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7章秦莲心生胆寒,许大茂算计胖子主意出

第137章秦莲心生胆寒,许大茂算计胖子主意出

        门打开,见到是秦莲,秦淮茹招呼她进来坐,秦莲进来后,给贾张氏问了好,棒梗三个孩子叫了一声姨姨后,就各自玩闹去了。

        “姐,京茹那边有点事,我们两个过去一趟吧。”,秦莲见贾张氏还有几个孩子都在屋里,并不想当着几人的面说一些事,找了一个借口,想让秦淮茹跟她出去说。

        “她那边有什么事?”,秦淮茹眉头一皱不解出声,秦莲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走了出去,见状,秦淮茹微微迷了眼,没有再问,也走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院子,来到外面,因为天冷,两人都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妹子,你到底有什么事?”,秦淮茹询问出声,秦莲停下脚步,声音很轻道:“姐,你跟许大茂之间,是不是有了矛盾?”

        闻听这句话,秦淮茹顿时就脸色微变,有些心虚道:“我们之间能有什么矛盾,你没看见都过得挺好的吗。”

        秦莲看着她,神色有些复杂,抬脚往前走,示意秦淮茹跟她并排走,秦淮茹见状,也快步向前,两人并排走着,秦莲叹息一声道:“姐,其实我清楚得很,我跟许大茂之间,更像是搭伙过日子的夫妻。”

        “我也没有想着要如何得到他的维护,因为我清楚他的本性,有些事,我不去强求,因为对我来说,就已经够了。”

        说着话的秦莲呵呵一笑,微微摇了摇头道:“姐,许大茂就不是个安分过日子的,有些事,我可以当做视而不见,可是,有些事我也应该知道吧。”

        闻言,秦淮茹神情复杂,秦莲又怎么无缘无故说这些呢,只怕是知道了一些事。

        “妹子,是不是有人告诉了你什么话?”,秦淮茹直接询问出声,她不准备打哑谜,秦莲点头,神情有些幽怨道:“姐,其实我,你,还有京茹三个人,京茹是日子过得最舒心的一个。”

        她怅然一笑,对秦淮茹道:“刚刚京茹来找我了,她担心我们两个之间闹矛盾,最后让我们都成了笑话。”

        “姐,你也别怪她,虽然你是她亲堂姐,可她真的不想掺合进来一些事烂事。”

        秦淮茹听着,顿时心生几分埋怨道:“她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跟我说吗,这样去找你。”

        “呵呵。”,秦莲知道她确实有些不爽,毕竟论关系,秦淮茹跟秦京茹确实更近一些,看着秦淮茹,秦莲叹道:“姐,京茹那丫头灵透得很,她真要直接找你,到时候你能下的了台吗?”

        一句反问,让秦淮茹沉默,秦莲摇头一笑,有些唏嘘道:“姐,你就直接跟我把事说了吧,真要闹出笑话,到时候我们回娘家,就是个大笑话。”

        “京茹跟你说了什么?”,秦淮茹神色平静下来,她知道秦莲是想敞开来谈一次,所以,她也不准备隐瞒一些事。

        “你去找娄晓娥的事,娄晓娥告诉她了。”,秦莲平淡出声,可握了握拳头的动作还是表明她心里不平静,她看着秦淮茹,一字一句问道:“是许大茂想拿捏你,从而得到你的身子吧?”

        “是!”,秦淮茹嘴角抽搐,既然秦莲敢问,她也没有避讳的,都是聪明人,直接说开了反而更好。

        娄晓娥能分析出她的目的,这是她有点想不到的,而娄晓娥告诉了秦京茹,这更让她想不到。

        “妹子,我跟许大茂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事。”,秦淮茹盯着秦莲的眼睛,保证出声,又道:“他想借着一些事逼着我妥协,可我不愿意,尤其是你现在已经嫁给他的情况下。”

        “我相信!”,秦莲也点头,目露几分冷光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不会安分过着日子,却没有想到,他连你也惦记上了。”

        有些尴尬的秦淮茹脸色微红,从那方面的关系来说,两人现在的对话都让人有些尴尬的。

        压下心中的火气,秦莲又看向秦淮茹,语气悠悠道:“姐,如果你不想他得逞,那就告诉我他怎么拿捏住你了,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的立场是一样的。”

        听着这话,秦淮茹意动的同时,又挺纠结。

        她明白,秦莲的话是对的,再压下许大茂不敢再起这心思的这件事上,两人的立场确实是一致的,可她能跟秦莲说实话吗?

