可在一些事情上,也要教一教他不是。”

        话说完,许大茂拍拍屁股走人了,秦淮茹看着他的背影,恨不得将他给灭了。

        再寒冷的天气也无法与秦淮茹现在心中的冰凉相比,当许大茂戳破这一点后,极致的羞耻感让秦淮茹从身体到灵魂都感觉无比的冰冷。

        站在原地的她不断暗示着自己,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冷静下来,脸色冷冽的她咬牙切齿,如果有机会,她不介意给许大茂一个深刻的教训。

        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后,秦淮茹这才回家。

        回到四合院,秦淮茹迫不及待去找傻柱,询问打探的情况,想要尽快将许大茂的把柄拿捏在手里。

        刚进屋,没看到其他人,关上门,秦淮茹就问了起来。

        “秦姐,不用费心那件事了。”,傻柱眼中露出精光,自信道:“秦姐,我想到办法让你婆婆贾张氏点头同意我们的事了,等我们领了结婚证,他许大茂蹦跶不起来。”

        闻言,秦淮茹顿时傻眼,随即,她心里一咯噔,难不成许大茂那个王八蛋,真的给傻柱出主意了?

        一下子心乱的秦淮茹变得呆滞,傻柱见状,提醒几声她都没个动静,不得不伸手推了她一下。

        被推了一下,秦淮茹才回神,看着傻柱,道:“傻柱,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嘿嘿,秦姐,我说我找到办法了。”,傻柱让秦淮茹坐下来,眼睛眯了眯,将胖子跟他说的办法说了起来。

        说完以后,傻柱语气坚决道:“秦姐,只要我们两个联合,你婆婆贾张氏必须同意。”

        秦淮茹此时心乱如麻,她又慌了,傻柱居然真的找到了办法,而且还是能成事的办法。

        如果她真的是被婆婆贾张氏拦着也就罢了,有这样的办法,她当然乐意去干。

        可问题的关键是她现在不能点这个头啊,真要这样干了,以后的事她真的把握不住了。

        感觉脑袋要爆炸的她不断让自己平静下来,必须想办法打消傻柱的这个想法,不然真的要出问题了。

        现在的她顾不得恨许大茂了,看着傻柱一脸的期待等着她的回答,秦淮茹压着心中的慌乱,道:“傻柱,我婆婆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吗,真要这样干,到时候我们就没有平静的日子过了。”

        “怕什么!”,傻柱一听这话,顿时哼哼一声道:“秦姐,过日子是我跟你还有棒梗几个,她若是不想过安生日子,到时候有的是办法对付她。”

        此时的傻柱是精明的,因为现在的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贾张氏要闹,他怕什么,贾张氏又不是秦淮茹的亲妈,就是一个婆婆而已,真要闹到一定地步,想办法送她离开就是。

        闻言,秦淮茹暗暗叫苦,傻柱现在的态度已经告诉她,如果不给一个合理的说法,一些事就真的拉不回来了。

        “傻柱,我需要好好想想,给我点时间行吗?”,秦淮茹出声,她现在需要好好冷静一下,再这样下去,麻烦大了。

        “好!”,傻柱爽快点头,有了办法,他不介意多等几天。

        秦淮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傻柱的屋的,等她回了屋,贾张氏就冷着脸,哼哼一声道:“秦淮茹,这大白天的,注意一点影响好不好。”

        贾张氏是憋着气的,以前吧,秦淮茹跟傻柱没有什么的时候,她只要听到有人议论两人的事,都会大骂回去。

        可现在不同了,两人是真的有事,而且主意还是她出的,所以听到一些难听的话的时候她想破口大骂都觉得心虚。

        这些火一直憋着,再加上秦淮茹压着她,这就让贾张氏看着秦淮茹的时候,怎么看都不顺眼。

        憋着火不好发泄,自然冷脸相待,仿佛这样做能够让她觉得舒服一些。

        秦淮茹现在没注意婆婆贾张氏憋着的气,顾不得想要压着她的事了,将事情说了出来。

        她没提许大茂的事,只说了傻柱的办法,听完,贾张氏顿时也傻眼了,而更多的,是愤怒。

        “我要是不同意,她还能强压着我点头不成!”,贾张氏怒火冲天,愤怒不已,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害怕。

