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0章秦淮茹的想法

第130章秦淮茹的想法

        前院,何雨水可不知道秦淮茹怎么想,反正只要秦淮茹敢挑衅,她不介意还击。

        自家的哥哥傻柱,她是没办法说了,何雨水明白得很,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假的,因为她了解哥哥傻柱,那个家伙,他自己想不明白的时候,别人休想说通他。

        与其因为这些事闹得兄妹两人彼此膈应,还不如当做看不见。

        想着这些,何雨水摇头一笑,就去了林家国的屋。

        屋里,何雨水问了好后,就坐到火炉边跟李秀芝聊了起来。

        “秀芝姐,家国呢?”,聊了一会儿,何雨水没看见林家国,就听到老太太跟三个孩子在隔壁屋里闹腾着,便询问起来。

        “雨水,你找他有事?”,李秀芝愣了愣,询问出声,何雨水点头,道:“我想跟他借点钱。”

        “你借钱干什么?”,李秀芝好奇起来,又笑道:“多了我不一定有,不过二三十我能做主,跟我说也一样。”

        “秀芝姐,那你先借我二十块钱吧,等我上班了,再分几个月还你。”,何雨水出声,露出几分苦笑道:“姐,你是个明白人,现在我不想用我哥的钱了,挺不舒服的。”

        闻言,李秀芝看着何雨水,似乎已经有点明白了,便点头道:“行,待会儿我拿给你。”

        “秀芝姐,谢谢你。”,何雨水真心感谢出声,本来钱的事她想跟哥哥傻柱提的,可刚刚秦淮茹的挑衅让她觉得有些膈应了。

        既然心中不爽,索性自己就借钱好了,这个院里,她能借钱的人也就几家人,现在从李秀芝这里借了一些,等明白再从一大妈那边借一些,应该就能够坚持几个月了,只要撑到自己正式上班,问题就能够解决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李秀芝就先去拿了二十块钱给何雨水,将钱收好后,何雨水笑道:“秀芝姐,以后我要是结婚了,一定要当个管家婆,尝尝管钱的滋味。”

        “你啊,到时候别觉得头疼就行。”,李秀芝也笑了起来,道:“等你结婚了,管着一家人的日子,有你头疼的时候。”

        两人又继续聊了起来,顺着这个话题,何雨水想跟李秀芝取取经,毕竟在这个院里,自从李秀芝嫁给林家国后,她就没听到过两口子闹别扭的事,这样的经验值得学习,日子嘛,当然过得越舒心越好。

        正聊着呢,梁拉娣走了进来,坐下来后,也聊了起来,何雨水将两人说的一些有理的话都记在心里,取长补短,让自己心中有个数。

        聊了好一会儿,何雨水才离开,她一走,梁拉娣也离开。

        林家国回来的时候,老太太跟三个孩子都睡了,李秀芝躺在床上,还没有睡着。

        洗漱一番后,林家国上了床,李秀芝靠着她,轻声说着何雨水借钱的事。

        “家国,我感觉傻柱真要这样继续下去,以后他跟何雨水之间的情分会越发生分。”