        说了实话,秦莲她,会不会鄙视自己?

        秦淮茹心里清楚,许大茂能看出来她对傻柱的一些算计,院里的一些人也能够看得出来,那些人不戳破,她这边也装着不知道而已。

        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好受些,最起码,面上都过得去。

        见秦淮茹不说话,秦莲神色复杂,叹道:“姐,你还能有什么能被许大茂拿捏住的呢,是傻柱的原因吧!”

        她直接戳破了这一层纸,有些事,她不想跟秦淮茹之间生出龌龊,尤其是事关她未来的日子的这种事,她跟秦淮茹之间,最好成为各自的独立体。

        这算是一种防备吧,一种对秦淮茹心起警惕的防备。

        听着这话,秦淮茹脸色顿时红润起来,下意识想要反驳,不过还是咬了咬牙点头承认。

        当秦淮茹点头后,有些话,她说出来就不觉得尴尬了,两人边走边说,等秦淮茹说了许大茂能拿捏住她的原因后,秦莲目光复杂。

        “姐,你就那么怕给傻柱生一个孩子吗?”,秦莲问出了声,听了秦淮茹的话,她对秦淮茹的算计更加明了,这让她心都在发颤。

        绝户啊!好自私的想法,秦淮茹这简直就是想让让傻柱成为帮她养一个家的长工而已,这样的自私,秦莲无比的畏惧。

        难怪京茹那丫头不怎么亲近秦淮茹了,只怕那丫头已经看出了秦淮茹的一些让人胆寒的自私算计,从而选择避开,宁愿生分了些,也不愿意掺合一些事。

        “妹子,我的情况跟你不同啊。”,秦淮茹苦涩一笑,道:“真要生了孩子,到时候有了事,离了婚,我能顾得了两头吗。”

        秦莲沉默,这或许是原因之一,但是,绝对不是主要的原因。

        更主要的原因,只怕她从内心深处想的,就是将傻柱当做养家的工具人而已。

        或许她对傻柱也有一些感情,可那些感情,都会被她极其自私的想法同化掉。

        甚至从一开始,她在乎的只有棒梗三个孩子和她自己,其他的,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秦莲压下心中的畏惧,微微咽了咽口水,秦淮茹这样极其利己真的好吗?用迷信一点的说法,那就是将来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尽量将这些思绪压下来,深深呼吸,长吐一口气的秦莲对秦淮茹道:“姐,我也没资格说你,毕竟我也有心计来着,不然也靠不上许大茂。”

        秦淮茹不说话,一种莫名的情绪缠绕着她,因为她明白,秦莲只怕是真的将她的想法看透了。

        “姐,现在说说许大茂的事吧。”,秦莲把话题拉回来,露出些许冷光道:“我知道一些事,你去打探吧,那个家伙就是个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的,等你搞清楚,可以用来反制他。”

        闻言,秦淮茹顿时露出几分喜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妹子,放心,我只想反制许大茂,不会把事闹大的。”,秦淮茹出声,让秦莲安心,虽然在这件事上两人立场一致,可有些事,事关秦莲的利益,给个保证能够让她安心。

        “好!”,秦莲点头,说了几句后,就跟秦淮茹回到了四合院。

        回到四合院后,秦莲去了后院,而秦淮茹,去找了傻柱,她想让傻柱帮忙,打听一下秦莲说的事,尽快将许大茂的把柄拿捏在手中。

        傻柱一听,顿时有些迫不及待,两人商议着接下来的事,而在后院,秦莲回家后,看着正坐在火炉边抽烟喝酒的许大茂,眼中的冷光一闪而过。

        “大茂,我工作的事爸那边怎么说?”,秦莲坐下来询问出声,假装哼哼一声道:“有些人说话阴阳怪气的,大茂,等我上班,我们先把欠债还了,然后给你买一辆自行车。”

        一听这话,许大茂顿时愣住,看着秦莲有些生气,便问道:“又听到什么话了?”

