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9章何雨水的还击

第129章何雨水的还击

        “秦淮茹,你是想做个荡妇吗?”,贾张氏的语气冷得犹如寒冰,她的心都在颤抖着。

        “妈,你要是这样说,这其中,也有你一半的功劳。”,秦淮茹神色不变出声,眼中的讥讽,都快冒出来了。

        不错,她是在报复,报复这个已经不把她当做儿媳妇,而是当做可以利用的工具人的婆婆。

        “你……你是想气死我吗?”,贾张氏的手颤抖着,气得直哆嗦,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贾东旭正质问着她。

        “呵呵,妈,我可没有那想法。”,秦淮茹往前几步,边走边道:“妈,你得活得好好的,这好日子,以后可是稳了呢,你昨天想到这主意的时候,心里不就是这样想的吗。”

        话说完,秦淮茹看都不看贾张氏一眼,直接去自己的床上睡觉去了,贾张氏气得发抖,脸色涨红,很想狂叫一声,可忍住了。

        “东旭,我的儿啊,妈对不起你。”,压抑着声音的哭声,让贾张氏发泄出来些许怒火,秦淮茹假装听不到,这个老虔婆,这个时候倒是想起贾东旭了,呵呵,晚了。

        夜幕无声,贾张氏老泪纵横的时候,傻柱这边,则是美滋滋抽着烟,这其中,爽啊!

        “该怎么打动贾张氏呢?”,傻柱想着事,现在他已经跟秦淮茹成了好事,差的就是贾张氏点头了。

        直接跟贾张氏说这事是不成的,看来以后自己得多对棒梗几个孩子上点心了,秦姐不是过了吗,只要让贾张氏看到他这边对几个孩子好些,贾张氏就会知道他的诚意。

        这么一想,傻柱顿时就心中有数了,心中再无思绪后,他睡得很香。

        第二天,傻柱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腿有点软,这个时候,他终于理解许大茂为什么需要补一补了。

        ……

        傍晚,下了班,林家国骑车来到半路,就被人叫住了。

        “哟,林家国,现在混得挺好的嘛!”,方萍调侃出声,大方爽朗得很,林家国看着这姑娘,也停了车,笑道:“方萍同志,又见面了。”

        方萍白了他一眼,笑道:“我怎么都没想到,这才多久啊,你小子都几个娃了,佩服。”

        对于林家国,她是没有想法的,两人虽然相过亲,可话说不到一处去,当时就当是认识了一个朋友。

        谁能想到,这家伙现在都几个娃了,而自己挑挑选选,最后却快成了老姑娘。

        林家国笑着回了几句,道:“我说方萍同志,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走吧,先去我家坐一坐。”

        他邀请出声,方萍也没有拒绝,她过来,本来就是要问何雨柱的事的,昨天那个家伙几句话就将自己“甩了”,这事不搞明白,心气不顺。

        如果像以前她跟林家国相亲的时候,话聊不到一块去,直接表明态度,那她倒是无所谓,毕竟彼此都没有意思,那也是正常的事。

        可何雨柱干的事就让她不爽了,明明才奉承着呢,一转眼,几句话一说,好家伙,人家没兴趣了,这让她如何能不憋着气呢。

        本来对何雨柱她也没多少兴趣来着,不过随着年纪变大,她的压力也大了。

        压力一大,以前的一些想法,不得不在面对现实的时候低头。

        “林家国,你说如果当时我们成事了,现在日子会过得怎么样?”,方萍笑着询问出声,林家国翻白眼,嘴角抽了抽道:“我估计已经离婚了。”

        “哈哈哈……”,方萍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比林家国大两岁,当时相亲的时候就觉得这家伙是个合适过踏实日子的,可对那个时候的她来说,向往的从来都不是那种日子。

        材米油盐不是她的日子,浪漫与激情,才是她喜欢的。

        “你倒是说了实话。”,方萍笑呵呵说着,看着林家国,笑道:“可惜你已经结婚了,真要这个时候再跟我相亲,我都会考虑点头了。”

