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5章过山车的心情与决断

第125章过山车的心情与决断

        秦淮茹离开后,李厂长并没有立即决定将傻柱调过来的事,而是准备先看看炼钢厂的厨师水平如何,如果有手艺好的,他就不去折腾了。

        却说秦淮茹这边,交了调职信后,然后开始熟悉自己的新工作,下了班,她返回四合院。

        为了让自己安心一些,秦淮茹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服傻柱。

        屋里,给傻柱稍微收拾一下屋子后,秦淮茹这才笑道:“傻柱,这一次轧钢厂大调整你就没个想法?”

        想法?傻柱愣住,没反应过来,他一个厨师能有什么想法。

        “秦姐,我现在还得先评级呢。”,傻柱以为是升职的事,就说了自己的想法,秦淮茹听着,有些无语,便压低声音道:“傻柱,你手艺在轧钢厂真是浪费了,已经有了一个林家国,现在再来一个南易。”

        “我觉着啊,你就该趁着这个机会调职,如果能调职到李厂长那边,以你的手艺,总比呆在轧钢厂好吧。”

        话说到这里,秦淮茹诱惑性的语气继续道:“傻柱,你就应该想办法调职,到时候去了炼钢厂,以你的手艺,出头很快的。”

        傻柱听着,顿时就有些心动了,林家国出头后一直压着他,说没有一点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而南易现在已经调职过来,自己跟他的厨艺相差不大,那么调职过去,是不是就能出头呢?

        越想,傻柱就越觉得有想法,秦淮茹看见他心动,顿时微微一笑。

        心动就好,这样就是双保险了,一旦傻柱能调过去,不光自己能安心不少,真要傻柱能像林家国一样在炼钢厂占据开小灶的权利,日子肯定过得更好。

        “秦姐,我明天先问问情况。”,傻柱眼中精光闪烁,秦淮茹笑着点头,说了两句后,就转身离开。

        傍晚,吃饭的时候,傻柱跟一大爷易中海说了这事,一听是秦淮茹提醒的,一大爷易中海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随即笑道:“我觉得这个提议可行,以你的厨艺,去了炼钢厂,肯定就是南易以前在炼钢厂的地位一样。”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当鸡头,莫当凤尾,傻柱,我觉得你应该去。”

        一大爷易中海这么一说,傻柱顿时心中更加坚定了,吃好了饭,一大爷易中海回自己的屋。

        傻柱正收拾碗筷呢,何雨水回来了,见她没有吃饭,又给她煮了面条。

        “哥,我一进四合院就听到院里的人说着轧钢厂的事,你们轧钢厂出了什么事吗?”

        何雨水一边吃,一边询问出声,火炉的温度让她感觉舒服不少。

        傻柱闻言一笑,坐下来抽着烟,说了轧钢厂变动的事,得知南易调到轧钢厂而秦淮茹调去炼钢厂后,何雨水微微一愣。

        “雨水,你说哥申请调去炼钢厂怎么样?一大爷说要当鸡头不当凤尾,我觉得挺有理的。”,傻柱笑呵呵说着,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听听她的意见也不错。

        闻言,何雨水停了筷子,看着自己的哥哥傻柱,问道:“哥,你是不是没在调动的人当中?”

        “嗯!”,傻柱点头,道:“南易是跟一食堂的几人互调,我现在还管着二食堂呢。”

        “那你怎么想着去炼钢厂?”,何雨水又询问出声,她已经隐约感觉到不对劲,自家哥哥的厨艺本事被林家国压制,她自然知道哥哥傻柱是有些想法的。

        可只是有些想法而已,彼此都是凭借本事吃饭,哥哥傻柱还不至于干出什么事来。

        “还是你秦姐提醒我的。”,傻柱呵呵一笑出声,道:“我觉得挺好,真要过去,凭借着我的厨艺,要不了多久估计都能干出动静来。”

        明白了!

