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3章马华调去一食堂,马华父子来院里

第133章马华调去一食堂,马华父子来院里

        傻柱本来还想喷南易几句的,可王主任眼睛一瞪,他便知道不能再喷,冷哼一声,带着胖子离开了。

        南易也没去追,顺带还拉住了想去解释的马华,对王主任问道:“主任,这是怎么回事?”

        王主任被问得也是一愣,看着南易,刚想呵斥两句,这麻烦不是你惹起来的吗?

        可话到嘴边,王主任却没说出来,这段时间,他也算了解南易了,这家伙虽然是副厂长刘峰带来的,可做人做事都规矩得很。

        这么一想,他决定先问一问,免得南易真的跟傻柱呛起来,他一问,南易就将事情说了,马华也在一边补充。

        听完,王主任顿时有些明白了,他看着马华,道:“何雨柱同志已经让你去一食堂,我也同意了,你一会儿就去一食堂吧。”

        马华听着这话,有些木然,心中很委屈的他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南易见状,刚想说什么,王主任却呵呵一笑道:“走吧,先去你们一食堂,本来我想对调的,不过我不调了,反正你们一食堂不是还差名额吗,马华过去正好。”

        闻言,南易只能点头,这事变成这样,他也是稀里糊涂的。

        王主任带着两人去了一食堂宣布这事后就离开,走出一食堂后,他脸色顿时黑了,直接来到后勤办公室,将几个人骂了一顿。

        “说吧,话是谁传出去的?”王主任目光盯着三人,询问出声,脸色都是黑的。

        三人都低着头不说话,王主任脸色更黑,冷笑道:“你们有本事啊,徐主任那边都还没下发指示呢,你们都将意思传达下去了。”

        听着这冷冽的话语,一人微微抬头,有些害怕道:“主任,我就是遇见二食堂的胖子的时候提了几句,其他人我没有说啊。”

        闻言,王主任盯着他,其他两人也盯着他,三人都黑着脸。

        一听是二食堂的胖子,王主任顿时心中有数了,刚刚听了南易跟马华说的事后,他就已经有些猜测了。

        果不其然,源头在这呢!

        确定了这事后,王主任又骂了几句,才让几人回去工作。

        二食堂,胖子这个时候是开心的,如果他的消息没有错,接下来会有一些好消息等着他。

        本来只想让马华在师傅的印象中变差而已,现在马华被调到一食堂,那是最好不过了。

        二食堂的人看着胖子,一些人撇撇嘴,这个家伙,得防着点了,马华都被算计了,这个死胖子,还真是个笑面虎。

        傻柱没心情关注这些事,他现在的心情更加糟糕了,看谁都觉得不顺眼。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傻柱直接回去了,他还要去问一问秦淮茹那边问出点什么没有呢,许大茂这孙子,说不定又在背后搞事。

        四合院,林家国下了班回来的时候,南易跟梁拉娣已经坐在屋里的火炉边跟李秀芝还有老太太聊着天。

        “家国,来给南易参谋参谋,他今天可是把傻柱给得罪了。”,梁拉娣出声,林家国闻言愣了愣,笑道:“怎么了这是?”

        南易嘴角抽搐,将今天的事说了出来,听到马华被调到一食堂,林家国也有些懵。

        “这个胖子很有心思啊。”,林家国笑了起来,马华这家伙,这一次可是被胖子玩弄于鼓掌之间了。

        “他有心思也罢,可他这一次连我都算计了。”,南易有些无语的,这样搞,直接把矛盾转移给他跟傻柱了,而那个小胖子呢,却躲在幕后笑着。

        “哼,直接跟傻柱说清楚就好了。”,梁拉娣哼哼一声,几人也点头,南易却苦笑道:“现在解释没有用,傻柱不会信的,没看到马华已经被调到一食堂了吗。,”

        “傻柱现在已经先入为主,而且很相信胖子,不然的话,他也做不出这样的决断来。”

        几人一听,稍微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林家国眼睛眯了眯,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道:“南哥,那就不解释了,反正都这样了,还解释什么呢。”

        南易愣住,摸了摸头道:“都是一个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呢,我想着解释清楚让彼此脸面都好看点。”

        “呵呵。”,林家国呵呵一笑,眼中精光闪烁道:“南哥,傻柱那家伙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吗,他多好面子,你真要现在去解释,反而会呛起来。”

        “更何况,这其中可是有说法的。”

        林家国说着,看着南易,笑道:“前几天,徐主任跟我提过一嘴,说我们三个食堂都要各自推荐一个负责管理后厨的副职,好跟后勤仓库部门的人沟通顺利一些。”

        “而有推荐权的就是我们三个食堂的负责人。”

        闻言,南易眼睛眯了眯,联想到今天这事,他顿时有些明白过来了。

        “家国,你的意思是说胖子是因为听到了这个风声,所以才想着把马华挤出去?”