        林家国撇撇嘴,道:“得了,你追求的跟我想的就不搭边,你点头我还不同意呢。”

        闻言,方萍顿时被噎住,看着林家国,哼哼一声道:“你个家伙也不知道是有多命好,居然找到了一个漂亮合适的老婆。”

        对于李秀芝,方萍也是见过的,毕竟跟林家国也有几分缘分,她有时候听到了一些事,也关注一下。

        “嘿嘿。”,林家国眉飞色舞笑了起来,露出幸福的笑容,方萍见状,嘴角一抽,她无语了,这家伙,不知道露出这样的笑容挺扎人心的吗。

        说着话,两人来到四合院,停好车,便进了屋里,屋里,老太太跟李秀芝看到方萍,也是一愣,林家国介绍一番,彼此问了好后,这才坐到火炉边。

        方萍可不是拘谨的人,聊了一会儿后,感觉已经熟络了,就问起了李秀芝跟老太太关于何雨柱的事,两人有些懵,林家国又解释一番,两人这才有些明白过来。

        林家国见三人聊着,便去了厨房做饭。

        跟李秀芝还有老太太说了一会儿后,方萍已经有些数了,对于一些事两人不说,她也没继续问。

        心中有了一些数后,方萍便起身,准备去中院亲自问一问何雨柱,李秀芝本来想带她过去的,可方萍拒绝了。

        等她离开,林家国整理好食材,就走出厨房,等老爹林大福回来后再去炒菜。

        “家国,这方萍跟傻柱居然能聊得起来?”,李秀芝好奇询问出声,尽管只是聊了一会儿,她也能感觉到方萍跟傻柱就不是一个路子的。

        “谁知道呢!”,林家国耸了耸肩,道:“也许是年纪大了,也需要考虑更多的事了吧。”

        老太太微微点头,这个说法倒是有点可能,方萍现在都二十四五了,这年头,可不就是老姑娘了吗。

        “她挺漂亮的,以前你们怎么没成呢?”,李秀芝又好奇问了出来,林家国翻白眼,道:“媳妇啊,你觉得我这种性格的能跟她过得起来?”

        好吧,李秀芝不问了,自家老公的性子她了解,很宅!

        几人这边说着话的时候,中院,傻柱正哼着歌做菜呢,方萍就进了屋,看到她,傻柱有些傻眼。

        “何雨柱,看来你心情挺好的嘛!”,方萍语气不冷不热出声,何雨柱的神采飞扬她都能感觉得到。

        “嘿嘿!”,傻柱笑了起来,他当然心情很好,招呼方萍坐下后,倒是有些尴尬,自己对她本来是有些想法的,可现在嘛,没那个心思了。

        两人正说着话呢,秦淮茹走了进来,看到屋里有一个女人,她也是一愣,待傻柱介绍一番后,她顿时心中有数了。

        彼此问了好后,方萍也不准备聊下去了,她不是傻子,在前院问了李秀芝跟老太太一些事情后,就已经明白了一些事,现在再看看秦淮茹跟何雨柱的一些动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既然如此,她就是心中憋着一些气,也不准备发泄了,本来就是因为现实选择勉强跟何雨柱接触的,现在好了,心中的一些想法彻底消散。

        说了几句后,方萍大大方方离开了,她一走,傻柱看着秦淮茹顿时有些心虚,见状,秦淮茹白了他一眼,道:“还不快去做饭,我都饿了。”

        “好嘞!”,傻柱乐呵呵去了厨房,秦淮茹微微一笑,发火生气?不,现在的她,没这个心思,而且没有必要。

        前院,方萍又来到林家国这屋,说了几句后,告辞离开。

        厨房,林家国正吵着菜,李秀芝走进来帮忙,说到方萍的事,林家国便说了傻柱一会儿让他帮忙,一会儿又让他不用帮忙的事,到现在他都挺好奇的,实在是傻柱的变化太快了些。

        李秀芝听着,好像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模样,轻声道:“家国,不会是傻柱跟秦淮茹成了吧?”