        何雨水看着自家哥哥现在一副憧憬的模样,嘴角抽了抽,我的傻哥哥啊,秦淮茹提这事,真的是想帮你吗?

        想了想,何雨水神色认真一些,道:“哥,你就没有结婚的想法吗?”

        傻柱一愣,怎么又说到这边了,回了神,他道:“我当然想啊,没看到我都在想着法相亲吗!”

        “你要是想结婚,就别去炼钢厂。”,何雨水语气斩钉截铁,目光悠悠看着自家哥哥,道:“哥,你就没明白吗,你相亲一个黄一个,还不就是那些人说着你跟秦淮茹的一些事吗。”

        “现在多好,她去了炼钢厂,你在轧钢厂,只要过了一段时间,关于这些事就会风平浪静。”

        “你现在又能继续评级了,以你的厨艺,工资可不会低,这样的条件,哥,你要是想找一个结婚跟你过日子的,这不就是机会吗。”

        何雨水直接把话说开了,自家这哥哥在这方面,真的拎不清。

        听着,傻柱顿时愣住了,被何雨水这么一提醒,不少想法就冒出来了,他有些纠结道:“雨水,我要是能去炼钢厂,想必机会更大吧,如果我真能干成事,相亲的时候条件自然会好很多。”

        何雨水听着,顿时嘴角抽了抽,还条件好很多?呵呵,真要调过去,她敢保证,要不了一个月,自家哥哥傻柱跟秦淮茹的事,又得像在轧钢厂一样风言风语。

        “哥,你好好想想吧。”,何雨水看着他,叹道:“哥,你现在最要紧的是结婚,你不是能重新评级了吗,先结了婚,以后的事再说吧。”

        说着,何雨水吃了一口面条,咽下去后,语气悠悠道:“哥,你可别忘了,南哥的孩子再有一段时间就要出生了,现在这院里,许大茂也重新结婚了,就剩你一个了。”

        不得不说,何雨水是很能抓住傻柱的关注点的,这不,话刚说出来,傻柱顿时就不纠结了,想到许大茂在这事上对他的阴阳怪气,他顿时又有决断了。

        什么鸡头凤尾,还是先把自己的终生大事搞定吧,过了年,就要三十了。

        他也不是傻子,被何雨水这么一提醒,自然也知道在轧钢厂自己跟秦淮茹的说法有多少种,这也是他相亲老是失败的原因之一。

        见哥哥傻柱已经有了决定,何雨水就不再多说,很多事情,只有等他自己明白过来才有效果,不然一时的侥幸心态,效果会很差。

        吃好了饭,何雨水就洗碗去了,傻柱想着妹妹刚刚说的话,心中有些复杂,过了好一会儿,傻柱还是露出坚决的表情。

        接连两天,傻柱都没个动静,秦淮茹就有些急了,本想去找李厂长问问情况,可想到李厂长那种眼神,她就没去问。

        下了班,秦淮茹回到四合院后,感觉有些疲惫,正好看到傻柱提着菜回来,她走了过去。

        “傻柱,你这边事办得怎么样,要是不顺利,我们去找李厂长想想办法。”

        秦淮茹走进屋里,压低声音询问着,她有些急,眼看各种调整已经快要落定,到时候傻柱想过去,只怕会有困难。

        “秦姐,我想了想还是不过去了。”,傻柱有些尴尬出声,道:“李厂长已经派人跟吴厂长沟通了,我拒绝了。”

        闻言,秦淮茹顿时呆滞,前两天你不是已经很意动了吗?怎么又拒绝了?

