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2章南易心酸释缘由,傻柱憋火退马华

第132章南易心酸释缘由,傻柱憋火退马华

        秦淮茹带着慌乱走出了许大茂家,看着她的背影,秦莲悠悠一叹,关上房门后,坐到火炉边。

        嫁给许大茂后,许大茂跟她说了一些事,让她小心秦淮茹的算计,再加上这段时间她自己的观察,秦莲可以保证,秦淮茹的一些算计真的让人害怕。

        秦莲明白,这段时间秦淮茹的变化肯定是跟中院的傻柱有关系的,她今天提醒秦淮茹,是希望她不要让事情失控。

        有时候,一个人的名声毁了,这辈子,真的完蛋了。

        提醒归提醒,秦莲也没想跟秦淮茹亲近一些,相比秦淮茹,她更愿意跟秦京茹亲近。

        秦京茹那个丫头现在别看日子过得苦些,可秦莲几次接触后,就已经明白,不管是她老公胡奎,还是胡奎的奶奶,都是正派又能当家的,人家日子过得苦,可不会算计别人,这样的相处,秦莲才能感觉到几分亲戚的情谊。

        而秦淮茹呢,秦莲看明白她的一些算计后,从心理上是抗拒的,心计归心计,可要太过份了,那就是毒妇了。

        这样的人,秦莲不敢亲近,尤其是看出秦京茹也太愿意跟秦淮茹亲近后,秦莲就更坚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秦京茹跟秦淮茹可是关系很亲的堂姐妹,她都不愿意亲近秦淮茹,其中的说法可就多了。

        想到秦京茹,秦莲看了看天色,便收拾一番,准备去秦京茹家逛逛聊聊。

        就在秦莲走出院子的时候,秦淮茹这边,在屋里却苦着个脸。

        被秦莲这么一提醒,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多得意了,得意到连最基本的警惕都没有了。

        想着事,秦淮茹脸色终于变得正常了些,这事有好有坏,既然秦莲都能看得出来,那么证明许大茂也是猜的,这让她能够松一口气。

        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稳住傻柱的同时,让傻柱在明面上跟她家这边的关系变得正常化,这才是最好的补救措施。

        只要不被抓到把柄,她根本不怕那些风言风语,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反而有利于她把傻柱拖着。

        当然了,有好处肯定会有坏处,秦淮茹敢保证,许大茂那个混蛋是诈傻柱的,其目的,她已经猜到了几分。

        想明白这些事后,秦淮茹知道,她不能主动去找许大茂了,不然那个家伙肯定会得寸进尺,现在,得等他先出招,到时候再想办法应对。

        她脑海里不断分析着的时候,前院,许大茂出了南易的屋门,乐呵呵往后院去了。

        “许大茂就不怕把自己给补死吗,色是刮骨钢刀啊。”,梁拉娣调侃出声,今天中午的时候南易才给许大茂搞了一顿呢,许大茂这家伙,又找上门来请南易帮他留意一些好东西,真是让人无语了。

        “管他呢。”,南易嘿嘿一笑,道:“这家伙大方得很,我赚的是手艺钱,不亏心。”

        梁拉娣翻白眼,有些无语道:“我是怕他出了问题,到时候连累你。”

        “怕什么。”,南易哼哼一声,喝了一口茶,悠悠道:“食补虽然也补,可比药补安全多了,出不了事。”

        “若不是因为娄晓娥的原因,许大茂肯定会去找家国的,家国那家伙,已经琢磨出一点东西了。”

        看到自家老公提到厨艺眼睛放光的模样,梁拉娣哭笑不得,这算是干一行爱一行吗!

