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7章婆媳对决与方萍

第127章婆媳对决与方萍

        易中海的脸色阴沉着,压不住的负面情绪都在这一刻影响着他的情绪。

        他恼自己曾经的枕边人对他的警告,没有离婚的时候,一大妈是对他言听计从,而离婚后,当这种“叛逆”的举动在某种时刻放大的时候,他的心中,只有恼怒。

        过了好一会儿,一大爷易中海才好不容易收敛了负面情绪,深深呼吸后,长吐一口气的他,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长叹。

        一大妈可不知道易中海怎么想,她的警告是真的,回到后院后,聋老太太把她拉到了屋里,问道:“你去找易中海了?”

        “嗯!”,一大妈点头,道:“雨水那丫头不应该再经历这些的,等她有了工作,我倒是希望她尽快找到如意郎君,免得到时候在这个院里看着这些肮脏的事。”

        聋老太太听着,悠然一叹,道:“也好,能护着一点就护着一点吧,傻柱那孩子,再继续拎不清,以后跟雨水的情分真的要断了。”

        一大妈默然,作为外嫁的女人,她是感同身受,谁不希望娘家人有个强势一点的哥哥弟弟,真要到了一些时候,站出来帮着的就是他们。

        两人说了一会儿,聋老太太又叹息一声,索性不再想了。

        中院,冷静一些的一大爷易中海来到傻柱屋里吃饭,棒梗又来了,习以为然的行为让一大爷易中海嘴角抽搐,这个时候,他真不敢跟傻柱提认干亲的事了。

        何雨水的态度已经告诉他,有些事真要做得过分,大不了直接掀桌子,到时候谁都别想好过。

        吃了饭,一大爷易中海有些心中不安,何雨水的态度让他感觉到有些怕,再加上一大妈说的话,他更加担心。

        想着事,易中海觉得有必要警告一些贾张氏了,实在在她的影响下,棒梗有些不像话。

        这天,秦淮茹回到四合院的时候脸色是黑的,一大爷易中海说了事,她已经有了很大的危机感。

        回到屋里,秦淮茹看着自家婆婆贾张氏,怅然一叹,她明白,自家婆婆贾张氏是防着自己的,目的当然是怕自己改嫁给傻柱,让她没有了依靠的地方。

        所以,她一直教导着棒梗,让棒梗跟傻柱不要那么亲近。

        这些事,她都看在眼里,为了不让婆婆贾张氏闹事,她选择视而不见,可今天一大爷易中海说的话,已经让她明白,何雨水那丫头,某种意义上已经算是跟贾家决裂了,她的不满,真的有可能会影响到傻柱。

        “你干什么呢,冷着个脸!”,贾张氏气呼呼出声,她的心情也不好,因为一大爷易中海已经表明态度,拒绝了认干亲的事。

        这样的拒绝,在她看来简直就是打脸,若非还要靠着一大爷易中海一些,她都想骂人了。

        秦淮茹自然也知道这事,一大爷易中海的拒绝,她当然是失望的,可也不能强求,有些事,真要强求反而让彼此生了矛盾,从而更加生分。

        “妈,棒梗那边,你就不要胡乱撺掇了。”,秦淮茹直接出声,没有弯弯绕绕,棒梗的表现在这个院里谁不撇嘴,也就她们都装着没看见而已。

        “你什么意思?”,贾张氏顿时警惕起来,让棒梗跟傻柱亲热一些?不,她不敢,因为她怕。

        “我没有意思。”,秦淮茹心累,看着婆婆贾张氏,语气冷了几分道:“妈,傻柱也是棒梗的长辈了吧,叫一声叔怎么了,可你这里,就撺掇着棒梗一直直呼傻柱的名字。”

        “你知不知道,何雨水已经快要到翻脸的地步了,真要让她到时候跟傻柱闹别扭,你觉得傻柱能不明白一些事。”

        贾张氏闻言,顿时有些心虚,哼哼一声道:“秦淮茹,我已经说过了,你跟傻柱的事,最起码要等棒梗长大一些才有可能。”

        秦淮茹闻言苦笑起来,她看着婆婆贾张氏,叹道:“妈,说真的,我感觉好累。”

        “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有梁拉娣的那种勇气多好,现在我是费心费力拖着傻柱,可却看着他越走越远。”

        “妈,前院的梁拉娣就快把孩子生出来了,我每一天都心惊胆战过着日子,你这边,就不要拖我的后腿成吗!”