        林家国下意识摇头,现在估计是成不了的,要是能成,早就成了。

        见他摇头,李秀芝眼睛眯了眯,又压低了一些声音道:“家国,你就没有发现秦淮茹这两天的变化有些大吗?”

        “变化?有吗?”,林家国想了想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哎,不对,好像秦淮茹有点神清气爽的模样啊。

        我勒个去,不会吧!

        林家国张大了嘴巴,炒菜的动作都停了一下,仔细怎么一想,秦淮茹的变化有原因啊。

        “媳妇,你觉得两人敢这样干?”,林家国下意识的有点不信,这年头,乱搞关系被举报了是要出大事的。

        李秀芝白了林家国一眼,轻声道:“那你说,秦淮茹的变化又怎么说。”

        都是老司机了,秦淮茹那变化,一看就是被男人滋润过了才有的一些变化,李秀芝将秦淮茹的变化看在眼里,只是没往这方面想而已,现在方萍一过来,稍微这么一推断,结果显而易见了。

        “合理了!”,林家国也点头同意媳妇的判断了,真要是这样,傻柱的变化就可以解释了。

        如果真是这样,林家国倒是好奇了,两人真的能成事吗?

        别的不说,就是孩子的事,都快成为傻柱的某种执念了,一些事,他们都是能看得出来的。

        原轨迹里两人虽然也成了,不过也是几年后的事,那个时候,秦淮茹到底是怎么打消傻柱不要孩子的想法,林家国不得而知。

        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南易跟梁拉娣就生活在这个院里呢,孩子都快有了,那么傻柱跟秦淮茹就算成了,傻柱能不要一个孩子?

        秦淮茹又不是不能生,有着梁拉娣这个榜样,到时候傻柱只怕难以打消不要孩子的想法。

        两口子对视一眼,都不聊这个话题了,这事嘛,就看着吧。

        菜很快端上桌,一家人吃饭,林大福吃好以后,逗了三个孩子一会儿,就去了他的房间。

        时间过去几天,如果说林家国小两口是旁观着事情的变化的话,那么何雨水是真的不想说话了。

        当她发现自家哥哥傻柱跟秦淮茹不但恢复了关系,而且更加亲密后,她再一次被撇到一边,现在傻柱正满脑子心思顾着棒梗呢,至于妹妹何雨水,好吧,又成了边缘人。

        面对这样的情况,何雨水什么也没有说,心结解开的她,选择作为一个旁观者,有多少情分,以后就还多少情分就是了,真要以后关系疏远了,她也无所谓。

        何雨水回到院里,秦淮茹晚上就没来找傻柱,这种事,她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的,因为,她现在,还不能跟傻柱结婚,真要被人知道了,到时候为了防止被举报,肯定得结婚了,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后院,何雨水一如既往来到一大妈这里蹭饭,在这里吃饭,她更觉得是一个家的气氛。

        “雨水,有些事,别多想,知道吗?”,一大妈出声,怕何雨水又憋着气,便开导起来,这几天,傻柱跟贾家的热乎劲,她都是看在眼里的。

        “一大妈,我没事。”,何雨水笑了一下,这么些年,习惯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哥哥傻柱不欠她的。

        见她真没事,一大妈微微点头,道:“丫头,你哥是你哥,你是你,我们啊,大不了过着自己的日子就是,有些事,眼不见心不烦。”

        “我知道的。”,何雨水吃着饭,眼睛眯了眯道:“等过了年,五六月份的时候我就开始正式上班了,到时候,我就找个合适的结婚,过我自己的小日子去。”

        “你这丫头能这样想最好。”,聋老太太给刘思缘夹菜,继续道:“你哥呢,就像你一大妈说的,有些事,眼不见心不烦。”