        “刚刚秀芝不是说家国在写一些东西吗,你去看看好了,说不定你也有收获呢。”,说着话,梁拉娣便让大毛几个过来洗脸洗脚,好上床去捂着。

        南易一听,拿着烟就走出去了,他倒要看看,林家国那小子又写什么呢。

        来到林家国这边,看到林家国还在写着,南易坐过去,将烟扔给他。

        林家国停了笔,起身去给南易泡了一杯茶,坐下以后,看到南易已经在翻看他写的东西,笑道:“帮我看看,等以后你有徒弟了,可以给你徒弟当个教材什么的。”

        南易翻看了几张,顿时不看了,看着林家国,笑道:“家国,等那天有时间了,去见见我师傅,他那边也记了一些独门绝技,对你肯定也有帮助。”

        “算了。”,林家国摇头,虽然很心动,可他不想让南易为难,有些规矩,不能破啊。

        “你担心什么。”,南易翻白眼,吐了一口烟,哼哼一声道:“放心,我师傅可不是那种老古董,他可是惦记着你的,要是真能帮到你,他老人家挺乐意的。”

        “你确定?”,林家国也心动了,他是真的想以后融会贯通一些东西的,自己虽然有厨艺空间,可一些老师傅的本事,不能小看,那是人家几十年总结的经验。

        “我说你小子就没发现一些事吗?”,南易有些无语了,又抽了一口烟道:“你就没有发现我们接触的厨艺长辈们,都挺关注你的吗。”

        闻言,林家国顿时愣住,他倒是没发现这个事,见他还是一头雾水的模样,南易嘴角抽搐,这家伙的反应,扎心了。

        “你就没有发现,我们接触的厨艺长辈,聊到厨艺的时候,你问了,他们都给你说了一些经验吗?”