        几句话听得贾张氏是心惊胆战,脸色变换的她更加心虚了,看着秦淮茹,露出辩解之色道:“我是为了这个家,不然我费了那么多心思干嘛。”

        闻言,秦淮茹气笑了,随即,她脸色冷了几分道:“妈,你要是继续坚持,那就继续吧,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样,到时候就知道了。”

        “贾东旭瘫了的时候我都能过苦日子,以后我也不介意。”

        贾张氏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冷着脸道:“秦淮茹,你是威胁我吗?”

        “不错!”,秦淮茹索性也放开了,冷着脸道:“妈,你要是一切都顾着你自己,到时候我们就一起过苦日子。”

        “你……”,贾张氏脸色大变,她看着冷着脸的秦淮茹,顿时慌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秦淮茹真要翻脸的时候,她是毫无办法。

        秦淮茹只是冷着脸看着,贾张氏脸色铁青,最终还是压不住火怒道:“秦淮茹,我就不信,你不管你的几个孩子。”

        这个老虔婆!秦淮茹听着这话,顿时心中一颤,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明白,一旦拖延,婆婆贾张氏只会继续得寸进尺。

        “妈,我会管棒梗几个,大不了有什么吃什么而已,难道能饿死不成。”,秦淮茹幽冷出声,冷哼一声道:“妈,我现在的工资养一个家也是够的,你真要继续这样拖后腿,到时候大不了让你回农村。”

        “你敢!”,贾张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下意识的,她就像撒泼打滚,可秦淮茹不给她这个机会,语气悠悠道:“我有什么不敢的,路真要走到那一步,我也不介意再背上不孝的名声。”

        “我的孩子我自己顾着,你这边,自己去想办法吧,以后棒梗长大,他怎么对你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你不能这样!”,贾张氏顿时失态,慌乱起来,这个时候的秦淮茹让她感觉到害怕,很害怕的那种。

        “我为什么不能。”,秦淮茹看着她,冷笑道:“妈,你的年纪回农村也能干活养自己吧,放心,到时候棒梗几个孩子不用你来养,你能顾着自己就好。”

        贾张氏浑身哆嗦起来,她能感觉到,秦淮茹说的是真的,咽了咽口水的她,露出几分求饶的神色道:“淮茹,棒梗的事你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撺掇了,以后都听你的。”

        闻言,秦淮茹心中松了一口气,总算暂时压服这个老虔婆了,她也不说话,冷哼一声,就走出了屋。

        看着她的背影,贾张氏脸色变换,感觉浑身乏力的她坐了下来,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

        屋外,秦淮茹走出来后,感觉舒服不少,有时候她真的想把婆婆贾张氏送到乡下去算了,有她在,很多事情让她都觉得头疼。

        长吐一口气后,正准备去傻柱那边,就看到聋老太太拉着刘思缘从前院走了进来,刘思缘唧唧咋咋说着什么,聋老太太只是笑呵呵听着。

        “老太太,您身体越发硬朗了。”,秦淮茹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她知道聋老太太对她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是看不上的,可现在聋老太太已经不管傻柱的事了,她自然也不会去得罪。

        聋老太太也笑着应承一声,面上总得过得去,她也不准备跟秦淮茹聊,拉着刘思缘,就准备去后院。

        这时,傻柱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聋老太太,他笑着走过来问好,刘思缘也开口叫人。