        说着,聋老太太眼中露出几分无奈,傻柱那孩子,真不知道什么才能醒悟过来喽。

        换做是以前,她这个老太婆还会想着法子帮着敲打傻柱一下,可现在,她没那个心思了,刘思缘的出现,让她有了情感上的一些依托,这人啊,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得了。

        吃好了饭,何雨水去刷碗,聊了一会儿后,她准备回屋睡觉。

        来到中院,正准备回屋,就看到哥哥傻柱带着棒梗出去,乐呵呵说着出去买零嘴的话,小当跟愧花也跟着走了出去。

        她目露几分复杂,随即掩去,边缘人就边缘人吧,有些事,强求不得。

        正要进屋,秦淮茹走了出来,看到何雨水,她眼睛眯了眯,随即便笑道:“雨水,天这么冷,先过来烤火,现在还没到休息时间呢。”

        闻言,何雨水偏头看去,见秦淮茹一脸笑容,很热情的模样。

        不过,她怎么感觉到有一种挑衅的意思呢!

        她的感觉没有错,秦淮茹确实有挑衅的意思,何雨水的变化,她明白过来后,就知道这丫头好像一直以来都是把她秦淮茹当傻子糊弄来着,亏她秦淮茹一直以为这丫头真的想要撮合自己跟傻柱呢。

        如果是前段时间,秦淮茹是不敢有这种挑衅的意思的,不但不敢挑衅,还要想着法极力拉拢何雨水。

        可现在,她不怕了,挑衅一下,算是对这丫头以前对她秦淮茹的糊弄的报复,嗯,确实觉得有些爽。

        “秦姐,恭喜了。”,感觉到这种莫名的挑衅意味,何雨水也不退缩,走过去几步,笑道:“秦姐,你什么时候能成为我的嫂子呢,我可是想抱侄儿来的,你跟我哥要是成事,得赶快生一个。”

        说着,何雨水咧嘴一笑,稍微压低声音道:“我倒是挺想当棒梗几个孩子的姑姑的,可惜,三个孩子也不能改姓何不是,我这人啊,在某些事情上,倒是挺较真的。”

        秦淮茹听着这话,顿时嘴角抽搐,这丫头,嘴巴也毒啊,难道她也学了傻柱的几分本事?

        何雨水看着秦淮茹,嘴角上扬,秦淮茹的一些心思,她是看明白的。

        院里的大部分人背地里都说她秦淮茹跟自己的哥哥纠缠不清就是成不了事,原因是贾张氏的阻拦。

        对于这一点,何雨水表示呵呵,贾张氏确实阻拦着,可更多的原因,是秦淮茹在营造这种假象罢了。

        她了解秦淮茹,也了解自家哥哥,两个人在一些事情上都是精明的人,真要两人达成了意见一致,想要对付贾张氏,办法不要太多。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秦淮茹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跟自家哥哥成事的想法。

        由此又来推断,最大的问题当然就是生孩子的事,这一点,才是最深层次的原因。

        “雨水,你说什么胡话呢!”,秦淮茹强笑一声,她有些后悔挑衅何雨水了,这丫头说这些话,简直就是告诉她秦淮茹,有些事,她何雨水看得清楚得很。

        “胡话吗?”,何雨水呵呵一笑,目露几分讥讽道:“秦姐,南易哥跟梁姐的孩子要不了几个月就要出生了,你有那个勇气吗?”

        “我哥啊,在一些事上确实是稀里糊涂的,可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呵呵……”

        相当于决裂的话说了出来,秦淮茹听得心惊肉跳的,下意识的,她握了握拳头,刚要辩解一声,何雨水这个时候又道:“秦姐,有时候我是真的挺好奇的,这人啊,亏心事做多了会不会有报应?”

        话音落下,何雨水深深看了秦淮茹一眼,抬脚就走,没有回屋,去前院去了。

        “这死丫头!”,秦淮茹脸色发黑,何雨水这差点就指着她的鼻子骂了,长吐一口气后,秦淮茹看着何雨水的背影,决定以后少撩拨这丫头了,居然能看透不少事,让她都心惊胆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