        南易的话酸酸的,提到这事他就感觉心酸啊,他的厨艺是不错,可只是精通一系,涉猎一些其他的,而林家国呢,他是精通很多系。

        他的厨艺加上年纪,那些老家伙们都很想看看,林家国这小子以后能走到那一步。

        厨师的传艺是规矩而又封闭的,可同样,在某些方面,也是开放的,而林家国,在那些老家伙的眼中,就是厨艺天才了,所以,他们自然想看看,这小子的潜力有多大。

        这事他师傅跟他提过,可偏偏林家国自己却没反应过来,这如何不让人心酸。

        被南易这么一提醒,林家国倒是反应过来了,好像还真是这样啊,接触过的那些前辈,大部分都不吝赐教来着。

        如果真是这样……

        林家国的眼睛亮了,尽管他知道得了人情以后要还人情,可他不在意啊,真要以后自己能够琢磨出好东西,肯定也不会死死握在手里,除了传给徒弟,自然也可以用来还人情。

        至于说人家学会了反而断了自己的路,林家国根本不怕,手艺这东西,你不走到一定的地步,是无法有那种领悟的。

        不是说把东西拿出来就会像教孩子说一加一等于二那样,要不了多久孩子就能记得。

        秘籍之所以称为秘籍,那就是你得先有“内功”,功力不到位,体会不到那种感悟的。

        得其形而不得其神对厨师来说是要命的,看着好看不行,得吃着有味道才是本事。

        “南哥,等我搞点好酒,到时候去找你师傅。”,林家国眉开眼笑的,南易翻白眼,这家伙总算反应过来了。

        “我也想跟你一样学其他的菜系了。”,南易酸酸出声,手艺人嘛,都有称宗做祖的宏愿,可能达到梦想的,万中无一啊。

        “嘿嘿!”,林家国笑了起来,在厨艺上他是有天赋,可要是没有厨艺空间,他根本无法做到这地步。

        他嘿嘿笑着,南易嘴角抽搐,有些气馁道:“还是算了,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

        吐了一口烟,南易看着林家国,他明白,自己还是继续深研一系,涉猎其他的路子的好,他跟林家国这小子不能比啊,这小子一直在进步着,这就让人无语了。

        林家国此时也不说打击南易的话了,所以,这都是天才都要面对的情况吗,被人羡慕嫉妒恨着。

        聊了一会儿,南易就回去了,林家国收好了笔记本,伸了伸懒腰,准备洗脸洗脚。

        第二天,又是上班时间,林家国将自己写的部分教材拿去给给了两徒弟,让两人抄下来自己去学习。

        徐大虎与胡奎乐呵呵将笔记本收好,他们两人也是走深研一系,涉猎其他的路子,师傅如此给力,他们两个也得更加努力了。

        就在林家国这边指点着两徒弟的时候,二食堂这边,气氛就有点压抑了。

        傻柱今天心情很不好,昨天被许大茂点破以后,当时虽然慌,可冷静下来后,一想到自己又得拉开距离,他就更不爽了。

        在他的预想中,要不了多久就能让贾张氏点头同意的,可现在不能继续亲近,不是让自己花费更多的时间吗。

        早上起来过来上班都是带着一肚子气的,来到轧钢厂,正好被胖子撩拨了关于马华的几句,傻柱就直接骂出声了。

        “师傅,我真没那个意思啊!”,马华委屈得差点哭出来,他去找一食堂的南易师傅,是想问胖子的事,可没想到胖子倒打一耙。

        “马华,你还说没有那个意思?”,胖子眼睛眯了眯,哼哼一声道:“这几天,光是我看到你跟南易师傅碰面聊着的次数都有三次了。”

        傻柱目光冷了几分看着马华,哼哼一声,语气阴阳怪气道:“马华,你要是真想去一食堂,可以直接跟我说,我可以跟食堂主任说让你对调过去。”

        “你现在又没有正式拜师,就算拜师南易,别人也无法说什么。”

        “师傅,我没有,我……”,马华脸色涨红,很想解释,可他嘴笨,加上被傻柱这语气一激,顿时说不出什么来。

        一时间无法解释,马华看着胖子的眼睛都红了,这家伙,真是可恶,居然倒打一耙。

        “胖子,你个混蛋!”,马华憋不住火了,怒吼一声,就冲过去要打人,见状,胖子顿时被吓了一跳,急忙跑路。

        “马华!”,傻柱见状,脸色更黑了,怒道:“怎么的,想打人,还当着我的面!”

        这个时候,其他人拉住了马华,马华急得脸色涨红,怒道:“师傅,我是去问南易师傅关于胖子的一些事的,这家伙,他……”

        “闭嘴!”,傻柱火了,看着马华,黑着脸道:“胖子都跟我说了,他去找南易是问一些事的。”

        闻言,马华傻眼了,胖子看着他,讥讽一笑,自从发现这家伙去找南易后,他这边已经给傻柱说了合理的理由。

        今天正看到师傅傻柱心情很不好,所以才出声撩拨的,至于目的嘛,除了要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外,还跟他打听到的一些消息有关。

        “师傅,我没那个心思啊!”,马华解释起来,想要继续出声,又不知道怎么说了,胖子这混蛋,把漏洞都给堵住了。

        傻柱看着马华,本来就不喜欢这小子,现在又出了这事,他就更加不爽了。

        “行了,以后别叫我师傅了,你本来就是学徒工,又没正式拜师,以后叫我何师傅。”

        憋不住的话用这样的话说了出来,傻柱说着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似的。

        马华傻了,一脸不敢相信,其他人也傻了,他们没有想到,傻柱居然做出这样的决断。

        “师傅”与“何师傅”的称呼虽然只差了一个字,可其中的区别大了去了。

        傻柱这样说,简直就是绝了马华能正式拜师的机会。

        胖子这个时候也有些傻眼,他也没有想到傻柱居然这样对待马华,等他回了神,却突然心中一动,好像这样也挺好的吧。

        没了马华,自己就成了傻柱现在唯一的学徒,那么正式拜师的机会就大了不少,再加上自己打听到的事,现在马华被傻柱这样处理,他就更没有机会了。

        这么一想,胖子眼睛转了转,没有出声补刀,而是安静看着。

        “何师傅,这可不是说气话的时候!”,一个人出声,看着傻柱,又看了看马华,神色认真道:“何师傅,你这话说了代表什么你清楚的。”