        说着,她叹息一声,嫁出去的姑娘,都希望自家的娘家人能够感情深厚一些,毕竟要是被欺负了,也有个依靠不是。

        像何雨水这种情况,等她嫁人的时候,傻柱作为哥哥,到时候还得准备嫁妆,有着一个态度,才不会让何雨水被那边的人看轻。

        “也许吧。”,林家国应了一声,何雨水能过来借钱,就已经在表明一些事情了,傻柱那个家伙,能跟妹妹何雨水变成现在这样,也是让人无语了。

        两口子说了一会儿,就睡了过去,有些事,他们这边说了也没有用。

        夜里,寒风吹着,屋里,秦淮茹翻来覆去睡不着,何雨水的精明与差不多决裂的态度让她感觉肝疼。

        想了想,秦淮茹悄悄起身,往外走去,本来何雨水回来她是不准备来傻柱这屋的,可现在她顾不得什么第四个人知道的想法了。

        思来想去,秦淮茹还是决定,这事要让何雨水知道,她就不信,何雨水真敢去举报这事。

        让何雨水知道这事,她就算看明白自己这边的一些想法又如何,只要她还顾忌着她哥哥傻柱的脸面,有些事,她就只能吃哑巴亏。

        反正自己这边只要把傻柱拉在手,何雨水那边,翻不了天。

        屋里,傻柱又一次开门,看到秦淮茹,他轻声道:“秦姐,我妹妹就在隔壁屋呢,今天晚上可别搞出动静了。”

        闻言,秦淮茹白了他一眼,这家伙,这个时候倒是挺精明的,还知道怕出事。

        什么话也没说,秦淮茹用行动表示,今天晚上不行也得行。

        看着已经躺到床上宽衣解带的秦淮茹,傻柱那里能忍得住,走过去就一招饿狼扑食。

        外面的寒风在吹,屋里,还没睡着的何雨水却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安静听了一会儿,顿时脸红起来,虽然她不经人事,可有些事,她也是知道的。

        正想捂着耳朵睡觉呢,突然,她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屋的隔壁是自家哥哥傻柱的屋啊。

        想到这事,她顿时瞪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悄悄起来,想确定一下。

        此时,屋里,秦淮茹为了让何雨水知道这事,大着胆子呻吟出声,傻柱都差点捂住她的嘴了。

        何雨水听着动静,确实实锤了,脸色涨红的她深深呼吸后,来到门边等着,她倒要看看是不是秦淮茹。

        折腾了一番,缓了一会儿后,秦淮茹才穿上衣服,走出了傻柱的屋。

        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已经等着的何雨水打开手电筒,装着是去上厕所,走出了屋门。

        手电筒的光亮一照,何雨水就看到了秦淮茹,此时,秦淮茹没有慌乱,因为她也正看着何雨水的屋呢,有心理准备的她这个时候看到何雨水,反而嘴角上扬。

        “雨水,是要去上厕所吗?”,秦淮茹走过来,轻声询问出声,何雨水看着她,眼睛眯了眯,道:“嗯,去上厕所,秦姐你也去厕所吗?”

        “我已经上好了。”,秦淮茹微笑出声,道:“天太冷,我回屋去了。”

        看着她离开,何雨水突然笑了,秦淮茹一点惊慌的意思都没有,这是故意让自己知道的吗!

        难怪哥哥傻柱又突然变了,秦淮茹啊秦淮茹,你还真是够可以的。

        何雨水明白,秦淮茹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她,一些事,她何雨水就算是傻柱的妹妹,也搞不定的。

        “呵呵!”,何雨水讥讽一笑,秦淮茹,你真是够下本钱,将自己的身体都舍出去了。

        转身回屋,关上房门后,何雨水躺到床上,准备睡觉,既然秦淮茹能舍了身体来将傻柱给吊住,她就知道,想要提醒自家哥哥傻柱,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了。

        不提醒就不提醒吧,她何雨水又何必去折腾呢,反正兄妹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就那样,她又何必去操心这么多事。

        第二天,因为是休息天,院里的人都没去上班,天气又冷,正好睡懒觉了。

        等何雨水起来,就已经看到哥哥傻柱已经跟秦淮茹有说有笑聊起来了,洗漱一番后,不打扰两人聊天,何雨水就去了后院。

        看着何雨水的背影,秦淮茹呵呵一笑,傻柱见何雨水没个反应,也安心下来,他是真怕何雨水知道这事的,毕竟他跟秦淮茹还没扯结婚证呢。

        后院,许大茂起来,洗漱一番后,准备出去买点好东西请南易下厨补补身体,为了能让秦莲怀上孩子,这段时间,他许大茂可都每天努力播种来着。

        抽着烟,许大茂悠哉悠哉走出屋门,走出后院,刚来到中院,就被正拿着东西的秦淮茹撞了一下。

        “秦姐,干嘛呢,这大早上的,还迷糊着呢。”,许大茂调侃出声,秦淮茹见到是她,翻白眼哼哼一声道:“你也是不看路,没看到我正端着东西的吗。”