        “应该是这样。”,林家国点头,眼中露出精光道:“你知道的,吴厂长现在是大开阔斧,好像在准备着一些事,我们这些干后勤的也在调整的范围。”

        南易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一点,后勤徐主任几次开会都重点说了这事,现在林家国说了推荐副职的事,他就明白过来了。

        说实话,每天食堂的消耗与调度确实需要一个副职跟后勤部门沟通,这样减少了他们这些厨师的工作量,将注意力放在做饭上来。

        “真要是这样的话,这个胖子就有意思了。”,南易笑了起来,要是像林家国说的推荐权在他们这几个负责人手里,他把马华挤走就有合理的理由了。

        这样一来,南易就觉得没必要去跟傻柱解释了,反正马华被调到一食堂王主任都做了决定,真要闹起来,肯定又要挨批评,到时候说不定又要得罪傻柱一回。

        “南哥,其实你可以考察考察马华的,那个家伙真要有些天赋,是一个合适的徒弟。”,林家国笑着出声,他可是记得,原轨迹中他可是很维护傻柱的。

        从今天这事也看得出来,那小子的品行很不错,还没正式拜师傻柱呢,都怕胖子把傻柱给骗了,这样的维护,可见其性格。

        南易一听,也有些意动了,在这件事上,他多多少少也看出马华的一些东西了,看看今天他被傻柱搞得委屈的模样,就知道那小子是真的把傻柱给记在心里了。

        收徒弟嘛,谁不想找一个品德好的,尽管看着那小子在其他方面有些迷糊,可这就不是事,真要他面面俱到,就不是普通人了,是个人都有缺点。

        “可以先看看。”,南易悠悠出声,呵呵一笑道:“如果真的可行,我倒是要感谢一番傻柱了。”

        几人说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家做饭去了,中院,傻柱又问了秦淮茹情况,秦淮茹让他不要担心。

        秦淮茹已经决定等许大茂来找她,自然不会巴巴过去询问,而傻柱呢,也稍微安心一些。

        就在院里各家人关门闭户做着饭的时候,马华跟着他的父亲来到了四合院。

        中院,傻柱看到马华父子两人,顿时脸色有些黑。

        “何师傅,马华这孩子真要做错了事,我这个当父亲的跟你道歉。”,马父跟傻柱说着软话,下了班的马华将事情说了以后,他这个当爹的就明白了事情后严重性。

        马华是跟傻柱当学徒工的,等时间到了,是可以正式拜师的,可现在他没了这个希望,如何不能让他这个当爹的着急。

        着急归着急,等问清楚儿子马华的事情后,他就带着儿子过来了,就一些理由,那就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背上不该背上的恶名。

        自家的儿子可以不拜师何雨柱,可不能让其他人觉得是自家儿子马华品德不好,这一点,是他不允许的。

        想着这些,马华的父亲话锋一转,神色认真道:“可是何师傅,能不能让这孩子说两句,等把事情说清楚,我们这边也能心安。”

        “还有什么要说的?”,傻柱看着父子两人,挥了挥手道:“马华,你不是喜欢找南易吗,他在前院呢,我今天都说了,以后你就叫我何师傅。”

        嫌弃的模样让马华无比失落,马父看着傻柱,又看了又看自家的儿子,知道已经没有挽回的希望了,虽然心中很失望,可他还是面露坚决,道:“何师傅,今天我们来,是要把事情说清楚。”

        “我的儿子可以不拜你为师,可一些不该背的恶名,他不背。”

        他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可这话,却直接戳到傻柱的肺管子了。

        这不是差点指着他傻柱骂吗,这一点,傻柱可受不了。

        脸色发黑的他看着父子两人,怒道:“行啊,不是想说清楚吗,我们就去前院,正好,当着南易的面把话给撩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说的。”

        说着,他抬脚就走,往前院过去,马华父子也跟了过去,三人来到前院,傻柱直接去敲了南易家的门。

        “家国,快过去看看,可别打起来。”,李秀芝正开门拿东西呢,见到傻柱在南易家那边,回头跟林家国说了起来。

        林家国起身,出门看到南易已经将三人迎进屋,他眉头一皱,就走了过去,林大福也起身,准备过去看看,刚才下班回来,老太太也说了这事。

        父子两人走过去,李秀芝与老太太对视一眼,看到三孩子正呼呼大睡,也走了过去。

        屋里,林家国父子两人进来,南易散了烟,林家国看了看正担忧的梁拉娣,让她带着大毛几个孩子先出去,傻柱这家伙的脾气爆得很,真要一言不合打起来,碰到大肚子的梁拉娣就不好了。

        梁拉娣也知道林家国的意思,带着几个孩子就来到门外,李秀芝与老太太见状,也没进屋,就在门边等着。

        南易见状有些愣,刚要说话,林家国对他摇头,握了握拳头,一看,他顿时明白过来。

        此时,看到李秀芝几个人在外面,前院看到的人都走了出来,三大爷阎埠贵几人也走了过来询问情况。

        屋里,三大爷阎埠贵父子两人也走了进来,看到两人,傻柱一摊手,阴阳怪气道:“正好三大爷也来了,那就把话说清楚,免得说我傻柱不讲究。”

        一听这话,林家国顿时嗤笑一声,看着委屈得不行的马华,又看了看傻柱,便坐了下来,道:“何哥,你也别阴阳怪气的,有些事,没搞清楚之前,可不好说。”

        闻言,傻柱看着林家国,又看了看南易,他脸色有些黑,知道两人关系很好,林家国这是帮着南易出头了。

        “家国,怎么的,你也想掺合这事?”,傻柱出声,一脸不爽道:“这是我跟南易的事吧,知道你们要好,怎么的,想帮着出头?”