        其他人也看着傻柱,马华是怎么对待傻柱的,大家都看在眼里,现在可好,傻柱一句话就绝了马华拜师的可能,这就太过分了些。

        “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话。”,傻柱厌烦得摆了摆手,他现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方面上,不就是一个学徒工吗,还能有什么说法不成。

        马华听着这话,又看着傻柱不耐烦的样子,委屈得直掉泪。

        “师傅,我……”,他想解释,傻柱见他掉泪,更烦了,直接挥了挥手道:“都说了叫我何师傅,去做事吧!”

        其他人见状,都心中一叹,待看到胖子去给傻柱泡茶,众人又看了看马华,哎!

        此时,马华一下子萎靡下来,精气神都没有了,他看着胖子,很想过去打一顿,不过被人拉走了。

        中午,空当的休息时间,马华去了一食堂找南易,想请他帮忙说清楚,这举动,被关注着他的胖子看到了,胖子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马华这么头铁。

        想去拦住马华,又觉得不妥,胖子眼睛转了转,就去找了傻柱。

        一食堂,南易正在过道抽烟休息,等看到马华红着眼睛走过来,他打了招呼。

        “南易师傅,能不能请你帮个忙?”,马华说着,就解释起来,南易听着,顿时有些傻眼了,傻柱那家伙,又发什么疯?

        “走,去二食堂。”,南易抬脚就走,虽然跟傻柱关系一般,可马华的事,那个家伙也做得过分了些,马华找他几次,都是问胖子的事,其目的,是为了维护傻柱作为师傅的尊严。

        现在可好,为他好的挥手就将人丢了,而有些算计的,却看不透,这也让人无语了。

        两人前往二食堂的时候,傻柱正找到食堂主任王主任,请求将马华跟一食堂的一个人对调。

        傻柱现在是怒火上涌,胖子过来说马华又去一食堂找南易后,他是真的很不爽了,等亲眼看到马华过去,傻柱直接来到王主任这边。

        马华不是想过去吗?那就让他过去,自己眼不见心不烦。

        “行,待会儿我就把事办了。”,王主任爽快点头,他没有多问,之所以这么爽快,是因为这事很容易办。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因为傻柱跟一食堂的南易发生矛盾,南易可是刘峰副厂长带来的,除了这一点,另外一个原因是吴厂长几次开会都强调一点,那就是现在轧钢厂力往一处使,谁要是搞事,就等着被处理吧。

        真要傻柱跟南易闹起来,他这个食堂主任肯定挨批评,索性爽快同意了傻柱的请求,到时候再跟南易说一声,问题就解决了大半。

        看到王主任爽快点头,傻柱感谢一番后就准备离开,而一起过来的胖子却差点激动得跳起来,他都怀疑今天是不是老天爷看上他了,怎么想什么来什么呢。

        两人走了出去后,王主任也起身,准备去一食堂那边把事处理了,这一个个的,不省心啊。

        当南易跟马华来到二食堂的时候,正好遇见傻柱跟胖子过来。

        “马华,怎么的,这就迫不及待找人撑腰了?”,傻柱看到南易过来,心情不爽之下,毒舌属性直接爆发。

        一边说还一边看着南易,阴阳怪气道:“南易,马华就是个学徒工,你要是想收徒,那就收了,放心,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南易嘴角抽搐,尽管在四合院那边的时候已经时常领教傻柱的毒舌风格,可亲自被喷,还是让他觉得膈应。

        刚想说话,王主任走过来了,看到南易,他顿时眉头一跳,快步走过来,边走边道:“南师傅,有什么事先给我沟通,别闹事,不然我们都要被收拾的。”

        闻言,南易傻眼了,他为什么要闹事?不是过来帮马华解释一下吗,这也算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