        “妈,他还真能强压你点头。”,秦淮茹苦笑出声,如果她跟傻柱是一条心的,这样的办法下,婆婆贾张氏不点头都不行,不然真会带去进行思想教育的。

        “他敢!”,贾张氏脸色涨红,气得发飙,秦淮茹拉着她,让她声音小一点,现在要解决的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

        这事她能找借口拖一段时间,可若是时间长了,傻柱一旦发觉她秦淮茹没有这个想法,他只怕要明白过来了。

        被秦淮茹这么一说,贾张氏虽然还怒火冲天,可更多的是担忧与害怕了,她也明白得很,现在这情况下,秦淮茹估计也拖不了多久了。

        婆媳两人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贾张氏还是没有任何办法,问了秦淮茹,见秦淮茹摇头,她顿时嘴角抽搐。

        正头疼想着法呢,棒梗见两人不做饭,就嚷嚷道:“妈,我饿了,你不做饭吗!”

        棒梗的话打断了两人的思考,秦淮茹看着他,深深呼吸后,准备先去做饭然后再想办法。

        此时,贾张氏看着棒梗,眼睛眯了眯,随即,她眼睛亮了起来。

        “淮茹,如果是棒梗三个孩子不同意呢?”,贾张氏悠悠出声,秦淮茹刚起来,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

        “妈,你是想让棒梗几个闹腾?”,秦淮茹被婆婆贾张氏这么一提醒,顿时思路就打开了。

        “嗯!”,贾张氏点头,眼中露出算计的光芒,哼哼一声道:“如果傻柱用那个办法,我这边会假装同意,可棒梗几个孩子还小啊,要是闹腾,谁也没有办法吧。”

        闻言,秦淮茹越想眼睛越亮,好像用棒梗几个来反制傻柱比用婆婆贾张氏来阻拦靠谱多了。

        三个孩子还小,真要闹腾,她秦淮茹能有什么办法呢?

        一边教着棒梗几个阻拦,一边她跟傻柱继续好着,那是不是能拖更长的时间呢?

        毕竟孩子还小嘛,要是长大一些,懂事了一点,自然不会再阻拦!

        如此一来既可以拖着傻柱,又能让傻柱对三孩子更好一些,一举多得啊。

        越想越激动,婆媳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感觉一下子放松下来的秦淮茹想了想,对婆婆贾张氏道:“妈,你这边该演戏的还得继续阻拦着,不然傻柱那边会发现问题的。”

        “放心,我明白的。”,贾张氏哼哼一声点头,因为这事,婆媳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一些。

        秦淮茹带着笑意去厨房做饭去了,都说福祸相依,现在她发现,用棒梗三个孩子来阻拦真的是个更好的办法。

        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五六年后,就可以安心嫁给傻柱了,到时候再想办法拖几年,让傻柱熄灭了生孩子的心思,以后的日子,安心过着就好。

        秦淮茹这边放松下来的时候,傻柱这边,也乐呵呵的,他可不知道,在这事上,秦淮茹跟他就不在一个阵营的。

        心情好了,就准备去找许大茂感谢几句,今天要不是这孙子的提醒,他怎么能从胖子那边得到办法呢。

        抽着烟,傻柱悠哉悠哉往后院过去,后院,屋里,秦莲跟许大茂今天心情也很好。

        许大茂是因为快要将秦淮茹拿捏住了,他就乐呵,这种相当于偷大姨子的快感让他有着莫名的期待感。

        他高兴,秦莲也高兴,因为明天她要去上班了,上班的地方就是秦京茹上班的煤球厂,这事落定以后,她一点也不怕了。

        小两口吃好了饭,秦莲又给许大茂搞了一个下酒菜,陪着他喝了两杯。

        正喝着呢,傻柱敲门走了进来,看到两人正喝酒,他乐了。

        “傻柱,快坐。”,秦莲心情很好,下意识忽略了许大茂要谋算秦淮茹的事,对于傻柱这个被秦淮茹盯上的“大血包”,秦莲没想着去提醒,这也算是一种自私吧。

        “傻柱,你乐什么呢?”,许大茂有些懵逼,难道他今天的提醒还不够明显?

        这个时候,傻柱不应该问着秦淮茹一些事吗?