        心中一慌的秦淮茹让自己冷静些,方才问道:“傻柱,为什么不过去呢,过去了……”

        “秦姐,我还是留在轧钢厂吧。”,傻柱打断了秦淮茹的话,语气变得坚决了些,这两天,冷静一些后,他更加理解何雨水说的话的意思了。

        看着傻柱坚决的表情,秦淮茹勉强一笑,道:“行,那就随你吧。”

        说了几句后,秦淮茹离开,来到屋外,她深深呼吸,想压下心中的慌乱,可怎么压都压不住。

        傻柱态度的坚决让她明白,有些事情,真的要麻烦了。

        感觉有些头疼的她心生愤恨,一定是有人跟傻柱说了什么,如若不然,傻柱不会做出这样的改变。

        回了屋,秦淮茹就冷着脸,贾张氏一看,就询问起来,秦淮茹没有隐瞒,说了起来,听完,贾张氏顿时也有些慌了。

        她是知道自家儿媳妇的策略的,用一些名声拖住傻柱,现在两人不在一个厂,等过一段时间,说什么都没有用。

        “妈,以后在这片,多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秦淮茹悠悠出声,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要在这片将她与傻柱纠缠不清的事多生几分波澜,唯有如此,才能拖住傻柱几分。

        贾张氏闻言,也怅然一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尽管她知道这样干会对棒梗的名声有影响,可现在顾不得了。

        习惯了现在这种生活轨迹的她,不想过得辛苦,傻柱要是断了帮衬的手,贾家一家子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过得没现在好。

        交代了婆婆贾张氏一些事后,秦淮茹就去做饭,吃了饭后,洗漱一番,就躺到床上,想着自己要怎么解决问题了。

        夜里,秦淮茹慢慢将纷乱的思绪理清楚,慢慢的,她已经有了一些新想法。

        第二天,秦淮茹去了炼钢厂上班,中午的时候,找了一个空当,去找李厂长说了傻柱的事。

        “他不来就不来吧。”,李厂长也没怎么生气,谁让他已经遇上一个合适的厨师了呢,相比傻柱那看他不顺眼的家伙,自己找的人用起来反而顺手一些。

        见李厂长在这事上没有生气,秦淮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露出柔弱的模样道:“厂长,我现在干的工作在一帮男人中间,我又是一个寡妇,我怕一些风言风语会冒出来。”

        听着这话,李厂长眼中精光一闪,看着秦淮茹,顿时笑了,这秦淮茹,很有意思啊!

        现在在这说这话,她是要说明什么呢?

        秦淮茹此时也心中打鼓,昨天晚上理清头绪后,她已经决定,要抱紧李厂长的大腿,如此一来,以后自己的工作会轻松些。

        至于是不是与虎谋皮,秦淮茹已经顾不得了,大不了到时候小心点就是,只要让这家伙看得着吃不上,一些流言蜚语她根本不怕。

        “嗯,你说的这点是必须考虑。”,李厂长顺着话说着,眼睛眯了眯道:“这样吧,我帮你调岗到办公楼这边干后勤的工作,这样就不会有什么风言风语了。”

        闻言,秦淮茹顿时一喜,干后勤,那是最好不过,那样自己不知道要轻松多少。

        “谢谢厂长,我一定把工作干好。”,秦淮茹保证出声,李厂长笑着点头,仿佛很满意这样的态度。

        看着秦淮茹,他嘴角微微上扬,呵呵,先给她一点甜头,到时候,慢慢拿捏她。

        秦淮茹走出办公室,心跳还在加快,深深呼吸又长吐一口气后,她知道,刚刚的决断对她接下来的生活将会有很大的改变,毕竟李厂长可不是傻柱啊,这家伙,是饿狼,饿狼是要吃肉的。