        “还能有什么!”,秦莲脸色阴沉几分,不满道:“人家说你许大茂就是个不会过日子的,本来有车,现在却没了。”

        “话说得阴阳怪气的,我气不过!”

        说着,她看着许大茂,掷地有声道:“我就不信我们两个不能把日子过起来,大茂,我要上班赚钱,我要让她们看看,我男人别说自行车了,到时候娃都能有几个。”

        带着些许醉意的许大茂乐了,这话简直说到他心里去了,保证道:“放心吧,我爸那边应该快要搞定了。”

        说着,他咧嘴一笑,起身抱着秦莲就往床那边去,嬉笑道:“还债的事慢慢来,现在关键的是生孩子的事。”

        一番风流后,看着许大茂躺着闭着眼睛休息的模样,秦莲神色莫名。

        今天的事,让她已经有了危机感,有了工作,才是她最好的退路。

        如果许大茂好好过日子,那她秦莲就尽心操持着这个家,如果许大茂没有那个心思,她有了退路,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

        “许大茂啊许大茂,真希望我们两个以后不要走到那一步。”,秦莲心里想着,然后闭眼休息。

        第二天,等院里上班的人都走后,秦莲才收拾一番,出去买了东西,准备去公公婆婆那里看看。

        危机感让她想着要尽快落定这事,许大茂的一些举动,让她没有安全感。

        许大茂可不知道其中事的变化,他又一次找到秦淮茹,再一次威逼起来。

        秦淮茹再一次拒绝,不过这一次她不慌,因为她跟傻柱已经快要确定一些事了。

        面对秦淮茹这样的反应,许大茂没有生气,反而乐呵呵走人,既然秦淮茹如此坚决,他是真得去找傻柱谈谈了。

        这天,轧钢厂二食堂,许大茂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傻柱正悠哉悠哉喝茶。

        “傻柱,我有点事找你,你出来一下!”,许大茂那是一点不客气,对于傻柱这方面,他是客气不来。

        看到是许大茂,傻柱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对这孙子,他是憋着火呢。

        不过一想到这几天正在干的事,他把心中的火气给压住了,冷着脸,傻柱走了出来。

        “许大茂,你这孙子,有什么屁就放!”,傻柱那是一点不客气,许大茂闻言嘴角抽搐,很想怼回去,可还是忍住了。

        “走,出去说。”,许大茂抬脚就走,傻柱眉头一皱,想了想,也走了过去。

        两人来到外面,看四下无人,许大茂吐了一口烟,看着傻柱,嘿嘿笑道:“傻柱,哥们心情好,今天过来指点你两句。”

        “有屁就放!”,傻柱有点不耐烦,经过秦淮茹“打预防针”的举动,傻柱现在对许大茂是一点不信的,若非怕闹起来这家伙大嘴巴把事说出来,他都想直接打人来着。

        傻柱不耐烦,许大茂不生气,反而露出讥讽的笑容,他敢肯定,秦淮茹肯定傻柱说了什么,不过自己惦记秦淮茹的事,秦淮茹是不会跟傻柱提的,不然傻柱早打人了。

        “傻柱,别看你现在已经跟秦淮茹睡在一起了,可你想跟她成事,还早着呢!”