        聋老太太跟他聊了几句后,就拉着刘思缘去了后院,看着两人的背影,傻柱心中一叹,老太太跟他,越发生分了。

        “傻柱,最近有相亲的心思没有?”,秦淮茹笑着询问出声,傻柱点头,笑道:“正拜托街道的媒人大妈问着呢,有合适的就去看看。”

        秦淮茹露出几分强笑,果不其然,真的拉不住了,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回到轧钢厂。

        “到时候我也帮你掌掌眼。”,秦淮茹说着,调侃道:“我也有几分眼光的。”

        傻柱点头,看着秦淮茹,已经没了那么多情绪,有时候,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些事情。

        他略微淡然的态度让秦淮茹心中苦涩不已,说了几句后,就回屋去了。

        傻柱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些莫名之色,也回屋去了。

        回到屋里,秦淮茹看着已经躺到床上的婆婆贾张氏,目光悠悠。

        ……

        时间总是不经意间流逝着,林大福越发忙碌了,有了厂长吴成军的强力支持,他们的工作顺利的同时,也变得更加忙碌。

        林家国的工作还是那么单调,不过他倒是乐在其中,这天,他刚从岳父家回来,就去了师傅家。

        提着三大坛酒,林家国悠哉悠哉来到了师傅王大发这里。

        “师傅,尝尝这酒。”,林家国将酒坛放在桌子,笑呵呵出声,本来以师傅的身体情况,不应该让他喝酒的,可老爷子活得洒脱,林家国跟王俊也劝不住,索性随老爷子的意思了。

        “又搞到好东西了?”,王大发眼睛放光,看着桌子的酒坛,询问起来。

        “嘿嘿,师傅,俊哥,你们尝尝。”,林家国说着去了厨房,拿了几个碗走过来,揭开封口,给两人倒酒。

        一股酒香让王大发眼睛一亮,端起一个碗,品尝起来。

        酒一入口,他顿时有了几分陶醉的意味,将碗放下后,他回味着酒香,兴头顿时来了。

        “家国,这酒有几分意思啊。”,王大发评价出声,林家国笑了起来,可不是有意思吗,这可是他空间里的机器人“酒”搞出来的三种酒,这不,刚搞出来一点,他就送了岳父李朋生一些,自家那岳父,也好这口。

        “师傅,您再尝一尝这一种。”,林家国又开了另外一坛,给师傅和王俊到上,两人又品了起来。

        “好酒!”,王大发的眼睛又亮了,又是一种酒味,真的很不错。

        接连尝了三种酒,老爷子就不让王俊喝了,王俊翻白眼,老爷子这时候倒有几分老顽童的意思。

        看着老爷子提着三坛酒去藏着,林家国与王俊对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

        “俊哥,让师傅喝吧。”,林家国点燃一根烟,怅然一叹道:“估计师傅感觉自己没多少时间了。”

        “我知道。”,王俊点头,眼中露出几分悲伤,叹道:“人都要走到这一步的,老爷子很洒脱。”

        闻言,林家国眼中也露出几分悲伤,抽了几口烟,道:“我们能做的,就让他洒脱面对这最后的日子了。”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王大发又走了出来,眉开眼笑的,对两人道:“明天我得去跟我的酒友炫耀炫耀,嘿嘿,让他们得意。”

        林家国闻言,也笑了起来,说真的,他挺佩服自家师傅洒脱的人生态度的,用师傅的话说,这最后的日子得及时行乐。

        说了一会儿话,林家国就离开了,来到街道上,他长吐一口气,笑了笑,回家去了。

        回到四合院,得知林家国是去送酒,李秀芝叹气一声,道:“家国,我会经常去看师傅的。”

        “嗯!”,林家国也不多说,有些事情,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了。

        “洒脱点好,他活得明白啊。”,老太太也叹气一声,露出几分笑容道:“就这态度,我这个老太婆都佩服得很。”