        话说着,她就让开了路,许大茂笑眯眯的,正准备走过去,可这个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盯着秦淮茹看。

        “你看我干嘛?”,秦淮茹瞪了他一眼,哼哼一声就往后院去了。

        “呵呵,有趣了!”,许大茂眼中精光闪烁,嘴角上扬。

        作为一个老手,许大茂发现,秦淮茹此时的状态,有几分那种味道了,那么,自己的猜测有多大的可能是真的呢?

        “看来,得关注关注了。”,许大茂露出几分兴趣之色,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就有意思了,那个时候,自己有没有机会也尝尝味呢?

        呵呵一笑的许大茂抬脚就走,这事不是他现在的重点,他现在关注的,是秦莲什么时候能够怀上。

        来到前院,他先去找南易,跟南易说了后,许大茂乐呵呵走了出来,正看到林家国抱着孩子走出来,两人打了招呼,许大茂就离开。

        补,必须得补!许大茂加快脚步,他现在是无比期待秦莲说她怀上了,看到林家国抱着娃,许大茂觉得自己有必要也多生几个,到时候自己可就有嘚瑟的地方了。

        南易笑呵呵说了许大茂又要补补的事,林家国莞尔一笑,这家伙,在这方面从来都大方得很。

        两人聊了一会儿,林家国将孩子抱回屋里,准备去钓鱼。

        跟老婆秀芝说了一声后,林家国就带着自己的装备出发了,三大爷阎埠贵见他要去钓鱼,也准备一起去,林家国今天却不准备跟三大爷阎埠贵去一个地方。

        推车走出院门,林家国先去找了胡奎,反正自己所谓的钓鱼是利用空间作弊,叫上这小子,也让他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

        胡奎本来想帮着奶奶干活的,师傅林家国这么一招呼,胡奎也乐了,屁颠屁颠去拿起装备准备出发,跟师傅林家国一起去钓鱼不少次了,每一次收获都不小来着。

        师徒两人来到经常钓鱼的地方,这里偏僻些,就算收获大了点,也没几个人知道。

        天气有点冷,林家国抽了几根烟后,直接开始作弊大法。

        让胡奎“钓”上两条大鱼,自己这边搞了三条后,两人分别装桶,装备走人。

        “师傅,您这鱼饵还是那么好用。”,胡奎乐呵呵的,林家国嘴角抽了抽,二徒弟啊,鱼饵是你师傅胡乱搞的,神的事你师傅的空间。

        为了给胡奎一个合理的解释,林家国只能用所谓的特制鱼饵来解释了。

        两人来到岔路边,林家国让胡奎停车,他将桶放下,从桶里拿出一条大的提着,对胡奎道:“你钓的你提回家,我这桶里的两条你送去四合院。”

        胡奎点头,问道:“师傅,你要去师公家吗?”

        “嗯!”,林家国点头,道:“你师公时间没多少了,你小子多努力点,争取在他去之前,能给你师公做上一道菜。”

        “是,师傅。”,胡奎认真点头,对于师公王大发,他是真心感激的,光是他帮着给自己媳妇秦京茹找了一份工作,这恩情,他胡奎就难还。

        两人分开后,林家国提着大鱼,快步往师傅家过去,来到胡同这边,这里的人看到林家国提着一条大鱼,都有些习以为常了,毕竟不是一次两次,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来到师傅家,林家国提着鱼直接去了厨房,几个小屁孩一看,眼睛都在放光,都去看林家国刮鱼鳞去了。