        心跳慢慢恢复正常,秦淮茹快步离开,她没有后悔,因为现在得到的好处,不都在证明她这个决断没有错吗。

        顺利调职,秦淮茹用自己的交际能力让自己暂时融入了新的工作环境,工作了半天,她更加坚信自己的决断没有错,相比在车间的工作,现在的工作,轻松太多了。

        四合院里的人不知道秦淮茹又调职的事,知道她的新工作后,院里的人都恭喜出声,秦淮茹自然也没有多说,反正在这个院里,也就她一个人在炼钢厂,有些事情不用说得那么明白。

        时间一天天过去,轧钢厂风风火火的整合调整持续了半个月才结束,作为厂长的吴成军自然需要尽快将厂里的工作尽快运转起来。

        看到轧钢厂稳定运转后,吴成军就找了林大福几人谈话,同时,这一次被他调来轧钢厂的一些人才也来到会议室,等着新任厂长的第一把火。

        傍晚,下了班,林家国看着南易两口子有说有笑回家,顿时微微一笑,这倒是方便南易这家伙了。

        回到四合院,一回屋就看到老爹林大福抱着孙子,显然心情很好,还是有些兴奋的那种。

        “家国,做几个好菜,今天晚上我们必须好好喝几杯。”,林大福看到林家国回来,声音都大了些,吩咐起来。

        “爸,这又是遇上什么好事了?”,林家国笑着询问出声,老太太与李秀芝也看着林大福,刚刚林大福一下班回来就表现得很兴奋,她们也好奇得很。

        “吴厂长今天开会,已经决定搞了研究部门,并保证给我们申请更多的经费。”

        说着,林大福咧嘴笑了起来,继续道:“接下来,我们有得忙了。”

        听着,林家国顿时眼睛一亮,本来他还想着有机会跟吴老爷子提一句自家老爹的一些研究计划呢,现在可好,都不用说了,吴厂长这是要大干一场的节奏啊。

        看着老爹林大福兴奋的模样,林家国咧嘴一笑,快步去了厨房,他有些期待了,一个强力支持工作的吴成军加上老爹林大福这一群人,会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

        夜幕低垂,院里的家家户户都在各自吃着晚饭,屋里,林家国父子两人还有南易,三人喝着酒,吃着下酒菜,美滋滋的。

        三人边喝边聊,而梁拉娣几人也在老太太屋里聊着,时不时发出笑声。

        ……

        林大福的工作走上正轨,对林家国影响不大,他还是做着自己的工作,这段时间,他是天天都开小灶,不是因为吴成军等领导贪吃,而是吴成军每天都带着不同的人来到轧钢厂。

        稍微打听一下,林家国顿时就有些明白了,吴成军这个厂长是在“拉投资”呢,如此情况,是真的要大干一场了。

        “你小子牛,我服了!”,南易抽着烟,竖起大拇指,他本来想着抢一枪林家国开小灶的“权利”的,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厨艺较量。

        可惜,他失败了,调到轧钢厂后,就两天时间,他就让轧钢厂的工人们知道了他南易的本事,可开小灶什么的,还是没能轮上他。

        “嘿嘿,你服了就好。”,林家国嘿嘿笑着,自己能保住开小灶的“权利”,一来是自己早就认识了吴成军,他也知道自己的本事。

        二来就是自己的本事过硬,这一点没说的。

        “看你的嘚瑟劲。”,南易翻白眼,这家伙,尾巴又翘起来了。

        两人都笑了起来,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在厨艺方面是你追我赶的,这对两人都挺不错。

        “对了,傻柱的徒弟胖子是怎么回事?”,南易压低声音,询问起来,眉头一皱道:“我怎么觉得他想调到一食堂的意思。”

        林家国吐了一口烟,眼睛眯了眯道:“那家伙机灵过头了,我估计啊,是你得到轧钢厂工人们的认同后,他有些想法了。”

        闻言,南易眼睛也是眯了眯,有些意外道:“他不是傻柱的徒弟吗,一些规矩他应该知道的吧。”

        “只是名义上的徒弟而已。”,林家国摇了摇头,道:“傻柱现在还在将他跟马华当学徒用,没有正式拜师以前,规矩什么的,也就是一些话而已。”

        “呵呵!”,南易微微一笑,抽了一口烟道:“这也是一种说法,不过,就像你说的,他确实有些机灵过头了。”

        林家国也是一笑,人嘛,耍点心计没什么,可在有些事情上,太过耍心机反而会让人看透他的性格。

        两人说了一会儿,就各自分开,他们还有各自的工作要干呢。

        就在两人各自返回自己负责的食堂的时候,二食堂,马华正质问着胖子。