        眼看两人已经呛起来,马华的父亲怕两人打起来,便道:“何师傅,我今天带着华子过来是把事情讲清楚的,你们先听一听,然后再做评断吧。”

        “马华,你就把事情说清楚吧,当着大家的面。”,南易出声,看了傻柱一眼,不再多说。

        马华看着傻柱,深深呼吸,就开始说了起来,大家听着,然后,看向傻柱的眼神都怪异得很。

        等马华将事情说了,他仿佛轻松许多,对傻柱鞠了一躬后,又走过来对南易鞠了一躬,道歉道:“南易师傅,因为我,让您跟师……何师傅误会了,对不起。”

        南易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脸色变换的傻柱,道:“何师傅,情况就是这样,你也别说我挖你徒弟之类的话,我南易做事,还不至于那么没品。”

        此时,傻柱脸色涨红几分,如果马华说的是真的,他可就真的丢脸丢大发了。

        “马华,你说的都是真的?”,他再一次确定询问出声,目光死死盯着马华,马华点头,道:“师……何师傅,我说的都是真话,至于您信不信,那就是您的事了。”

        傻柱嘴角抽搐,好家伙,自己居然被胖子那个家伙给利用了,啪啪打脸啊!

        看着马华,他想说句道歉的话,可又张不开嘴,对于好面子的他,这事就膈应了。

        马华的父亲见状,便道:“何师傅,事说清楚我们就告辞了,马华给你当学徒工的时候劳烦您照顾着了,我们父子俩谢着您。”

        “现在马华既然调去了一食堂,就当马华没那个福分,还请何师傅到时候把话说清楚,一些恶名我儿子马华背了对他影响不小。”

        话说完,他拿出烟,散给屋里的人,又感谢了南易一番后,这才带着马华离开。

        两人一走,傻柱顿时不用纠结道歉的事了,他看着南易,有些尴尬道:“南易,这事是我办得不对,你别介意。”

        “事说清楚就好。”,南易也没多说,至于傻柱跟胖子的事,他不想掺合。

        傻柱带着尴尬的表情离开了,林家国笑道:“我还怕打起来呢,马华的父亲挺能看事。”

        几人都笑了起来,刚刚林家国跟傻柱都呛起来了,几人说了一会儿后,就各自离开了。

        中院,傻柱回到屋里后,脸色铁青,听完马华的解释后,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疼,同时,也有些后悔来着。

        如果马华真的没有说谎,自己可是把一个好徒弟给白白丢了。

        尽管马华嘴笨,可现在他才发现,马华从心里都维护着他。

        “胖子啊胖子,明天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冷着脸说了一句后,傻柱去厨房做饭去了。

        一夜过去,第二天,傻柱来到轧钢厂,早上的忙碌过去,有了空当的休息时间,傻柱将胖子叫到了外面单独问话。

        看到傻柱黑着脸,胖子是有些慌的,他料定马华是个嘴笨的人,可也怕出意外啊。

        “胖子,你出息了啊!”,傻柱悠悠出声,吐了一口烟,哼哼一声道:“你倒是厉害得很,把我都给利用了。”

        一听这话,胖子顿时头皮发麻,脸色大变,他知道,事情肯定暴露了。

        “师傅,是我错了。”,胖子差点跪下,看着傻柱阴沉着脸的模样,他知道,今天要是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不光自己的一些想法不能成功,就连以后正式拜师傻柱都是问题。

        傻柱看着他,刚要大骂出声,这个时候,胖子眼睛一转,顿时哭丧着脸道:“师傅,是我错了,是我怕马华跟我抢当您徒弟的机会,师傅,我真的错了。”

        “师傅,您的本事谁不清楚啊,我就是因为太想正式拜师才做出这种错事的,师傅,您饶了我吧。”

        听到这话,想要大骂出声的傻柱顿时骂不出来了,这话怎么听着让他觉得很舒服的感觉呢!

        见傻柱脸色缓和一些,胖子心中大喜,立即跪下来道:“师傅,您就饶了我吧,我是一心一意想要正式拜师才做出这样的错事的,我怕失去这个机会啊。”

        闻言,傻柱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哼哼一声道:“你话说得好听,可你去找南易又是怎么回事?”

        胖子的话虽然让傻柱觉得舒服,可昨天马华说的话他可是还记得的,胖子这家伙,可是去打听南易有没有收徒弟的意思的,这家伙这样干,可不就是有改换门庭的意思吗。

        胖子的脸色变了变,随即苦着脸道:“师傅,您这是冤枉我了,我去问南易师傅,是帮人问的。”

        “师傅,您明白的,我可是您的学徒工,就算想改投南易师傅,人家也不会坏了规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