        林家国与李秀芝都笑了起来,人啊,面对生死的时候,更多的是恐惧,而不是洒脱面对,自家师傅能做到这一点,也是个奇人了。

        一家人说着话的时候,梁拉娣走了进来,见她们说着话,林家国就走了出去,刚刚居然忘记买烟了。

        准备去买烟的林家国走出四合院,往供销社过去,买了烟,又悠哉悠哉往四合院回。

        “家国,家国,等等!”,听见喊声,林家国回头看去,见到是傻柱,他停下脚步。

        “何哥,干嘛呢!”,林家国询问出声,这家伙这段时间倒是有几分风生水起的意思了,秦淮茹去了炼钢厂后,一些流言蜚语自然消失不见。

        再加上前几天评级考核,他又恢复了以前的级别,自然是整天乐呵呵的。

        “嘿嘿,有事找你帮忙。”,傻柱拿出烟散给林家国,各自点燃后,他笑道:“家国,你得帮哥哥一把了,这可是事关我的终生大事。”

        闻言,林家国顿时懵逼,道:“何哥,我又不是媒婆,可干不了撮合的事。”

        傻柱听着这话,吐了一口烟后道:“又不是让你干媒婆的活,只是让你帮哥哥证明一些事而已。”

        这话说得林家国又是一头雾水,傻柱见他懵着,便解释起来,道:“你哥哥我不是跟那个叫方萍的相亲吗,她说认识你,想从你这打听我的事。”

        “兄弟,她要是问了,你得给哥哥说几句好话。”

        这下子林家国总算明白了,脑海里想着方萍这个名字的人,很快,他就想到了人,神情有些奇怪。

        “何哥,她就没告诉你,我以前跟她相过亲吗?”,林家国也是有些无语了,他认识叫方萍的人中,也就是他没结婚的时候,相亲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姑娘了。

        “她说了!”,傻柱是一点不在意,就是相亲而已,又没干其他事。

        林家国捂头,好家伙,他还记得,那姑娘挺有性格的,当时还说什么新时代女性要有着追求,那个时候林家国觉得不合适,也就没多谈。

        “何哥,你觉得她真合适你?”,林家国有些好奇,方萍那姑娘可是有点像于海棠的,怎么说呢,她们的追求意识,有点超前了。

        当然了,也不是说这种意识不好,毕竟新时代了嘛,思想的解放让女同志们有了区别旧时代观念的想法,这就是进步。

        可傻柱这样的人,能跟方萍那样的人有话题?

        “有什么不合适的。”,傻柱乐呵呵出声,笑道:“长得挺漂亮的,很合我眼缘。”

        林家国翻白眼,人家长得漂亮嘛,当然合眼缘了。

        不过林家国还是挺好奇的,按理说方萍的年纪也就跟自己一般大小,人又长得不错,她真的能看上傻柱?

        光是一个年纪的问题,傻柱都是个老大难,翻了年,他可就是快三十了。

        好奇的同时,林家国又想到一些事,他眼睛眯了眯,道:“何哥,我要是实话实说,你就不怕成不了吗?”

        什么意思?傻柱有些懵,问道:“家国,我没什么不能说的吧?”

        林家国嘴角抽搐,悠悠道:“何哥,说真的,我要是一个女的,知道你的一些情况,我都会犹豫。”

        一听这话,傻柱顿时浑身一震,这话,怎么跟妹妹何雨水说的有几分相似呢!

        “家国,你不会说是秦姐那边的事吧,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啊!”,傻柱反应很快,说了起来,林家国满头黑线,抽了一口烟,叹道:“何哥,你话也说到这里了,我就跟你说几句。”

        闻言,傻柱神色变得认真了些,停下脚步看着林家国,等着他的话。

        林家国也停下脚步,看着傻柱,语气悠悠道:“何哥,不说其他,光是棒梗每天晚上的一顿跟着你们吃饭,你说人家方萍真要知道了,会怎么想?”

        “换一个说法,比如说你跟一个女的相亲,然后她也养着一个丧偶或者离了婚的男人的孩子,你会怎么想?”

        傻柱顿时就被问住了,真要是这种情况,他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