        “家国,你先去烤火,我来刮吧。”,嫂子张琴走过来,看到林家国被寒风吹得脸色通红,笑着出声。

        “嫂子,一会儿就好了。”,林家国笑着拒绝,道:“嫂子你摆一下碗筷吧,做鱼很快的,这么大一条,也不用做其他菜了。”

        “行!”,张琴也不多说,就去摆碗筷去了,王俊走过来,递给林家国一根烟,笑道:“也就你小子能钓到大鱼,我去钓鱼,收获都小。”

        林家国嘿嘿一笑,叼着烟,让几个小屁孩让开一些,开始收拾起来。

        “师傅,今天想吃什么口味的?”,林家国问了一声,正坐在火炉边的王大发听着收音机的京剧,听到林家国的话,哈哈一笑道:“搞你最拿手的,我得看看,你小子有进步没有。”

        “好嘞!”,林家国应了一声,就在厨房忙碌起来,等香味开始飘散的时候,院里的人就知道,王大发的徒弟林家国肯定今天又来了。

        鱼肉端上桌子,几个小屁孩闻着香味,都快流口水了,大家坐在火炉边,立即开吃。

        林家国三人一人倒了半碗酒,一边吃一边喝了起来。

        “家国,你小子可是把这几个小家伙的嘴给养叼了,都嫌弃我跟你嫂子做的饭菜了,也就爸能够搞得定。”

        王俊喝了一口酒,笑呵呵说着,几人都笑,张琴笑道:“还好跟爸学了一点本事,不然这几个娃非得闹翻天不可。”

        一边聊着天,一边吃着鱼,吃饱喝足后,又跟师傅吹牛打屁一会儿,林家国才悠哉悠哉返回四合院那边。

        刚回到四合院,三大爷阎埠贵看到林家国,眼珠子都红了,他本来想去钓鱼的,可因为有点事没去成。

        好家伙,刚刚胡奎提来的鱼他可是看到了,都是两条大鱼啊,三大爷阎埠贵心疼得要死,如果他跟林家国去了,是不是也会有大收获呢!

        “家国,你是在那钓的,待会儿我去看看。”,三大爷阎埠贵眼红归眼红,也不太敢算计林家国,稍微摸透了林家国的性格后,三大爷阎埠贵是有些发怵的。

        既然不能算计,那就尽量交好,这样反而能搞到一些好处。

        林家国给三大爷阎埠贵递了烟,说了地点,三大爷阎埠贵也不多说了,收拾一番,就推着车离开。

        “鱼可没有那么好钓的哦!”,林家国摇头一笑,抽着烟,回到屋里,知道老婆秀芝她们已经吃了中午饭后,林家国就教着大胖说话。

        看着大胖挣扎着要去找两个弟弟玩耍,林家国无语了,这以后要对付三个,难题不小啊。

        “怎么,知道头疼了?”,李秀芝笑了起来,三个孩子只要有两个或者一个正玩耍着,其他的一个或者两个都不会安静看着的。

        老太太也呵呵笑了起来,林家国觉得头疼,她这个老太婆倒是觉得其中的乐趣不少。

        看到老太太将三孩子安排得坐在一排,林家国笑了起来,也辛亏有老太太帮着带着,不然自己得多头疼。

        坐了一会儿后,林家国就去厨房了,今天这两条鱼必须得处理了,在厨房料理了一会儿,林家国走了出来,看到老爹林大福正从屋里出来,林家国道:“爸,今天想吃什么口味的?”

        老头子这段时间是忙得不行,得犒劳犒劳他才行,真要他们把事搞成了,那就真是大好事了。

        坐了一会儿后,林家国就去厨房了,今天这两条鱼必须得处理了,在厨房料理了一会儿,林家国走了出来,看到老爹林大福正从屋里出来,林家国道:“爸,今天想吃什么口味的?”

        老头子这段时间是忙得不行,得犒劳犒劳他才行,真要他们把事搞成了,那就真是大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