        许大茂笑嘻嘻说着,这就戳到傻柱的痛点了,他的脸色黑了下来,冷声道:“许大茂,如果是说这个,那就滚蛋,我不奉陪了。”

        看着越发不耐烦的傻柱,许大茂的啧啧啧出声,道:“傻柱,你特么还一直以为自己挺精明的,我看你就是个傻子。”

        “现在秦淮茹是跟你睡在一起了,你要是真的精明,就应该联手压着贾张氏点头同意你们的事。”

        话说到这里,许大茂目露揶揄道:“傻柱,我猜,秦淮茹一直用这个借口推脱着这事吧。”

        闻言,傻柱脸色微变,他不得不承认,许大茂说对了。

        看着他变换的表情,许大茂摇头晃脑的,嬉笑道:“傻柱,好好想想吧,一个贾张氏而已,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拦住你们两个成事?”

        话音落下,抽着烟,许大茂走人了,他又不是要点醒傻柱,而是想通过傻柱这边压迫一下秦淮茹而已。

        看着许大茂的背影,傻柱眉头紧锁着,这家伙过来说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

        此时,傻柱很想承认是许大茂要搞事,不想理会,可隐约的,仿佛有一个声音再告诉他,许大茂说的话,是对的。

        一个贾张氏,真的那么有本事阻拦着吗?

        她贾张氏,只是秦淮茹的婆婆而已,真要逼急了秦淮茹,她能落到什么好处?

        脑海里冒出的各种想法让傻柱不由自主多想起来,想得多了,他就越发烦躁。

        他觉得秦淮茹没必要骗他,毕竟两人现在都睡在一起了,差的就是一张结婚证而已。

        可是,许大茂刚刚说的话,总是盘旋在脑海,让他忍不住多想起来。

        回到食堂后厨后,傻柱依然烦躁着,他不愿意去怀疑秦淮茹,可那一丝隐约的怀疑,让他感觉到气闷。

        “师傅,您没事吧?”,胖子小心翼翼询问出声,自从上次算计落空后,他一直想着法弥补跟傻柱之间的裂痕来着。

        “我没事,你去忙!”,傻柱心烦挥了挥手,胖子一看,眼睛一转,轻声问道:“师傅,您要是遇上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您就说,保证帮你办好。”

        一听这话,傻柱感觉舒服了些,刚想让胖子去做事,却突然想到,胖子挺机灵的,要不问问他的看法?

        这么一想,傻柱觉得可行,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有个人帮着他理清思绪。

        “胖子,走,出去跟你说点事?”,傻柱往外走,胖子急忙跟了上去,来到外面,周围无人,傻柱就有些迫不及待道:“胖子,我有个朋友跟一个寡妇好了,可她婆婆老是拦着不让成事,你说这事怎么办?”

        胖子一听,顿时愣住,下意识的,他看着师傅傻柱,谁让傻柱跟秦淮茹的事,他们都看在眼里的呢。

        傻柱被看得有些心虚,索性脸色一板,道:“胖子,你看我干什么,我是让你想办法的,你师傅我这条件,能去找寡妇吗?”

        闻言,胖子下意识嘴角一抽,真以为他是瞎子吗,也就是现在秦淮茹被调去炼钢厂了,不然这轧钢厂这边,那天不是有人提两句你跟秦淮茹的事。

        压下心中所想,胖子看着傻柱,心里猜测估计是傻柱现在遇到了这个难题,如果能够帮他把问题解决了,傻柱肯定记着他的好。

        “师傅,其实这事很好解决的。”,胖子出声,一听这话,傻柱顿时有些懵,随即他盯着胖子,就差点催促出声了。

        胖子也不拖沓,稍微压低一点声音道:“师傅,只要你那个朋友跟寡妇你情我愿,真要她的婆婆阻拦着,那就去找街道的那些老太太帮忙吧,这些事,她们最乐意干了。”

        听着这个主意,傻柱眼睛亮了几分,这个办法,或许可行啊。

        见状,胖子又道:“师傅,你别忘了街道的宣传,新时代可不是旧时代,没有让寡妇守节的观念了。”

        “师傅,真要那个老太婆还阻拦着,你的朋友可以用这个办法压着点头同意,她要是不同意,就等着被带去教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