        “想乐就乐,还得感谢你呢!”,傻柱笑呵呵的,大方拿出烟散给许大茂,许大茂下意识接了烟,看着傻柱,心里都在怀疑,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傻了?

        回了神,许大茂感觉有心不对劲了,难道秦淮茹真那么厉害,三言两语的就把傻柱给搞定了?

        眼睛眯了眯的许大茂试探道:“傻柱,既然乐呵,那就说说呗。”

        傻柱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等我事成了,一定好好跟你喝一杯,虽然我们两个是死对头,可今天你算是帮了我一个忙,我傻柱恩怨分明,一杯酒还是要敬的。”

        两个“谜语人”的对话让一旁的秦莲一头雾水,这其中的关系很复杂的好不好。

        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的秦莲索性不想了,跟两人说了一句后就出去了,与其想着这些破事,还不如去找秦淮茹见见呢,明天一起去上班,有个熟人带着,那是最好不过的事。

        她一走,许大茂一看,就想把话说得明白一些,想试探傻柱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傻柱这个时候也不傻,他心里防着许大茂这孙子呢,事情没有落定之前,他怎么可能告诉这孙子。

        他现在过来,只是出于激动想要过来说两句话而已。

        烟抽了一根,傻柱拍拍屁股走人了,许大茂嘴角抽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想不明白的许大茂顿时没有心情喝酒了,想着明天是不是要试探一下秦淮茹。

        第二天,秦淮茹去上班后直接请了病假,然后返回。

        本来想着让傻柱帮着查的,现在她没办法跟傻柱提这事了,再提,傻柱肯定会怀疑。

        如此一来,秦淮茹只能自己去查,只要将许大茂的把柄捏在手里,到时候问题自然解决。

        傍晚,秦淮茹风尘仆仆回来,一点疲惫都看不到,反而觉得她神清气爽的。

        在胡同口,正好撞上买烟回来的许大茂,两人看着彼此,心思各异,可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见秦淮茹笑嘻嘻的,许大茂顿时一愣,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冷脸对待自己吗?

        难道,她想通了?

        往自己心中所想的方面考虑的许大茂有些激动,如果秦淮茹想通了,以后的日子,啧啧啧……

        就在他沉浸于自己的幻想的时候,秦淮茹向前几步,语气悠悠道:“许大茂,下沟村的寡妇贾红长得是真不错呢,人家倒是很想你来着。”

        许大茂被打断幻想,下意识的看向秦淮茹,等等,她刚刚说的什么?

        下沟村?寡妇?贾红?

        脸色微变的许大茂觉得自己是幻听了,可当他看着此时一副智珠在握,笑容满面的秦淮茹,他顿时一哆嗦。

        “秦姐,你说什么呢?”,许大茂有些慌,他心虚啊,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清楚吗!

        让你得意!让你嘴巴不留口德!让你心思龌龊!

        看着许大茂的反应,秦淮茹感觉自己爽了,很爽很爽的那种。

        “许大茂,今天我可是以你姐姐的名义去看望贾红呢,我告诉她,你许大茂惦记着她呢。”

        秦淮茹笑呵呵说着,嘴角上扬道:“对了,我还给她五块钱来着,以你的名义给的,毕竟,我是你的姐姐来着。”

        “许大茂,这五块钱你得给我,毕竟我是帮你带给她的,你说对吧。”

        许大茂瞪大了眼睛,他很想说他不认识什么贾红,可在秦淮茹的目光下,他说不出来。

        完犊子了!这下子被秦淮茹拿捏住了!

        “秦姐,误会,都是误会,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许大茂果断认怂,露出快要哭得模样,语气弱弱认怂。

        “真的是误会吗?”,秦淮茹笑嘻嘻的,就这样看着许大茂。

        “确实是误会!”,许大茂讪讪笑着,他知道,必须得认怂了,不然要出事,秦淮茹这娘们心狠着呢。

        “哼!”,收敛了笑容,秦淮茹冷哼一声,神色冷冽起来,看着许大茂,语气冰冷道:“许大茂,以后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要是你再敢起心思,别怪我不客气,我想,你许大茂要是去劳改,也挺有趣的。”

        闻言,许大茂感觉头皮都快炸了,他心跳加快,急忙道:“秦姐,我不敢了,以后我要是再敢对你起心思,天打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